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氏家族称霸四川20年

lhm1993 收藏 4 20559
导读:考察一个家族的兴衰史,往往会感叹命运奇幻,造化弄人。 民国年间四川大邑刘氏家族,像倏忽划破天幕的闪电,在历史深处撕开一条口子,耀眼的光亮令人震颤。可是闪电划过之后,家族兴盛的梦幻景象烟消云散,以至于回忆起若干年前那片耀眼的光亮时,甚至会怀疑是否真实存在过。 刘氏家族的枭雄们究竟做了些什么?他们留下了怎样的启示?其后代当今生活得如何?一连串问号,像天边云朵飘浮不定。徜徉在千年古镇安仁的老街上,那踩得发亮的青石板,那幽深狭窄的巷子,那古朴的木板铺面,那门扉上的铜扣,那一幢幢老公馆

考察一个家族的兴衰史,往往会感叹命运奇幻,造化弄人。

民国年间四川大邑刘氏家族,像倏忽划破天幕的闪电,在历史深处撕开一条口子,耀眼的光亮令人震颤。可是闪电划过之后,家族兴盛的梦幻景象烟消云散,以至于回忆起若干年前那片耀眼的光亮时,甚至会怀疑是否真实存在过。


刘氏家族的枭雄们究竟做了些什么?他们留下了怎样的启示?其后代当今生活得如何?一连串问号,像天边云朵飘浮不定。徜徉在千年古镇安仁的老街上,那踩得发亮的青石板,那幽深狭窄的巷子,那古朴的木板铺面,那门扉上的铜扣,那一幢幢老公馆群落……无不透出一种历尽世事的苍凉,也勾起了对陈年往事的无边怀想。


旺族曾险遭灭族之痛


在安仁镇,随便走进一户人家,房主人都能摆一摆刘氏家族的龙门阵。徐缓的生活节奏,养成了四川人淡定、闲适的性格,说起话来慢吞吞,带几分冷幽默。如果遇到热心人,还会把你带到刘家老宅基地旧址,一边说军阀世家的故事,一边指指点点。他们兴致勃勃地说起刘氏三雄(刘湘、刘文辉、刘文彩),说起刘家那十几个军长、师长、团长。


往前追溯,刘家祖籍原在安徽徽州,明朝未年,其先祖刘觉忠入川做官,在四川雅安任同知,家族遂向西迁徙,定居雅安。是时战乱连绵,张献忠杀人如麻,正在四川做官的刘觉忠一家惨遭杀戮,只有一个儿子侥幸逃脱。回忆血洗成河的那个夜晚,不寒而栗。此人后半辈子一直隐名埋姓,在四川名山县默默无闻生活了几十年。


到了刘氏入川后第五代(约在乾隆年间),家族才重新崛起,像熬过了寒冬的迎春花,绽放出第一抹金黄。隐姓埋名者的后裔刘应良,单枪匹马来到大邑安仁,他像美国西部电影中怀揣梦想的淘金者,期盼创一番基业。


刘应良的独子叫刘朝怀。到了婚配年龄,媒婆上门提亲,女方父亲胡荣贵是当地乡绅,很体面的一个人物。配这家的小姐,外乡人刘朝怀有点高攀了。但是,刘朝怀是去“入赘”,通俗说法叫“倒插门”。这种事在封建时代有耻辱感,刘朝怀却大气豁达,收拾了行装,骑着毛驴来到女方家中。


刘朝怀入赘后不久,有了儿子刘芳伯。按照族谱排行是“应朝伯汉绪,仕宗公文元;世德承光玉,守家祝国繁”。此后刘家渐趋兴旺,刘芳伯的孙子刘智,曾孙刘仕识,都是安仁响当当的人物。再下一辈是“宗”字辈,更把刘氏家族推上了一个高峰。


“宗”字辈中,老二刘宗英、老六刘宗贤都考中了秀才。尤其学富五车的六秀才,被推举为族长,受到乡梓敬重。族中无论发生何种争端,有什么庆典,都请他主持。刘宗贤以刚毅果敢著称,公正无私,每遇争端,往往一言而决,久之,人称为“生佛”。


