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的要感谢大陆舰艇的义行,同时也要感谢大陆船东协会在这么短的时间里帮我们协调了护航事宜。”台湾高雄稳发渔业公司经理刘铭复6日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说,“这让我们永生难忘。”


今年2月11日,经过多方努力,稳发公司所属“稳发161号”渔船在被索马里海盗扣押10个多月后终于获释。在获释后不到半个小时,正在亚丁湾执行护航任务的大陆舰艇就与渔船会合,并一直护送到千里之外的斯里兰卡外海。


谈及这段经历,4日傍晚驾船抵达高雄的“稳发161号”船船长颜胜男仍难掩激动之情。他回忆说,渔船获释起锚后不久,大陆舰艇上的直升机就飞临渔船上空。与此同时,船上的无线电里也传来大陆舰长“稳发161,我正向你靠拢”的呼叫。


“当时真的很激动。”颜胜男说,“为了方便和我们沟通,大陆舰长还专门安排了一个会说闽南语的福建籍水兵和我对话。”


去年4月6日清晨,正在塞舌尔海域进行捕捞作业的“稳发161号”遭到索马里海盗的劫持。据颜胜男介绍,当时船上除了他和轮机长两名台湾居民外,还有5名大陆籍、6名印度尼西亚籍和17名菲律宾籍船员。


经过近3天航行,渔船被劫持到索马里沿岸的一个小港,开始了长达10个多月被限制自由的生活。这期间,有1名大陆籍和1名印度尼西亚籍的船员先后因病不幸去世。颜胜男说,眼看着船上的药品和针剂不起作用,他心里非常难过,因为“大家一起出海快两年了,都是好朋友”。


渔船被劫持后不久,稳发公司就接到了相关报告,营救工作也随即展开,并在今年2月初取得了突破性进展。“但我们非常担心他们再次被劫持。”一直参与营救工作的刘铭复说。于是稳发公司通过多种渠道与正在亚丁湾执行护航任务的多个国家舰艇联系,希望能获得接护帮助,但回答均是“我们所处的方位有困难”。


情急之下,公司在网上发现了大陆船东协会可以协助提供接护帮助的信息。抱着试一试的心理,2月8日,稳发公司向大陆船东协会提出了求助信息。


“没想到他们的回复这么快。”稳发公司总经理谢龙隐说,“第二天就明确答复我们,‘可以提供帮助’,而且很快就协调好了接护的相关事宜。”


当大陆舰艇与“稳发161号”会合时,渔船上只剩下够3天使用的柴油,船上除了无线电电话外,其他通讯设施尽毁,财物也被洗劫一空。


颜胜男回忆说,会合后的第二天,趁着天候转好,大陆舰艇为“稳发161号”补足了燃油,并从早上7时到下午16时,用小艇分5次给渔船送来猪肉、鸡肉、白菜、萝卜、柚子、苹果等一个月的伙食,以及烹调用的辣椒、胡椒粉等调料。


“我和舰长就通过无线电联系,每隔两小时报告一下渔船的情况。”颜胜男说,“刚开始我叫他(舰长)长官,他说这样不好听,后来我就叫他‘大哥’,他叫我‘老弟’。”


听说渔船上的通讯设备坏了,大陆舰艇专门派了6名技术人员登船修理,但由于电路主板等损毁严重无法修复。“舰长还提出有心理医生和保健医生,问我们需不需要。”颜胜男说,“我说,要到家了,大家都非常高兴,不用了,谢谢了。”


虎年春节,大陆舰艇特意给渔船送来两箱青岛啤酒。谈到这事,40岁的颜胜男像孩子一样开心地笑了,“我们就和大陆水兵互相挥手致意,祝他们身体健康,万事如意。”


颜胜男回忆说,一有空舰长就会通过无线电和他聊家常,“舰长还给自己起了个代号——‘2号’,我是‘5号’”。于是9天相伴的航程里,无线电里经常可以听到“5号5号,我是2号”这样的呼叫。


2月20日,渔船被护送到斯里兰卡外海的安全区域。颜胜男说,分别时舰长特意送给他几条家乡烟,并反复叮咛:“老弟,我不能送你了,自己要多保重。”


3月4日傍晚抵台后,稳发公司先安排所有船员美餐了一顿,然后安排他们在宾馆住下。“船员的精神状态还不错。”刘铭复说,“休整后,我们希望他们能尽快回家和家人团聚。”


“这次真是多亏大陆舰艇的帮助。”采访结束前谢龙隐对记者说,“3月中旬,我会和刘经理、颜船长一起,到北京当面感谢大陆船东协会对我们的帮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