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19至1949 谁主沉浮 第三卷 战场洗礼 第44章 西点军校生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175.html


在杨茂堂走后的第三天,孔令谦也神秘地失踪了,这让郑玉玲和卢迪有些恐慌起来,两人私底下互相探问,可是彼此知道的情况完全一样,不禁愈加惴惴不安,当然更不敢对外声张了。

郑家业则为自己的“壮举”亢奋了很长一段时间,尤其是要守口如瓶,即便是在欧阳文生的追问下仍要如此,以至令他会时而莫名地躁动一番。

郑玉玲突然的谨小慎微和郑家业反常的躁动不安,令郑家上下出现了一股莫名的紧张气氛,直到郑玉凤和美国男友的到来,才使一切又恢复到常态。

郑德乾看着面前这个黄头发蓝眼睛的美国准女婿,不由得微微皱起了眉头。二夫人秦淑贤却因为大女儿的回家而欢喜不已,忙着招呼石妈赶紧准备饭菜。

“他叫皮特,美国西点军校的学生。”郑玉凤有些自豪地介绍道。

[注:“西点军校”是美国联邦西点陆军军官学校的简称,系美国第一所军事学校,位于纽约州哈德逊河西岸的西点镇,成立于1802年7月4日,首批学员10人,仅2人毕业。二百年来,西点军校已经成为闻名世界的著名军事学府,先后为美国贡献了2名总统和近4000名将军。]

随着郑玉凤对家人的介绍,皮特用生硬的上海话一个个地点头致意:“侬好。”表情明显有些紧张,以至原本的憨态上又平添了一份拘谨。

郑家业和郑玉玲对视偷笑,然后一本正经地对郑玉凤说道:“大姐,你怎么找了个外国傻女婿呀?”此时,他绝对不会想到,二十年后会在中国战场上与这个皮特再次相遇。

郑玉凤恼怒地瞪了他一眼,说道:“你以为都像是租界里的那些外国奸商买办呀,这才是美国的主流精英,否则怎么能考入西点军校?”

“西点?是做西式糕点的吗?噢,是军队里的厨子吧。”郑家业继续促狭道。

“你……”郑玉凤气恼地一跺脚。

皮特不明所以,继而更加局促起来。

二夫人见状,连忙出面平息事态,“好了好了,你们姐弟都分开三年了,怎么还是见面就掐架?对了,玉凤,他家里是做什么的?”

郑玉凤上前挽住皮特的胳膊,向他示意没事,然后对母亲说道:“他家在加利福尼亚,拥有一千多英亩地……”

“啊,一千多亩?”二夫人惊讶地说道。

“是英亩,如果按照中国的算法,应该是六千多亩吧。”

“那可怎么种得过来,恐怕要雇几百个长工吧?”

“刚才我还没有说完你就打断我了。”郑玉凤在撒娇之中,又颇显自豪地说道,“他们家拥有一千多英亩地的牧场,也就是主营饲养业。”

“养什么?羊吗?”

“那是蒙古,皮特家主要是养牛。”

“噢,”郑家业再次插嘴道,“原来在学厨子之前是做牛倌的。”

“什么牛倌?是牛仔,美国牛仔!”

“那也就是个美国乡下人,是不是到了大上海就一下子看傻眼了?”郑家业故意朝向皮特说道,而且是满脸的微笑。

皮特仅听清楚“上海”两字,连忙说道:“上海很好。”

全家人不由得哄堂大笑,只有郑玉凤气恼地把郑家业推出客厅。

就在这时,郑玉娇和宋维克走了进来,两姐妹欢喜地抱在了一起。

“是不是家业又调皮了?”郑玉娇问道。

“别理他。”郑玉凤说着,开始上下打量宋维克,“这位就是信中的那个翩翩才俊吧?”

“大姐,看你……”郑玉娇嗔怒中带着娇羞地拦阻道。

“大姐,您好。”宋维克上前彬彬有礼地致意。

郑玉凤随后给皮特做了介绍。

虽然郑德乾仅会说日语,郑玉娇、郑玉玲和郑家业学的是法语,不过郑玉凤和宋维克会英语,而皮特会说一些简单的上海话,因此彼此的交流还算畅通,当然也会因理念和理解问题而闹出些小笑话,郑家上下也因此沉浸在欢笑之中。

当大家围坐在餐桌后,郑德乾才首次开口问道:“这个皮……皮特学的是什么兵种?”

郑玉凤首先瞪着郑家业,制止他插嘴,然后快速地说道:“专业是土木工程学,毕业后属于工兵。这可是西点军校的传统课程,而且美国大部分最初的铁路、桥梁、港口和公路是他们西点毕业生参与修建的。”

“那就是成天扛着镐头修路或挖战壕了?只不过是穿着军装的乡下人嘛。”郑家业故意撇着嘴说道。

“你闭嘴!乡下人怎么了?至少比你这个惹人烦的公子哥强。”郑玉凤呵斥道,转而对父亲说道,“皮特明年就毕业了,不过他想选择去海军。”

这时,石妈端上一瓶白酒和一瓶红酒。

皮特有些跃跃欲试地看着郑玉凤,郑玉凤则用手盖住他的酒杯,柔声但坚定地说:“NO。”

二夫人已经从女儿的动作中看出端倪,试探着问道:“怎么了?”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