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起了《金小蜂与红铃虫》

hd78789 收藏 0 137

想起了《金小蜂与红铃虫》


黎阳



2010.3.5.


——“在10年前没有用转基因抗虫棉的时候,棉铃虫泡在农药里都死不掉。自从我们实施了棉花转基因工程后,棉花不仅抗虫害能力增强,而且产量也提高了。”


这番话使我想起了1963年看过的一部科教片《金小蜂与红铃虫》。这部电影使我获得几条迄今难忘的知识:


1.农业防治病虫害原来不一定非得花钱打毒药,而是可以“以虫治虫,生物防治”。


2.棉花红铃虫中国本来没有,是中国“生物不设防”地“门户开放”后才从美国“引进”的“进口货”。(以后又陆续知道以下这些原来都是中国没有、因为“生物不设防”地“与世界接轨”才“接”进来的东西:棉花红铃虫、小麦黑穗病、梅毒、乙肝——特别是还有“特别是”以来的“特色进口”——艾滋病。)


《金小蜂与红铃虫》这部电影于1962年拍摄(即所谓“饿死三千万”、“崩溃边缘”、“阶级斗争”弄得“民不聊生”时期),1963年9月在埃及亚历山大港获第二届亚非电影节二等奖,获文化部、国家科委、农业部、全国科协、中国电影工作者联谊会1958年至1963年科教片为农业服务奖。"


当时报刊如此评价该片:“内容是介绍以虫治虫,生物防止病虫害的科学实验。影片主题鲜明,结构严谨,层次清晰,环环相扣。特别是大量的放大摄影,真实生动地记录了金小蜂与红铃虫的搏斗,引人入胜。影片上映后,很受欢迎。袁文殊在当时的《大众电影》上撰文称此片为‘科教电影的里程碑’”。


1965年4月2日《人民日报》报道:“湖北省种棉面积较大的天门县,过去每年被红铃虫吃掉的棉花大约占总产量的百分之十五到二十。这个县的广大棉农看了《金小蜂与红铃虫》这部科教片,在县有关部门的领导下按照影片里介绍的办法放蜂灭虫,不到两年,许多公社和大队就基本上消灭了虫害。”(1965.4.2.《人民日报》:“工农兵群众喜爱科教影片”)


现在看起来, “以虫治虫、生物防治病虫害”才是最经济、最有效、最环保、最科学的“先进生产力”,才真正代表了现代化农业的大方向。而这一原则早在毛泽东时代,早在48年前的1962年就已经用《金小蜂与红铃虫》之类科教片向中国老百姓大力宣传提倡推广了。


同样是中国,同样是对付棉花红铃虫,毛泽东时代的1965年就能用“以虫治虫”消灭的虫害,45年后的今天怎么反而束手无策了?非靠引进美国转基因棉花不能救命了?


道理太简单了:“以虫治虫、生物防治病虫害”妨碍了少数人“先富起来”——在中国条件下要搞“以虫治虫、生物防治病虫害”就离不开农业集体化——小岗村之类的单干户们干得来吗?而要搞农业集体化还不得让某些人暴跳到天上去?再说“以虫治虫、生物防治病虫害”花钱少,见效大,无污染,无副作用——有这等好办法,农民还肯花钱买毒药买抗虫子的转基因种子吗?那孟山都之类的农药商、种子商和转基因“精英”奸商们还怎么赚钱? 所以必须坚决反对,坚决扼杀——有了害虫就打药,一打药连金小蜂之类益虫益鸟也全消灭,从此治害虫就只能走打药这“独木桥”——着正中人家下怀,乐得让你从此恶性循环:越打药害虫抗药性越强,抗药性越强打药、打更毒的药,结果楞是把农业弄成了个大烟鬼般的“吸毒行业”——不虫不毒,不毒不虫;越虫越毒,越毒越虫;转虫转毒,转毒转虫……难怪毛泽东时代1965年就能做到的,45年之后的“特别是”年代反而做不到了——“代表科学”、“代表先进生产力”。


《金小蜂与红铃虫》是个活生生的实例,证明毛泽东时代的“为人民服务” 确确实实不是虚的花的瞎吹的空喊的,确确实实讲求实效,确确实实想方设法为老百姓做好事,确确实实想方设法“少花钱多办事、不花钱也办事”, 确确实实靠科学增产,确确实实让老百姓得到实实在在的好处,确确实实不打埋伏、不玩花样、不留后遗症(记得当时大力在农村推广的几项新产品——水轮泵、水锤泵、沼气池、“九二0”、杂交稻、节能灶等等都要求符合“成本低、效果大、买得起、用得起”的原则,让农民在当时条件下能得到不折不扣的好处。)


而如今某些人怎么坑老百姓怎么来,弄得老百姓吃的喝的住的呼吸的到处是毒还不算,还要把老百姓变成转基因主粮实验小白鼠,还口口声声“我再一次郑重强调,决不能以牺牲人的生命和健康来换取一时的经济发展”……


“生物不设防”产生的问题(棉花红铃虫),要靠扩大“生物不设防”——“基因不设防”(强行引进推广转基因)去解决。


“基因不设防”产生的问题呢?


“如果以后出现了问题,科学会解决它”(贾士荣)——“转基因出现的问题,要靠深化转基因去解决”。


真是标准的“特别是”公式——“XX出现的问题,只有靠深化XX去解决”:


——赌博出现的问题,只有靠深化赌博去解决;


——吸毒出现的问题,只有靠深化吸毒去解决;


——嫖妓出现的问题,只有靠深化嫖妓去解决;


——诈骗出现的问题,只有靠深化诈骗去解决;


——抢劫出现的问题,只有靠深化抢劫去解决;


——环境污染出现的问题,只有靠深化污染环境去解决;


——国有资产流失出现的问题;只有靠深化流失国有资产去解决;


——贫富分化出现的问题,只有靠深化贫富分化去解决;


——贪污腐败出现的问题;只有靠深化贪污腐败去解决;


——购买巨额美国国债出现的问题,只有靠深化购买巨额美国国债去解决;


……


其实这一切原来是“国际接轨”:



——侵朝战争出现的问题,只有靠深化侵朝战争去解决;



——侵越战争出现的问题,只有靠深化侵越战争去解决;



——占领伊拉克出现的问题,只有靠深化占领伊拉克去解决;



——阿富汗战争出现的问题,只有靠深化阿富汗战争去解决;



——向台湾卖武器出现的问题,只有靠深化向台湾卖武器去解决;



——占领南海诸岛出现的问题,只有靠深化占领南海诸岛去解决;



——灭绝“生物不设防”的美洲印地安人出现的问题,只有靠深化灭绝“生物不设防”的美洲印地安人去解决;……



看来“转基因精英”们其实早已心中有数:“基因不设防”产生的问题,只有靠“深化基因不设防——亡国灭种”去解决。



“不怕不识货,就怕货比货”。一个是毛泽东的“为人民服务”,一个是私有化自私自利;一个宣传《金小蜂与红铃虫》、推广“以虫治虫、生物防治病虫害”,一个强行推广转基因主粮、公然“基因不设防”;一个让全体中国老百姓都得实惠,一个让外国种子公司、农药公司、转基因“精英”独发横财;一个保护环境,一个毁灭环境;一个惠及千秋万代,一个不惜断子绝孙……哪个是救星哪个是恶魔;哪个是黄金哪个是狗屎,一目了然了吧?说来说去,归根到底还是毛泽东的两句话:“为什么人的问题,是一个根本的问题,原则的问题。”“思想上、政治上的路线正确与否是决定一切的。”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