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组《潜伏》的笑话(目前更新至80条)

reylond 收藏 1 17490
导读: 发现有些合适的笑话、幽默如果用《潜伏》里的人物修改一下会更可乐,哪怕是老掉牙的笑话,因为总能想起电视剧里人物的神态。唉,对剧中的人物印象太深了,没办法。 戴笠问吴站长:“别的地方执行特殊任务的时候,都是派3直4个人。为什么你们天津站,每次都是两个人呢?” 吴站长说:“咳,您不知道。这帮混蛋,3个人就斗地主,4个人就打麻将。” 站长出差回来,无意中发现李涯柜子里有一个盒子,装着5000美元,3个鸡蛋。 站长;"这是怎么回事?” 李:“站长,我错了...” 站长:“人难免犯错



发现有些合适的笑话、幽默如果用《潜伏》里的人物修改一下会更可乐,哪怕是老掉牙的笑话,因为总能想起电视剧里人物的神态。唉,对剧中的人物印象太深了,没办法。


戴笠问吴站长:“别的地方执行特殊任务的时候,都是派3直4个人。为什么你们天津站,每次都是两个人呢?”


吴站长说:“咳,您不知道。这帮混蛋,3个人就斗地主,4个人就打麻将。”



站长出差回来,无意中发现李涯柜子里有一个盒子,装着5000美元,3个鸡蛋。

站长;"这是怎么回事?”

李:“站长,我错了...”

站长:“人难免犯错,你是忠诚的人,我原谅你,没事,交代吧!”

李:“是这样的,您交给我的任务,我扑空了,落空一次我就放一个鸡蛋。”

站长一想,半年,扑空3次,情有可原。“5000美元怎么回事?”

“回站长,鸡蛋凑够一斤,我就卖去。”


洪秘书不满地对站长说:“我觉得您根本不信任我。”

“你想到哪里去了?”站长说:“要知道,我甚至经常把保险柜的钥匙就放在敞开的抽屉里。”

“是的,可它根本打不开保险柜。”


“这是戴老板发来的一封电报。”洪秘书报告说,“是发给您个人的,站长。”

“你念吧!”站长命令道。

洪秘书念道:“我们这次失利首先应归罪于你的愚蠢与无能!”

“这是一份密码电报,立即把它译出来!”站长严肃地指示道。



龙二:“我会英语。”

余:“是么?我不信。”

龙二掏出他写的英语作文。“副站长,看,我写的。”

Long long ago ,a man ask a woman :"Can you speak Chinese?"

"Yes, I can."

“吃了么?”

“恩。”

.......(下面全用中文写的)


考古队带回一具木乃伊。因为确定不了时间,找吴站长帮忙。马奎忙了4个小时后告诉科学家说:“木乃伊的年龄是3147岁,”问怎么得出的结论。“很简单,”马奎说:“他招供了。”


盛乡被捕后想逃狱,很不幸的在一整夜的搜捕之后,被抓到了。

李涯问他:“你为什么要逃狱?”

盛乡:“因为为狱中的伙食实在是太差了!”

李涯:“那你是用什么敲断围墙上的铁条?”

盛乡:“昨晚的馒头!”


一天,李涯鼓足勇气,走入站长办公室:“先生,我在这十多年里,一个人干三个人的活,却只拿一个人的工资。我请求加薪。”

站长说:“很好,我可以为你加薪,但有一个条件:请说出来你为哪两个人多干了活,我先将他们开除。”





招兵面视。问:“1+1=?”马奎:“3”。“错”“5”“错”“7”“错,你走吧!”成绩:没受过教育,但能够随即应变,

录取李涯面视,问:“1+1=?”“3”“错”“3”“错”“3”“错,你走吧。”写到:没有受过教育,但立场坚定,录取!

余则成来也被这么问,丙坚定的回答是二,主考官写到:受过教育,但来历不明,为了安全起见,不要录取他!