刘宗贤娶妻陈氏,有三子。老大刘公晶,后代不显。老二刘公敬,字玉麟,自幼爱舞枪弄棒,身体素质也好,他在清末考中了武秀才。刘公敬有四个儿子:文刚、文郁、文福、文礼。其中以长子文刚一支最兴旺。刘文刚专营贩谷生意,后来发展到有水田40余亩。刘文刚也有三子,老大元勋,老二元树,老三元聪。刘元勋后改名刘湘。老三刘公赞,字化堂,他取经世致用的处世哲学,每个毛孔充满了务实求变精神。刘公赞有自耕地40多亩,还颇重视乡村工业,创办的酒作坊在方圆数十里闻名遐迩。刘公赞有六个儿子,分别是文渊、文运、文昭、文成、文彩、文辉。


刘家叔侄争霸殃及全四川


唐德刚认为:中国近现代史上最糟乱的一段是民国初年袁世凯死后的军阀时期。洪宪帝制前,袁主政下的北京政府还可以号令全国。袁氏一死,国家瘫痪,全国皆兵,政客纵横,历史正式进入军阀混乱。所谓“军阀者”,即军人拥兵自重,割据一方,在名义上,还是国家军政体制中的一个单位,但在实际运作上,则是不受政府法令约束、自作自为的独立王国。中国传统历史里,称为藩镇。


四川军阀混战,长期厮杀,此消彼长,到1927年,成了两个庞大的对立派系。领头人都出自大邑刘家,一是以刘湘为首的速成系,主要骨干有杨森、唐式遵、潘文华、王缵绪、王陵基等;一是以刘文辉为首的保定系,主要骨干有邓锡侯、田颂尧等。


刘湘(1890—1938),原名刘元勋,字甫澄,1906年,四川成立陆军弁目队,在全省招生,17岁的刘湘背着家人报名参考被录取,初显了他年少志高的豪气。毕业后,分配到刚组建不久的新军当见习官。辛亥革命使四川政治格局发生了很大变化,1912年,刘湘接替杨森为第二营营长,驻守四川泸州。此后步步升迁,由旅长、师长、军长到总司令,1932年“二刘”大战前,已是掌控10万兵力的大人物。


刘文辉(1895—1976),字自乾,刘公赞的第六子。虽说论辈分他是刘湘的叔叔,年龄却小几岁。刘文辉13岁到成都就读陆军小学堂。后来读过陆军中学、保定军官学校,毕业后开始戎马生涯,靠比他大五岁的侄子刘湘提携,当了下级军官。后历任川军师长、国民革命军24军军长、四川省政府主席等职。羽翼渐丰便自立门户,加之政见不和,与刘湘的关系由合作转为对抗。“二刘”大战前,他掌控的兵力11万,比刘湘还多。


至1932年,刘氏叔侄矛盾已到不可调和的程度,“二刘”大战是四川军阀400多次战争中规模最大,时间最长,也是最后一次混战。战争前后历时近一年,战地绵亘川西、川北和川南数十县,纵横千余里,动用兵力20余万,当时川地大小军阀几乎全部卷入。仅战争的头3个月,双方就死伤6万左右,两军共耗资5000万元,人民的生命财产损失则难以数计,每天“断粮饥饿,投尸战火,哭声震天,惨不忍闻。”(匡珊吉、杨光彥主编《四川军阀史》,第289页)


军阀世家多少事,恩怨情仇说不尽……


“二刘”大战以刘湘大胜而告终,刘湘登上“四川王”的宝座。1937年芦沟桥事变爆发,刘湘电呈蒋介石,请缨抗日。8月7日,刘湘乘飞机到南京参加国防会议。刘湘在会上表态:“四川可出兵三十万抗战,供给壮丁五百万,供给粮食若干万石。”国民政府任命刘湘为第七战区(主要由川军组成)司令长官,长官部设郑州。刘湘匆匆踏上征程。


上任之际,他的胃病已很严重,经常咯血不止,部下劝他休息一段时间再赴任,他执拗坚持说:“打了那么多年内战,脸面上不甚光彩,今天为国效命,如何能在后方苟安?”川军出川抗战,是中国抗日史上浓墨重彩的篇章。无数可歌可泣的故事,震撼人心,催人泪下。何应钦在《八年抗日之经过》一书中说,抗战八年中,四川提供了近300万人的兵源充实前线部队,占全国同期实征壮丁的五分之一。阵亡的川军人数为263991人,负伤356267人,失踪26025人,共计64万余人,占全国之冠。


