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洋战场末期美国海军最大的悲剧——“印第安那波利斯号”沉没始末

世界王牌 收藏 0 3159

1945年7月,美国第5舰队旗舰“印第安纳波利斯”号巡洋舰担负了运送原子弹“小男孩”到提尼安岛的任务,完成任务之后沿预定航线驶往菲律宾的莱特港休整。然而,在前往莱特的路上,该旗舰遭到日军伊-58号潜艇的攻击,当即沉没。全舰1200多名官兵,除316人幸存外,其余均葬身海底。




麻痹轻敌协作不力:美国第5舰队旗舰葬身海底


1945年7月,美国第5舰队旗舰“印第安纳波利斯”号巡洋舰担负了运送原子弹“小男孩”到提尼安岛的任务,完成任务之后沿预定航线驶往菲律宾的莱特港休整。然而,在前往莱特的路上,该旗舰遭到日军伊-58号潜艇的攻击,当即沉没。全舰1200多名官兵,除316人幸存外,其余均葬身海底。


美国第5舰队旗舰在第二次世界大战行将结束之时葬身海底,让人觉得非常可惜。而更让人痛心的是,军舰沉没后又有数百名船员由于军种间的扯皮得不到及时救助而死于水中。其中的教训值得后人深思。


一是顺境使“印第安纳波利斯”号的官兵产生了麻痹轻敌的思想。1945年7月29日距8月15日日军宣布无条件投降,仅有半个多月的时间,胜利在望。在战火中挣扎了数年的军人在战争结束前夜产生了轻敌思想。其实,在巡洋舰被击沉之前,关岛的海军军官曾向他们提出过航线附近有日本潜艇出没的告诫,但被当作了“耳边风”。在航行途中,按规定巡洋舰为避免袭击应走“之”字形航线,但美军只在最初的半天敷衍了一下,就开足马力直线行进了,最终成为日本潜艇的靶子。


中国古代兵书《百战奇法》中有这么一段话:“凡与我战,若我胜彼负,不可骄惰,当日夜严备以待之,敌人虽灭,有备无害,法曰:‘既胜若负。’”这段话有着深刻的哲理,即使在今天依然有很好的借鉴意义。因信息化战争波诡云谲,战场情况瞬息万变,形势优劣转换频繁。战场上的优势和主动权都只是暂时的,如果不注意把握,优势很快变成劣势,主动权也会丧失。因此,在战场上即使面对顺境,也应保持清醒的头脑,戒骄戒躁,从应付可能出现的最困难局面出发,谋求克敌良策。


二是军种间推委扯皮,互不协作,使悲剧最终上演。“印第安纳波利斯”号巡洋舰沉没时,估计有350人死于爆炸或随船沉入海底,850人是活着落水的。出事后,曾有一架美军陆军航空兵的飞机飞过出事海面。舰长麦克维伊下令打信号弹和曳光弹。机上飞行员回去向上级进行了汇报。但由于美国军种间有一个不成文的规定:陆军航空兵从不过问海上作战。陆军航空兵领导对此失事船只未予理睬。直到一架海军航空兵的飞机发现了他们,救援工作才开始进行。而此时距“印第安纳波利斯”号巡洋舰沉没已有了84小时。美军各军种间的互相扯皮、各自为政使500多名落水的船员失去了生存的机会。当时美军建设走的是“烟囱林立”式的发展道路,造成了军种间的矛盾重重,以致在作战行动中“貌合神离”。20世纪60年代,时任美国陆军参谋长的麦克斯韦尔撰写了《不定的号角》一书,详细披露了美军军种间的争执以及在训练、作战中存在的不协调现象,并对此进行了严厉的抨击。


未来战争中将主要遂行联合作战,单靠陆、海、空、天、电、网任何一维的优势都不可能取得战场主动权。作战中,各军种间不仅需要主动配合、密切协同,还要打破军种界限,按信息系统特点和运行方式进行全新的一体化结构编组。只有这样,各军种力量才能融合起来,使战斗力得到最大限度的释放。



“美国印第安纳波利斯”号悲剧始末


1945年夏天一个晚上,美国一艘巡洋舰在太平洋被日潜艇击中沉没。没有人明白,为什么美国海军最高指挥部始终知道这艘巡洋舰正驶入危境,却从未向舰长发出过警告。


这是1945年一个夏天晚上发生在太平洋上的故事。直到现在,也就是55年后,这个故事才接近尾声。


“美国印第安纳波利斯”号巡洋舰上载有近1200名官兵。1945年7月16日,这艘巡洋舰从旧金山起航。舰上载有的秘密货物连舰长也不知为何物。装在一个重铅气缸中的货物是铀235,是具有前所未有爆炸力的两枚炸弹的重要成分。正是这两枚炸弹在此后不久落在了日本的两座城市广岛和长崎,并永远改变了世界格局。