翠平质问老余:“说!你是不是把手机给别的女人使了!”老余:“没有啊。”翠平:“撒谎!我打你手机时明明有个女的说你不在服务区!”


植树节,吴站长到森林公园视察。看到一个奇怪的事情。马奎在前边拼命地挖坑,陆桥山跟在后边把土都填上了。就问这是怎么回事。

他们说,您安排的程序是:马奎挖坑,余则成植树,陆桥山埋土,但今天余则成没有来!


有一天,龙二独自到酒馆喝酒,这时,他想去下洗手间,又怕别人喝了他的酒,于是在瓶子上贴了张条“我是黑社会的,我往里吐了口痰。”他回来后,拿起瓶子把剩下的酒全喝了,然后他发现瓶子上还有一张条“我不是黑社会的,我也吐了一口痰。”


李涯潜入翠平家,顺了几个鸡蛋,这时,翠平进来了,四目相对,翠平问:“李队长,干嘛来了?兜里是什么?”李涯:“我不告诉你我偷你家鸡蛋。”翠平:“哼~~交出来!”李涯:“这样吧,你猜,你猜我拿了几个。”翠:“猜对了给么?”涯:“恩,猜对了两个都还给你。”翠平想了想:“6个?”


有一天,站长蹦迪回来,发现保密局附近长了一些蘑菇,于是打算与余则成分享。两人刚要吃,李涯进来了,“站长,副站长,你们别吃这玩意,有毒!吃了死人!”余则成说:“胡说!7~~一口都不给你吃!”站长倒是觉得李涯说的有道理,于是找了一条狗,先让狗吃,派李涯观察这狗的情况。狗没事,两人吃了起来,过了半小时,李涯闯进来了:“站长,狗死了!”站长和余则成吓得一身汗,李涯说:“叫你们别吃,还不听!我在延安那会儿,好多人吃后就死了。”站长:“那怎么办啊?”李涯:“你们喝尿去,喝完了就把蘑菇吐出来了。”于是二位喝了不少,吐完了,站长问:“李涯,那狗死得惨不?”李涯:“可惨了!大卡车‘咔’就轧过去了。”(有点恶心,仅供娱乐)


一次余则成照例和三民接头,三民滔滔不绝谈起自己女朋友,老余默不做声,最后三民突然停住了,望着老余,意思是我都说了半天了,你也该表一下态吧!老余踌躇半天,终于说出一句:那个……你女朋友是女的吧= =!!!


话说李涯班上转来两位新同学,他们是姐弟关系,李涯想了解一下情况,便问道:你们两个谁是姐姐,谁是妹妹???


翠平命不好,中年的时候就生病了,可惜老余一直没回农村,翠平也没法出来治病。后来她死了,上了天堂,看到上帝的宫殿里挂了很多个钟。

她觉得很好奇,便问上帝:这些钟都是干什么的啊?

上帝:这些钟每一座代表一个人,他们每说一次谎,指针就往前走一格。

翠平:我要看李涯的钟!

上帝:在这里,只走了4格。

翠平心里挺不平衡的,李涯这样的坏蛋才只扯过4次谎。翠平又问:那我要看陆桥山和站长的!

上帝:陆桥山的走了十几格,站长的走了已经好几十格了。

翠平想,这还差不多。她想了想,又问:那我要看我老公的!

上帝:你老公是谁啊?

翠平:我老公你都不知道?!他就是余则成啊!老余!

上帝一拍脑门,说:噢!他啊!他那钟放在我卧室里当风扇吹呢!





1

翠平向晚秋学了不少新词语,尤其不少形容女人的词。

翠平问老余:“你是喜欢我的温柔可爱呢,还是我的聪明美丽?”

老余回答:“我就喜欢你的这种幽默感!”

