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血兄弟连 正文 第七章 突袭(3)

投石手 收藏 0 23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6180.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6180.html[/size][/URL] 在耿彪带领下,冲击部队最前端离对面凹地顶端不过二十米距离,战士们伏在乱石中开始朝敌人阵地投掷手榴弹。凹地这边的60炮与重机枪还在拼命开炮开火,子弹炮弹发疯似的落在树林中。掩护部队一心想把敌人尽数消灭,以保全冲击部分战友生命,却不曾想,他们不停火,部队又哪里敢继续前进? “停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180.html


在耿彪带领下,冲击部队最前端离对面凹地顶端不过二十米距离,战士们伏在乱石中开始朝敌人阵地投掷手榴弹。凹地这边的60炮与重机枪还在拼命开炮开火,子弹炮弹发疯似的落在树林中。掩护部队一心想把敌人尽数消灭,以保全冲击部分战友生命,却不曾想,他们不停火,部队又哪里敢继续前进?

“停止射击,都停火!”王一虎从后赶上前来,见状,对着一名重机枪射手屁股踹了一脚,破口大骂:“是不是嫌带的弹药太多,想一次性彻底解决负担啊?”

果然,这边枪炮声一停,凹地中的冲杀声顿时响起,伏在地上的战士们边投掷手榴弹,一边冲入敌人阵地。王一虎四下打量,没发现指挥火力掩护的耿彪,一问才知他竟然带着队伍冲到前面去了。“什么乱七八糟的……”王一虎不便在耿彪背后骂娘,命令火力组马上跟上去,准备再次实施火力支援。

敌人阵地被彻底摧毁殆尽,用麻袋填土构筑的环形工事七零八落。耿彪带着人上去时,敌人已无有生力量,但有些战士手中的枪依然响了,全是太紧张所致,只要看见手臂没缠白毛巾没有肩章领章的人就开枪,也不管对方是躺在地上还是趴在麻袋上,打完后才发现只是具尸体。简单清点,共计打死十一名敌人。初战告捷鼓舞了战士们,传言中的敌军打仗如何勇猛如何善战,现在看来也就这样。耿彪更是兴奋,继续指挥战士们快速前进。一群人精神抖擞顺着山脊朝目标地点进发,一路喊杀声不断。

“有枪吗?谁有多的枪?”柳青一进入破损阵地就扯开嗓门吼叫。战士们都是轻装,敌人的枪早被先头部队当做缴获背在身上冲到前面去了,一把枪的重量相较内心的满足感算不了什么。柳青动作迅捷的将阵地里里外外搜查了一遍,只找到几箱子弹,最后在一具尸体下找到两枚手榴弹,不管三七二十一塞在自己挎包里。这时见到死人已谈不上害怕不害怕了,至少,远没有手中没武器恐惧。


目标高地已遥遥可望,从二连战士们所处的位置看来只是一个隆起的小山包,而从公路上看来却是立在悬崖峭壁中的碉堡。越军凭借有利地势,硬生生横亘在我穿插部队中间,对我军的快速行进造成了很大影响。公路上的我军坦克仍在对敌阵地炮击,掩护部队通过。透过被击毁的树木间隙,耿彪已经能目测敌军阵地。

“同志们,跟我冲上去!”耿彪带着二连部分人马呈战术队形朝敌人阵地发起攻击,试图一鼓作气拿下阵地,解除这一毒瘤。奇怪的是,敌军并没马上对进攻部队射击,耿彪带着人马顺利通过平缓地带,抵近山包脚下,后续七连部分官兵紧跟其后。此时,我军坦克炮击已经停止,山包上仍静悄悄的。耿彪担心敌人发现我突袭部队后逃跑,心急火燎的带着队伍朝山顶冲锋。山包虽不高,但坡度极大,怪石嶙峋,风化的岩缝中长满了树,从山脚下反而看不清敌军阵地情况。

柳青跑得很快,原本是想追上二连的人讨一把枪。他的攀爬路线没选择好,一扎入山坡斜面才发现是一片乱石堆,前面树林中到处是二连战士的影子,不由心中嘀咕:都快爬到敌人阵地上了,怎么还这么安静,难道敌人真跑了?

他又不敢高声问询谁有枪,毕竟,山顶的敌人如果没逃跑,这一喊无疑会引来子弹。

也就在这时,突然响起的枪声瞬间打破了战士们心中的疑惑。

敌人显然在等我突袭部队靠近,轻重武器、枪榴弹、手榴弹、劈头盖脸朝二连倾泻下来,一个小小的斜面,全部被敌人火力覆盖。柳青一听到子弹下雨似的呼啸着,就想脱离乱石堆,快速冲到离他仅一米的大树后。此时,树后已站着一名战士,对方伸出手来拉他,两只手重叠的刹那,柳青忽然感到对方的手失去力量,合身朝他倒来。他再次跌回原地,还没起身,就看见自己周围的石头直冒火星,顿时灵魂出窍,吓得不敢动弹。一抬头,那名战友的头部就靠在他上方不足二十公分,便拽住对方衣服将他拖进石洼。片刻,他发觉敌人朝他这边的火力没那么猛了,便压低嗓门询问:“有没有伤着?”

“好像是背上……”

柳青这才发现自己衣服被鲜血染红了,急忙查看对方伤势,一颗子弹从他后背透入,有个手指粗的创口正往外淌血。这名战友显然还不知道疼,只是虚弱的问柳青自己的伤重不重,柳青只能安慰说不重,想寻找卫生员,这会又上哪找去?只得打开急救包给对方简单处理伤口,然后用武装带将他胸口用力绑起来,减少流血,再看刚才两人都想藏身的那颗大树,树皮有五处隆起,全是贯穿的枪眼。柳青想起部队战前播放了很多战争电影,里面的战斗英雄也好普通战士也罢,总能看见在树后躲避子弹的镜头。朝山顶冲击时,战士们很多是依托大树为掩护,可敌人多数为苏制武器,火力猛,百米范围内穿透力极强,粗壮的树干在疯狂的子弹面前就像豆腐似的,一穿即过。

亏得这名战友回身拉他,否则,还不知有没有命在。

也不知哪来的勇气,柳青扯开喉咙大吼:“别躲树后面,子弹能穿!”

敌人的子弹立刻循声而来,暴风骤雨般在柳青周围与头顶上方嗖嗖飞过,子弹没入树干的“夺夺”声与落入泥土中的“吱吱”声噼里啪啦响成一片。

“啊——”

柳青抱头缩在石洼中,无法遏抑的大叫起来。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