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可西里狼 正文 第十二章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063.html


第十二章 送给养的直升机还没有来,按计划直升机每两个月飞来一次。食品缺少的报告通过电台送到了总部首长手中,总部首长的命令也通过电台送给我们,要求我们利用当地的野生资源,坚持完成任务。还说直升机被调往灾区,执行紧急抗洪抢险任务,在一段时间内不可能给我们送给养。 指挥部的帐房里,点燃好大一堆野牦牛粪的火。野牦牛粪燃烧时散发出浓郁的带有煳味的气息,说不上好闻,也说不上不好闻,时间长了,能闻出有青草的气息。野牦牛粪很耐烧,燃烧时火力很旺,给帐房里带来可人的温暖。三月份的可可西里地区,仍然是冰天雪地的世界,燃烧的火堆是非常吸引人的地方。真不敢想象,如果不是野牦牛粪、野马粪这些天然资源,我们怎么能挨过青藏高原的寒冬。 雷指导员给我们作节省食物的动员,我们还没有达到无米下锅的地步,出发时拉来了足够的粮食和食盐,断绝的是罐头和蔬菜,绝不至于饿死,只是伙食差多了。在高寒地区执行任务,体能消耗十分厉害,要是营养跟不上,身体很快就会垮掉。雷指导员动员完毕,要求大家讨论克服困难的办法。 “可可西里无人区有那么多的动物,就在我们帐房附近,每天下午都有成群的黄羊、野牦牛、藏羚羊、野马,我们想吃什么打什么,还能隔三差五地换口味……”王勇刚站起来说。 雷指导员皱了下眉头,没有表态。 “报告!”李石柱站起来,十分着急地说,“王勇刚的办法不行,我们现在和这些动物们的关系很好。如果我们去猎杀它们,肯定造成它们对我们的仇恨,说不定会报复我们。到那时候,我们还得提防野兽对我们的袭击,不利于完成战斗任务。”

王勇刚又反驳李石柱:“我们连美帝苏修的原子弹都不怕,还怕这些动物?我们每个人都有枪,又有充足的子弹,怕什么?”

李石柱嘴张了几下,没有说出什么。 石技术员站起来,语气沉重地说:“从我们目前的处境看,并不是非要猎杀动物才能坚持下去,我们还有粮食和食盐,足以维持生命。可可西里无人区的动物的天敌中就没有人类的概念,它们对我们十分友善。如果我们猎杀它们,它们就会把我们看做天敌……所以,我的意见是用粮食和食盐坚持,坚决不去猎杀动物!”

大家争执得很激烈,同意石技术员和李石柱意见的人很少,甚至说明确表态的只有我一个人。这也难怪,守着成千上万只动物不吃,却饿着肚子坚持完成任务,天下哪有这样的傻瓜。动物又不是人,杀了就杀了,上不犯国法,下不犯军规,为什么不杀? 雷指导员没有通知仁丹才旺参加会议,如果让仁丹才旺参加会议,这会还能开下去吗?我觉得不让仁丹才旺参加会议不公道,人家也是我们部队中的一员。如果雷指导员早就预料到会出现这样的结果,有意不让仁丹才旺参加,多多少少含有阴谋的成分。 会议结束时,雷指导员都没有做出最后的决定。散会后,雷指导员把我、李石柱、石技术员叫到帐房外面,我们就漫无目的地在雪地上散步。 没有星光、没有月光、更没有人类造就的灯光。有积雪朦胧的反光,使我们还能看清地面上的东西。离我不远不近的地方,有一些绿森森的亮点,那是野兽们的眼睛。偶尔从雪原的深处,传来几声狼的嗥叫,令人恐怖。我不由自主地把冲锋枪移到胸前,打开了保险。李石柱也打开了冲锋枪的保险,耳朵警惕地倾听着四周的动静。惟有雷指导员和石技术员比较镇静,石技术员对我们说:“我们是可可西里出现的第一批人类,这里的猛兽还没有捕食人类的习惯,一般不会袭击我们……”

