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泽东:一个曾经的、现实的和未来的存在

hwhd 收藏 3 3059
导读:毛泽东是所有中国人不能回避的一个曾经的存在,一个现实的存在,一个未来的存在   哇塞,的家,疯疯   毛泽东是所有中国人不能回避的一个曾经的存在,一个现实的存在,一个未来的存在。这让许多人感到如芒刺在背,坐卧不安;也让更多的人感到国家有了这个存在而不会迷失,即使有暂时的曲折,有惊涛骇浪,中国这艘航船总会披荆斩棘,破浪前进,平安行驶。   毛泽东也是世界上许多人不能回避的一个曾经的存在,一个现实的存在,一个未来的存在。许多觊觎中国的“世界主义者”,“自由平等博爱和平主义者”感到要把他们的理想输出给中国,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毛泽东是所有中国人不能回避的一个曾经的存在,一个现实的存在,一个未来的存在

哇塞,的家,疯疯

毛泽东是所有中国人不能回避的一个曾经的存在,一个现实的存在,一个未来的存在。这让许多人感到如芒刺在背,坐卧不安;也让更多的人感到国家有了这个存在而不会迷失,即使有暂时的曲折,有惊涛骇浪,中国这艘航船总会披荆斩棘,破浪前进,平安行驶。

毛泽东也是世界上许多人不能回避的一个曾经的存在,一个现实的存在,一个未来的存在。许多觊觎中国的“世界主义者”,“自由平等博爱和平主义者”感到要把他们的理想输出给中国,无论如何绕不过毛泽东这个坎儿。以致在美国军事问题专家感言,不怕中国军队现代化,就怕它毛泽东化。

那么,毛泽东留给了我们什么?这是时代在叩问!

毛泽东短短的一生做过的事太多。简单归纳可以有三类。

第一类是不致产生严重分歧的事:他和他的同志一同最终结束了百年战乱,实现台湾以外的全国统一,建立了完整的主权;他领导中国人民打破西方封锁,恢复中国在联合国的常务理事国席位,还把世界上最不可一世的美国的总统请到中南海。他与美国在朝鲜打了一仗,迫使美国在退到三八线,签订停火协议;与越南,苏联,印度发生边界冲突,在所有冲突中无一败绩;他不屑于斯大林的颐指气使,不做苏联人的跟班,最终彻底摆脱了苏联人的控制;他在弹痕累累,一穷二白,在没有人认为有可能的落后科学技术基础上,完成了两弹一星,核动力潜水舰,为今天的中国铸造了超级保险锁。他还主导建立一个完整的国民经济体系,农业方面建立了包括上万座大小水库在内的完备的水利体系,基本扼住了水患;工业方面除了一般的轻重工业布局外,还专门搞了大小三线建设。他主导的政治经济生活中内外无债,货币稳定,待业/失业率低,政府廉洁,腐败轻度,社会治安良好,黄赌毒拐卖妇女儿童传统社会顽疾得到基本遏制;工农商学兵,政治地位基本平等;性别平等,妇女婚姻自主;基本实现全民公费医疗;消除血吸虫病、鼠疫、性病等严重传染病,把中国人平均寿命从40岁左右提高到60岁以上,婴儿死亡率大大降低,人口增长快速;全民中小学实现义务教育,大学实现免费教育,从根本上改进了中国人的素质,等等。

第二类是可以导致重大争议的事:他直接或间接参与了许多党内的斗争;他主导搞了一个大跃进,还发起了一个反右的运动,还冒天下之大不韪,搞了一个文化大革命。等等。

第三类是可能引发谣言的事:他容忍了别人唱大救星的歌儿,喊万岁的调儿,还让铸造他的像章,出他的“红宝书”;他直到撒手人寰,也没有最终把那扇自外而关闭上的国门完全打开。他说过,一定要解放台湾,却没有完成这个愿望;他没有收回外蒙古的主权;他没有在1956年前后见好就收,做一个“历史上惟一的伟人完人”;他还结了三次婚。等等。

所有这三类事,不论引发了多少争论,也不论争论各方的观点何止天壤,何止黑白,都只是历史的碎片,都可能灰飞烟灭。但两样东西不会湮灭,我以为这两样东西是他真正留给我们的。