翠平:“什么意思?又是新词儿”

2

翠平鸡窝里有3只母鸡、3只公鸡。

老余说:“公鸡一只就够了,公鸡不能下蛋,浪费粮食。”

翠平不干:“让3只母鸡围着一只公鸡转,这只是你们男人的想法,不行!”

3

晚秋经常以借东西为理由来老余家,今天又来了:“则成,我家晚上吃螃蟹,借点儿醋好吗?”

没等老余回话,翠平没好气地说:“今天我家要吃醋,我去你家借一些螃蟹好吗?”

4

洪秘书:“马队长在世时我俩经常一起喝酒,我们是最好的同事,我想要件他的遗物作为纪念,可以吗?马太太?”

马太太:“可以,我就是他的遗物。”

5

吴站长一行视察手下工作,来到保密局训练场,见行动二科的米志国在练射击,好几枪都没打中目标。老吴很生气,过去拿起枪亲自做示范,他瞄了半天一枪也没打中。老吴放下枪,不动声色地对陪同的马队长说:“看出问题出在哪吗?小米刚才就是这么打的,你教他来个正确的。”

6

吴站长决定让情报处与行动队比试一下,看哪个部门效率高,为此把一只兔子放进一小片树林,看他们如何把兔子抓回来。

第一天情报处先来,陆处长将所有手下派入树林,直到傍晚报告说那只所谓的兔子并不存在。

第二天行动队李队长只带了几名手下进入树林,不到一小时,亲自拖着一条白色的长毛小狗走了出来。小狗瘸了一条腿惨叫着:“别打了,别打了,我是兔子,我是兔子……”

7

秋掌柜来到同元书店,从书架上拿上一本书,问道:“这本书有趣吗?”

罗掌柜:“不知道,没读过。”

秋:“你怎么能卖自己没读过的书呢?”

罗:“难道你把你们悬济药店里的药都尝一遍了吗?”

8

盛乡:“我求你一件事,你能为我保密吗?”

刘闪:“当然可以。”

盛乡:“近来我手头有些紧,你能借给我一些钱吗?”

刘闪:“不必担心,我就当没有听见。”

9

翠平女儿长大些懂事了,最喜欢妈妈讲讲爸爸。

“爸爸是个怎样的人呢?”女儿问。

“好人,大好人,好得不能再好了”似乎有点言不由衷。

“爸爸是个害羞的人吗?”

“害羞——”翠平没好气,“哼,要是他不害羞,你至少比现在大三、四岁呢!”

“爸爸喜欢动物吗?”

“喜欢,牛、鸡,最喜欢狐狸精”

10

军统天津站为了提高工作效率,吴站长提出了“想到了就立刻去做”的口号,并做成标语贴在了站里各显著位置,戴局长对此大为赞赏。一段日子以后,老戴打电话给老吴询问效果如何。

老吴:“效率是提高了,但效果不乐观”

老戴:“具体说说”

老吴:“行动队与情报处两部门打群架;马队长陆处长受重伤双双住进了医院;洪秘书与马太太私奔了不知去向;周会计卷款潜逃;盛乡把密件卖给了余则成;姓余的拿着文件投奔了中G;我要不是因为念您的知遇之恩,恐怕早就溜走去做古董生意了……”

11

保密局招聘勤杂人员,米志国临时抽去当工作人员,一个失业的记者去报名。

“上过国小吗?”米志国问。

“卑职读过6年私塾,在省城上的国中,后到北平读燕大,继而留洋……”

“好啦,好啦”米志国早就不耐烦了,高举一块长方形印章,在申请单上印下两个字——“识字”。

12

谢若林在天津卫的街上碰见许宝凤

老谢:“姐姐,你这是干、干嘛去?”

宝凤:“上法院,打官司”

老谢:“嗬,要帮忙吗?法院我可有、有熟人。你是原、原告还是被、被告?”

宝凤:“原告”

老谢:“原告?够牛、牛B的啦”

宝凤:“牛B嘛呀,被一个逼债的糟蹋了 ”

13

王占金落难后为了生计帮人家挑大粪。

一个二五眼看他的打扮像做买卖的:“兄弟,你这酱多少钱一斤?”

