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才市场老板自曝潜规则:朋友们都叫我人贩子

右手受过伤 收藏 0 102
导读:人才市场老板自曝潜规则:朋友们都叫我人贩子 最近几年,由于人才及劳动力中介市场放开了,很多人都迫不及待地进入到这个投资很小但回报很大的行业,导致这个市场内部的竞争日益激烈,可以说是空前的惨淡,加上国家的管理逐渐到位,空子越来越小,求职者的意识也在不断的提高,人才及劳动力中介市场再也没有从前那么好做了。铁打的营盘流水的兵,这个市场的惨淡让业者的进进出出非常频繁,我便是在这样一个大环境下被迫退出了人才及劳动力中介这个市场的。   但是,退出并没有让我的心情真正的有一丝一毫的轻松。因为在这个市场摸爬滚

人才市场老板自曝潜规则:朋友们都叫我人贩子

最近几年,由于人才及劳动力中介市场放开了,很多人都迫不及待地进入到这个投资很小但回报很大的行业,导致这个市场内部的竞争日益激烈,可以说是空前的惨淡,加上国家的管理逐渐到位,空子越来越小,求职者的意识也在不断的提高,人才及劳动力中介市场再也没有从前那么好做了。铁打的营盘流水的兵,这个市场的惨淡让业者的进进出出非常频繁,我便是在这样一个大环境下被迫退出了人才及劳动力中介这个市场的。


但是,退出并没有让我的心情真正的有一丝一毫的轻松。因为在这个市场摸爬滚打的十多年时间里,我也没有逃脱这个市场规则的例外,虽然钱找了不少,但也做了很多昧良心的事,与人合伙找了一些不该找的钱,知道的朋友们于是送了我一个绰号——人贩子。这让我一直寝食难安,背上了一个沉重的思想包袱,而且是不吐不快,在经过一番激烈的思想斗争后,我决定说出我在这段时间和经历中所干的全部伤天害理的勾当,以求得心理上的一丝解脱。


我是90年代中期进入到这个市场的。我原来在非常体面的供销系统工作,九十年代初,供销系统解体后,原本非常体面的我一下子工作生活都没了着落,成了无业游民。在经过两三年的辗转漂泊后,原来在供销系统利用很吃香的物资分配权结识下的一帮朋友帮了我的忙,促成我承包下了一个由人事系统(当地人事局)下属的人才市场,而且,这个人才市场在当时还是一个具有国有身份的事业单位。从此,我的人贩子之路就一发不可收拾了,而且这一干就是将近二十年。


上道后不到一年的时间里,我通过亲自到周围地区的人才及劳动力市场打探,逐渐弄明白了要干好这个行当的所有诀窍,并因此将我的人贩子事业推上了一个长时间的高潮


首先,我与当地和市里面的一些没有技术含量的企业结成了一个利益联盟,他们都是象小食品生产加工、方便面生产、室内套装门生产这样的企业,以及汽摩配件生产企业中的体力活工种,沿海一带的企业因为输出成本更大一些,有少量的对口单位但不是我的主攻方向,接下来,就由我向他们批量的输送刚从学校毕业走出来的学生到工厂里去打工。学生没有思想上和家庭上的牵挂,精力充沛,工资报酬要求不高,最初的工作积极性也很高,就业的意愿也很迫切,又没有任何的社会和工作经历,是工厂和我们这一行都十分喜爱的对象。


但我们这个利益联盟有一些不成文的规定。从中介费中我要提取一部分给工厂管人力资源的人,工厂里边也有一系列的所谓制度予以配合,促使工人能够不断的大规模流动。一天工作十多个小时,吃饭时间通常在三十分钟以内,严格禁止外出,经常加班且计件的工资标准很低,外加严格的惩罚制度,上个厕所吃个饭超时,或者打个瞌睡,甚至是随地吐个痰什么的都成百或几百元的重罚,更不要说上下班迟到早退,或者说病假旷工这样的大事。有几个人能吃得消,频繁的流动正是我们都想要的,工厂节约了很大一笔人力成本,我也能够不停的找中介和其他一些费用。


其次,我们还会与当地的医疗卫生单位搞一个共赢的利益联盟。由我向他们源源不断地提供体检的业务来源,并向求职者收取高额的体检费用,当然很多项目都是用不着的,收入大家三一三十一的合理分配,大家都有钱赚。

我联系的指定体检单位是当地的一家卫生防疫站,这一合作就是十多年,从来没有红个脸。查的项目讲来很可笑,不但不像是用工体检,反倒像是拿国家钱搞的公务员福利体检一样,名义上要全身上下都查个遍。这里面可是有很深的讲究的。


给求职者们讲的项目很多,拿国家规定的收费一算是要千儿八百的,好了,给你打个折,只收五百元,不明就里的求职者一听反倒都很高兴,觉着很人性化,占了便宜,能明真相而产生抵触情绪的很少很少。再者,求职者去体检也不怎么费事,因为医院根本就是做做过场,结果都会千篇一律的很正常,从来就没有谁会因体检有问题去不了工厂上班的,因为这是给我出难题,我的对口医院绝对不可能自断财路的。


再往下,还得找个有固定来源的求职群体,我这一条龙式的职介服务模式就算齐全了。


我把目光投向了在校学生,这个思路还是偶然从曾经很红火的私立学校学来的。私立学校红火那阵,生源大多是通过到就近的各个学校去做工作(书面话叫搞招生工作,其实就是和公立学校领导或老师谈生意),很直白,多少钱一个,到校报名后就一五一十的全部兑现给你,分毫不少。


我的对象是辖区内的普高和职高。好一些的普高学生还会有进一步的升学的愿望,我找的都是在本地较差的普高学校,这里面的学生大多都是升学无望,一毕业就要求职,是我这个行当用之不竭的一个富“矿”。学校领导和老师们非常支持我的“工作”,每到暑假就成了我最忙碌的时段,在头晕脑胀的迎来送往过后,我的致富梦也没有丝毫的水分,年复一年开开心心的做着。


天的不测风云。好景不长的是,随着国家对人力资源市场的放开,做这个行当的人蜂拥而来,把市场都快挤爆了,随之而来的是竞争的白热化,冤枉钱再也不那么好找了。加上人事局合并了,也不直接参与到人力资源中介这一块了,我这一块以往重点倚靠的无价的“国有”金字招牌也砸了。变更成个体后,我依然硬撑了快两年的时间,但从人们半信半疑的目光中,在逐渐的门庭冷落车马稀的困境中,我最终还是选择了退出,决定远离这个让我不安的行当,从此不再做人贩子。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