11月中旬,日寇逼近南京。刘湘闻讯,提出将川军两个集团军调来保卫南京,由他亲自担任总指挥。在给蒋介石的电报中说:“我以带病之身,如能与首都共存亡,也是心安理得、含笑九泉。”遗憾的是刘湘旧病胃溃疡复发,且陷入昏迷状态,被紧急送往汉口医院救治。1938年新年刚过,刘湘病情急剧恶化,至17日,德国医生说要输血,可是此时血管已经收缩,血输不进去了。1月20日晚8时,刘湘与世长辞,时年48岁。


再说刘文辉,战败退至雅安,面对一望无涯的荒原,心上一片凄凉。夫人杨蕴光见此情景也陪着难受,她备好轿车去成都找刘湘说情。见面第一句话是:“到底要把你幺爸赶到什么地方去?”刘湘赔笑脸,嘴上唯诺。杨蕴光继续追问,刘湘说了真实想法:“幺爸腰杆不能硬,腰杆一硬就要出事。我不是要搞垮他,只想压一压他的气焰。既然婶婶出面说话,那就让幺爸在雅安待着吧。”言外之意,不会赶尽杀绝了。


初步站稳脚跟,刘文辉请求国民党中央,将雅、宁两属划归西康。蒋介石让四川省政府核定,当时省政府主席是刘湘,坚决反对。刘湘死后,刘文辉旧调重弹,要求西康建省。此时蒋介石考虑全盘局势,为取得刘文辉支持,把原属四川省的雅安、西昌两个专区划归西康,并在财政上给予补贴。1939年元旦,西康省政府正式成立,省会设康定,刘文辉为首任省政府主席。这年刘文辉正好40岁。“生命始于四十”,他写了条幅挂在办公室里。此后励精图治,完善政治治理,锐意经营,开办矿山,兴建学校,使西康呈现新气象。


刘文辉接触共产党的时间很早,先后与中共高层周恩来、董必武、林伯渠等人多次交往,刘文辉并不认为自己有多高的政治觉悟,他只是试探,想为将来多留条后路。总结前半生时他说:“因时势推移由假成真而导致了起义。”1949年9月,刘文辉接到周恩来电报,大意是,中共大军行将西指,希望积极准备,相机配合。刘文辉仔细揣摩每个字的含义,最后决定投诚。刘起义后,蒋介石集团除了在军事上展开进攻外,还抄了他的家。


建国后,刘文辉调北京任林业部长一职,当的是“逍遥部长”,这与他过去的行事作派大不相同。其子刘元彥说:“在那个年代,我父亲过得比较压抑。”刘文辉晚年,很少回忆过去,他说过一句话:“搞政治没意思。”平淡的话,难以言尽他心中复杂的感情。


1976年6月24日,刘文辉因患癌症北京,时年82岁。


刘文彩(1988—1949),字星廷,他发迹依赖刘文辉。1922年,刘文辉请五哥出山帮他理财。刘文彩果真是敛财好手,驻叙府10年间,先后兼职10余种,军权财权一把抓,利用商业垄断和税收权力。不仅解决了刘文辉的军需,自己也成了大暴发户。


刘文辉败退西康后,刘文彩也退隐大邑老家。他组建了一个袍哥组织——公益协进社,成员分布十余个州县,各县乡镇设立分社支社360多个,由刘文彩亲选各地社长。倚仗这个袍哥组织,刘文彩肆无忌惮,稍有口角,便大打出手,棍棒加身,动刀动枪,酿造出一起起血案。相传,大邑每个新县长上任,都要到刘府拜“菩萨”,不仅赔笑脸,还要送红包,他当年的威风可想而知。


刘文彩妻妾成群,元配姓吕,遵父母之命所娶,后病故。继室杨仲华。到叙府后,在花花世界中眼花缭乱,很快娶了三姨太凌君如、四姨太梁慧灵,此外还和无数个女人纠缠不清。晚年娶了五姨太王玉清。


刘文彩作为政治丑星被全国人民所熟悉,是因为大型泥塑展览《收租院》。上世纪五六十年代,政治环境恶劣,刘文彩的形象也被夸张漫画化,其中有些细节如水牢、吃人奶等,是根据当时的政治需要而虚构的。因此有人得出一个结论:刘文彩是被冤屈的好人。矫枉必须过正,但是有个尺度,刘文彩这个“土皇帝”,是特殊年代特殊背景下产生的特殊混合体,他身上浓缩了多种复杂元素,一言难于说清。