王占金惊得目瞪口呆。

那人用手沾了点放进嘴里尝了尝,心里想:“你不告诉我多少钱一斤,我也不告诉你你的酱臭了!”

王占金心想:“看来我还不是最可怜的

14

老余想给翠平买条项链,怕翠平舍不得就一个人来到珠宝店。

他看中了一条让店老板报价,老余一听价格吓一跳:“嗬!”

他赶忙指另一个盘子里的问:

“这一条呢,这条项链多少钱?”

“先生,对你来说”店老板答道,“大约值三声‘嗬’的钱。”

15

翠平向老余汇报:“咱家可能有只老鼠,有什么好办法赶走吗?”

老余:“办法多的是,最简单的你用一些馒头渣从屋里到屋外撒条线,把它引出去。”

翠平照办,不过发挥了一下,把馒头渣一直引到晚秋家门口。

过了几天,翠平又向老余汇报:“你上次说的办法根本不管用,咱家现在可能有两只老鼠了。”

16

按照南京总部的要求,凡希望晋级的公职人员都参加了综合知识能力资格认证考试,老余、马奎一起走出考场。

老马边走边念念有词:“上帝呀,求求你,一定要让伦敦成为美国的首都啊!”

老余听到了,奇怪地问:“伦敦是英国的首都啊,干吗要求上帝改成美国的呀?”

老马:“什么?确定吗?完了完了完了,我反复了半天,美国的首都最后我选的是伦敦啊……”

17

三民在警备司令部食堂吃饭,同桌一个从美国留学归来的军官正在对另一个吹嘘:

“美国工厂的技术别提多先进了,活猪送进去,推出来的是香肠!”

三民正为窃取城防部署的事心烦,没好气地插嘴道:

“你爹妈更厉害,香肠推进去,出来的是活猪!”

18

谢若林喝多了进到院子里,翠平、晚秋在喂鸡。

老谢见没人理他,尤其晚秋冷冷的目光使他很不自在,便蹲下去逗鸡。

晚秋说:“喂,你好好的理那只笨鸭干什么?”

老谢听到跟他说话高兴了:“秋,你以为我喝、喝多了,逗、逗我是不是?我没喝多,这是鸡对不对?”

翠平:“晚秋在问我们家鸡呢,你搭什么话!”

19

翠平女儿上学了,可能有父亲的遗传特聪明。

这天放学了,翠平问女儿:

“姑娘,今天老师都教你们什么了?”

“什么都没教,老师反倒问我一加二等于几,我告诉老师等于三”女儿骄傲地回答。

20

翠平女儿可漂亮了,原来她会长,眼睛像妈妈的,嘴像爸爸的。

这天放学了,女儿对妈妈说:“我们班的王建国说要我嫁给他。”

翠平不知道该怎么讲,只好装作漫不经心地说:

“是吗,那就是要成家了,他有固定工作吗?有本事养家吗?”

女儿想了想,说:“他是我们班上负责擦黑板的。”

翠平摇摇头,心想:孩子越来越大了,老余也不回来,让我一个人可怎么应付啊。

21

翠平:老余,你什么时候过生日?

老余:过生日?多少年不过生日了,干什么?

翠平:晚秋说了,你过生日的时候,要我去买一件东西让你惊喜一下。

老余:惊喜?学会新词了,怎么惊喜,你能先给我说说是哪方面的吗?

翠平:这没法说,到时候我穿给你看。

老余:这样啊,我还以为是给我买什么礼物呢……

22

党通局出大案了,楼下院子里多年的看门狗被人毒死了。

经勘查,门外还有只被毒死的猫,猫是误吃了楼里诱杀老鼠的毒饵肉死的。

问题是,狗是被拴着的,不可能接触到楼里的毒肉,难道不是人为的吗?!

