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可否认,十年来,黑哨、假球、赌球就像一个挥之不去的影子躲在中国职业足球阴暗的角落。尽管扫黑是众多痴心球迷和足球人的梦想,甚至有陕西球迷跪求俱乐部经理下课,声讨假球,然而多年来他们虚弱无力的声讨却始终无法冲破足球圈内这道看不见的枷锁。赌球狂潮已席卷全球,仅世界杯期间,全球的投注额就创出300亿美元的历史最高纪录,而且还不包括东南亚地区非法赌博集团所接受的地下投注。在中国,从香港、澳门到北京、上海;从沿海的广州、深圳到内陆其它地方,几乎凡是足球氛围较浓的城市,都是赌球较猖獗的地区。仅广东一省,世界杯期间的地下赌球投注额就有 200亿元之巨;每个周末由香港流向澳门的赌球金额就高达几亿元。

足球市场失控

市场经济就是一个看不见的手,中国足球既然已经市场化,赌球、黑哨、假球都是市场发展过程中出现的问题,其实就是经济学家们最爱说的“市场失灵”,那么,法律也好权威也好政府也好足协也好,看得见的手再有效率,如果没有那只“看不见的手”一起使劲,一时风平浪静可以得,一世天下太平莫去想。在经济学的层面上理解,打假球就跟乱停车一样,人都知道乱停车会挨罚,但是当大家发现在某地方停车挨罚的概率太低,甚至为零,那么某地方停的车就会越来越多,慢慢的大家甚至都认为,在这里停车不是乱停车。

赌球亲手毁掉了市场的根基

市场机制的缺失带来的“市场失灵”。我们知道,市场机制的缺失,往往和垄断力量的存在、信息的不充分不对称紧密联系。而我们注意到,在中国足球市场,恰好这两种情况都很明显。市场有经济资本,但也有一个社会资本,而且如果社会资本运行的好的话,也可以为经济资本带来成倍的收益,但我们现在过多地注重经济资本的效率,要获取最大的利润,但是放弃了俱乐部本身的社会资本,品牌、信誉,以及未来发展的可能性,这两者就会产生冲突的。从整个社会来说,也需要建立规则,并提升社会资本所占的比例。

宏观调控

在市场这只看不见的手无法调控下,唯有政府的宏观调控给予赌球现象沉重一击,假如政府能在足球市场开始前就控制赌球现象的延伸,那么足球的环境早就变得洁净起来,然而事实确实宏观调控远落后与市场基础,这就导致了赌球现象的严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