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血兄弟连 正文 第六章 前进(3)

投石手 收藏 2 31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6180.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6180.html[/size][/URL] 早春二月,我国北方还是天寒地冻,万木休眠。而从广西南部至越南境内早已春暖花开,植被生长繁茂。令人惊艳的是一种非常高大的乔木,无树叶,树干上有瘤刺,树枝呈水平方向展开,如摊开了无数触手,光秃秃的枝干上开满了或橘红或橘黄的花朵,煞是娇艳。张波回头查看队伍,目光不经意的扫过路边的大树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180.html


早春二月,我国北方还是天寒地冻,万木休眠。而从广西南部至越南境内早已春暖花开,植被生长繁茂。令人惊艳的是一种非常高大的乔木,无树叶,树干上有瘤刺,树枝呈水平方向展开,如摊开了无数触手,光秃秃的枝干上开满了或橘红或橘黄的花朵,煞是娇艳。张波回头查看队伍,目光不经意的扫过路边的大树,顿时被绚烂的花色吸引,寻思这大概就是米兰所说的英雄之花——木棉花,难以想象,这般极具阳刚之美的大树居然能开出如此婉约的花朵。

“指导员。”王一虎见身侧的张波停步,便喊了一声。

“没事,走。”张波歉然笑道:“好漂亮的花。”

“花?”王一虎没料到此刻人人心弦紧绷,张波竟还有这种闲情逸致,不由自叹弗如。

刘荣和徐大生两人平时焦不离孟、孟不离焦,这会到了战场,也是一前一后。徐大生是火箭筒射手,背弹具里塞着三枚火箭弹,一把铁锹孔雀开屏似的斜插在右肩处,他的武器火箭筒是双手横端着的,好像拿的是把重机枪,豆大的汗水从他额头往下淌,也不知是手太累还是神经太紧张所致。刘荣当知青时胆就大,经常捕蛇打牙祭,只得不时扒拉一下徐大生,让他别掉队,反复几次后,便做起了思想开导:“你看看,我们这哪像打仗,这么多人排成一长溜,根本就是在行军。”

“什么?”徐大生如梦初醒。

“我说,你能不能放松点?”

“刚……刚才,地……地雷响了。”

刘荣无奈,只得作罢。

路渐走渐窄,远处传来零星的枪声,两侧高不足百米、宽不过十几二十米的灰白山体如一把把利剑直指南天,山体起伏延绵,在前方形成一个垭口。山上茂盛的树木还在烈火中燃烧,带起的烟尘随着风在半空中飘荡。临近山垭,刘荣发现前面的队伍有些变形,人群纷纷朝公路两边让。不一会,一台我军的卡车迎面疾驰而来,卡车副驾驶座位置,一名指挥员半截身体悬在车窗外,挥舞着右手,声嘶力竭的呼喊战士们让开。刘荣闻到了一股强烈的腥味,不容置疑,这是运送我军伤烈员的卡车。倏的,他变了脸色,半张的嘴巴一直没合拢。

“全体注意,加速前进!”各级指挥员在传达命令。

过早让还没正式与敌照面的战士看见我方伤烈员,会对战士们的信心造成致命打击,上级指挥员只得采取这种方式回避。


路开始难走,有积水的公路被炮弹翻滚坦克碾压后,成了烂泥潭。

刘荣走着走着,发现前面的战友突然跳了一下,然后一个接一个的跳动,他也机械的跟着跳,一低头,才发现是我军一辆坦克整个陷在陷阱中,只能看见一个顶盖,不一会,又见两台履带断裂的坦克侧翻在公路沟坎下。也许是先头部队遭遇伏击,坦克被毁,阻塞了公路,后进部队散失了机动性就成了活靶子,一时情急,直接用坦克将受损坦克顶下了公路。炮塔上血迹斑斑,残留着撕裂的武装带,落在眼里是那么惊心动魄。

路边的越军尸体越来越多,随处可见,不论敢看不敢看,总会不经意的钻入战士们眼底。刘荣状着胆子瞟了几眼,发现越军长相和中国人没啥区别,只是皮肤要黑,他们的军服也是草绿色,但没肩章领章,分不清谁是指挥员谁是普通战士,有些越军就穿着普通土布衣服,如果不是肩上有背包,简直和老百姓一模一样。

山垭口两侧山岗的植被被炮火完全破坏,从断裂树干上挂着的碎布条判断,该处曾有敌人埋伏。这时,前方有人朝山上开火。一石激起千层浪,后续部队也依法炮制。

刘荣诧异,难道山顶的敌人还没清理干净?

这一惊非同小可,他也对着山顶盲目扣动扳机,子弹全射在暗灰的岩壁上。打完,他被自己的枪法吓了一大跳,这才发觉自己握枪的双手颤抖不已,怎么也控制不住,不由骇然环顾,唯恐战友或是指挥员看到。此时人人都在关注两侧状况,又有谁会注意他呢?好在山顶并无回应,部队安稳的度过了这段地势险峻的路段。战士们悬着的心却无法放下,往回运送伤烈员的卡车逐渐增多,离枪炮声也越来越近。

上级指挥员再次传达命令:保持警惕,随时准备投入战斗。

越军被我方打了个措手不及,一时组织不起有效抵抗,所以前一段路走得风平浪静,现在,敌人已经摆脱了初时的被动,开始逐步实施阻截。而我军打的是穿插,行进速度极快,要在短时间内达到战术指定位置,先头部队没时间即时清理敌人,跟进的后续部队仍须保持战斗警觉。

“大生,看着点。”刘荣嘱咐。

“知道……”徐大生直勾勾的盯着路边的灌木草丛,头也没回。

刘荣再也轻松不起来,耳朵听到了自己心脏猛烈撞击胸腔时的怦怦声与来自喉咙深处的粗重喘息。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