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银河:聚众淫乱罪过时了

leeshuangcheng 收藏 22 1825
导读:聚众淫乱罪过时了

李银河:聚众淫乱罪过时了


建议取消聚众淫乱罪,不是倡导聚众淫乱;而是,自愿、不干涉他人的性行为是公民的权利。——李银河




3月2日,一条原本普通的两会建议成为公众瞩目的焦点。这一天,学者李银河将取消聚众淫乱罪的提案委托一名人大委员和一名政协委员,送交司法部和全国人大法工委处理。


在建议中,李银河称,目前我国刑法第六章(妨害社会管理秩序罪)第301条(聚众进行淫乱活动的,对首要分子或者多次参加的,处五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的“聚众淫乱罪”已严重过时,建议取消。


聚众淫乱罪原来被列在“流氓罪”中,流氓罪被取消后,这一罪名却保留下来,被列在刑法其他栏目中。李银河表示,这一罪名20年来已经很少适用,因此建议取消。


李银河说,她建议取消聚众淫乱罪,并非是要提倡聚众淫乱,而是“认为过去的做法对这些行为处置过重而已”。李银河认为该提案的一个法律意义是可以“防止‘文化革命’那样的公民权利被肆意践踏的局面再度发生”。


在建议中,李银河举出了5个案例,案例中当事人分别因为裸体跳舞、裸体打牌、举行换偶聚会、勾引男性与其乱搞男女关系、玩弄男性生殖器而获聚众淫乱罪,其中召集聚会的第三个案例当事人被枪毙。


对此,李银河在建议中指出,所谓“群奸群宿、聚众淫乱”不过是西方社会正常生活中屡见不鲜的“性聚会”(sex orgy),而换偶活动 (swing)在西方亦在法律允许范围内。


“在西方报刊的广告栏中,经常可以看到希望进行换偶活动的人寻找伴侣的广告,有时是两对夫妇相聚换偶娱乐,有时是多对夫妇进行此类活动。”李银河表示,目前我国也存在大量此类自愿活动。


李银河指出,在此类活动的参与者全部是自愿参与的这一前提之下,法律绝不应当认定为有罪。“因为公民对自己的身体拥有所有权,他拥有按自己的意愿使用、处置自己身体的权利。”记者曾鸣


对话李银河


“淫乱不是犯罪,不该被枪毙”


3月5日,本报记者通过电话对李银河进行了专访。


李银河表示,这是“聚众淫乱罪”第一次在两会上被提议废止。她对建议本身颇有信心,因为“理由相当充分”,但能否得到官方回应,她向记者表示心里没底;而是否能够真正将聚众淫乱罪废除,她更是不持乐观态度,表示“别人接受还需要一段距离”。


记者:有人认为,你倡议废止聚众淫乱罪,是在提倡聚众淫乱。


李银河:我只是说,淫乱不是犯罪,不该被枪毙,并不是说我提倡这个。就好像伏尔泰的名言,我不同意你的观点,但是我誓死捍卫你说话的权利。


记者:您怎么看待“聚众淫乱罪”中的“淫乱”二字?


李银河:我们常说的淫乱,其实有两层含义。


第一层,是行为确实违背道德,但道德问题不能靠法律尤其是刑法来解决,应该采取批评教育的方法。


而另一层,是有些被称为淫乱的行为连道德问题也算不上,它其实是很多人的一种生活方式。比如说在喜欢虐恋的人群当中,有一类叫作“7/24奴隶”,即某人愿意做另一个人一天24小时一周7天的全职奴隶。喜欢这样生活方式的人少之又少,但是它不是道德问题,更不能因此把这人抓起来判刑。


我们不能把大多数人的价值观当成当下的道德,更不能以一部分公民的生活方式为标准,来立法去惩罚另外一部分公民的生活方式——比如聚众淫乱法。


记者:那取消该罪名会不会导致聚众淫乱的现象增多?


李银河:其实中国自己的实践已经反驳了这种观点。因为我国已经20多年都没有使用这条法律,但社会并没有乱。


作为一项罪名,聚众淫乱罪是很可悲的。在上世纪50年代到80年代,它被大量使用,错误地宣判了很多人;而上世纪90年代以后,它又被束之高阁,再也没被使用过,导致有法不依。


记者:为什么这条罪名在上世纪50年代到80年代被大量使用,但90年代以后就几乎不再使用?这个分水岭为何会突然出现?


李银河:和社会变迁有关。聚众淫乱有罪的日子里,有特殊的社会气氛。打个比方,跳舞。“文革”时跳舞不说有罪吧,起码是很不好的行为,后来,社会发展,人们就觉得跳舞正常。


上世纪80年代,很多人因为各种现在看起来稀奇古怪的事情被枪毙。我在建议里还没有引用最严重的案子呢。


记者:那您印象中最深的一个案子是什么?


李银河:上世纪80年代初,我有一个山东朋友,男的,和一帮干部子弟,在家里聚会,有跳舞,有性行为。之后枪毙4个。我那个朋友是提供场所的,判刑一年。服刑时,他的母亲急死了。


那时候我们30来岁。我朋友除了提供场所,别的什么事情也没做。


记者:这事情怎么被发现的?


李银河:有人举报。当时社会很压抑。


现在跳舞不会被举报了吧?这就是社会的变迁。现在很多行为,社会已经不认为是聚众淫乱了,更不认为是犯罪,那这个罪名就过时了,应该废除。


记者:即使道德上有瑕疵,也不能通过法律来惩治?


李银河:对,也涉及到公权力的边界问题。那就是说国家权力能够干涉私人到什么程度。只要公民没有伤害人,没有强奸,猥亵,就不能拿法律制裁。


自愿的不干涉别人的性行为是一种公民权利。


公民的性倾向、性方式,不管是一对一还是一对多,喜欢什么花样,都是私人生活,公权力不能干涉。




聚众淫乱罪:《刑法》第六章(妨害社会管理秩序罪)第三百零一条,“聚众进行淫乱活动的,对首要分子或者多次参加的,处五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


9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2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