悲剧的发生


在把货物卸到西太平洋的提尼安岛之后,这艘巡洋舰继续驶往关岛。从那里,它穿过菲律宾海,前往海军在菲律宾群岛上建造的基地莱特。但它未到达那里,这是美国海军历史上最大的一场海上灾难。尽管这艘巡洋舰没有潜艇探测装备,舰长查尔斯.巴特勒.麦克沃伊提出的让驱逐舰护送的要求仍遭到拒绝。上头告诉他,敌人潜艇实际上不会在沿途对巡洋舰构成威胁。为了以防万一,上司下令他根据可见度和天气按自己的意愿让巡洋舰成之字形曲折前行。


7月29日深夜,天空云层密布,站在舰上一端几乎看不到另一端。巡洋舰停止成之字形前进。在上床睡觉之前,麦克沃伊留下话来,如果天气好转,就恢复曲折前行。午夜时分,云层突然散开,月亮探出头来。就在这一时刻,日本为数不多的仍在行动的潜艇之一1-58露出水面,发现了巡洋舰的位置。潜艇共发射了6枚鱼雷。第一枚炸掉了巡洋舰的舰首,第二枚猛地蹿入它的火药库和油箱。仅仅过了12分钟,巡洋舰就下沉了。在这狂乱的十几分钟内,船员至少发出了三条SOS求救信号。


大约300人与舰同沉。还有大约900人——其中许多赤身裸体或者仅穿着内衣内裤——设法穿上救生衣,跳进大海。包括舰长麦克沃伊在内的其他人上了几艘橡皮艇。到了早上,他们满心以为自己将马上获救。但一天过去了,然后是第二天,第三天。他们的木棉救生衣使他们能在海上漂流48小时。他们必须把下颚抬高,以便保持呼吸。毒辣辣的太阳无情地照在他们被石油和盐水侵蚀而溃烂的脸上。由于四周都是海水,他们没有水喝。鲨鱼在周围出没,鳍若隐若现,尖叫声不绝于耳。


到了第四天,所有的希望似乎都破灭了。不可思议的事实是,没人知道他们在那里,在第四天他们一个接一个地死去。海军一架巡逻机的飞行员碰巧在搜索漏油地点,无意中才看到了他们。


疑团重重


到一场大规模的营救行动结束时,近1/4船员——317人——幸存下来。美国海军在日本投降的同一天宣布“美国印第安纳波利斯”号失事沉没,这条消息没有成为标题新闻。但传媒开始提出疑问。这一切是如何发生的?海军的回答是把舰长麦克沃伊送上军事法庭。他的罪名是在这个国家参战期间使这艘巡洋舰“承冒风险”。为什么所有船员在海洋中求救无门的问题没有得到回答。到这个时候,整件事似乎已经了结。但这个故事远远没有结束。1958年,美联社编辑理查得.纽科姆写了一部关于“美国印第安纳波利斯”号巡洋舰灾难以及接下来麦克沃伊在军事法庭接受审判的畅销书,题为《弃船!》。哈泼-柯林斯出版公司明年元月将出版它的修订本。


但《弃船!》不只是一部畅销书。它引发了一场至今仍是激烈的争论,一场有关可耻的不公正行为、大量掩盖事实、欺骗玩弄花招、个人耻辱和寻找替罪羊的争论。几十年后,人们将会发现海军最高指挥部始终知道“美国印第安纳波利斯”号巡洋舰正驶入极度危险之中,但它从未向舰长发出过警告。


痛苦的回忆


幸存者经受了如此难以言表的苦难煎熬,以至于他们不愿把这段不堪回首的经历告诉他们的家人和朋友,甚至不愿与其他生还者共同追忆。但纽科姆却得到了第一手资料,这基本上是因为他本人曾是海军记者。他的著作的出版对这些人来说是一种解脱,并导致他们在1960年第一次重新聚首。这艘巡洋舰上的海军陆战队员贾尔斯.麦科伊在接受《华盛顿邮报》的一名记者采访时说:“我是在那本书出版之后才有了聚会的念头的。”


船员约翰.布拉德现在可以畅所欲言了。他回忆道:“有人大叫道:‘鲨鱼!’我们看见了鲨鱼鳍在朝我们逼近……我亲眼看见有个人掉了队,被鲨鱼咬死了。”