听了石技术员的话,我和李石柱的精神放松了一些。 可可西里的冬夜太空寂和黑暗了,我们从来没有经历过这样的空寂和黑暗。我们二十年的人生阅历中,从来没有和人类隔离过,凡是有人类的地方就有灯光、火光和狗。就是在人口稀疏的青藏高原,夜间还能看到藏民帐房的灯光、野外的篝火,还有牧羊犬的吠叫。火光、灯光加上狗就是人类的标志,看到它们,我们就意识到,附近有人类,一旦遭到意外的灾难,可以向同类求救。 雷指导员停住脚步,我们也停住脚步。停了十多分钟,雷指导员才说:“如果我不是这里的最高指挥员,刚才的讨论会上,我也会站在你们的立场上,反对猎杀动物。”

石技术员没有说话。 “但是我站在最高指挥员的位置上,决定同意猎杀动物。”

“我知道你会做出这个决定的,换成我处在你这样的位置上,也会做出这个决定。但是,我想请求你做出猎杀动物的限制规定,够维持日常伙食需要就行了,绝对不允许滥杀。”

第二天吃早饭时,三十几名军人在伙房门口的雪地上集合。唱歌完毕,雷指导员向我们宣布打猎的命令和具体规定。雷指导员规定,只允许王勇刚一人打猎,每天打什么动物、具体数字必须报雷指导员同意后才允许实施。 部队又出发执行任务了。雷指导员没有让仁丹才旺跟着部队出去,他要和仁丹才旺谈心。同时他也没有让我、王勇刚、石技术员、李石柱出去,陪他和仁丹才旺谈话。仁丹才旺把可可西里和佛爷看得太神圣了。雷指导员决定猎杀野生动物充饥,仁丹才旺肯定不会同意。这段时间里,仁丹才旺跟着我学摔跤,把我的话看成和佛爷的话差不多。他和王勇刚的关系也极好,练武功的讲究师兄弟比亲兄弟都亲。雷指导员和他谈话有不对劲的地方,他会看在我们的面子上不会怎么样。 仁丹才旺正在擦那支崭新的半自动步枪,他擦得很认真,连扳机的组合缝这些难以擦到的地方都用细钢丝裹着擦枪布掏擦。我们走到他跟前的时候,他才发现我们,问:“杜班长,你们怎么不去执行任务?”

雷指导员坐在他旁边,拿起卸下来的叉子说:“你们给步枪上装个叉子太聪明了,既可以在射击时做依托,又可以做枪刺。”

“其实,我打枪根本不需要枪刺做依托,一百步之内打狼,想打它的眼睛就打不到鼻子上!”仁丹才旺又满怀自豪和得意。 “才旺,你的枪法这么好,肯定是打了不少恶狼练出来的?”雷指导员巧妙地把话锋转到主题上。 “我们草原上的猎手有讲究,就是实在没有吃喝了才去打猎,还不能多打,猎手不能想发财,贪心的人不配做猎手。草原上的野兽除了狼,全是佛爷养的,猎杀它们佛爷会生气的。去年我发现了一只雪豹,一张雪豹皮可以换五十斤鼻烟。一斤鼻烟可以换二十只肥羊,可以换一匹比草上飞还要快的骏马。但是我都没有打,我看着它从我的枪口下走开了。”

仁丹才旺这么一说,雷指导员和我们几个都不好再说什么。 停了足有三四分钟,雷指导员还是憋不住了,就开门见山地说:“才旺同志,我们部队的罐头和蔬菜吃完了,直升机又去执行抢险任务,不能给我们送给养……”

“我听炊事员同志说,还有粮食和盐巴,有粮食和盐巴就饿不死人的。”

“我们的战士都是汉人,他们有吃罐头和蔬菜的习惯,要是没有罐头和蔬菜就缺乏维生素,缺乏了维生素就会生病。生病了就没有办法执行任务,而且在这里生病还会出现生命危险……”

