莱因哈特·特里斯坦·欧根·海德里希

小宝传奇 收藏 2 1432
导读:[img]http://www.ww2ss.com/edit/uploadfile/20062611514129.jpg[/img]莱因哈特·特里斯坦·欧根·海德里希,1904年3月7日生于德国萨勒河畔的哈雷。他父亲是歌剧院的歌唱家,母亲是演员。他就读于哈雷的革新文科中学,16岁就参加了梅克尔将军的自由团。当重返故乡时,他只知要当军官。 1922年海德里希在基尔入伍,穿上了海军士官生制服.1928年,海德里希晋升为中尉,并且还通过了一次俄语考试,他可算是个天资聪颖的海军官官,但在同伴中间却并不怎么受
近期热点 换一换

莱因哈特·特里斯坦·欧根·海德里希莱因哈特·特里斯坦·欧根·海德里希,1904年3月7日生于德国萨勒河畔的哈雷。他父亲是歌剧院的歌唱家,母亲是演员。他就读于哈雷的革新文科中学,16岁就参加了梅克尔将军的自由团。当重返故乡时,他只知要当军官。


1922年海德里希在基尔入伍,穿上了海军士官生制服.1928年,海德里希晋升为中尉,并且还通过了一次俄语考试,他可算是个天资聪颖的海军官官,但在同伴中间却并不怎么受欢迎,而且由于他的嗓门特尖而被嘲笑为“山羊”,加上一副横蛮的上级派头,在全体舰队人员中成了最令人厌恶的军官。


虽然如此,他还是深信干海军前途末可限量。然而,一次艳遇毁掉了他的前程.1930年夏末的一天傍晚,海德里希的一位同事在基尔附近泛舟水上。他们突然发现另一只坐着两个姑娘的小船翻了。海德里希跳进水中,把两个姑娘救了起来。其中十个长着金发,是某中学的校花,19岁的莉娜,一个乡村教师的女儿。海德里希和莉娜相识后逐渐发展到互相钟情,他们不顾莉娜父亲的反对,于1930年12月订了婚。


可是,莉娜仅仅是病态嗜色的海德里希猎获物中的一个。不久就有另一位女士找上门来,提出他们相识在先的种种应有权力。海德里希对登门交涉的女士不予理采。可是这位女士颇有来头,上告到了海军领导机关首脑雷德尔海军上将跟前。上司们指令海德里希放弃莉娜,当他拒不同意时,雷德尔将军开动了军法机器.1931年4月底,海军中尉海德里希接到了判决书。判决书上写道:“由于有失荣誉,着即退役。”


莉娜敬慕希特勒;认为自己未来的丈夫也必须向希特勒求取前程。另一个女人,即海德里希的妹妹伊丽莎白。实现了莉娜今中的宿愿。海德里希找到并进入了希姆莱的木头房时门径。希姆莱正物色一名谍报人员做他的保安工作.l931年6月14日,希姆莱给他20分钟时间,叫他在个张纸上描绘出党卫军未来的谍报工作组织,这实际上是党卫军保安处诞生的的真正时刻。希姆莱对他所作的草图表示满意,就在1931年l0月5日,纳粹党汉堡区领导机关从慕尼黑接到通知:


菜因哈特·海德里希同志(汉堡,党员证第544916号)以党卫军全国领导机关总部成员身份于今年11月1日起参加全国指导处,作为单独活动的党员。


海德里希被授予党卫军突击队中队长衔,并开始工作。海德里希带着希姆莱交给的几本卷宗,搬进了褐色大厦的一个房间,从事除了他以外再也没有第二个纳粹分子适合干的事业:极权主义秘密警察的生涯。海德里希在各党卫军单位几乎拉不到第一批办事人员,因为他深居简出.于是他带上3名僚属,搬到幕尼黑土耳其街23号一所有两问房间的屋子里,开始进行一种奇特的工作:海德里希要求他的助手们,在任何时候都不得参加两个人以上的商谈.1932年初,他已将他的僚属机构扩大。4月里,他启程作一次全国性旅行,以了解用哪一种形式把各地争取到的部属组织起来。海德里希把党卫军各单位的谍报人员和密探抽调出来,置于自己领导之下,由此产生了第一个党卫军特别机构,即党卫军保安处(SD)。新机构仍是党卫军的一个单位。尽管是个特别机构。仿佛党卫军中的党卫军。它们好像影子一样紧附在党卫军各大区和各区。区保安处和大区保安处人员的任务是,侦查纳粹党内部的反党分子,以及监视敌对党派的活动。每一点具体情况、每一次监视活动、每一个人物履历,都详细记入海德里希的专门卡片——保存在慕尼黑楚卡里街4号保安处新总部。

