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军中往事——逃地震

石先生 收藏 33 13524
导读: 1975年冬天营口海城地震,7.3级。是我在部队时亲身经历的一次较大地震。震前一个星期就预报了,后来据说这次地震预报是全世界第一次准确预报。当时一些逃地震的事情说来有趣儿。 部队当时是一个排三个班40多人住在一大栋房子里,这房子是简易建筑,房顶用木板油毡纸压上砖头。不易倒塌。睡觉用的是用砖头支起木板那种大通铺。那天晚饭以后七点多钟,是例行的以班为单位军事条令学习。班长操着蹩脚的普通话在读,我们坐在马扎上呆鹅一样伸着脖子听。 这时突然听到门外似乎有拖拉机要开进来,突突突的越来越
近期热点 换一换

1975年冬天营口海城地震,7.3级。是我在部队时亲身经历的一次较大地震。震前一个星期就预报了,后来据说这次地震预报是全世界第一次准确预报。当时一些逃地震的事情说来有趣儿。

部队当时是一个排三个班40多人住在一大栋房子里,这房子是简易建筑,房顶用木板油毡纸压上砖头。不易倒塌。睡觉用的是用砖头支起木板那种大通铺。那天晚饭以后七点多钟,是例行的以班为单位军事条令学习。班长操着蹩脚的普通话在读,我们坐在马扎上呆鹅一样伸着脖子听。

这时突然听到门外似乎有拖拉机要开进来,突突突的越来越响,大家莫名其妙的都向门口望去。其实那声音是地震使门在门框里震动发出来的,接着头上的电灯也摇晃起来。谁也没经历过地震,40多人全都在发愣。不知道是谁脑袋反应快,想起了这几天通报过的地震现象,大喊一声:“地震”!大家一听明白过来了,一哄而起夺门而出。只听得一片丁零当啷稀里哗啦,大通铺被蹬塌,脸盆被踹瘪,马扎水杯被踢得四处横飞。而门却在一瞬间被拥死,原来一个腿儿吓软的家伙瘫在门下,把门堵住了。被大家薅起脖领子提起打开了门,这才都跑出来。

此时的外面,整个大地剧烈颤抖,地下如有闷雷在隆隆巨响,黑暗的天上唰唰的闪着蓝光。人都站立不住东倒西歪,房子,电杆在咔咔作响,用来挂电影幕布的大竹竿上部本来有些劈裂,一摇晃更是噼啪乱响。一片乌烟瘴气。 像到了世界末日一样使人恐怖。

一个兵两手拎着裤子,从厕所方向大哭着从我身边跑过去。我猜想,此老兄一定正在厕所方便,地震一来吓坏了,说不定夹着屎就逃出来了。

另一个兵(未来的高经理),亮出腿上功夫,一溜狂奔绝尘而去,转眼已是不见踪影。第一波地震过去,才看见他迟迟疑疑东张西望的回来了。多年以后我还纳闷,问他为什么跑?他说:“不跑,地要陷下去不完了?”。

还有一个兵,震波过去以后,大家看见旁边地上一个圆鼓隆东的黑影,大家凑上去细看,原来他头上蒙着一件大衣,蹲在那里瑟瑟发抖。不知道他蒙上大衣是什么意思?但是让人们佩服的是,急切逃命之中他竟然能够顺手捞起一件大衣!而我们连帽子都丢了。

大震过后,不停的有余震。有时候隔十几分钟一次,有时几小时一次。为了避免伤亡,部队规定晚上不许关门,不许脱衣睡觉,有余震可快速逃跑。还有,武器是第二生命,要求人在枪在,逃地震时人枪不许分离。夜里除岗哨以外,还有人拎着手枪专门发地震警报,一旦发现地震就开枪报警。

有人还号称张衡第二,发明了地震仪。一种是土办法:把一个啤酒瓶倒立在搪瓷脸盆的正中,地震一晃荡就倒,发出叮咣乱响来报警;还有一种洋办法:一个铜环接上电铃的电源,中间立一铜棒也接上电极,只要铜棒一倒电铃就响。

