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血兄弟连 正文 第七章 突袭(2)

投石手 收藏 0 17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6180.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6180.html[/size][/URL] 山顶鸦雀无声,二连战士神情戒备的蹲在隐蔽地点停滞不前。 “怎么不走了?”王一虎问。 “前面好像有情况,连长命令我们保持静默,原地待命。”有战士说。 王一虎不再多问,边查看周围环境,一边猫腰急行。 山顶地势相对平坦,合抱粗的大树随处可见。王一虎没走多远,眼前逐渐开朗,已接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180.html


山顶鸦雀无声,二连战士神情戒备的蹲在隐蔽地点停滞不前。

“怎么不走了?”王一虎问。

“前面好像有情况,连长命令我们保持静默,原地待命。”有战士说。

王一虎不再多问,边查看周围环境,一边猫腰急行。

山顶地势相对平坦,合抱粗的大树随处可见。王一虎没走多远,眼前逐渐开朗,已接近林地边缘。灌木中卧着两人,正是耿彪带着副连长在查看敌情。“谁?”耿彪听闻身后有异声,忙回过头来,一见王一虎,又急忙打手势。王一虎心神一凛,轻手轻脚走了两步,索性匍匐前进,也挤到了灌木丛下。“有多少敌人?得赶快拿出办法来,玉麟教导员已经火冒三丈了。”王一虎压低嗓门问。耿彪不吭声,只示意王一虎自己观察。

往前不过一米距离就是一处凹地,倾斜角度也很大,全是碎石块,跨度三百米左右,凹地另一侧树林中,隐约可见堆砌起来的麻袋包,赫然是敌人的工事。工事离交火地点尚有距离,大概是属于防御性的,给与我军交火的敌人提供掩护之用。凹地中只有几丛茅草,如果二连强突,战士们就会暴露在毫无遮掩的碎石堆中,伤亡难以预料。好在兄弟部队正和敌人打得火热,有枪炮声做掩护,而耿彪采取的措施又及时,部队登山时发出的声响才没被对面敌人听到。否则,不会这么安静。

王一虎仔细看了看地形,眼里精芒毕露,在二连副连长耳边说:“你马上把情况汇报给营部,我和老耿合计合计,另外,请告诉玉麟教导员,战斗在十五分钟内打响。”

耿彪惊讶的看到王一虎的黑脸膛闪闪发亮,似乎很兴奋,急问:“老虎,你这么快就想到办法了?”“不是什么好办法,趁敌人没发现,我们打一个突袭。”王一虎说话的声音不大,但斩钉截铁。

战前,整个步兵师就进行了很多次山地攻防演练,但驻地的地形和该处有很大不同,山没这么高,更没这么陡峭。耿彪虽是连长,演习搞了不少,指挥实战是大姑娘上轿头一遭,脑筋一时有些短路。王一虎的介入,给他壮了胆,两人经过短暂的商量后,为防止打草惊蛇,决定就依靠已经上山的二连与七连部分人马迅速展开攻击。具体步骤为,集中所有重武器,向对面山头实施第一轮火力压制,由耿彪亲自负责指挥;冲击部队由二连副指导员带领,全部轻装,以最快速度通过凹地,临近山顶时,用手榴弹展开第二波火力攻击,上了山顶后快速建立阵地,如果条件允许,继续向前冲击;王一虎负责后续部队的协调指挥与跟进。

时间紧迫,二连和七连又是第一次混合作战,战士们彼此陌生,命令传达上有些脱钩,耿彪的命令还没发出,五门60炮有两门先开了火,炮弹呼啸着穿过头顶的树枝飞了出去,其余炮手见状,也纷纷发出了炮弹。此时扛82无后座力炮的与扛重机枪的战士还没到达崖边有利地形,这会全顾不得自身掩护是否到位,一齐伏在地上朝对面山头一通乱射。这场面跟耿彪预想的差距极大,乱哄哄的全乱了套,急得他将帽子朝地上一扔,跳起脚骂娘。随着炮弹准确落在敌人工事中炸开,对面山头瞬间成了一片火海,乱石飞射,尽管指挥失灵,但出其不意的结果已经达到。

至于初次打击对敌人造成了多大损伤,耿彪心里没底,又恐敌人回过神来组织抵抗,当下对身后发出一声吼:“快,冲过去!”说完,他拔出手枪率先冲下斜坡。冲击部队中的二连战士见连长带头,紧跟着跑了出去。七连战士却还在纳闷,具体指挥冲击的二连副指导员还没发出命令,究竟要不要冲出去,到底是听谁的?直到看见二连副指导员一声不发的冲出隐蔽地点,这才明白过来,行动也就相对滞后。一大群人挤在一起朝凹地进军,也没想到要散开,只是机械的跟着前面的人跑,一边跑,还有人往地上扔背包,以减轻负担。

与此同时,后续部队已经到达山顶,随之加入了冲锋的行列。

玉麟一边指挥后续部队朝前冲击,边大声急吼:“快,快,逃兵就地枪毙!”

柳青是紧跟在先头冲击部队后面朝凹地进军的,手里没武器,脱离树林的那一刻他真想停下来,可玉麟的话落在耳朵里,就像打了强心针,只得咬牙跳出树林掩护。重机枪枪口离他不过一米距离,一下斜坡,总觉得身后凉飕飕的。

战士们都担心对面山头敌人开火,全是跑的直线,想尽快赶到预定位置,可凹地里乱石林立,欲速则不达。

柳青这会脑子飞转,寻思这么多人挤在一起,如果落一颗炮弹下来,就算没被炸死也要被飞起的石头砸死,如果敌人有一顶机枪开火,也不知要打死打伤多少人。这么想着,他只觉腿肚子发软,浑身提不起力气。这时,他身边一名战士突然仆倒在地,手中步枪飞了出去,正落在他面前。柳青想都没想就去捡,手触及步枪的那一刻,就像深陷漩涡中的溺水者抓住了救命稻草,心里踏实不少,也没去查看那名战士究竟怎么了,拿着枪就跑。

“别抢我的枪!”身后,那名战士没命的嚎叫。

柳青只当没听见。

“我的枪,那是我的枪!”那名战士又气又急,嗓音里带着哭腔。

柳青觉得对方声音听起来耳熟,回头一看,是自己连里的新兵周少华,也就是刚进七连听说要打仗被吓哭了的那位。周少华刚才摔了一跤,两只裤管全破了,被石头剐伤处在流血,就因为一抬头发现枪没了,愣是忍着疼,一瘸一拐的奋勇直追。柳青无可奈何,只得将还没摸热的步枪又还了回去,看着对方满是感激的脸,他掐死他的心都有了。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