希姆莱惊奇地、几乎目瞪口呆地对他的情报头子那种强劲灵活的事业心赞叹不已。海德里希在所有的体育运动项目中,特别喜爱击剑。这并不是偶然的。满腹孤疑地观察和提防敌方企殴,对预计不到的情况作出闪电般的迅速反应,成了他的第二天性。他像幽灵一样,似乎具有第六感官,能猜测细微末节的来龙去脉。在全国领袖存档的记载别人言论的笔记中,海德里希常用刚劲的字体批道:“我不相信。”或者写道:“无稽之谈。”当希姆莱问他对情况是否进、行过核实时,他回答,他的感觉不会欺骗他,而多数情况下他都是对的。对此,希姆莱说:“他对人有着可靠的嗅觉。他具有令人惊异的的敏锐目光,能事先看清敌友的动向。他的同事不敢对他讲假话.”海德里希是第一个能“提醒”希姆莱“利用党卫军全国领袖这个地位于什么事业的人";把党卫军进一步变成第三帝国的警察权力也是他的主意。 海德里希设计了一个绝密的监视系统蓝图,用以监视国民生活中的每一个领域,和确保纳粹党的绝对统治。进行监视工作时只有党卫军全国领袖的保安处一家,进行指挥的只有海德里希一人。一支政治警察的草图出现了,它和以前的所有警察截然不同之处在于:以往的警察对国家政敌只满足于现场抓获,只有当客观危险临头,它才插手干预;而海德里希的警察则要在壕没铲车反对思想,更不用说策划敌对行动之前,就侦破对手。它的任务则为“把人民中潜在力量的积极性通过矫正提高到极度统一的思想......但同时要通过彻底执行民族主义思想,以肃清一切不符合人民的、因而也起破坏作用伪力量。”换句话说,海德里希所要的一支警察,它拥有无限权力,只受“德国警察的总任务”制约;而这个总任务是:不择手段地保护阿道夫。希特勒的领袖专政。为了上述这种目的,保安处必须掌握新的政治警察中的要职,这支特别警察必须摆脱同内政部门的全部关系,最终使整个警察和党卫军合并成一支国家保卫团。把警察、党卫军和国家官僚政治、综合成一个统一的总体。希姆莱被海德里希的设想所陶醉。


1933年3月;希姆莱被任命为巴伐利亚内政部政治司长,掌握了巴伐利亚政治警察司令大权,希姆莱迅即将海德里希插进来当他的常务代表。两人在巴伐利亚省排演了他们几年以后将要在全国范围内彻底推行的事情。


由于德国总统颁布了“保护人民和国家”的紧急条例,使警察有权仅仅因怀疑公民进行敌视国家的活动,就将其“预防性”地投入集中营集中营主子希姆莱获得了出乎预料的大权。任何人也制服不了他那股进行政治清洗的狂热劲头。虽然他在形式上处于内政部长兼党的区领袖瓦格纳之下,但身负党卫军全国领袖兼政治警察司令双重职务,使希姆莱可以不要任何上级的约束。达豪这个恐怖的名字标志着一种野蛮的精明于练,它甚至使坚定的纳粹分子也大惑不解;当全国其他地区民族社会主义革命的最初恐怖浪潮早巳过去的时候,希姆莱和海德里希反而将越来越多的囚徒投入他们的集中营。连嗅觉迟钝的中央内政部长弗立克,也参与指责希姆莱蛮不讲理的逮捕狂。


但是希姆莱与海德里希很快就感到巴伐利亚这块试验田太狭窄了。他们把手伸向全国,当时德国其他16个邦的警察还没有主子,至少还没有被二个人统一操纵。


民族社会主义统治者们相左间的权力争斗使希姆莱及其助手轻快地实现了他们梦寐以求的目标。弗立克在同戈林进行争夺中,需要求助于希姆莱,而且他们在这一点上看法一致:两人都希望搞一支中央领导的全国警察。


