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我眼中的老外-一位美国工程师

bigcatbig 收藏 27 22211
导读:由于工作的关系,我曾和一位美国人在客户的昆山工厂共同工作过将近一年的时间。他是现场工程师(field engineer),被总部派来给客户安装设备,我则被中国的公司派来给他当翻译。 一 见面 第一次跟这个老外接触是通电话,不咸不淡地谈了几句话。过了几天,我就跑到他工作的工厂,开始跟他一起工作。第一次见面,他给我的感觉就是高和老。我估计他的身高至少是一米九,络腮胡子。本人只有一米七的身高,跟他并排走在一起,还不及他的肩膀高。后来跟他混的很熟了,知道了他的年龄:2009年7月的生日,26岁。但是蓄了胡子

由于工作的关系,我曾和一位美国人在客户的昆山工厂共同工作过将近一年的时间。他是现场工程师(field engineer),被总部派来给客户安装设备,我则被中国的公司派来给他当翻译。


一 见面

第一次跟这个老外接触是通电话,不咸不淡地谈了几句话。过了几天,我就跑到他工作的工厂,开始跟他一起工作。第一次见面,他给我的感觉就是高和老。我估计他的身高至少是一米九,络腮胡子。本人只有一米七的身高,跟他并排走在一起,还不及他的肩膀高。后来跟他混的很熟了,知道了他的年龄:2009年7月的生日,26岁。但是蓄了胡子,看起来就像三十好几的人了。至于他的身高,有一次下班和他一起逛朝阳路上的大润发,有个测身高的东东,他很有兴致的走上去测,结果搭着头的移动杆一直顶到极限时他还没完全站直。那个仪器的最高量程是1米九,他就笑着跟我说,他的身高是一米九五。呵呵,典型的美国大个子,后来还了解到他是德裔美国人。


二 假钞

这个令很多中国人深恶痛绝而银行则矢口否认的事情让远从大洋彼岸的来的chris亲历了。第一次见面谈完正事后,他就告诉我取到假钞(fake money)了,9张百元钞票。他取出来给我看,果然是伪劣产品,颜色暗淡,图纹模糊,更夸张的是9张钞票的号码都是一样的。我问他哪里来的,他说从北京飞往上海时,在北京机场的中国农业银行提款机上取的,直到他来昆山买东西给钱被拒收才发觉。我就跟他说,没戏了,损失的钱要不回来了。后来他从北京飞美国的时候找过农业银行的人,但没下文。以后,我问他在美国收到过假钞没有,他说自己从没有,他爸爸收到过20美元的假钞一次。


三 工作

我们在现场的工作就是给客户装设备。当然,安装不是让老美自己动手装完所有东西。大部分的东西都是在中国制造,也是分包给中国的公司安装的。老美要做的就是现场监督,确保安装按照进度表进行,以及按照图纸要求安装的。安装中碰到的图纸表达不清,或者技术难题,他负责解决。总之,安装过程中碰到的任何问题,都可以问他,也必须问他。由于需要自己动手的事情不多,我每天做的最多的就是跟着chris在工地转,在设备上爬上爬下。(这里稍微说明一下,这个设备是熔铝炉,炉体有8米多高,还有十多米的烟囱捅破屋顶,伸到外面)8米多高从地面往上看感觉不到什么,从上往下看就觉得很高了,老想到人掉下去就会完蛋。我有恐高症,不肯跟着他爬到最高处,于是就跟他说我有恐高症,不敢爬到高处。他这时就幽默了:肩膀一耸,两手一摊,笑着问到“why,you are engineer(为什么,你是工程师。后来这就成了他的口头禅)”。我也笑了。他知道我恐高之后,就从不叫我跟他一起爬到高处检查设备安装情况。(当然,出于工作需要,我时不时地还是会爬上去看看的)。

有一次,他从设备高处的一个台阶跳到低处的炉顶架上。刚跳下站稳就发出一声惊呼“oh,shit”,我闻声连忙爬上去问情况,原来他往下跳的时候差点身体撞到炉顶架上一根竖着的型钢立柱。如果碰到了,保不准会在他身上扎个窟窿。出了这样一次有惊无险的小插曲,他还是没改他的习惯,经常从上往下跳。100kg的身体与钢板相碰,发出巨大的“咚”的声音。有时我没来由的担心,这设备会不会被他这样给“砸”成一堆废铁。