谢若林大师一针见血地指出:“很显然,这狗是他妈的吃、吃回扣死的,要没什么好处,这畜生能、能让猫把肉叼走,而一、一声不吭吗?!”

23

李队长的手下终于查到王占金的下落了,原来这小子真的疯了,追到城里怕伤人被关进了疯人院。

李队不相信是真的去找院长,院长说我给你做个测验你就明白了。

他们一起把王占金带到一个盛满水的浴缸前,旁边放了一把小汤勺和一个大舀勺,让王把缸里的水放干净。

王拿起大舀勺,开始往外舀水。

“没疯啊,知道拿大勺,是个正常人”李队得意地说。

“正常人应该是拔掉塞子的,你不这么认为?”院长疑惑地看着他。

25

老余、桥山、李涯去山里打猎,路遇一群土匪打劫,要收过路费。

老余给了一张100万的钞票,过去了。

桥山交出了自带的酒肉,过去了。

李涯刚把xxx名单拿出来,土匪们立刻跪下道:我们终于找到组织了!


26

吴太太:“老吴,听说了吗,马奎死半年多了,他老婆最近竟然怀孕了!”

吴站长:“那是她的事,关你屁事,真是妇道人家。”

吴太太:“可、可站里偷传那孩子是你的!”

吴站长:“这是我的事,有什么麻烦我来应付,你就不用操心了。”

吴太太:“啊,这么说是真的了,那我可怎么办哪?”

吴站长:“那是你的事,想怎么办就怎么办,我不干涉。哼,我说是真的了吗,白痴!”

27

秋掌柜到陆军医院看病,没找到老余介绍的熟人,只好随便挂了个号。

秋掌柜:“大夫,我咳嗽得很厉害。”

大夫:“你多大年纪?”

秋掌柜:“四十五岁。”

大夫:“小时侯咳嗽过吗?”

秋掌柜:“好象没有。”

大夫:“三十岁时有过吗?”

秋掌柜:“绝对没有。”

大夫:“那现在该咳嗽了,你还想等到什么时候咳嗽啊?”

秋掌柜:“我是说我以前没这么厉害地咳嗽过!!”

28

前方战事吃紧,要各单位抽调几个素质较高的到前线起骨干作用。

保密局天津站的陈北伐被不幸选中了,他想在陆军医院体检时耍点小聪明。

军医:这个E朝哪边?

陈北伐:什么E?

医:视力表上的这个啊!

陈:哪个视力表?

医:墙上这个啊。

陈:哪面墙上?

医:你在天津站哪个部门的?

陈:行动队的。

医:我看你没法行动了,我会建议你们站长给你办病退的!

29

翠平:晚秋,我来那个了,把你的那个给我一些用用。

晚秋:余大哥没给你买吗?太不关心你了。

翠平:别挑事啊,用完还你就是了!

晚秋:什么?你用完让我接着用啊?

翠平:用完我给你——买新的,找事儿是吧,走!

30

老余加夜班,翠平给他送晚饭,回来的路上看见一个男的张大着双臂向她走来。

“流氓!”翠平骂道,一脚向那男的腹部踢去。

只听哗啦一声,那男的大叫:“天那!第三块玻璃还是没能拿回家!”

31

马奎训手下:你就是个屁,这回我饶不了你!

手下:那就把我当作屁给放了吧……

32

马奎刚出事的时候,马太太是准备请律师帮他打官司的。

她来到一个律师办公室,见桌上放着一块牌子,上书:“回答一个问题$100”

她感到很惊讶,忙问:“回答一个问题真要收一百美元呀?”

律师回答:“是的,请提第二个问题!”

“啊,这就算一个问题啦?”

“是的,请提第三个问题!”