绵绵余脉:绚烂归于平淡


四川军阀有很多桃色旧闻。尽管辛亥革命后,民国政府明文规定一夫一妻制,但是对掌控重权、称霸一方的他们来说,没有任何约束作用。比如军阀杨森,妻妾12名,子女达43人之多,让人瞠目。


在家庭方面,刘湘私生活检点,作风正派,为四川军阀中少有。刘湘夫人叫周玉书,大刘湘3岁,是大邑农村一裁缝的女儿。她文化不高,却特有个性,性格泼辣,办事风风火火,敢直言也勇于任事。刘湘一部发迹史,周玉书功不可没。刘湘字甫澄,人称“甫公”,妻以夫贵,周玉书成了“甫婆”,她的真名反倒没有人叫了。


刘湘有三子一女。长子刘世英、次子刘世哲分别死于战乱中,只留下了小儿子刘济殷和女儿刘蔚文。1949年秋,刘甫婆携子女去了香港,后又从香港移居文莱。1971年,刘甫婆在文莱去世。其子刘济殷,毕业于四川大学政治系,后在南洋及美国经商。曾供职于美国洛杉矶一家跨国公司,是美籍华裔企业家。济殷娶妻郑巧雯,生一女,名秀慧。刘湘女儿刘蔚文,毕业于成都华西大学哲学系,夫婿何永林,生两子一女。长子何应文,次子何应达,女何应蒂。


刘文辉的元配夫人高氏,婚后神经轻微错乱,刘文辉又娶了李氏。刘文辉对李氏的评价较高:“娘子心灵手巧,应学识字读书,交际场中,可以出面应酬。”后来还给她取了个名字:李助乾。


刘、李结婚七年,只生了一女,叫刘元恺。大哥刘文渊帮他撮合,娶了杨蕴光。杨蕴光清秀聪慧,妩媚中透出精明,是刘文辉得力的贤内助。她生有三子一女,长子刘元彥,1928年生,毕业于四川华西协和大学,长期从事编辑工作,有《吕氏春秋》等著述。次子刘元琛;三子刘元琦;次女刘元悌。刘元彦有子女4人:世昭、世定,世旭、世宽。其中次子刘世定为北京大学社会学系教授,著述有《寻常往事——回忆祖父刘文辉》等。


刘文彩妻妾成群,元配吕氏生下一男一女,均早年夭折。刘文彩后来的七个子女(4男3女)皆为杨仲华所生。儿子是元龙、元富、元华、元贵,女儿是忆云、婉兰、婉蕙。


长子刘元龙,少时刘文彩寄予厚望,可他却迷上了赌博和鸦片,1950年组织武装暴动被抓获,刘文辉援手相助,保释就医,1952年患肺结核病故。次子刘元华,曾考入黄埔军校成都分校读书,后跟随刘文辉从军,建国后跌落至社会底层,和民工们一起干活,直到70年代末,才被四川隆昌一家地方企业转为正式工。三子刘元富,9岁患脑膜炎用药不当造成耳聋。年轻时迷恋一名川剧女演员,而该女却是父亲刘文彩的情妇,父子发生冲突,差点动枪。此后刘元富多年未娶,直到中年才与一位耳聋女子结婚,生有一女。四子刘元贵,年轻时在六叔刘文辉手下当兵,后被分到铁路部门,在一个偏僻小站工作。有一年,两列火车相撞,当场死11人,死者中有刘元富。


大邑刘氏家族枭雄辈出。除刘氏三雄外,还出过不少人,其中大多出自刘公赞一门。刘公赞长子刘文渊,民国时曾任四川省咨议局议员,四川省高等审判厅厅长等职。其孙辈刘元瑭、刘元瑄、刘元璋、刘元琮等,都曾当过川军司令、军长、师长。大邑当地有“三军九旅十八团,营长连长数不清”之说,指的就是民国时期刘氏一家权势之盛,据资料载,刘家县团级以上军政官员有近50人。纵观刘氏家族史,堪称半部四川军阀史。

6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女白领玩的军事游戏:输了要扒衣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