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大公报》:《莫让政协背“黑锅”》,

香港《大公报》5日刊文《莫让政协背“黑锅”》,近些年有多位政协官员锒铛落马。有人慨叹,政协官员看似已成“高危职业”。果真如此吗?恐怕不然。之所以出现“官员腐败、政协挨打”的尴尬,皆因问题官员实权在握时,往往盘根错节,牵一发而动全身,只有在其调到政协,权力架构和人事关系发生变化后,腐败劣迹才逐渐暴露。为防止政协机构被贪腐官员抹黑,应将反腐关口前移,把住政协官员“入口关”。


文章摘编如下:



“去年今日此门中,人面桃花相映红。人面不知何处去,桃花依旧笑春风。”撰写此诗的唐朝诗人崔护大概想不到,这一脍炙人口的名句,竟成了今日全国政协中共界别团组开放日的真实写照。



按照惯例,政协开幕后的第二天,首批界别团组的讨论会即可向媒体开放,汇聚了各省政协主席的中共界别就是其中之一。去年今日,各地政协“一哥”济济一堂,侃侃而谈,针砭时弊,商议国是;今年此时,遍数人头,至少少了三位——广东省原政协主席陈绍基、贵州省原政协主席黄瑶以及山东省原政协主席孙淑义



倘若将发案时间和职务级别作进一步延伸,近些年在政协官员任上锒铛落马的绝不仅仅这三位。2007年以来,被撤职、查处的司局级乃至正部级政协主席就有13人,案发频率之高,让人拍案称奇。于是,有舆论评价,政协没想到如今也成了腐败的温床。



甚至有人慨叹,铁打的政协流水的主席,政协官员看似已成了“高危职业”。果真如此吗?恐怕不然。



已经查实的是,原黑龙江省政协主席韩桂芝,是担任省委组织部长、省委副书记之时大肆卖官而获的罪;原陕西省政协副主席庞家钰、原安徽省政协副主席王昭耀、原河南省政协副主席孙善武,都是在调任政协副主席前贪污、受贿而罢的官;而陈绍基、黄瑶、孙淑义等人也都有一个共同点,就是在任政协主席前都曾身居要职、权倾一时,大多是在此前显赫的岗位上沾染了“荤腥”,却让其最后落脚的政协蒙羞。



之所以出现“官员腐败、政协挨打”的尴尬,皆因这些问题官员实权在握时,往往环环相扣盘根错节,牵一发而动全身,只有在其调到政协,权力架构和人事关系发生变化后,腐败的劣迹才被逐渐暴露出来。



一些政协官员落马,也让公众颇有微辞,认为他们非但不能反映民意民声,高质量地参政议政,推进社会民主进程,还大搞贪污腐败,平白地给政协机构抹黑。



总之,应将反腐关口前移,把住政协官员“入口关”,不能让政协岗位成为其它实权高官挪位后的落马桩。郑美玲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