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台湾的看待

lhm1993 收藏 3 185
近期热点 换一换

.输血这个问题

可以这么看,改革开放的政策,就是要吸引国外的资金技术来中国,因此整个世界资金都往中国流动(技术我做部分保留,西方国家对中国的技术禁运其实是非常厉害的,以市场换技术的说法,其实到现在已经破产了,这点台湾可能感觉不深切。)是西方资本家自愿对中国“输血”么?当然不是,资本逐利,西方商人来中国是赚钱来了,不是帮中国发展来了,台商亦如是,他是来赚钱的。这个世界的资源是有限的,伴随着中国经济的起飞,必然会发生资源利益的再分配。台商何以在大陆口碑差,因为他在外来企业里,是剥削最重的。在全球工业链体系将低端制造业不断往劳动力成本低廉的地方转移时,台商也不过是随潮流而动。况且除了一些大企业外,台商里的很大一部分,是因为在台湾混的不好,才需要跑大陆来淘金的。



台湾媒体喜欢在台湾渲染个别案例。中国13亿人,这是什么概念?每天会发生的事情太多了,比如每年犯罪人数,在西方那些人口只有几千万的国家来看,数位太可怕了。但按比例一算,其实比他们国家还好的多呢。

不可否认,台企和港企,在中国的改革开放中有贡献,很多企业也赚的满满的,但现在问题是,台湾人过于夸大了台企对大陆的影响,而大陆对台湾每年几百亿的贸易逆差,其实是存在很大部分的政策倾斜的。



假如台湾觉得吃亏的话,为什么不把那些企业搬走,去劳动力更廉价的地方,比如越南什么的,没有人会不让你搬的。

其实大陆人对台湾人赚这边钱,还是很看的开的,总归是到了自家人腰包里的心态,这些年民间有支援国货之类的呼声,台湾产品一直是被算在国货里的。

大陆人生气的是,那些绿营商人在大陆赚了钱,回到台湾就骂大陆,把赚来的钱去资助台独。包括某些台湾明星。


2.关于民族主义

大陆人和台湾人的使命感是不一样的。台湾可以自豪于四小龙,大陆的目标却是NO.1,所以只要一天没完成目标,我们就会觉得自己还不够好,还需要努力再努力,也一天不会放下历史的耻辱。

为什么要放下?我以为放下并不是好事。生于忧患,死于安乐,有鞭策才有进步。即使真的有一天,我们做到了,我们依然要把历史的教训写进书里,牢记“落后就要挨打”,我们牢记这个,是为了子孙后代不再挨打。为了祖辈耕耘的土地上,不会出现第二个,第三个台湾。

民族主义是把双刃剑,也是这些年来被西方意识形态过于丑化的东西,无他,二战后,亚非拉广大殖民地的独立运动,靠的都是民族主义这柄思想武器。他会阻止西方国家对不发达国家的政治经济军事渗透,所以西方向世界强力宣扬人权自由民主等“普世概念”,试图消解民族主义。

任何一种意识形态,走极端都是不好的,关键是一个度的把握,当今世界远未大同,我们还是需要一定程度的民族主义来保持国家凝聚力。实际上,改革开放30年来,中央一直是在打压民族主义的,自由派精英们在各种媒体上,也骂了民族主义30年了,但总有一些事会逼着它时不时的抬一下头,比如北约轰炸南联盟,比如今年的314事件。



中共其实是不太敢操弄民族主义的,首先中国是一个多民族国家,其次,民族主义和左派比较投缘,改革30年来,中共当政的是右派,(私以为中共党内左派右派的区别,远大于美国两党制中两个党的差别,所以不少人认为,搞两党制,中共一分为二就足够了)第三,民族主义必然会带来传统文化的彻底回暖,民族主义走向极端就会盲目排外,但别忘了,中共的理论基础——马列主义,可是舶来品。



所以西方总是指责中共操弄民族主义,煽动人民情绪什么的,其实是不正确的,中共现在是一个极其谨慎的政党,在很多事情上,他寧可压下去,也不敢玩火自焚的。


3.美国在罗斯福时代,用凯恩斯主义,国家干预经济,成效还是不错的,但后来他成为世界超强后,又过度夸大了自由市场的理论,大批国有企业再度私有化,走向市场万能的极端,说白了,对计划这个手段,有点过河拆桥的味道。