舰长迈克.库里拉回忆道:“暴晒和缺水比鲨鱼更糟糕。我们的身上起了疱。白天时,我们被烈日烘烤,祈祷黑夜快快来临。到了夜间,我们在冰冷的海水里冻得直哆嗦,又渴望太阳早早现身。如果你放弃了,你就死定了。一个家伙对我说:‘我们会再相见的。’但后来他游走了,我再也没有见过他。”


精神崩溃的舰长


舰长麦克沃伊不愿意出席第一次聚会。由于他在军事法庭上受到的指控,他经常收到死难者家属寄给他的诅咒信,骂他是杀人凶手。他不知道他在聚会上会受到什么冷遇。出乎他的意料,那些生还者热烈拥抱他,向他敬礼,告诉他作为他的手下是多么自豪。但就连这也不足以支撑他的意念。1968年,当麦克沃伊打开另一封诅咒信时,他的精神崩溃,自杀身亡。


在第一次聚会上,人们开始为恢复麦克沃伊的名声而作出努力,理由是他不公正地成为替罪羊。但直到80年代初期,销密文件才透露海军最高指挥部知道1-58以及另外一艘日本潜艇朝“美国印第安纳波利斯”号巡洋舰的道路进发。更糟糕的是,仅在四天前,美国一艘驱逐舰就在同一地区遭到鱼雷袭击。然而没人告诉麦克沃伊这一切。


指挥部是谁作出不告诉麦克沃伊的决定仍然不得而知。海军声称没有留下书面记录,所有参与者都已离开人世。


不过,国会议员根本不愿意被卷入其中。海军没有透露只言片语。幕后肯定还有很大的隐情。


舰长终获平反


然后,在1996年,局势出现另外一个戏剧性的转折点。佛罗里达州彭萨科拉一位名叫亨特.斯科特的学生看了电影《大白鲨》。在片中,一个人物回忆了鲨鱼是如何袭击失事巡洋舰上的舰员的。斯科特决定进一步调查这场悲剧。利用在《弃船!》一书出版后列出的幸存者名单,他得知这些人异口同声地说他们的舰长蒙受了极大的不白之冤。


年轻的斯科特也得知至少三处海军驻地收到了SOS求救信号,但他们要么没有在意,要么认为这是日本人要的花招。到了1999年,斯科特的研究结果以及与许多生还者的谈话内容在全国再次掀起轩然大波,为麦克沃伊平反的呼声一浪高过一浪。


今年春季,众议院以压倒性多数通过一项决议,称对麦克沃伊的指控“从道德上而言是不成立的”,对他的定罪属于“审理不公,导致他不公正地蒙受耻辱,并且毁了他的行伍生涯”。


参议院通过的决议的口气没那么严厉。决议规定麦克沃伊“不应受到惩处”,但没说有什么不公正行为。如今,两院必须达成妥协。只有到那时,“美国印第安纳波利斯”号巡洋舰及其勇敢舰员的故事才会划上句号。




天文学家破解"印第安纳波利斯"号沉没之谜


二战中,载有1200多名美国海军的重型巡洋舰"印第安纳波利斯"号在驶往太平洋 西部的蒂尼安岛时,突然遭到了2英里外的日军伊-58号潜水艇的鱼雷袭击,船上120 0名美军仅有317名死里逃生。


多年来,美军科学家们一直对此事件百思不得其解----美舰雷达事先根本没有发现日军 潜艇,而日军潜艇是怎么发现美舰并准确发射鱼雷的?


日前,得克萨斯州州立大学的天文学专家唐纳德·奥尔森,利用他刚发明的一套"超时 空天文学研究程序",输入了当时海面上的天气资料、"印第安纳波利斯"号所在坐标和速 度以及击沉它的日军潜艇的航行时速后,电脑屏幕上立刻虚拟出舰艇沉没时的情景。专家们 惊讶地发现,当伊-58潜艇刚浮上水面时,头顶原本漆黑一片的天空突然亮了起来,大约 有3/4个月亮从浓云后面露出来,正好照亮"印第安纳波利斯"号的巨大身影。几秒钟后 ,月亮又缩入云层,海面重返黑暗。