一、 毛泽东式探索精神。

综观毛泽东的一生,确有让人高山仰止的感觉。历史给了多少人同样的机遇,但最终改变又改造了中国的却是那个不满父亲的不合理训斥而威胁要跳塘的从韶山冲走出来的孩子。要了解什么是毛泽东式探索精神?必须先到历史的纵深里略作回眸。

年少时他曾“指点江山”,在1911年当孙中山推翻了满清王朝的时候发言说,要共和,孙中山当总统,康有为当总理,梁启超当外交部长。今天看来这何其荒唐,但那是一个青年的探索。

他在张载和朱熹论道的岳麓书院感受“为往世继绝学,为万世开太平”的豪言。但他很快发现,儒家的这个愿望是多么经不起实践的检验。封闭的农业文化下,它可以管理这个国家,但当这个国家不再是一个孤立的存在,开放着面对世界上所有的列强时,它显得那么弱不禁风,1840年以来的屈辱的历史就是明证。于是他在精神上告别了“诗云子曰”,开始探索,并很快在进化论的启示中找到了一些线索。他在湖南一师的哲学课堂笔记——《讲堂录》里,写下了“与天奋斗,其乐无穷,与地奋斗,其乐无穷,与人奋斗,其乐无穷”的心得。这是一道深得natural selection, the fittest survives(物竞天择,适者生存)之西方近代哲学精髓的哲学思想的闪电。但直到今天,它还在像黑格尔“存在的就是合理的”名言那样,遭受误读和误释。为了体会这道闪电的力量,他在数九寒冬从水井里取水洗澡,自强其身,并写下了《论体育之精神》的宏文,把远在北京的新文化运动的主帅陈独秀都惊动了。随后他参加了自由主义,无政府主义,基尔特社会主义,互助组之中的一些社会实践和探索。

他热情的加入到孙中山新三民主义的洪流中去,在国民党的革命队伍中作起了国民革命的事业。“412”的枪声在上海响起,无数共产党人人头落地,他的热血凝固成一个顶天立地的问号:这就是我要的国民革命吗?

党内的同志也怀疑起他的革命方向。于是,他无处可去,仿佛“落水狗”,回到了湖南老家。但他不是落水狗,他是鲁迅笔下的狼,被敌人咬得遍体鳞伤,只悄悄的退入草丛,自己舔干了血迹和伤口,又发着战叫,像黑暗扑去。《湖南农民运动考察报告》出世了,一条独立探索的路的雏形在青年的脑海里形成。于是,当那些指责他保守的正确的革命者们,把南昌起义广州起义的队伍都快打光了的时候,秋收起义的成果被他保留了下来,带到了井冈山。工农武装割据的战略设计开始在他的脑海里立现出来。

一些人待在上海,在灯红酒绿里干着舒适的革命,而他却在荆棘里和敌人的反封锁战斗着。红旗到底能抗多久?这曾是个问题。“星星之火可以燎燃”——又一篇雄文,横扫革命阵营里失望的阴霾。28个半布尔什维克剥夺了他革命的指挥权,革命遭遇到了更加惨烈的失败。这时他做着另一种思考:革命的落脚点和目标在那里?红军不得不长征,残局他不得不收拾,不知不觉中,他真正拥有了化腐朽为神奇的力量,把长征变成了宣传队,播种机。

他就是这样屡次独立探索着并拯救革命。他说他在这个探索中被打倒过20次。有谁能经受20次致命的打倒而不倒?

虽然在边区有蒋介石不时打出的冷枪,在全国有日本人,汪精卫和变节者的疯狂,但黄土高原上,那个伟岸的身躯不屈不挠的思索着。他不再是发出“粪土当年万户侯”的“愤青”,他知道他肩上扛着的将是整个中国,历史要他冷静。他书写着,也教导着。他脸上遭遇了的纵纹与沧桑,他变成了实实在在的黄土塬上的汉子。《论持久战》,《矛盾论》,《实践论》,等不朽的著作在灯火中诞生,教化起民众。

他记住“412”事件中共产党人的人头的珍贵,皖南新四军战士的血的无价。于是他在重庆喊出了“具往矣,数风流人物,还看今朝”的狂言。延安窑洞的灯火,没过几年就照亮了全中国的山河。证明狂言不狂。那个延安窑洞里的身影,站到了天安门的城楼。伴随着他的站立,一个虚弱的民族站立起来了。

