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历史上最有血性的傀儡皇帝

kamkwomgho 收藏 1 1725
导读:[size=16]古代的皇位争夺,是惨烈,悲壮而惊心动魄的。夺宫杀戮、父子反目、君臣异心,此类咄咄怪事,向来不绝于史。历史的长河,总在相似的重复中不断流逝,正如波涛的起伏汹涌,几乎同样的悲剧,在不同的朝代轮番上演。刀光血影的争夺,阴谋智慧的对垒,弱肉强食的角逐,也让历史中出现了这样一类特殊的皇帝:他们虽有皇帝之位,却并无帝王之实,犹如吊线的木偶,随着绳线的提拉抻拽,在前台,机械的表演着各种规定动作。他们被人们称作傀儡皇帝。 傀儡又写作「傀垒」,最初并无贬义。傀的本意是「大」,《说文》解释说,

古代的皇位争夺,是惨烈,悲壮而惊心动魄的。夺宫杀戮、父子反目、君臣异心,此类咄咄怪事,向来不绝于史。历史的长河,总在相似的重复中不断流逝,正如波涛的起伏汹涌,几乎同样的悲剧,在不同的朝代轮番上演。刀光血影的争夺,阴谋智慧的对垒,弱肉强食的角逐,也让历史中出现了这样一类特殊的皇帝:他们虽有皇帝之位,却并无帝王之实,犹如吊线的木偶,随着绳线的提拉抻拽,在前台,机械的表演着各种规定动作。他们被人们称作傀儡皇帝。




傀儡又写作「傀垒」,最初并无贬义。傀的本意是「大」,《说文》解释说,「傀者,伟也」,庄子有「达生之情者傀」,也是大、开阔的意思;「垒,军壁也」,是军队为了防守,用土石砌的护墙,如「营垒」、「两军对垒」,苏轼的「故垒西边」。那么「傀儡」的本意就该是高大的护墙。宋代高承在《事物纪原》中说到了傀儡的引申含义:「世传傀儡起于汉高祖平城之围,用陈平计,刻木为美人,立之城上,以诈冒顿阏氏,后人因此为傀儡。」中国历史上的傀儡皇帝不乏其人。势力集团的淫威,权臣奸相的操控,使他们成为为被人利用的工具,成为舞台上表演的木偶,战斗中遮掩将士的护墙。前台风光暗淡,后台屈辱偷生,可以说,没有哪一个人甘愿当傀儡,情愿受控制。





北魏王朝,堪称历史上一个伟大的时代。拓拔氏从放牧水草的部落,铁骑雄风,问鼎中原,在一统北方后,又主动融入中华正朔。仅凭此番魄力和胸怀,就不是哪一个民族都能做到的。开国皇帝拓跋圭,颠沛流离、戎马倥偬,一手开创帝国基业,是韧性与毅力的最好诠释;拓跋焘马踏柔然、饮马长江,是文治武功的激情释放;元宏革除陋弊、亲近文明,是智慧与胆识的完美结合。然而,任何王朝,似乎都躲不过由盛及衰的历史定律,北魏的风光没能一以贯之。王朝后期的几任皇帝,大都在屈辱中苟延残喘,从元宏的孙辈开始,直到末帝元修,历经六任,无一不是傀儡。孝明帝元诩,6岁登基,成年后欲求自立,却被专权的母后亲手毒杀;末帝元修,不堪权臣高欢左右,借兵反抗,结果才出虎口又入狼窝,反被宇文泰操控诛杀。他们虽为傀儡,却同样表现了不屈的血性,坚忍的情操。而孝庄帝元子攸(507-530),不畏强权的尔朱集团,怒杀骄横不羁的尔朱荣,更是书写了鲜卑男儿慷慨赴死的英雄本色。





北魏的中落,从宣武帝元恪执政后期,便初现端倪,而给北魏王朝带来致命一击的,莫过于尔朱集团的作乱。那场令人胆寒的河阴(今河南孟津境内)杀戮,将北魏的皇室宗亲几欲杀绝,其状惨不忍睹。尔朱荣(493─530)是中国历史上乱中夺权的示范,他是契胡部族的酋长,在北方边镇风起云涌之际,他「招合义勇」,趁乱起家,实力与日俱增,成为一支不可小觑的军事力量,被魏室招安后,权势日重。地位的攀升伴随的便是野心的膨胀。孝明帝元诩被胡太后毒杀后,尔朱荣终于按捺不住,「密议称兵,入匡朝廷」,并以铸铜像占卜的方式,选中拥立了孝庄帝元子攸。立他为帝,一方面是稳定人心的需要;另一方面,也因为他羽翼未丰。替换魏室,不过是时间问题。





尔朱荣和孝庄帝,一个大权独揽,恣行朝野;一个不堪受制,欲图自主。暗斗永远比明争更可怕,心劲的较量要远远胜过剑拔弩张的对峙。《通鉴》记载,当时朝野纷纷传言「荣反」,或「天子必当图荣」,情形已是昭然若揭。尔朱荣「身虽居外,遥制朝廷」,以致「朝贵见之莫不倾靡」,孝庄帝每每「外迫于荣」而「怏怏不悦」。双方的矛盾激化,源于一次人事变动。这次的正面交锋,也集中体现出孝庄帝的鲜明个性。尔朱荣操控朝廷,任意安排人事,能「得其启请,无不遂之」。然而在变动河南诸州的干部时,孝庄帝没答应,尔朱荣的死党元天穆便对孝庄帝说:「天柱既有大功,若请普代天下官属,恐陛下亦不得违之。如何启数人为州,便停不用!」,天柱大将军是尔朱荣的官职,说他护国有功,任命几个地方官你居然还上腻歪,他就是要把全国的官都换喽,你能有脾气?!言辞傲慢,语意威胁,根本没把孝庄帝当根葱。孝庄帝反唇相讥:「天柱若不为人臣,朕亦须代。如其犹存臣节,无代天下百官理。此事复何足论!」。他要不是臣子,我的位置他都可以替换,他要还有君臣之礼,就没道理替换天下的百官。这话够硬的,言外之意,我还在呢,他想要权,干脆来当这个皇帝,反正傀儡也没意思。不难理解,在孝庄帝的内心,是多么渴望摆脱尔朱集团的羁绊。





面对尔朱集团的咄咄逼人,孝庄帝虽「忧愤无计」,却并不苟且偷安,他在和中书舍人温子升密谋除掉尔朱荣时,发出「宁为高贵乡公而死,不为常道乡公而生」的呐喊。这里提到的两个人,都是傀儡皇帝,高贵乡公,指的是三国的魏文帝曹丕的孙子曹髦,为了摆脱司马昭的束缚,不惜以卵击石;常道乡公,即是曹髦之后的曹奂,他15岁给司马氏当傀儡,20岁退位,却一直无忧无虑的活到57岁。在路卫兵看来,拿这两个人做比较,也正表达了孝庄帝的内心独白,从掷地有声的话语中,一个血性男儿的高大形象,跃然纸上。他一方面麻痹尔朱荣,打消尔朱荣「帝欲图之」的疑虑;一方面加紧部署,「以生太子为辞」,招尔朱荣入朝,并事先「横刀膝下」,终于亲手杀了尔朱荣。





虽然孝庄帝最终还是被尔朱集团绞杀,但是他的血性气节,令人拍手称道。孝庄帝死后,先被谥号武怀,后又谥号孝庄。谥法解中说:刚强直理曰武,执义扬善曰怀;秉德不回曰孝,胜敌志强曰庄。武怀孝庄,当是对这个最有血性的傀儡皇帝,一生的最好概括。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