公仆啊,怎么能这样说?


为了扫墓的事,我每天奔波于烈士家人之间,一次次的上车下车,一次次的四处打听,今天终于来到了另一个烈士的家里。


一进门,我便看到了堂屋正墙上挂着两张老人的相片,很显然,烈士的父母已经去世。接待我的是烈士的哥哥还有他的家人,我说明了自己的来意之后,他们立即给我倒茶让座。寒暄了几句之后,烈士的哥哥情绪突然有些激动,家里的空气一下子便凝固了,我的呼吸也随之急促起来……许久,烈士的哥哥才强忍住眼泪哽咽着对我说:“怎么现在才有人联系去广西扫墓啊?晚啦!晚啦……我父母生前年年念叨着要去看儿子的那一堆黄土,可惜就是不知道他葬在什么地方,几年前就带着遗憾和委屈走了……他们死不瞑目啊!痛心的是我父亲临终前死死睁大眼睛不肯离去,因为他病危时提出了一个小小的要求:希望政府部门能在他弥留之际去看他一眼,他的医疗费用政府能帮忙解决一点。就这一个小小的要求,没有一个官员有慈悲心肠,其中一个官员竟然不耐烦地大声呵斥‘我们在职的医药费都只能报销一部分,你们就扛着这个烈士的牌子要解决医药费?哼!叫他自己亲自上民政部要去吧!’我们不敢把这些告诉他,可怜他临终时眼睛还一直朝着门口张望……”此时,烈士的哥哥已经泪流满面、泣不成声,再也说不下去了。


我听着他们的哭诉,心里如同利剑般穿心!这人啊,怎么能这样?每个人都有父母,每个人都会老去,作为一个人民的公仆,怎能说出如此失去人性的话?我不知道他的道德和良知哪里去了。烈士的父亲在弥留之际提出的这个要求并不过分,他的儿子是为国家的利益牺牲的,难道国家不应该给予照顾和关心吗?怎么就说成是扛着烈士的牌子?我不知道他是否懂得“烈士”的含义!说自己在职都只能报销一部分医药费,我不知道这位“人民公仆”说此话时是否掂量过话语的分量?试想想,你在职所干的工作能与血战疆场的将士相提并论吗?你每天是在装有空调的办公室里品茶读报,高谈阔论,而老人的儿子,那些参战的将士是在硝烟滚滚、血与火的战场上流血卖命!是他们用自己的生命和鲜血换来了祖国的和平与安宁;是他们用自己的血肉之躯换来了人们的幸福与安康。没有烈士的牺牲能有你舒适的工作环境和安然自在的生活吗?当然,政府官员也有他的难处,有他权利范围内办不到的事情,可话不能这么说啊!即使是对待一个普通的老人也不能出语伤人啊!这体现了一个人民公仆的素质。我们可以换位想想,假如是自己为祖国战死疆场,自己的老父亲临死前提出这样的要求,政府部门不闻不问,反而遭人斥责,又会有怎样的感想?倘若我们的烈士地下有知,心里该是何等的伤心难过!我们怎能让烈士的亲人既承受失去亲人的痛苦又承受来自言语的伤害?人都是讲道理的,你做不到的事情解释清楚了,别人自然会理解你。作为一个人民的公仆,应该替民众着想,医药费你解决不了,可去看望一下老人总不是件难事吧?老人一生活在痛失儿子的痛苦中,我们让他在这个世界的最后一刻感受一下党和政府的温暖,让他觉得自己的儿子没有白白为国牺牲,让他带着一种满足,带着一份快乐离开这个世界,不是做了一大善事么?有些人每年都要花钱去寺庙里烧香拜佛,这摆在眼前的善事为什么不去做呢?


我们是人,是有血有肉、有思维、有良知、有感情的人!当我们面临一些无助的求助者时,请多一份善心和爱心,共同创建一个和谐社会。


本文内容于 2010-3-8 1:24:41 被天辞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