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渐进式改革必须保持必要的速度

eastlan 收藏 28 319
导读: 核心观点:渐进式改革必须保持必要的速度,并非有进步就可以接受了。像蜗牛那样爬一百年,半路上就会被野兽吃掉了。 (一)给渐进派分类: 我估计着,在中国大多数人都是认为民主程度还不够,还没有真正起步,而且支持渐进式改革,支持暴力革命的和顽固保守的都是少数。但是渐进式改革也有很多种,如果以达到90年代世界前50名的民主程度(不谈具体体制,免得扯皮),体现出中国的民主制度优势为目标,按速度来分的话,有5-15年实现的快速派,有15-30年的中速派,30-50年实现的稳健派,50-100年实现的保

核心观点:渐进式改革必须保持必要的速度,并非有进步就可以接受了。像蜗牛那样爬一百年,半路上就会被野兽吃掉了。

(一)给渐进派分类:

我估计着,在中国大多数人都是认为民主程度还不够,还没有真正起步,而且支持渐进式改革,支持暴力革命的和顽固保守的都是少数。但是渐进式改革也有很多种,如果以达到90年代世界前50名的民主程度(不谈具体体制,免得扯皮),体现出中国的民主制度优势为目标,按速度来分的话,有5-15年实现的快速派,有15-30年的中速派,30-50年实现的稳健派,50-100年实现的保守派,有100年以上的虚无派。

胡老大在纪念十一届三中全会召开30周年大会说,“我们的伟大目标是到新中国成立一百年时基本实现现代化、建成富强民主文明和谐的社会主义现代化国家。”也就是说到2027年实现基本民主。国新办主任解读胡锦涛报告“不折腾”内涵说:“我们中国在下一个30年、下一个50年就一定能够取得更大的成就,就一定能够发展得更好,屹立于世界民族之林。”我个人理解,屹立于世界民族之林应该不仅仅是经济上的,也包括精神上的、社会制度上的。那么可以认为胡老大是属于中速派,基本上我属于15-20年这一派。


(二)民主化进程的启动时间判断

有些人提出要等人均GDP超过5000或者6000美元的时候,才能真正启动民主,并且举了日本、台湾和韩国的例子,理由是民主需要工业化基础。其实我是不以为然的,因为民主需要工业化的原因是民主需要民众的自我组织能力、集体的团结,而民众的自我组织能力是可以通过组织制度来调节,而且工业化不是孤立的存在,不能简单对比。更重要的是,民众的自我组织能力可以通过信息化来加强(西方民主化的时候可没这么多手机和网站)。

不过现在看争辩这些已经不重要了,前几天看到2009年的人均GDP是3640美元,接近中等发达程度,按照年均9%的增长率,2015年可以达到6100美元,达到上中等国家水平,接近工业化后期标准。之后按8%增长率,2022年肯定突破1万美元,2027年接近1.5万美元。实际上,考虑到人民币的升值,还会来的更快。分地区来看2009年已经有约10个城市超过1万美元,5个省市超过6000美元,已经超过部分G20国家。

根据国家统计局公布的全面建设小康社会监测数据,到2007年,我国全面小康社会的实现程度为72.9%,平均每年增长1.95个百分点;2015年我国全面小康社会的实现程度将达到88.5%。

社科院科研局副局长2月底表示:中国整体上已进入工业化中期的后半阶段,而且现在是工业和信息化融合的时代,再过十年,进入工业化后期是没有问题的。分区域来看,上海、北京已处于后工业化阶段,天津、广东已处于工业化后期后半阶段,浙江、江苏、山东已处于工业化后期前半阶段。

从国际上看,美国于1955年前后、日本于1972年前后,德国于1970年前后,韩国于1996年前后进入工业化后期,基本上民主化进程都在工业化后期之前。从人均GDP来看,当韩国和台湾地区的人均GDP达到了6000美元左右,就开始了民主化转型(蒋经国1987年解严),1988年的汉城奥运会时韩国人均大约6400美元。 1987年10月韩国全民公投通过的「第六共和国宪法」,并将总统和国会议员由公民直选。