吓得马太太再不敢问一句话,幸亏身上还带有美元赶紧交了脱身,打官司的事从此作罢。

33

李涯在延安二保小当老师的时候也是很敬业的。边区的孩子老实、不活跃,下课时还好,上课时也不知是李老师讲法有问题还是学生接受能力差,总是死气沉沉的。有一次课堂上李老师真急了:

“怎么回事啊,老师在上面累得呼哧呼哧的,你们在下面也不好好配合,尤其女生,一点反应也没有,到时候肚里没东西,可别怪我当老师的不行……”

34

还说李涯在延安二保小当老师的事,那时候李老师有时还是很幽默的。

有一次考试过后,李老师带着试卷走进教室。

学生问他:李老师,我们班考得好吗?

李老师:九十分以上的人数和八十分以上的人数一样多……

全班齐声欢呼。

李老师继续说到:八十分的人数和七十分的人数也一样多……

全班又是一阵欢呼。

学生追问:那不及格的呢?

李老师:不及格的人数和全班人数一样多……

35

老余和龙二那时还不认识。老余文质彬彬的像个教书的,龙二老霸道了显得很男人。

一次老余开车到一个小饭馆吃饭,要了一碗饭两个炒菜,看着报纸等上菜。这时门外龙二几个骑着三辆自行车到了,像当年日伪夜袭队似的,把车往地上一倒,敞胸露怀走进饭馆。哥儿几个见老余这桌就一个人,菜刚好上齐,坐过来拿起筷子就开吃。老余一句话也没说,起身付了帐就走人。

龙二吃了一会儿,对掌柜的说:“这小子长得汉奸样,一看就不是个好人!”

掌柜的看看门外,赞同地说:“确实不是好人。”

哥儿几个望门外看去,只见三辆自行车被汽车压得稀烂。

龙二:“也是个爷们!”

36

老余有点发烧想忍忍算了,翠平非拉着他去看医生。

“解开衣服。”医生对翠平说。

“不,大夫,”老余说,“是我有病。”

“是吗?那么伸出舌头。”

37

翠平来津后,老余告诉晚秋说他俩不可能在一起的,以后会给她介绍一个更好的,一个懂得浪漫的人。

老余说到做到,没几天就给她介绍了一个在陆军医院工作的朋友,并安排见了面。

第二天老余问晚秋对他朋友的印象如何?晚秋摇摇头:

“唉,忧伤!他的浪漫我无法接受,他问我想不想看看死尸。”

38

翠平女儿学校组织学生去西柏坡参观,接受革命传统教育。

那个时候门票是每人5元,老师找售票员交涉想便宜点。

“恐怕不能破例,这可是最高指示!”售票员说。

“怎么说?难道是毛主席定的价?”老师问。

售票员向广场中央的巨型主席塑像指了指。

只见主席左手背在身后,右手五指分开,作挥手状。

“这样啊,可我们从易县大老远来的,那也是革命老区,而且都是学生,人挺多的,还是便宜点吧……”

“你可够能缠的,好好好,4元,不能再少了。”

“这也是最高指示呀,不能再商量了吗?”老师不死心。

“你到主席塑像后面看看去。”

老师绕到主席塑像背后,见主席左手的拇指是弯着的。

39

深夜,行动队办公室,电话铃响了……

“但愿是个好消息”从睡梦中惊醒的李队长念叨着,拿起电话。

“我已经找到了……”对方先开口了,声音低低的。

“找到了?找到什么?你是谁?”

“你要这么说,那就算了,就当我没打这个电话,挂了……”

“别,别挂,……,你现在在哪里?”

“我这是公用电话,你要能过来,咱们还是老地方见,我现在离哪儿不远。”

“好好,我马上就过去,能说一下我怎么过去吗?”

“开车呀,开车快!”

“不是,我是说老地方在哪……,我有点忘了。”

“你,你怎么还这么说,我不跟你说了……,嘟,嘟……”对方挂电话了。

莫名其妙,恼火,郁闷,李队睡意全无:

真有情报?打错电话?还是他妈的嫌我不够累,故意折腾我?明天定要查他个水落石出!