这次的金融危机,美国同样宣佈政府接管两房,但一再强调的是,暂时接管,在接受记者採访时,美国政府官员以及这些大财团的高管,会否认这是社会主义化,而宣称是暂时接管,一旦当危机过去,这些企业就会再次私有化。



这说明什么?美国还是没有跳出意识形态的窠臼,他需要计划这个手段的作用,可他依然拒绝承认他的地位,一旦危机过去,计划的作用很快就会被人遗忘(我知道美国的精英很清楚,但他需要他的老百姓遗忘,需要全世界遗忘),继续鼓吹“市场万能”。

事实上欧洲各国的经济中,也都有不同程度的国有经济成分,但是否给予计划和市场同等的地位,将其视为两种互补的手段,而不是将自由市场神题化,意识形态化,才是西方国家现在需要解决的问题。



我一直觉得,美国的精英的自我修整能力很厉害,非常善于学习,但他向老百姓鼓吹了几十年市场万能后,导致现在政府行事受到民众认知的阻力,不敢公然倡导一定程度的国有化以应对经济危机,(这也是选票政治的弊端之一)。


4、国民党在大陆的失败,我以为根源是,脱离民众,不正视中国是个农民为主体的国家,那么什么美好的构想都是空中楼阁。据我所看的资料,前些年大选被民进党给选下去了,这也是原因之一。

国民党给我的印象,一直是个满小资的政党,有文化,有情感,有抱负,但却忽视群众的力量。(蒋去台湾后似乎有所反思,所以后有台湾的土改)。反之,中共好像以前被台湾骂做TG(土共),现在已经成了大陆人自嘲的流行语,呵。

举一个蛮典型的例子。

抗日名将张灵甫,在孟良崮大战之前,中共曾有去劝他倒戈。来人向他分析了天下大势,以中共更得民心的理由,劝他不要和历史潮流作对。

作为北京大学历史系的高才生,张冷冷一笑,答:满清入关得民心吗?

其实国共两党早期的高层素质不相上下(中共除了毛,其他清一色是留洋回来的知识份子,黄埔军校更是对半分,各为其主,后来战场上,同学交手很常见。),但国民党最大的问题是,精英意识太重,中共那些海归们却是跑去和一字不识的农民打成一片。

土八路土八路,土正是他成功的秘诀,不可否认,那时的中共,真的很清廉。

基本上,国民党是因丢了大陆,基本是史界共识了。

国民党对知识份子不错,但是对老百姓,不够好,但那占少数的知识份子,是无法抗衡几亿大字不识的贫农的。

现在大陆同样有一个知识份子阶层,吃好喝好,天天“何不食肉糜”般的叫着很多听起来好像不错,实际上完全没有可行性的政见,老百姓同样很讨厌他们。


5.关于毛

不同意你说的:毛把能帮助中国掘起的一大批人,彻底的糟塌了。

首先说一句,若无毛后来的重新启用,邓是上不了台的。毛从未给四人帮实权。

改革开放是既定国策,毛晚年中美,中日,中法建交,一切都是在给改革开放做準备。没有邓,改革开放也会实施的,就看是谁站出来,掌这个舵,担这个历史名声而已。

事实上建国后,受到迫害的知识份子,以文科类为主,文革闹的再厉害,有一帮核心科学家,是周恩来下令特别保护的,绝对不能动的。国际局势紧张的时候,周恩来还把自己的防弹车给钱学森坐。



这就是无论怎么折腾,前三十年,都把一个完整的工业体系给建了起来的原因,从高端到低端的,虽然不是最先进,但咱什么都有,都能自己造,解决了有无的问题,再来慢慢提高。

如果要我打个比方的话,毛在历史上的评价,可能会像秦始皇。

始皇帝时期,老百姓也过的不好。但他统一六国,统一文字,度量衡等等,奠定了中华民族大一统的基础。尽管后世骂他焚书坑儒,但在滔滔的历史长河中,你觉得是前者重要,还是后者重要呢。



毛给中国留下的是:结束内战,统一中国,彻底驱逐列强。对内对外作战完胜。提升了民族自信,彻底改变了中华民族的精神面貌。

基本扫除文盲,核武器,以及一个完整的工业体系。

我特别要提的是,完整的工业体系。

毛是中国的严父,就好像小时候逼你读书,不读就要打你的严父一样,等你长大成材,往往就理解了父亲的苦心和远见,不再怨恨他的严厉。

毛给中国想的是几百年,所以苦了那几代人。

中国这样的大国,要实现复兴,必须要有完整的工业体系。当今世界,拥有完整工业体系的国家寥寥无几,哪个不是政治大国?