人均GDP超过1万美元的时间,日本1984年,台湾1992、韩国1995,都处于民主巩固阶段。台湾1992年第二次修宪,将总统改为直选,同时开放省市长民选。

-----------------------------------------------------------------------

以上说明,2015年左右是一个适合真正的民主启动的区间,到2022年第六代接班的时候,主要的****要完成或进入明确的轨道,2027年的时候应该要交出一份满意的答卷了。


(三)民主化之前该做什么

民主化启动之前,还要做很多准备工作。按照上面这个目标来倒推的话,我们的进展是很落后的。社科院发布 《当代中国社会结构》指出:我国多数社会结构指标仍然还处在工业化初期阶段,社会结构滞后经济结构大约15年左右。如果看政治体制,落后的肯定不止15年。以《选举法》为例,30年了刚刚写入城乡投票权相等和秘密投票,连字面上的公开、平等、竞争的选举都无法保证。再联想到官员财产公示制度的难产,政府信息公开的步履维艰……甚至很多学者说90年代以后是基本停滞不前的。社会结构的变动滞后是有一个合理的度的,长期的大幅度滞后于经济结构,显然会隐藏巨大的风险,俗话说就是一台不结实的车却在狂奔,迟早要散架。

以台湾为例:蒋介石时期,1950年通过了《省县自治草案》,不过初期各级地方选举也是国民党行政系统主导,到70年代初,除了台湾省长和两个直辖市长外,各个市县行政首长都已实现直接选举。国民党占据大部分席位,但是党外力量越来越壮大。

简单参照一下,民主化进程启动之前,我们应该做的准备工作:

1、县市长直选,省长党内差额选举;

2、修改选举法,地方人大代表实现真正的直选,全国人大实现形式上的直选;

3、民间社团(不含政党)实现结社自由,取消主管部门

4、逐步减少舆论监督限制,到2015年基本取消事前审查和地区、行业限制,或者舆论审查权收归中央,取消地方党委对媒体审查权。

5、逐步放开言论自由,实现言论监管完全法治化,或者制定《媒体基本法》(新闻法+出版法);

6、以官员财产公示为代表的官员清洁;

7、党内自我清洁;

8、县以上党代表常任制,县市党内书记、委员、省级以下代表直选,初步实现全国党代表直选;

9、地方的司法独立于本级政府,律师独立;

10、初步成立宪法审查机构,审查省级以下法律文件,并逐步减少和废除各类违宪的政府行为、法律、政策、文件;

11、各种协会、人民团体的内部民主化;

12、落实政务、财务预算和党务公开

以上的措施仅仅是修修补补,大部分目标能顺利完成的话,才可以进入实质性的民主化日程。由此可见,现有的制度改革力度远远落后于实际需求,按照现有的进度,要在5-10年内完成以上目标,基本上不可能,必须大力加快才行。以县市长直选为例,比较理想的情况,也要10年乡镇长直选,10年县市长直选,那时候中国整体早已进入工业化后期了,甚至是后工业化阶段了。(中国的工业化、高技术产业化、信息化是交叉融合在一起发展的)。官员财产公示,5年内能立法也是超出预期了。


(四)渐进式改革的速度原则:

1、政改速度应高于经济结构发展速度,这很容易理解,因为政改滞后嘛,那就要追赶。如果要在5-10年内赶上的话,政改速度必须是经济结构发展速度的2-4倍,这需要超常的魄力。

2、政改速度应高于其他国家体制优化的速度,西方和周边国家的体制和廉政制度也不是一成不变的,也在不断的适应、优化、进步,我国要在15-30年内接近或追赶上,那只能提高政改的速度了。

3、政改速度应高于社会矛盾积累的速度,最近两年的群体事件总数都查不到了,可见社会矛盾的严重程度。相当多的矛盾已经不是头痛医头脚痛医脚可以解决的了,需要深入的体制改革来化解。

4、政改速度应能遏制社会不公和收入差距的扩大。


(五)民主化启动后如何改革

这是个大文章,很多人已经炒烂了的,我不想多写。以下宗旨应该没有争议:公民可以选出最接近自己的意愿各级代言人和行政主官、高效代言、权力制衡、信息透明、全面监督、沟通无阻、充分竞争、人民自由、遵守宪法。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6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28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