如此看来,正是月亮短暂的露面葬送了"印第安纳波利斯"号。在那一瞬间,日本潜艇 观望员已看清了美军巡洋舰的巨大阴影。半个小时后,6发鱼雷将它送入了海底。


唐纳德·奥尔森早就开始用天文学知识来解开一些历史之谜了。在得州大学,奥尔森开 设了一门名为"艺术历史天文学"的课程,通过电脑模拟查明了好多艺术品的创作年代和创 作地点,最著名的例子是查明了摄影名作《月亮与山顶》的创作年代。美国著名摄影师安瑟 尔·亚当斯经常忘记在他的作品上标注拍摄时间,这给出版商和研究者们带来了很大的麻烦 ,如他的代表作、摄于加利福尼亚州中部约塞米蒂国家公园的《月亮与山顶》,专家们根本 无法得知这幅仙境般的图片是在哪一年拍下的。


奥尔森和他的学生来到了约塞米蒂国家公园,找到了亚当斯作品中的拍摄地点,经过对 当时亚当斯所处的方位、照片中月亮的位置和特征、山顶上月亮造成的阴影、远处山峰上的 积雪及其他线索的研究,并将这些线索输入电脑。最后,奥尔森向美国科学界宣称,亚当斯 的这幅照片是1960年12月28日下午4点14分拍摄的。研究者们只要求拍摄日期能 精确到年,可奥尔森连几点几分都算出来了,让科学家目瞪口呆。



美国海军平反大冤案


55年前,一艘美国巡洋舰被日本海军击沉。


1945年7月16日,美国超级巡洋舰“印第安纳波利斯”号(二战中名气最大的军舰之一,投放到日本广岛的那枚原子弹就是该舰运送的)载着绝密货物从美国加州出发,赶往蒂尼安岛。卸下货物后,美军太平洋总部要求该舰到菲律宾的莱特湾与美舰伊达霍号会合。不幸的是7月30日中午12时14分,“印第安纳波利斯”号在菲律宾海被日本潜艇发射的鱼雷击中,12分钟后沉没。舰上共有1196人,4天后美国海军的救援舰只赶到时,只救出316人。


舰长麦克维1920年毕业于美国海军学院,因战功卓著多次被授予“战斗之星”勋章。他虽然侥幸活了下来,但是却逃不过军法的处置,被美国军事法庭以“导致舰只沉没”的罪名投进了监狱。麦克维最后被释放了,他每天都收到大量的信件,有些是向他表示慰问的,但也有一些是死者的父母向他要儿子的,这给麦克维造成巨大的精神压力。1968年11月,他走到自家的草坪上,用左轮手枪结束了自己的生命。


虽然时间过了一年又一年,但麦克维的部下们仍然没有放弃努力。于是,一件又一件铁的证据被发掘出来:


“印第安纳波利斯”号没有按时抵达莱特港,海军高层并没有注意到,也没有采取救援措施;“印第安纳波利斯”号没有反潜侦察设备,因此它无力侦察潜艇,正是基于这一原因,麦克维曾提出要驱逐舰护航,但他的这一正当要求被拒绝;美舰“安德希尔”号4天前在“印第安纳波利斯”的航行线路上被击沉,但海军并没有把这一情况通知麦克维。


麦克维下令蛇形前进,除非遇到浓雾。当时是晚上,云层很厚,麦克维在上床休息前下令停止蛇形前进。但在午夜时分天气突然转好,日本潜艇正是在这个时候发现了“印第安纳波利斯”号,并发射6枚鱼雷,其中2枚击中目标。军事法庭开庭时曾传唤了那艘日本潜艇的指挥官,他证实,即使“印第安纳波利斯”号蛇形前进,他也会下令发射鱼雷。


美国高层成功地截获了那艘日本潜艇发出的击沉“印第安纳波利斯”号的电文,但这封电文被高层忽视,海军没有因此展开救援工作。在法庭上,麦克维一遍又一遍地问,为什么他们在水里泡了近5天而无人前去救援?海军的理由是,当时舰只保持无线电静默,收不到救援信号。但实际情况是,“印第安纳波利斯”号在沉没前共发出3个“SOS”信号,其中一个被菲律宾的一个美国海军基地收到,但由于管事官员那天喝醉了酒,根本没把它放在心上。另外两个信号也被其他基地接收到,其中的一个由于当天值班官员对手下人说“不要打扰我休息”而被耽搁;另一个则由于有关领导认定那是日本人的欺骗行为而遭忽略。


现在,美国海军历史上最大的冤案终于真相大白,舰长麦克维总算可以安息了。美国国会一些议员已于今年5月中旬提出一份议案,建议总统授予麦克维和舰上水手荣誉奖章。


美国再一次掀起“印第安纳波利斯”热,有一家公司准备出巨资跟美国国家地理协会和“发现”频道合作,到菲律宾海打捞沉船。


4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