小国可以只发展几个产业就可以了,但大国是行不通的。

怎么搞?

抗美援朝,和美国开战,全面倒向苏联,(我小时候也想不明白,为什么对苏联一面倒,对此颇有詬病,后来自己去读了一些地缘政治学后,发现,这是必然的,根本不是意识形态一句话可以解释,即使换成我去决策,也没有更好的选择。当然这个说起来可以写论文了。)得到了苏联大规模工业援助,(虽然苏联给的东西也是淘汰的,也藏私,后来还撤走了专家,图纸全部带走,但从国家层面这样大规模的援助,确实是绝无仅有的。)通过学习消化,建立了中国重工业的基础。



80年代,改革开放,引进一批欧美技术,在重工业的基础上,发展了中国的轻工业。

没有毛留下的工业体系,改革开放后,我们是做不成世界工厂的。做不成世界工厂,就不会有现在全球一片金融危机,中国独有近两万亿外汇储备,是少数可以自保的国家之一。

换句话说,毛给中国这个国家打下了深深的地基,当初很多人会质疑,我们需要那么辛苦,打那么深的地基吗?(比如刘少奇等人造不如买的提法,另外,刘邓等人曾经在原子弹研制最艰难的时期,提出暂缓,幸亏被毛否决了,要不以后来国际形势,缓上几年,国际环境就不容新的国家搞核武器了)但是等到现在大楼造的越来越高时,我们不得不感谢当初毛的远见。地基不稳,楼盖到一定高度,一定会出问题的。



建国后,之所以穷,现在网上已经说的很多了。在工业化的过程中,西方国家是靠对外掠夺获取原料和资金,日本是靠台湾(工业日本,农业台湾,以农业的台湾养工业的日本,顺说,战后日本经济腾飞之前,日本人的生活资源也很贫乏,也是全部投入工业重建。),中国靠什么?

不可能向外掠夺,只有对内挤压。于是所有人民将消费降到最低,所有的剩餘产出全部投入工业化。

对毛的看法,真要分人群了,农民那里,毛从未被抛弃。其实当年邓的私心,很想把毛再贬低一点的,比如功过五五开之类的,但到底是不敢。你看多少农民家里还有毛的画像,计程车司机也喜欢挂毛的像。

知识界比较喜欢邓,呵呵。骂毛骂的最厉害的就是知识界了。他们大都也是改革的既得利益者,并且掌握话语权。



新的年轻一代,对毛的怀念,倒不是出于社会分配不公的原因,而是一种恍然大悟的情绪。加上毛的对外强硬立场,很符合他们的胃口。其实他们小时候,往往受宣传影响,都不喜欢毛,现在是一种重新认识的状态。因为很多政治遗产,到现在才浮现出来。比如毛经营非洲关系的远见。绝对不是做第三世界老大哥那种虚荣心那样的简单。很多事情,是毛时代布的局,现在才看到效果。

经历了从人到神再到人的变化,毛已经回不去神坛了,而对他的认识,在来来回回中,正逐渐趋向理性。


6.迁怒之说我只有一句

国民党自己在台湾处政不当,积下的民怨,不能让中共和大陆给买单。


7.台湾的民主,全世界华人都在看着

其实台湾民主的成功与否,会很大的影响中共政改的决策。

如上所说,中共是个很谨慎的政党,现在改革任何一点,都是先在小地方试验,成功了才推广到全国,不成功就赶快收手。前几年基层直选的混乱,也是中共顾虑重重的原因。

据我所知,中共的政改其实是有时间表的,同样经济发展也有时间表,每一代领导人都有他自己的任务,这次金融危机,逼的中共将一些决策的推行提早了两年。

台湾,就是中国的民主试验基地。同文同种,该有的优点和劣根性,一样不差。(是说,我以前翻几十年前大陆和台湾相互抹黑对岸神化领袖的宣传手法与说辞,不禁哑然失笑,简直一模一样,说不是一家人都不信。)

假如台湾一个小地方都做不好,中共怎么敢贸然在大陆推行民主化?