40

鲍特派员:“老余,‘xxx’的名单发过来了,你来帮我甄别一下。”

余则成:“好,我看看……,……,不对呀,明显不对啊。”

鲍特派员:“有什么问题吗?”

余则成:“问题很多呀,你看啊,使使多,百家姓有姓使的吗?元璋之后,有元璋这个复姓吗?上上酸菜子,好像是个日本名;潜艇686,好像古代名才有带数字的;大love三多,好家伙还有洋文……,不对不对,肯定不对。要是我没说错的话,这份名单是李队长留给中G未来的一个迷魂阵,真正的名单应该潜伏在这些代号里,我必须看到真正的名单,南京应该有,李队长亲自送过去的。”

41

翻译官送给李海丰一只鹦鹉,他拿回家后,两个孩子急不可待地逗鸟说话。

可无论怎么逗,鹦鹉就是不说话。李想了想,明白了,可能是个日本鸟,便亲自来逗。

“你的,讲话?”李伸着脖子逗,鹦鹉没有反应。

“你的,讲话的,米西米西的有?”李夹起一条虫子引诱,鹦鹉还是没反应。

“你的,不讲话,死啦死啦的!”李急了。

突然,鹦鹉脖子一挺,高喊:“打到汉奸卖国贼!”

42

吴站长在全站周会上讲话:

“有两种人,一种人坚定、沉着;一种人固执、寡断,你们喜欢哪一种人呢?洪秘书,你说说。”

“站长,这两个人,哪一个是女的?”洪秘书问。

43

翠平和老余出去散步,一阵风吹来,扬起一片尘土,翠平眯眼睛了。

老余帮她擦眼,把尘埃弄出来。翠平由衷地说:

“老余,其实小眼睛有小眼睛的好处,小眼睛眨眼睛得快,不会进灰尘,是吧?”

老余以为翠平挪揄他,反击道:

“是,其实嘴大也有嘴大的好处,嘴大吃什么都不掉渣,不浪费粮食,对吧?”

44

老余和洪秘书下棋聊天。

洪:“最近我经常一觉醒来,身旁就会有一个女的。”

余:“有这事?你认识吗?别胡说八道!”

洪:“真的,都不认识,我怎么敢骗您呢。”

余:“是要饭的吧?肯定是忘关门了。”

洪:“都是年轻漂亮的,我大概是被香味刺激醒的。”

老余很羡慕,想直接问恐有失领导身份,就说:

“你可是有前科的人,这事你必须老实交代。”

洪:“您要是坐有轨电车上班睡着了,也会碰到的。”

余:“靠,你奶奶的,敢耍我!”

45

北平的乔站长来了,老吴和他是挚友,两人交流起腐败经验。

乔:你知道我们的新办公楼吗?

吴:好像谁从北平回来跟我说过。

乔:工程不小吧?我打报告建的。

吴:噢,施工包给谁干你说了算。

乔:事情就这么简单!

吴:你看见我们院子里新盖的住宅楼了吗?

乔:是楼前我们刚刚下车那儿吗?

吴:没错,是我打报告建的。

乔:没有楼啊,那么小的地方能建楼吗?

吴:没法建就对了,事情就这么简单。

46

洪秘书跟吴站长去塘沽,在筵席上又喝多了。

洪见倒酒的小姐很有姿色,就拉着她的手开玩笑:

“跟我回天津怎么样?”

“你不怕丢了差事呀?”小姐温柔地。

“我不爱江山爱美人!”

“江山没有了,哪个美人还爱你呀?”小姐不紧不慢地。

一旁吴站长听不下去了,训斥洪秘书:

“你看小姐这话多有哲理啊,好好向人家学学,别总给我丢脸!”

