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春走到夏,从秋走到冬,年复一年,多个有着太多苦涩的白昼,连接着多个疼痛的黑夜,让我如何能够洒脱的放下。


为什么我窗口的深处总锁定凄楚的背影。为什么行走在同一片蓝天下,徘徊在于同一片月光中的爱,只能永远放在心底。难道这就是我的宿命,注定只能遥望……


守望着日月,独对西窗;日星月移,唯独我对你的思念没有改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