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礼帽计划 第一部 青衣与裁缝 第二十八章 裁缝

zyl904302 收藏 0 6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151.html



张风现在还不敢十分肯定对方就是裁缝,自他进了雨机关后,他几乎将雨机关上上下下所有人都暗中分析过,猜测到底谁会是裁缝,只有三个人例外,这三个人张风判断肯定不会是裁缝,其中一个是大岛,一个是山口,而剩下的那一人,张风从他身上没有看出有哪一点是符合特工要求的,但此人此刻偏偏站在自己的面前。

那人似乎看出了张风的犹豫,便道:“这样吧,我也还有一些东西要交给你,你先别忙着回军统,你现在去翠红楼找一个姓李的琴师,就说是裁缝让你去的,你在那儿等我,过一会我会去找你。”

翠红楼是W市的一家大妓院,这姓李的琴师想必是妓女唱曲时在一旁伴奏的人。张风犹豫了一下,还是点头应允了。当下两人分手,那人混到救火的特务中,张风却趁黑溜出了雨机关,往翠红楼行去。

见到李琴师,那是一个四十多岁的中年人,虽只是中年,却已有了白发,脸上更有许多皱纹,人很瘦,看上去像是五十多岁了。李琴师将张风让进屋中,给他倒了杯水,在对面坐下,微笑着看了张风几眼,说道:“你就是青衣吧。”

张风微微一愣,随即释然,这个时候已经没必要隐瞒了,也不去问他怎么知道自己的,当下点点头,示意自己就是。紧接着张风忍不住,还是问了一句:“他真的就是裁缝。”

李琴师刚要答话,屋外却有人喊话,说有客人点了曲子,让李琴师快去伴奏。李琴师应了声这就去,站起身来对张风道:“你就在这儿等着,待会他来了,你自己问他吧。”说完转身出门,与来喊他的那名龟奴一起离开了。

张风一个人坐在屋里,小口啜着杯中的水,思绪却始终无法平静下来,一时惊奇,一时疑惑,想到密码本终于到手,又有些欣喜。就这样胡思乱想着,时间却已悄悄过去了四十多分钟。张风正在疑惑李琴师怎么还不回来时,门外传来了脚步声。

张风放下茶杯,往门口看去,一个人推门走了进来,却不是李琴师,正是在雨机关中出手助他之人。那人看了张风一眼,径自走到另一把椅子上坐下。

张风想了一下,还是先证实这人到底是不是裁缝再说。便将打入雨机关前王修平告诉他的,专门与裁缝接头的暗语说了出来。王修平当时曾有交待,如果有一天裁缝真的向你表明身份时,可以使用这套接头暗语,看对方是否能接上,以防对方使诈。

张风:“秋天盛开的杜鹃花真的很漂亮。”

那人:“杜鹃花是春天才开放的。”

张风:“你喜欢紫色的杜鹃花吗?”

那人:“我喜欢白色的山茶花。”

张风:“我是问你喜欢紫色的山茶花吗?”

那人:“对呀,我说我喜欢白色的杜鹃花。”

全对,一字不差。张风一笑,“真没想到,你居然就是裁缝。”

那人嘿嘿一笑,脸上的肥肉又堆了起来,这不是别人,正是雨机关的小林树平少尉,那个好酒、好色、猥琐的胖子翻译官。

“你在外面留宿,被他们知道了怎么办?”张风问道。

“我经常悄悄溜出来逛妓院,大岛他们其实都知道。”裁缝说道:“一开始他们还将我找去喝骂、警告,也暗中调查过,但一来没查出什么,二来又碍于我家日本老头子的背景,时间长了他们也没法,当真以为我是好色,也就睁只眼闭只眼,当作没看见。”

张风知道,裁缝装作好色常来妓院,实际上是因为自己的联络人李琴师隐藏在妓院,他来妓院是为了与李琴师接头,传递情报,接受命令。

“你酒醉去抱山口也是故意的吧。”张风问。

“这你也知道。”裁缝略有些惊讶,“我这是故意给他们造成好酒、好色的印象,只是没想到山口那娘们还真狠,居然真的动手打老子。”

“你是怎么知道三木和金慧的关系的?”张风又问。

“三木那小子也很好色,不光去慰安所,有几次还和我一块来妓院。有一段时间我发现他妓院、慰安所都不去了,就暗中查了一下,发现了他和金慧的关系。”裁缝说道,“那天三木突然来向我打听你的情况,我有些奇怪,心想是不是你有什么破绽被他发现了,我就暗中盯着他。那晚他跟着你去藤田的办公室,我却在后面跟着他。”

“你发现三木要挟我后,便将纸条塞进了我的屋中,是吧。”张风道。

裁缝点点头。

“那我去大岛办公室,水管掉下来那一次,你也是故意开着门的吧?你根本没醉,对吧?”张风又问。

裁缝笑着点点头,“我发觉你在观察厕所外面的那根水管,便猜想你会打它的主意,心中着实替你捏了一把汗,又没法帮助你,便想了这么个法子,心想万一要出了什么状况,希望可以帮到你。其实不只那晚,接连两、三个晚上我都是那样布置的,因为我不知道你具体哪一天动手。

顿了一下,裁缝又道:“你也很机灵,巧妙地蒙混过关。”

张风又问:“那宫藏呢?”

裁缝道:“宫藏这件事确实是凑巧,我吃完饭刚回到大门口,恰巧碰到他。要不然,这件事还真是难处理。当晚我去跟你说了宫藏的事,你如果第二天不动手,我也会安排人去将宫藏干掉。不过你一说要请他直接去酒楼,我就知道你动了杀机,也就没再插手。”

张风心中感激,点了点头,说道:“你是怎么知道大岛与山口布局,引我去偷假情报的?”

“头天晚上不是咱们俩人喝醉了嘛,第二天山口将我喊去问话,这时大岛进来把我赶出去,我出门后没走,悄悄在门口听到了他们的计划。”裁缝道。

“这次你怎么直接出手助我,不怕身份暴露了。”张风道。

“你将藤田的密码本拿到手后,但是未能译出真正的情报,加上前线日军调动频繁,军情紧急,戴老板命我全力助你尽快取得大岛的密码本。”裁缝道。

张风点点头,说道:“当时王站长曾对我说,你的真实身份是最高机密,知道这个秘密的人不超过四个,其中三个都在重庆,这李琴师是第四个吧?”

裁缝道:“对,现在你是第五个知道我是裁缝的人。”

张风心中还有一个问题,裁缝到底是中国人还是日本人,想了一下,张风还是没问。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