47

盛乡来见站长,满脸堆笑:

“站长,大伙都说您宰相肚里能撑船,可我看您身材挺苗条的。”

“我还苗条?你是真不懂啊还是假不懂,那不是说我肚子的大小,是说我度量大,对一些小事都能容忍,从不计较。”

“站长,您的度量大,请高抬贵手饶恕我。”盛乡“扑通”一声跪下了。

“怎么回事?”

“我把文件拿回家了,李队长可能要您处分我。”

“原来在这等我呢,这是小事情吗?况且我还没当上宰相呢,法不容情!”

48

在负18层地狱,小鬼带陆桥山到刑室先受初刑,就是尝试尝试,为酷刑做准备,可以选择。

第一间是在冷水里冻,第二间是在开水里烫,陆怕受不了都没有选。

第三间,只见受刑的泡在齐腰深的粪池里喝茶,陆觉得这还可以接受,就进去了。

不一会儿,小鬼进来宣布:午茶时间结束,恢复倒立姿势。

49

在保密局训练场,李涯带领行动队员在进行队列训练,已接近尾声。

“好,今天就到这儿。最后,喜欢清洁的,向前一步走。”李队命令。

就刘闪没动,这小子有点懒,不爱讲卫生。

“刘闪可以走了,你们留下清洁现场。”

晚上,大伙把刘闪小揍了一顿。

第二天还是那个时候,李队仍是命令喜欢清洁的向前走一步。

这次就刘闪向前了一步。

“好,刘闪跟我清洁去,洗个澡,其他人打扫现场。”

50

再说说李涯在延安二保小当老师的事,那时候他叫冯剑(前面34等段子疏忽了),冯老师。

冯老师什么课都教,这一天他在批改作业,学生的错别字、语病,让他哭笑不得,还得硬着头皮写批语。

“回家路上,忽然踩到一堆牛屎,我大吃一斤…”他在旁边批语:“可惜没有营养”

“早晨起床,我一边穿衣服,一边穿裤子…”批语:“你真能干”

“帮家里干农活,不小心我的其中一只右脚受伤了。”批语:“你是螃蟹吗?”

“我长大当了八路军,会像情人一样对待乡亲们。”批语:“你有点早熟”

“想到妈妈忙到现在还没吃饭,难过得我眼珠啪他啪他掉了下来…”批语:“老师更难过”

“我的老师有一张爪子脸…”批语:“老师没脸见人了”

“一次下雨,我忘了带命,这时,我见到我的老师送命来了。”批语:“老师还是死了算了”

…… ……

哎呀,不能再读了,如果把冯老师气死了,怎么会有后来叱咤津门,鞠躬尽瘁死而后已的李队长啊!


61

因木箱里人被换的事,站长对李涯骂出了那句著名的话:

“把你的脑袋从脚后跟里拿出来再用一次吧!”

可站长还是不解气,看见李涯身前办公桌上随意摆放的文件:

“你的脑袋不要像这张桌子一样乱七八糟!”

见李涯身后的办公桌干干净净:

“你的头脑不要像那张桌子一样空空荡荡!”

李涯忍着,一声不吭,默默地把身前办公桌上的文件收拾整齐。站长又发话了:

“你的思想不要像桌子现在的这样墨守成规!”

李涯实在忍无可忍了,回敬站长道:

“那您说,我的脑袋应该像桌子的哪样?您把这桌子、还有这文件摆个样子,让我照着学学!”



62

《潜伏》26集谢若林被除掉了,其实他死前还有一个版本:

那位开枪大哥(?名不记得了)第一枪卡壳了,小谢一看他们是要对他下手,吓得赶紧磕头求饶……

廖三民说:“晚了,你是自作自受,这事没得商量了!”

开枪大哥又开了第二枪,还是没打响。再看小谢,也不闹了,哆里哆嗦地注视着枪口。

开枪大哥又开第三枪,再次没打响。这时小谢哭了,抱着三民的大腿说:

“大、大哥,你掐、掐死我吧!太、太他妈吓人啦……”




12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