台湾有一个学者,叫郎咸平,这些年在大陆影响很大。因为他到处揭发改革开放以来的种种问题。一开始民众都很欢迎他,一下子出来好几本关于他的书,销量很好。中共虽然不吭声,后来还禁了他在媒体出现,但看得出还是默默的研究了郎咸平的不少意见。

但现在很多人回过味来了,因为郎咸平每次说完一堆问题后,肯定会有人问,我们该怎么办?郎就说,中国现在很危险,这个问题无解。

只有破,没有立,有什么意义?除了造成民众的恐慌,还会有什么好效果?

我们知道中国问题很多,但我们需要知道的是,该怎么做?

民主就能解决一切吗?

说的容易。制度该如何设计,如何改良,如何防止台湾泰国式的暴民政治?如何防止族群分裂?如何不成为精英操纵民意愚弄大众的工具?

从陈水扁的表现来看,政客的表演天份,只怕东方人比西方人还要高。

同样,。这是一个几千年的难题,也是一个世界难题,民主也从未有效的抑制,亚洲国家的官本位文化,在接受西式民主的过程中,全部不同程度的出现了水土不服。

中共不想反腐吗?想。

最近党内正在新一轮的大整肃呢,揪了不少。

但国内外利益集团的阻扰,是不会停息一天的。

照抄照搬是绝对不行的,中华民族付不起这个历史风险,如果中国在我们手里搞坏了搞乱了,我们是对不起流血流汗的几代先辈的。一切,都只能靠我们自己慢慢摸索。

这也是6.4在大陆不得民心的根本原因。

你不满,你反对,你要打破一切,可是打破了之后呢?

没有人可以回答。

那些歌颂6.4的人,从未真正为中国设想过。

学生很天真,但政治不可以天真。

戈巴契夫很傻很天真,但他是民族的罪人。


8.最后说一下,关于台湾独立的问题。

我觉得“台湾本来就是独立的”一句,是一种误导,台湾从来都不是独立的,不是归属于大陆,就是被其他国家殖民(比如,荷兰,日本)。

同样,台湾也没有实力独立。他的战略地位太重要。但却是一个夹在几大国之间的小岛。

台湾之所以能和大陆平起平坐那么多年,是因为大陆的存在,台湾之所以能被美国扶持经济,是针对大陆的包围。

台湾现在的问题是,认不清自己的位置。

中华民国曾经是一个大国,他拥有大陆几百万平方公里的国土,他后来败退台湾,坐拥一个小岛,但国民党出于反攻大陆的需要,教育给台湾人民的,依然是一个大国的意识,比如,我们是联合国五常等等。中华民国不是因为一个台湾岛而能拥有这样的政治地位的,失去了大陆的广大国土和人民,自然会失去因之而来的地位。

当大陆掘起后,中华民国的政治空间不断的萎缩,不适应的台湾人民,自然需要寻求扩大政治空间。

但问题是,这种国际政治地位,本来就不是一个小小的台湾岛能承受的。

与之可以类比的是朝鲜半岛。说军力,说地域,说人口,台湾尚且不如一个朝鲜半岛。

朝鲜半岛现在什么情况呢,不用多说了吧。

独立后的台湾,不依附于大国,是无法存在的。

我想台湾想的最多的就是投靠美国了。

但美国不是慈善团体,既不同文也不同种(对同文同种的欧洲,他尚且不曾客气)。

台湾有什么特殊魅力值得美国特别照顾?

台湾的魅力,在于大陆。

另外,台湾是美国封锁大陆的第一岛链,却是他最週边的战略安全需要,换句话说,台湾不涉及美国的核心利益,丢了这一岛链,美国还有第二,第三岛链,离他本土还远着呢。在大国间的讨价还价中,台湾是极易被美国拿来交换的一个筹码。

台湾却是中国的核心利益。

全世界,只有大陆,会为了台湾拼命。

不信可以试试。

假如中共敢让台湾独立,我保证他明天就会下台。

不独立,台湾是大陆的心头肉,让香港眼红嫉妒的要死。

独立了,就必须回归一个小岛国的心态,不切实际的幻想和外交,会出事的。前车之鉴就是欧洲的波兰。(可以去瞭解一下波兰多次亡国的历史,大国必争之地,心比天高,身为下贱,老是去惹身边的大国,结果被各大国轮番蹂躪的典型。另说,波兰最近充当美国小弟叫的厉害,不过看情况,很可能会被美国再次牺牲给俄罗斯作为政治交换。)

那些兵家必争之地的小国,向来是大国角逐的战场,你真的想过台湾独立后的将来吗?美国,日本,俄罗斯……也不排除中国(一旦变成国与国之间的关系,就不会那么客气了。)都会来插一脚。想想中东,科索沃……

台湾的政客为了选票,只顾着喊台湾主体意识,我们要空间什么的,却不曾给老百姓引导一个正确的心态,只能是喊声越来越高,心态膨胀再膨胀。台湾人听着那些口号是很爽,但意淫就能有未来吗?