这下好玩了,只要有余震就枪声.酒瓶子脸盆声.电铃声响成一片。战士们睡觉时都穿戴齐全,抱枪而眠。只要听到警报,轰的一声便都冲出门外,看看没事回来接着睡。有人不小心把地震仪碰倒了,也会立刻引起连锁反应全营逃跑。一晚上要迷迷糊糊地冲出去好几次,搞的人人都缺觉不精神。这种状态持续了十多天。时间一长,人们都不在乎了,嘻嘻哈哈只当游戏来玩。有人就把报警当作狼来了,不再理睬照样呼呼大睡,还把跑的人说成怕死鬼。

一江苏沛县兵刘某,自称汉刘邦余脉。自幼习武,仰慕刘亭长斩白蛇起义英雄壮举,与村中小子相约杀了条白狗后从军。曾问其为何不杀白蛇?曰:祖上能遇,我辈岂可遇乎?再说啦,也找不到白蛇呀!刘某自恃艺高,脱衣而睡,并给我们表演他不出三秒就可出门。那动作唤作“鹞子翻身”,又称“张飞大翩马”。由睡眠状态开始,踢被——鹞子翻身——落地出门,连贯动作一气呵成。只听“嘭——啪——嗖——人在门外,果然不出三秒。真个是身轻如燕!众人皆佩服自叹不如。

有一晚,外面枪响,众人开逃。此时却听刘某那里嘭——啪......后面不是“嗖——”,而是一声哀嚎。大家回来看,只见那大侠席地而坐,手掬其踵,哭丧其脸,哼哼做一团。原来是他睡的迷糊,听到枪声后,“张飞大翩马”动作过大,一脚踢在墙上,竟把小脚趾踢掉半个!大家架起大侠去卫生队,医生把其脚丫裹成个粽子一般。从此刘某弄个锹把,如李铁拐现世,再无高祖英雄气概。

还有一贵阳兵谭某,此人生得眉清目秀,鼻正口方,肤嫩如妇。常揽镜自视,顾影自怜。我等面目黧黑,皮肤粗糙。向其求告保养秘方,谭某道:一方水土养一方人,汝等居何地?我乃贵阳人氏!那里气候温润,少有日晒,皮肤安能不白?盖因阴雨天气多,人说小狗子看见太阳就会仰天长啸,狂吠不止,因它没见过太阳,故得名“贵阳”云云。我等服为确论,并恭维他说:我要是姑娘,就嫁给你!谭某飘飘然愈加自负。

这一晚逃余震,谭某床前有一窗户,听到警报后他穿窗而出,动作如青蛙入水一般优美。我们跑出门外后,看见谭某如淑女般偏腿坐地上,身子扭向一侧,双手捂脸做娇羞状。大家奇怪,扒开他的手一看,只见满脸是血,涕泗横流,一时不知伤在哪里。送去卫生队,清洗,检查,诊定为鼻骨骨折,还有一些皮外伤。原来有人在他窗外支一木架凉衣服,晚上收了衣服而木架还在。谭某还以为是一片平地,鱼跃出来后来个前滚翻就行了,不想黑暗中脸部撞上木架,伤了潘安之貌。此后谭某鼻梁上一道青疤,说话也变得囔吃囔吃的。惜哉俊男谭某!

我自己逃地震,却挨了一顿臭骂外加两次检讨。

我睡觉的地方离门远些,便把临近的窗户打开,以便逃跑时出去快。一天晚上,我抱着枪正睡的香。忽听两声枪响,我翻身跳起,左手抓帽,右手提枪,一个箭步跳出窗外。也怪我白天没有看好地形,只看见是个雪堆,不知道下面竟是一堆乱石上面覆盖着一层雪。跳下去后可把我摔得够呛,我摔的同时枪已脱手。只听见嘁啦咔嚓几声脆响,动动胳膊腿,疼得我龇牙咧嘴,好在没骨折!我一想那咔嚓声知道坏啦,我的第二命休矣!摸起来一看:没摔断!回屋里检查,发现枪管的法兰被磕掉几块,露出金属亮色,枪托磕了几个大坑,还有一道裂纹。班长发现了,屁颠屁颠的就报告了排长排长屁颠屁颠的就告诉了连长连长吼了我一通,勒令我大会检查。我写了一份检查交上去,却说不深刻,勒令我“重写!”于是我思想深处闹革命,极尽自我攻击之能事,就差把自己说成是潜伏特务,混进人民军队的坏分子了,这回总算是过关了。否则据说会背个处分呢。

当年我们逃地震,现在想起来却很像笑话。

(看见这个故事的六中队战友请和我联系:我是文书 )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3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3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