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逆天下 正文 第140章 蔑视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051.html


中国,亚洲的中心,辉煌的古代文明创造者,以其丰富的资源,无计的财富,曾傲立于世。但是到了近代,却是国人心中永远的痛。


百年时间,发展停滞不前,到处都是战乱和饥荒,国家权利被一个蒙古老女人掌握在手里惨加蹂躏,弱势之下,更被列强所觊觑……


就是一个这样残破的烂摊子,中国人也会在一群精英的代领下,迎头奋赶……他们有从废墟里崛起的决心,努力地建设着他们的家园。令人扼腕的是,卧塌之侧的日本帝国,从末停止过征服中华之决心,他们在那百年时间里对中国政策横加干涉,大小事件中,无不看到他们阴谋的影子,试图一步步瓜分中国。到了二三十年代,更是悍然用兵,打乱了中国人的全盘复兴计划,否则,那灰色的时代将会出现另一种局面。


对此,秦丽每每想起,总会扼腕切齿痛恨。


她曾经以为,凭借她们这群人脑中拥有的领先知识,以及所掌握的庞大军事实力,在这个世界上将会一帆风顺,没有任何力量能够阻挡她们再创盛世强国的脚步。


当她亲励亲为后,才发现,这个世界很复杂,绝没有她想象中那么简单。


当目前战事顺遂,她们开始考虑进一步发展的时候,她突然发现需要顾及的方方面面太多,先前脑中大致存想的战略构思并不理想,有很多棘手的难题。


秦丽首先需要考虑的是,新第十七军的归属问题。


目前,单以战斗力来论,以现时新第十七军渐渐成熟的军事力量,打败日本在华军力,虽会有些损失但基本大方向上不变。对这一点,秦丽没有什么好担心的。


但是问题是,大战并大胜了之后,这块地盘将由谁来作主,对于与国人作战,秦丽绝不愿意。这样又引发出了一个新的问题,若新第十军不争地盘,也就是作不了主。那她又谈何盛世强国?


新第十七军必须打下一个稳固的后方基地,这样才可能谈到建设。


稳固的后方,需要面对与旧有势力的磨合,建立起牢固的高度自治,这又是一个让秦丽头疼的问题。


必须要有自己的经济势力,秦丽就算对新第十七军军队的战斗力再有自信,她也不认为光凭新第十七军一军的力量就能彻底震慑住,一直不会停止觊伺中华锦绣河山的小日本。日本人还占据了庞大的海军优势,这个必须承认。


虽然新第十七军陆上军队战斗力强悍,但是由于有隔海相望的事实,若自己有意东渡日本,来个以牙还牙,总需要有海上力量才成,这些方向都要求要有大量的兵力,她必须先得保证若真个东渡,她的军队要有一战而定的实力才成。


不解除来自日本方面的威胁,强国之梦,总要受到有形无形的制约。对这一点,秦丽又岂可甘心。


扩军,这是解决武力冲突的必须手段。但是,扩军也要有个前提,要考虑到所占领地盘的承受能力。


秦丽倒是有一个大致的扩军计划。如果这项计划得以实施,新第十七军将在一年之内扩军三倍,达到二十万人,地方管理的警备队的征招还不能算在内。


这已经接近了基地现有所有物质能够承受的最大数字,在秦丽心里认为,非需有二十万以上装配高端武器的大军,才能足以横扫日本岛国并长期殖民其人的。


殖民一国,涉及方方面面。二十万军人虽说少了点,但只要敢于采用高暴力手段,紧着点用,还是能够实施的。


至于,由此引发的导致日本国民全体快速大踏步倒退回原始社会,秦丽倒是还没有考虑到这一问题,而且,她也懒得考虑,爱谁不谁!


想法虽好,但若真开始实施这项计划,想要这些部队具备起码的战斗力,还至少需要几个月的时间来进行训练,这是一项相当庞大的工程。若准备不够充分的话,别说殖民日本了,她的部队都很有可能彻底陷入泥潭而直接坠入深渊。


光想想,若基地的武器最后落入了小鬼子之手,她都会打个寒噤,所以,至时行动,非得慎之又慎。


关于这些个问题,秦丽准备让她的参谋们就此展开讨论,在这方面他们更能专业,应该能够给出一个满意的答案。


在一切准备好之前,秦丽还有大量的工作要完成。


在此之前,秦丽的这个殖民日本的战略构想要实施,还有一个关键性的问题必须解决,那就是制定的所有的构想都是建立在击败在华日军这个基础之上的。只有击败在华日军,秦丽才能放开手脚,彻底地建立她的经济结构,扩充海上力量。


就眼前的华北战场形势来说,日军完败那已是必然的了,剩下的也仅是些扫尾,这方面早已有国民军争着抢着向大同日军展开了反攻,而新第十七军在这样的情势下,倒是,可以借机休整休整好归划下一段战役了。


