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美援朝革命烈士的抚恤金 揭秘:毛岸英的抚恤金究竟是多少?

kamkwomgho 收藏 1 2361
导读:[size=16] [B] 揭秘:毛岸英的抚恤金究竟是多少?[/B] 2006年9月,《为了和平》大型雕塑在辽宁省丹东市鸭绿江断桥桥头落成。群雕最前面的塑像是彭德怀司令员,彭总左侧是毛泽东长子毛岸英,右侧是志愿军第50军副军长、江西永新籍的老红军蔡正国。 蔡正国的塑像,是著名雕塑家陈绳正先生根据蔡正国家人提供的照片雕塑的。在群雕落成典礼上,蔡正国的遗孤蔡小东第一次触摸到了立体的父亲,思念、追怀、感慨汇成一汪晶莹的泪花,洒在了祭奠父亲与志愿军先烈的祭台上,随即,化为一

揭秘:毛岸英的抚恤金究竟是多少?



2006年9月,《为了和平》大型雕塑在辽宁省丹东市鸭绿江断桥桥头落成。群雕最前面的塑像是彭德怀司令员,彭总左侧是毛泽东长子毛岸英,右侧是志愿军第50军副军长、江西永新籍的老红军蔡正国。



蔡正国的塑像,是著名雕塑家陈绳正先生根据蔡正国家人提供的照片雕塑的。在群雕落成典礼上,蔡正国的遗孤蔡小东第一次触摸到了立体的父亲,思念、追怀、感慨汇成一汪晶莹的泪花,洒在了祭奠父亲与志愿军先烈的祭台上,随即,化为一缕轻云飘向父亲魂魄所在的九霄。



2006年9月,在志愿军群雕落成典礼上,蔡正国副军长的遗孤蔡小东第一次触摸到了立体的父亲,思念、追怀、感慨汇成一汪晶莹的泪花,洒在了祭奠父亲与志愿军前辈的祭台上,随即,化为一缕轻云飘向父亲魂魄所在的九霄。



1953年4月11日,蔡正国副军长在朝鲜青龙里写下了最后一封情深意切的家书,为出生刚15天的儿子起了名字,次日,便在美军飞机轰炸中牺牲了。



蔡正国有过3个孩子,蔡小东是他仅存的骨血。40多年前,在丹东八一小学读书的时候,我们所有同学都知道他的身世,惟独瞒着他一人。直到小东穿上军装年满18周岁的时候,一群共和国的开国将军才通过一次非常庄严肃穆的会议,让战功赫赫血洒疆场的父亲升入小东纯净的精神殿堂。



父亲,给儿子留下了一个裹着硝烟漆皮剥落锈迹斑斑的铁皮箱,里面装着伴随二万五千里长征保存下来的中国工农红军公略步兵学校第一期学员《毕业证书》,以及抗日战争解放战争时期的笔记和日记,还有抗美援朝期间的16封家书,等等。



一次,整理父亲遗物,小东夫妇意外发现,家里竟然没有《革命烈士证明书》。虽然,小东的“烈属”身份确凿无疑,但这毕竟是父亲遗物收藏、传承中的遗憾。



一问,所有的人都说:“不可能!”



一查,果真没发。



革命烈士证明书》补发了,随同补发的,还有600多元的抚恤金。当工作人员把抚恤金递到手上的时候,小东傻眼了:我不是为这抚恤金来的啊!



经过再三劝慰,小东把抚恤金领了回去。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里,那抚恤金就像一块巨石压在心头,久久不能释然,直到小东把抚恤金加倍捐献给父亲陵墓所在的沈阳北陵抗美援朝烈士陵园,忧郁愁苦的心情才舒坦开来。



“爸爸,您的儿子、解放军战士蔡小东看您来了!”



蔡正国在抗战后期,曾担任八路军胶东军区教导第二团(其前身是抗大一分校第三校,又称胶东支校)团长。1986年,蔡小东陪同母亲去北京看望父亲的老战友、原总参军训部副部长韩复东,解放军总参谋长迟浩田闻讯赶来,看望老校长的遗属:“我是抗大胶东支校的学员,是蔡校长的学生……”



那一次,迟总长关切地询问穿着军装的小东:“有什幺要求?”



瞬间,小东仅仅想到了父亲气贯山河生命永驻的土地,他略为思索后,回答:“我只有一个要求,就是想去朝鲜看看。”



迟浩田总长点了点头,“好,我记下了,有机会我会安排的。”



蔡正国的一生,融入了我军从巍巍井冈山到轰轰烈烈的抗美援朝全过程;子承父业,小东心驰神往的人生之路,也是把自己的整个生命全部奉献给父亲用鲜血和生命为之奠基的共和国国防事业。然而,1990年,小东还是脱下了他无限依恋的国防绿军装。



那一年,突然有一位军人辗转找来,把一份收到多日却又必须面交本人亲收的国防部文件递上。小东打开一看,上面赫然写着“中华人民共和国国防部出国任务批件”,内文简短:“经审查同意蔡小东同志因友好访问任务,赴朝鲜国。在国外停留一周。”



迟浩田将军一诺千钧,给了从未谋面的“老校长”父子心会神交的宝贵机会。



1990年10月22日,蔡小东随中国人民志愿军烈属代表团出访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参加中国人民志愿军赴朝参战40周年纪念活动。在朝鲜平壤锦绣山议事堂,蔡小东参加了金日成主席的接见活动,接受了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副主席李钟煜代表金日成主席授予的朝鲜三级国旗勋章。离开朝鲜的那天,小东早早起了床,准备到下榻的朝鲜劳动党护卫局宾馆外的湖边散步,一出宾馆,却远远地看到刘松林独自伫立湖边,心绪茫茫地向天际远眺。



那一次,蔡小东与刘松林在高大笔直的白杨树下,漫步宁静的湖边小路,交谈了很久,很久。刘松林告诉小东,主席去世后,她回到中南海收拾东西才发现,竟然没有毛岸英的《革命烈士证明书》。当她去有关部门补办时,所有的人都不相信:“这不可能!谁不发也不能不发给你呀!”



查来查去,当年确实没发。



补发《革命烈士证明书》那天,刘松林尴尬万分,因为按毛岸英当年的职务,一并补发了300多元抚恤金。回忆这段往事,刘松林的心情至今依然不能平静:“我很不好意思,真怕他们以为我是想要这笔抚恤金……”



毛岸英与蔡正国副军长抚恤金故事,选自解放军文艺出版社2007年1月出版的《阅读父亲》,作者是我的小学同学蔡小东以及他的夫人马晓丽。



这个故事在今天看来,几百块钱的抚恤金似乎太菲薄了,然而,它却昭示了前辈的昨天:正是毛泽东主席在建国初期带领全国人民粗茶淡饭节衣缩食戮力同心,才奠定了今天共和国改革开放得以腾飞的经济基础,才建立了使帝国主义不敢再欺侮中华民族的强大国防!

15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