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棍寡妇齐抗战 正文 <三十九> 策马扬枪穿敌营

武者2009 收藏 7 147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111.html


二愣子来到山口,远远望见一群妇女在山坡上嘻嘻哈哈说笑打闹。四虎在教大牛媳妇怎么操作瞄准,王玫瑰则爬在一块石头后全神贯注的举枪盯着远处的目标。

大家见头领来了,这才严肃起来。俗话说:三个女人一台戏。何况聚了20多个寡妇呢。二愣子也没办法,只是对她们笑笑道:大家伙既然想练本领就的列开架势真干,要不小鬼子来了可没有人保护你们。

有女人嘻道:俺还跟玫瑰妹子用刀割他狗日的臭东西。轰地一声,人群里又爆开了。“听说小鬼子那东西臭,狗都不希吃,若鬼子再来俺一定割他几个穿成串烧熟了给狗尝尝看真臭还是咋的。”“五根媳妇,别强调理由了,你馋肉就直说,拿狗做挡箭牌谁不知道啊。”“哈哈。。。。”妇女们一说开了就没个挡。

二愣子皱皱眉吼道:现在不是开玩笑的时候,都快去练。

众人见他发火了,吐吐舌头散开了。

二愣子转身对四虎道:咱俩下去聊聊。四虎望了望站在一边的大牛媳妇,嘱咐道:你就招着我说的练,我跟哥下去会再上来教你。大牛媳妇羞涩的点点头。

两人走到山角在一块石头上坐下,二愣子问:我心思了,明天咱俩就去鬼子驻地闹他一顿,你看怎样?

四虎没吭声,低着头若有所思。二愣子见他这样,急了:咋了,你不想去了?

四虎抬起头问:哥,咱俩怎么去?扛着枪走去?那肯定不行,大白天的两个汉子端着枪到鬼子营地,连傻子都能看出来要干啥。

二愣子脸色一沉:你是不是怕了?我发现你这两天有心事。不想去直说,我跟狗子去。

四虎脸一红,忙辩解:我怕啥啊,我爹和三个哥哥都被狗日的杀了,我狠不得屠了那些畜生。只是咱的想个法子,不能这样直接去。

二愣子笑笑:这个我早就想好了,咱那天不是杀了七个鬼子吗,缴获的那几匹大洋马都还在西山沟栓着呢,还有鬼子的衣服,我让王玫瑰洗了几套,咱明天就假扮鬼子骑着马进去杀他狗日的。

四虎眼一亮,兴奋的叫:哥,还是你心细啊,什么都想好了。行,咱俩加狗子三人一起去。

二愣子道:狗子不能去。

“为啥。”四虎看着他疑惑的问。

二愣子叹了口气:狗子去年跟我师傅王元宝他们在山口打仗已经死过一回了,不能再让他冒险了。何况若咱俩这次去万一失手,山里还能有个男人领着全村老少娘们跟鬼子血拼。

四虎听他这么一说,也点了点头:哥你说的对,明天就咱俩去吧。

二愣子站起来拍了拍四虎的肩,嘱咐道:这事跟谁也别说,我估摸着鬼子肯定不防备,明天咱俩快去快回利索点,杀杀那些狗日的威风。

四虎庄重的应了。二愣子又道:你上山去教她们吧,我去西山谷溜溜那几匹马。

四虎转身要走,二愣子突然道:现在不是分心的时候,别老教一个人。

四虎脸唰的红了,争辩道:没,没,我是轮着挨个指点。

说完,两人心照不宣的笑了。四虎边走边纳闷:他眼光很毒啊,我心里想啥都能看出来?这老大没白当。


第二天,吃了早饭后,二愣子和四虎拿起两套鬼子服装提着枪就向外走,王玫瑰问:你俩拿这个干啥?