蒋经国之后,台湾只有政客,没有了政治家。

呵,不过我这么说,你大概又会说我自大了。

现在内地其实是万众一心,一起向着民族复兴的未来进发。也许会有挫折,但大家都有心理準备,和几十年前比起来,还能差到哪儿去?倒是台湾,要快点找好自己的大方向。

同胞情谊,千金难买,台湾当珍惜。

看看现在韩国人在中国的遭遇,把感情搞坏太容易了,要培养好感情却是起码需要一代人的时间的。


另外再说一句,我觉得蒋中正先生和蒋经国先生皆有不凡之处,但他们和毛是不能相比的。台湾人民没有经历过,加上长期扭曲宣传,难免难以认同,但毛对中国的意义,功过不在其生前,在千秋万世,隔的历史越远,评价必定越高。当文革中因他的政策而受累的人从现在的话语权上逐渐退下时,当大量被删改的记录逐渐解密时,历史会最终会还他一个公道的。

改革开放30年了,无论那些人怎么把黑水往毛身上倒,却依然否定不了他在大陆老百姓心目中的地位。

30年河东30年河西,如今又快到一个转折点了。

如果不认同毛高于蒋的话,我只想说一句。60年前,4万万大陆人,用脚投票,选择了中共和毛,蒋带着国民党败退台湾,人民的选择,不会是没有道理的,历史,有其偶然性,更有其必然性。


呵,最后说一个小插曲。

我一位好友,在日本留学,读的是国际政治。他给我说过一个事。

有一次,他的日本教授讲台湾问题,分析了台湾的历史以及族群矛盾等等,最后总结时稍带提了一下:其实台湾想独立,不过是台湾本土人对国民党政府的逆反,偏偏国民党是从大陆过来的,抱着一个中国理念的,所以大陆人也好,中共也好,做了迁怒的替罪羊。

我好友说,他很惊叹日本教授对中国研究之深,但是看到他脸上那意味深长,又隐隐有些幸灾乐祸的微笑,不禁怅然了。


9.举个例子。

大跃进:放卫星,大炼钢铁,是的,看起来很可笑,为什么会走向如此的狂热。历史太过辉煌,近百年来太过屈辱,大陆人的担子太重了,复兴的渴望太深切了。

所以当我透过各种夸张或不夸张的描述,去追寻那段历史时,我丝毫不会觉得父辈们是愚昧与疯狂,我感受到的,只有悲怆。

与其说中共是个马列主义政党,不如说,他的本质,是民族主义政党,这和苏共是不一样的。这个政党的抱负,是民族复兴。只不过他选择的道路,是共产主义。当然路线一直在改进,现在是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说白了,是计划经济和市场经济的结合体,当计划经济一元化走不通后,现在又回到东方的中庸思维来了,私以为,中共现在已经开始摸出门道来了。这是资本主义和社会主义在中国本土化后的最终产物。中国的将来,不是其中任何一种制度,而是事实上的两者结合体,依经济形势的发展,调整各自的成分的比例,以求恰到好处。

这是西方二元对立的思维,很难理解的。在大陆人已经跳出意识形态的束缚后,西方倒还没有跳出,而台湾,亦如是。

明白了这一点,就能明白为啥中共执政近60年,犯过的错误不少,却至今屹立不倒。你可以骂中共(其实官场是中国几千来如此,没一个朝代能逃掉的,中共要是能逃脱这条历史定律倒是奇怪了。)不自由(其实我没觉得怎么不自由,我上大学时,我们学校有些教授天天在上课讲中共的坏话,也没见人管过。其实现在中共的原则是,你私下里,网上,怎么说都成,别在公开媒体里公然反党反政府就OK。)以及这样那样的不好,但他致力于民族复兴的诚意,是老百姓一直体会到的。咱的共识的就是,在中国复兴之前,你要搞掉中共咱就是不答应,那是违背民族利益的。等中国成了世界NO.1。你再想怎么折腾它随便!



3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