年轻的毛泽东在对比了古今中外的历史和哲学伦理后,曾经指出,中国需要一场文化的哲学的伦理的大解决。但这个兴国的探索因为救亡一度中断。1949年后,这个探索重新开始了。大解决的实践也在1949年后沉重的推出,并在文化大革命中达到一个顶点。要打扫房子,迎接客人,要坚壁篱笆,防止野狗,必须坚决打掉几个坛坛罐罐,碗碗碟碟。这个把民族扛在肩上,艰难的跋涉和战斗着的人,明知身败名裂,还是要冒天下之大不韪。

我的陋见,这就是毛泽东的探索精神的基本形成过程。这个精神至少包括这样几点:

1, 愈挫愈强,愈磨愈刚,不畏强,不凌弱,不畏人言毁誉,不惧事艰砺志。

2, 不盲目,不盲从,不惟书,不畏上,不崇洋。只相信真理本身,并力求掌握它,运用它。

3, 以开放的胸径,独立的意志,决然的行动,谋化腐朽为神奇的学识,求惊天地泣鬼神的才能。

4, 以国家民族为己任,不空喊爱国,不虚言民主,身体力行,以整个生命践履自己的志向。

5, 以日月之心见于民,以天地之化育系之国家,以万古之短长思于民族,任凭飞短流长。

6, 读万卷书,行万里路,识万种人,做万种事业,成一种独立的人生。

7, 生命不息,探索不止。

二、 一个具有裂变和聚变功能的思想体系。

它的骨是毛泽东式探索精神,它的血是记载着和散落者的全部毛泽东的语言和文字,它的肉是他一生中有争议和无争议的一切探索的行动。这个体系在他早期完成了雏形的建造,在他晚年得以最终完成。人们在发掘这个思想体系的过程中认识它和它的主人,也在这个发掘中发生全民思想裂变、思想聚变,然后形成思想的核爆炸。这个思想原子弹可以武装我们的人民,我们的军队,我们的哲学家,我们的政治家。它的连锁反应将让我们的民族自觉完成他要完成而没有亲自完成的文化的哲学的伦理的大解决。尤为欣慰的是,这颗原子弹有自动预警装置,每当民族遇到困难的时候,它就会自动预警并自动担当起保护这个民族的使命。这几次的毛泽东热就是自动预警的最好写照。有了这个思想体系,我们的民族不再空空荡荡。

毛泽东留下了什么,我尝试着从他作过的事里做出以上的回答,我知道这个回答比之实际的毛泽东是无力的。他真正留给我们的也许只有一个立着地,顶着天的问号:

中国如何成为中国才配得上她世界上1/4的人口?

在结束这个“谈开去”之前,我借机说几句多余的话。

毛泽东走了30多年了,上世纪70年代末开始贯穿整个80年代,善良的人们以惊疑(不是怀疑)的眼光看待当时的政治家、作家、艺术家、电影剧作家甚至电影本身提供的毛泽东样本。然而,90年代一开始,还是这些善良的人们,就以怀疑(不再是惊疑)的眼光,摆脱那些“家”们提供的样本,独立全面审视起毛泽东来。然后就有了毛泽东热。

初涉思想境界的时候,我们都很纯真,都有纯真的轻信,一般不懂得怀疑。我曾是这样的纯真的轻信者。今天在网坛上气势汹汹“怀疑”毛泽东许多事的人,其实落入了另一种盲从和盲信,他们在以当下的正确代替历史作答,把相对当作了绝对;相反那些在毛泽东过世30年的今天,真心崇尚他的精神、他的成就和他的人格魅力的人,恰恰是自由思想的,是真正人格独立、思想独立的。毛泽东是大海,容得下大的污浊,纳得了千万条江河,当然也就容得下我们的无知和浅薄。我们或者汇入这大海,去把握我们时代和民族的脉搏,或者站在岸边欣赏大海的广阔,不高兴了朝里扔几块石头也无妨,看能不能把海底击穿。

但不要谩骂、诬蔑和侮辱。康德说,世界上只有两件东西让我敬畏,那就是头顶的星空和心中的道德律。请大家用头顶的星空照耀一下自己,看自己在谩骂、诬蔑和侮辱毛泽东的时候是否有星空一样敞亮的胸怀,同时也用心中的道德律来检验自己,看自己的道德是不是真的比毛泽东还高尚。

有的人活着却死了,有的人逝去了还活着。毛泽东显然是后者。仅此一点也足够我们尊重了。不是吗?


108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