1934年4月底,希姆莱和海德里希也控制了普鲁士警察。党的领导确认,党卫军保安处是纳粹党的唯一情报机构。领袖代表于1934年6月9日规定,即日起“除党卫军全国领袖保安处外,不许再出现党的任何情报或谍报机构,也不许搞名为国内情报组织实则插手外交的机构”。


秘密警察处长海德里希突然从素不公开露面的状态中走出来,对公众发出报警讯号,他挂1935年部纷十次讲评宁丰气地说,许多党金同志还农本木住格:“随着敌对组织被摧毁“。敌手并不等于已被消灭干净;政权的敌人接受了“一体化”,现在的任务是“到新的阵地上去寻找敌人”。他解释说,“公开的敌人’’虽然仍旧“和过去相同,即世界犹大主义,世界共济会和以进行政治活动为主的圣职人员”,但是还有比这些“明显的”敌人更危险、披上了伪装的敌人:“这种敌人进行地下活动。。。。。其目标是破坏国家和党的统一领导。。。。。。这个分布网异常广阔。”


扩大统治机器可以着手进行了。秘密警察处的各部门被合并为三个处,恐怖总部随即掌握了大权。真正的秘密警察大权把持在海德里希的巴伐利亚派的手里。新的人马着手将戈林所建立的监视网进一步紧密联接起采。按照海德里希的观点,“具体说来,我们所说的国家敌人指共产主义、马克思主义、犹太主义、政治化的教会、共济会、政治上的不满分子(发牢骚者)、民族主义反对派、复旧、黑色阵线(布拉格的施特拉塞)、经济破坏分子、惯犯,以及堕胎者和同性恋(从人文政治观点而言破坏人民和防御力量、同性恋有掩盖间谍分子的危险)、重大谋反和叛国分子。”他认为,这些形形色色时人吉二个共同的‘目时,他们的斗争矛头“直猎德国人民的精神基础和种族基础”。


人们绞尽脑汁设计出一套表格和卡片索引系统,用来记录每个可能的政权敌人。柏林秘密警察处及其在外省的分局建立了一套所谓的A部卡片索引,分为三类登记秘密警察心目中所有的政权敌人,并用颜色对它的打击对象作出细致入微的区别标记,而且每年两次由专人审查颜色标记是否与实际情况相符。为此,他们的经费从1933年的100万马克。上升到l937年的4000万马克。



在整个德国边境上也布下了一道铁幕。为了确保任何外逃者无法避开秘密警察的敏锐眼睛。一套侦缉系统出现了。形形色色的侦缉方式构成了一个密布全国的罗网。既有地方侦缉,也有国家警察侦缉。在这方面对敌人也以颜色作为标记:红砖色侦缉卡表明系在逃犯,红边白卡表明系应予驱逐出境的人。字母代号侦缉分8类。A类侦缉:逮捕;B类侦缉:无居住户口的予以逮捕;C类:查明行综;D类:驱逐出境;E类:搜寻失踪者;F类:核实遗失的证件;G类:暗中监视;V类:逮捕职业性犯罪分子。


发布监护拘留令和关押集中营的特权,是秘密警察手中掌握的一件致人死命的武器。它摧毁了德国的所有司法权,因为任何一个法官、检察官和辩护人,都无法阻止被关在集中营里的人消失无踪。负责发布监护拘留令的最高当局是秘密警察处。最初它可以将每个普鲁士人,后来可以将每个德国人无限期地关入集中营,不受任何司法约束。 1936年6月9日,海德里希代表希姆莱提出要求全部权力:希姆莱必须拥有部长衔,同国防军军种司令的地位相等,授予“党卫军全国领袖兼警察总监”的职称,成为几乎是警察机器的唯一司令,仅仅隶属中央内政部长的“个人”领导(当然,这只是一句空话)。弗立克勃然大怒。希特勒告诉他,任命希姆莱的问题已经决定,不容更改。


希姆菜又一次达到了月的。他一手掌握了希特勒德国的警察。现在他可以和海德里希进行伟大计划的第二阶段了:开始将党卫军和警察合并成为第三帝国的国家保卫团。


海德里希的权力迅速上升,引起了有权有势的党卫军领袖们的嫉妒,党卫军中央主管处局的头头们对海德里希的霸道群起而攻之,生性多疑的希姆莱也采取紧急刹车,不让他的副手几乎毫无阻挡地往前发展。

3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