做为一个现场工程师,他是非常敬业的。安装过程中,在我们看来不是问题,在他看来就必须整改。比如平台周围的栏杆,其作用大家都知道是防护,他则会每一根都用手摸过,指出那些上面还有稍许焊接飞溅没有打磨光滑,然后让安装队的工人重新打磨喷漆。弄得后来工人们都说这些栏杆打磨得比女人的皮肤还要光滑。由于观念的不同,现场经常会发生类似的情况,我做为双方之间沟通的桥梁,常常觉得两头为难。Chris人长得五大三粗,却很细心。觉察到这点,有时就问我,是不是对现场的中国工人太凶,常常对他们吼叫。接着又说到,他其实不想这样的,只是因为工作需要。下了班,大家都是朋友。(他真的很够朋友,下面我会写到的)。尽管如此,有时不免要他自己动手,因为他说“if you want to do a good job, you have to do it yourself(你想把工作做好,就得自己动手)”。


四 缩略词

英语中有很多约定俗成的缩略词,多为大写,例子我就不举了。这里就说chris自创的或者说新释义的。例一,RTFM=read the fucking manual(阅读该死的说明书),

Adidas,相信大家都知道,这里的新解释是 all day I dream about sex(整天我都梦想着性)

Charlie(查理),chris跟我讲,越战中美国人称呼越共为charlie,在美国喊越南人charlie又向他们挑衅示威的意思。我们设备之后的浇注线是越南人的设备,刚好有几个年轻的越南工人在调试。他们下班走向厂大门的时候,我就试着喊了一声charlie,竟然没反应。估计是年轻一代,没有经历过越战。


五 饮食习惯

闲暇的时候,我们天南海北的聊,使得我知道了很多关于chris的信息。他在这个厂已经两年了,我们现在进行的安装是三期工程,他二期的时候就来中国了。而且,是一毕业就来中国了。尽管来中国的时间很长,他还是不能适应中国的饮食。三期项目刚开始的时候,我们和工人一起去客户食堂吃饭,每人打一盒饭,一盒菜。他从不吃米饭,只吃那一盒菜,而且偏爱肉食。一次打的菜有鱼块,他用筷子夹起来一看,是靠鱼尾巴的一段,就跟我说在美国鱼都是吃最好的部分,其他部分扔掉。同理,他也不吃什么鸡爪子,鸭脖子之类的。Chris超级喜欢喝百事可乐,就像我们喝白开水一样。后来了解到他对可乐的喜欢从他还是小孩的时候就开始了,以至小时有个外号叫“drink(喝)”。

后来,工人还是吃食堂,我们就出去到最近的小镇上下馆子。Chris偏爱北京烤鸭,我则经常点白灼基围虾,经常一个人干掉一盘的虾。Chris就给我起一个外号叫做“shrimp king(虾王)”。下班之后,有时他会邀请我一起吃晚餐。他晚餐一般吃西餐,还是西餐最对他胃口。有一次,到一个叫做斗牛士的西餐牛排馆吃晚餐。我点了一份4两的牛排,他则点了2份。上菜后,我吃惊的看着他盘中两块厚厚的牛肉块,问他能全部吃掉。他说不能,留一块放宾馆房间的冰箱里,第二天当作早餐吃。第二天早上来到工厂,我就问他冻了一晚的牛排味道如何,他说忘吃了。

吃饭的时候他会讲一些在美国工作时候的趣事。我还记得起重很有意思的两件事。一件是他在一个很大的工厂里给客户维修设备。工厂太大,他就买了一辆自行车在厂里骑。三个月后工作结束,他又以原价把自行车给卖掉了。还有一件事是他和另一个同事在美国出差,晚上下班后吃大餐,有一次吃了100美元(他告诉我,100美元的晚餐在美国还是很贵的)。结果boss打电话问为什么吃这么多钱,他就说“boss,we are so hungry(老板,我们很饿)”,Boss也就信了,对他说“ok”。

最让我吃惊的一次是有一次我们去上海办事情,中午在浦东的radission宾馆附近一个叫马龙的美式餐厅吃午饭。Chris很兴奋,说他住的小镇上就有马龙餐厅,对他来说找到了一点家乡的味道。估计这使得他的胃口大开,点菜的时候点了一块大概重2kg的猪排,筷子长的肋骨足有6根,更夸张的是,他竟然全部都吃完了。

Chris很喜欢喝酒,尤其是啤酒。他说曾在机场买过一瓶大概价值人民币2000的威士忌,这是他买过的最贵的酒了。但他很守公司纪律,午餐时间从不喝酒。只是有一次,由于误听而破戒。一次安装队的老板过来看现场情况,中午请chris和我吃饭。酒桌上,照例是劝酒了,chris当然回绝。后来那个老板让我跟chris说这酒(黄酒)是低度酒,稍微喝点儿没事的,我就把低度酒翻译成“low alcohol”,chris一听就不再坚持了,于是给他倒了啤酒杯的小半杯,结果他一尝就觉得不对劲,马上反应过来跟我说“oh, I thought it was no alcohol(哦,我以为你说的是不含酒精呢)”。我当时还在纳闷chris怎么突然改变注意要喝黄酒了,结果chris揭开了谜底。

(未完待续)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2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27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