“你们打算怎么办?”仁丹才旺的目光里有了狐疑。 “我们打算在这段日子少量猎杀一些动物,仅够我们吃就行啦,绝不多杀一只!”雷指导员还是把我们的决定说出来了。 我和李石柱、石技术员都不好意思面对仁丹才旺,有意把脸转向一边,用眼睛的余光瞅视着他。 仁丹才旺一惊,大声说:“指导员,这里的动物都是佛爷的圣物,猎杀不得。佛爷会报应我们的,报应不了我们会报应我们的子孙……”

“才旺同志,你信奉佛爷,珍爱这里的动物。我们也珍爱它们,也不想猎杀它们,但战士们马上就没有蔬菜和肉食啦……”雷指导员底气明显不足。 “指导员,进可可西里无人区之前,你给我保证过,不损坏可可西里的……”仁丹才旺严肃地反问雷指导员。 “这,这……”雷指导员支吾了半晌,把脸转到一边,再也没有正面看仁丹才旺。 我们都不说话了,能说什么呢,我们也觉得猎杀动物没有道理。 仁丹才旺冷着脸不搭理我们,从怀里掏出鼻烟壶,朝指甲盖上倒鼻烟。大家都不说话,帐房里的气氛就显得十分尴尬,比吵架还令人难受。 “才旺,你在部队呆了两个多月了,你知道军人的天职是什么?”王勇刚突然问仁丹才旺。 “服从命令!”仁丹才旺把鼻烟吸进鼻孔,连打了几个喷嚏,又用袖子擦去呛出来的鼻涕和眼泪。 “雷指导员,你把总部的命令给才旺看看。”雷指导员拿出总部拍来的电报,送到仁丹才旺跟前。 “我不认识汉字,看不懂那东西!”仁丹才旺没有接,把脸扭到一边。 “才旺,杜班长的话你也信不过?”王勇刚用起了激将法。 “谁说我不信杜班长,我连石技术员、李石柱都信得过,就是信不过你和指导员!”仁丹才旺被王勇刚激起来了。 “你信不过我和指导员没关系,只要你信得过杜班长就行。就让杜班长把这封电报念给咱们听,最后听杜班长的意见。”王勇刚从雷指导员手里拿过电报,又塞到我手里。 我就硬着头皮念起电文:“雷南起同志,来电收悉,你处情况尽知。因直升机调往灾区执行任务,一月内很难返回,无法给你处空运给养。你们可组织人员捕猎一些野生动物渡过暂时困难,务必要保证战士身体健康,如期完成测绘任务……”我念完后,把电报交给雷指导员,也不好说什么。 “才旺,这就是军令,抗拒军令要军法从事。要是不捕猎动物造成战士生病,雷指导员、石技术员是这里的最高首长,就要上军事法庭,最轻也要撤职处理复员。杜班长也是个小领导,就是上不了军事法庭,也要处理复员。背了处分的人连老婆都找不上,你愿意杜班长一辈子找不上老婆断子绝孙?”王勇刚说。 “杜班长,王勇刚说的是真的?”仁丹才旺担忧地看着我们。 我不敢正视他的眼睛,胡乱地点了下头。 “雷指导员、杜班长、石技术员,你们打吧,千万不要违犯军令呀。我听老人讲,旧社会的藏军,违抗了军令要被剥皮抽筋点天灯丢蝎子洞喂蝎子。我现在就给佛爷祈祷,求佛爷保佑你们,保佑你们按时完成任务,保佑你们不背处分,保佑杜班长找个母马样的老婆,生下一大群儿女……”仁丹才旺跪倒在雪地上,双手合十又念叨起来。 我们向汽车走去,离开仁丹才旺三四十米以后,石技术员才说:“我们卑鄙无耻!”

“我要是有一丝办法都不会去干这王八蛋事情!”雷指导员也说。 王勇刚还沉浸在成功的喜悦中,脚步都轻盈得像要跳舞,一边走一边自鸣得意地说:“凭我的智商要是对付不了他仁丹才旺,我把脑袋割下来当球踢!”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