二愣子头也不回,道:俺去溜溜大洋马,那些马欺生,俺穿着破衣服它就是不让靠边,怪,畜生也认主子。

“那早点回来还得教俺练枪啊,昨天俺练的差不多了,几十步外的松树干一枪就中。”二愣子不敢回头,怕她从他眼神里发现异样。就呵呵夸了两句急急出了院门。

两人进了西山沟,牵出早已选好的两匹战马,慢慢溜达到山口,因为出山的路已堵死,就拽着马匹攀过山坡,到了山外,路就平坦了,两人换上了鬼子的服装,不约而同的跨上马高吼一声飞奔而去。

宪兵队大院里,田中被送青岛治疗后,新上任的少佐南岭独瓜就认为自己是老大了,站在田中的办公室里一会叫进来这个训训,喊过来那个骂几声,气的那些士兵背后里直骂:草你娘,真是老虎不在家,猴子称大王啊,下次出去先让子弹打你个狗日的。

马大全在办公室里点头哈腰忙着给新长官端茶倒水献殷勤。南岭独瓜看着这家伙这么勤快,心里不由的感叹:还是当大官好啊,田中若在,我敢这么神气?他暗暗盼着那老鬼子多在青岛呆些日子,最好让他伤口发炎直接残废。那样自己享受的时间就长了。他乜斜着马大全道:马,你的女人大大的漂亮啊,哈哈。。。

马大全一惊:草,你这杂种也要日我老婆?呸!他嘿嘿陪笑道:太君,您开玩笑,我的老婆老太太了,街上花姑娘大大的好,等着我去给你找个,你的米希米希。

南岭独瓜听他这么一说,满意的点点头。

宪兵队大门口,四个站岗的鬼子认为没了大当家的,也不用那么跟电线杆子似的矗着了,几个人凑在一块头对头嘻嘻哈哈聊些花姑娘的见闻。

二愣子和四虎骑马一路奔到王戈庄外围,远远能看清乡驻地的建筑物了,这才放慢马步并肩齐进。只见二愣子头戴牛比冒,腰跨指挥刀,脚蹬铮亮耀眼的高筒大马靴,很是威武。不过手里始终攥着的手枪让人看起来挺别扭。管他呢,反正这是去杀人也不是去赴宴。四虎同样一身行头,不过腰里没武士刀,肩上多了杆三八大盖。

两人骑马进了乡里,路上的百姓见了远远躲开,生怕被这俩鬼子看见生吃活吞了.路旁的一条小黑狗倒是很勇敢,四肢扒地撅着尾巴朝着他俩汪汪直吠。靠,穿着这身鬼子皮谁都不喜欢啊。

四虎见这情景,不由的嘿嘿直笑,二愣子严肃道:正经些,别让人看出破绽。四虎忙用手捂嘴,二愣子看他这样,自己反到咧开了嘴。

两人穿过几条巷子转弯来到了宪兵队门口,远远见几个鬼子背着枪在那里晃悠。二愣子小声道:注意,我上去开枪先结果了这几个,等鬼子从大院里蹿出来你接着摔手雷。

四虎点点头说哥你尽管杀,我收尾。说着从腰里把几个手雷摸了出来。

站岗的鬼子一看有两个骑着马的同类从远处过来,日,这是那部分的,今天没见有人骑马出去啊?

正在迷糊呢,二愣子打马已到了跟前,一个鬼子刚要喊站住,他抬手就是一枪,那鬼子惨叫一声仰面摔倒,其他鬼子一看不好,忙要举枪,二愣子手一摆啪啪啪连开三下,四个鬼子同时进了阎王殿。

这时大院里的鬼子听见枪响,知道有情况,抱着枪争先恐后的嗷嗷叫着冲了出来,四虎嗖嗖两颗手雷扔过去,轰轰两声巨响,硝烟弥漫中鬼哭狼嚎,肢体横飞,霎时倒下一片,二愣子吼一声:撤!

两人打马绝尘而去。

南岭独瓜正在屋里跟马大全吹牛比呢,突听外面一阵枪响大吃一惊,几步蹿到外面举着指挥刀就向大门奔去,他要在这关键时刻表现出他最高长官的能力和勇气让属下瞧瞧我南岭独瓜不是吃干饭的。马大全一听见枪响赶紧就地钻进桌子下藏了起来。这种时候还是保命要紧。

南岭独瓜刚跑到门口,突然一颗手雷砸过来,躲避不及轰的一声,弹片划过半个脑瓜飞了出去。鬼子们急了,不顾一切从地上跳起来朝着俩人的背影砰砰乱射。。。。

马大全等枪声停了,知道危险过去了,这才从桌子底下爬出来,挥舞着盒子枪高声喊着蹿过来,一看刚才还活蹦乱跳要要找花姑娘的南岭独瓜竟躺在地上成了个半瓜。吓的他张着大嘴半天没还过气来。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7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