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我要对日本人说——仇恨,永远没有时效(乌龙山)

我要对日本人说——仇恨,永远没有时效


日本法院多少次判决中国慰安妇,中国被掳劳工起诉日本政府,相关公司的诉讼败诉,已经说不清楚了,最近的一次刚刚在日本落槌,日本法官冷静的更是冷酷的宣判,中国这一切的诉讼统统败诉,而判决败诉的最主要的理由则是什么诉讼时效,用中国人的话就是过了那个村就没有那个店儿了,这一次又一次的判决,极大的伤害了那些耄耋之年的受害者,更是极大的伤害了中国人民,伤害的不仅仅是一个人,一个国家,一个民族的心灵,更有人类最主要的自尊心,人的尊严和人类的良心。

不错,法律上有一个所谓的诉讼时效问题,规定这个东西可能是为了督促人们有诉讼就要及时提起,及时告诉,及时由法院审理,及时判决,免得人类陷于无尽无休的纠纷之中,把人类堆在纷繁的事务和难题中,我对法律不很通晓,这只是我的判断。不过,事情似乎还有例外,那就是人类在某些特定的事物中,对待某些特殊的事情上还是有例外的,或者说有不同的法律规定,比如说,对那些犯有严重的戕害人类的罪行,是没有诉讼期的,也就是说,这类事情,这类告诉,只要有,只要证据确凿,不管在哪里,在什么国家,任何法院的法官,都应该秉持统一原则,对这类案件诉讼进行审理并且依法宣判,没有什么理由以什么时效为理由而不进行,不加以符合公理的判决,任何以什么时效期为由推诿,驳回原告的做法,都是混蛋的做法——就不和他们说什么法理之类的话了,这些不讲理的玩意儿。

上次世界大战也就是二战之后,为数不少的纳粹犯罪分子纷纷逃亡,人类对这些犯罪分子的追捕就从来没有停止过,只要抓到,就要接受法律的审判,并且依据法律判决,没有例外,对日本来说,尽管这些慰安妇,劳工们可能没有直接诉讼那个具体的人,日本政府上个世纪也和中国政府签订了友好条约,中国放弃了战争赔偿,不过,对这些受害者来说,完全有理由有资格对日本政府提起诉讼,提出自己的诉求,这一点,没有任何法律障碍,也不应该有什么法律障碍 ,只要从人道出发,从正义出发,从公理出发,没有任何问题,不应该有任何问题,而日本法院和法官们却以这样的理由判决中国慰安妇,劳工们败诉,其实质还是在犯战争罪行,在包庇战争罪行,在羞辱这些受害者,在颠倒是非,混淆黑白,在把自己的丑恶面目公之于众。

我看,日本法官和日本法院就是在奉行一种拖延战术,他们就是想要拖下去,把这些风烛残年的老人拖死,都死光了,就没有了诉讼主体,也就没有人再到日本去告状了,日本人也就不用在为此耗神费力了,责任似乎也就没有了,日本人的脸上也就有了光彩了。其心可诛,其心可恶,其心可卑,作为中国人来说,不能不出离的愤怒。日本人这样做,看上去似乎挺有效,也确实有效,那些年纪很大的慰安妇,劳工们,剩下的已经不多了,幸存者都是劫后余生,身心疲惫,来日无多,再拖拖,就快要死光了,日本人看起来阴谋要得逞。

不过,话要说回来,如果这些最后的,仅有的一些慰安妇们,劳工们在有生之年得到日本法院的公正判决,听到日本政府真诚的道歉,并且得到相应的赔偿,这叫正义得到了伸张,公理战胜了邪恶,人性战胜了兽性,也不失为日本人做的好事,能够多少抚平中国人民受伤的心灵,为中国人民和日本人民加强友好关系做一点儿有意义的事情,否则,事情就会走上反面,日本人不能正视自己过去的罪恶,不能为自己以往的罪恶真诚地道歉,让那些老人家带着耻辱,失望和仇恨离开世间,可能,永远不会再有什么诉讼主体了,但是,日本人的罪恶就永远地,牢牢地,深深地刻在中国人民的心头,镌刻在史书中,刻在人类的记忆中,人类永远都会记着,人类历史上有过这样的事情,有一个叫日本的国家,对人类曾经犯下滔天的罪行,他的后人却不肯认错,对那些受害者进行了第二次伤害,受害者走了,饱受屈辱,满怀失望,到死都没有看到人类正义得到伸张,那些加害者的后人也就是他们的前人的子孙,不能从道义上承担起这一切,做了缩头乌龟,他们就永远不会得到人类的原谅,别人不知道,我是永远不会原谅的!

诉讼确实是有时效的,不过,对那种反人类罪行的追诉应该是没有时效的,那些对自己祖上犯下了那样严重的反人类罪行的人们,如果不能坦诚道歉,和他们的祖上有多少区别,真的说不清楚,而罪恶带来的仇恨,永远不会过了时效!



本文内容于 2010-3-7 14:54:40 被胡之聪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