而下一段战役,也就是东三省战役,虽然还未展开,但是所有人都能看得出新第十七军必将会胜出。


秦丽对于东三省和平的到来没有任何疑惑,她现在首先要考虑的是如何能够维护住即将打下的地盘,而又不至于到跟国共两党争锋。


在这方面,她计划只占领一省之地,其余地盘交送国共两党以求和平,让她能够有足够的精力调整积蓄起力量面对来自苏俄以及其他敌对势力的挑战。


现在她有成堆的报文要批阅,还有无计的工作等着她去安排决定,更有军队的后勤保障需要她去统筹策划。在各方面的进攻条件都还显仓促的情况下,她的新第十七军需要一个过渡期,才能推动东三省战略的展开。


这不,就在她脑中纷飞想着各种大小事之间,日本关于她提出的谈一谈的建议,不就是派出了谈判大使了么。


对于日本谈判大使土肥原贤二、白鸟敏夫,这两个侵华日军原凶就要当面谈判,秦丽表现得很复杂。


跟在王慧敏身后,土肥原、白鸟敏夫保持着谦和的笑容走进了秦丽的会客室。


日本人对于这位新近崛起的风云人物所知不多。站在那道门前,土肥原在忐忑中再次打了一下腹稿,他必须在这位军事巨头面前建立一个良好印象,这可关糸到他这次谈判能否获得成功与否。


“军长。这二位就是日本方面派遣来的特使代表。”王慧敏介绍道。


桌前的正主儿,新第十七军军长秦丽抬手虚引,淡淡道:“请座,二位。”


随后,这位谈判的发起人,就目光复杂地打量起这二位可说是在中国近代史上留下了很大一笔的甲级战犯起来。


“嗯……都是短脖子巨型方型下颌,圆脸小眼睛,粗短的身材配上一副让人感到憨厚愚蠢的面孔,这两个蠢货,就是极力鼓吹侵华必胜论的原凶吗……好两个甲级战犯,长得果然够隐蔽,不看还不知道呢……”


土肥原神情谨肃地对着新第十七军军长,充满庄严地垂手鞠下了一个一百一十五度的大躬,这可是只对日本天皇才施行的大礼。


须知,首先给对方一个良好印象是一个外交官员起码必备的素质。土肥原在这一方面,一向伪装得很好。


礼毕,土肥原怔住了。


“她这是在干什么?”


看着沉稳端坐的秦丽,土肥原感到了一丝不安。


侵华以来,土肥原早就已经习惯了被仇恨的目光,在他的思想里,能从对方仇恨的眼光中体现出,他是一个无畏的武士,因为那种目光只代表着对自己的恐惧和无奈。


他曾经不止一次地在他高举起的屠刀前,看到中国人眼中的那种绝望诅咒的仇恨目光,他很开心,开心那种予杀予夺他人性命的感觉。


土肥原也早已习惯了谦和讨好的目光,在他想来这是对一个大日本武士应有的尊敬,卑微的支那人只配用这种目光仰视自己,自己是征服者,是新的主人。


土肥原更喜欢看到,那些平日里在他们自己的土地里高高在上的异族官僚向自己献媚的样子,那无数为了得到自己的一句“哎西”而臣伏在自己脚下的支那人,看着他们那副不顾廉耻的小人样儿,让他越加为身为高贵的大和民族而感到自傲。


他喜欢看到绝望的目光,那能让他感到自己很强大。


他喜欢看到惧怕的目光,这会让他感到自己很英勇。


他更喜欢看到支那人麻木的目光,这会让他感到自己的存在有了价值,所有的努力都有了回报。


但是,现在面前的谈判正主儿眼中的那种目光,却是土肥原从未见到过的,他甚至从来没有想到过,居然会有人用这种目光看着自己,这种目光……充满蔑视……


他其实很熟悉这种目光,他就是用这种目光无数次地扫向那些对自己献媚的支那官僚们……


这是种用在看一条野狗才会出现的轻蔑目光。


这个支那人在蔑视自己,这个支那人在堂而皇之地蔑视自己,这个低贱的支那人居然敢如此蔑视身为大和民族谈判代表的自己。


土肥原成功伪装起的虚伪面容顿时被熊熊燃起的怒火所充斥。他不由地捏紧了拳头,他还从末曾受过如此屈辱。


但现在他品尝到了。


“八嘎!”


土肥原失控地大声吼叫起来。


突如其来的怒骂让他身边的白鸟敏夫大吃一惊,他不知道一直以彬彬有礼面目示人的土肥原中将阁下为何会在还末展开谈判之前如此失态。


须知,土肥原这厮向来以天皇武士自居,不但对自身严格的要求礼仪规范还同样要求自己的属下也遵循。


没想到今天这位天皇武士才见到正主儿就突然翻脸,他难道看不清局势了吗?现在是中国人占了上风而不是大日本皇军,这次出使的目的他也很清楚的呀……是交好,不是来炫耀武力的,真不明白他了……


土肥原的冲动行为,实在是令白鸟敏夫感到有些不可思议。


其实,土肥原原本不是这种冲动的人,否则也不可能被林铣首相指名派遣来执行谈判任务。


现在的这种歇斯底里般的大爆发,完全是因为秦丽的那种让他不能容忍的眼光所致,他的性格已经扭曲压抑的过久,这真得不能怪他……


秦丽这下可真算是大开了眼界。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