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月丹:转基因前,应先弄明白我们转的是什么

hd78789 收藏 1 206
导读:王月丹:转基因前,应先弄明白我们转的是什么 作者:王月丹 文章发于:乌有之乡 王月丹,男,1972年12月出生,医学博士。现任北京大学医学部免疫学系副主任、北京大学医学部生物医学实验教学中心副主任兼病原与免疫学综合实验室主任。自1996年起,开始从事免疫学的研究工作。先后从事过血液肿瘤的生长因子及其信号调控、免疫细胞的功能活化及其相关信号传导、核辐射损伤与抗原提呈细胞损伤和胸腺细胞发育的研究等方面的研究工作,有关论文发表在《Oncogene》和《International

王月丹:转基因前,应先弄明白我们转的是什么

作者:王月丹 文章发于:乌有之乡

王月丹,男,1972年12月出生,医学博士。现任北京大学医学部免疫学系副主任、北京大学医学部生物医学实验教学中心副主任兼病原与免疫学综合实验室主任。自1996年起,开始从事免疫学的研究工作。先后从事过血液肿瘤的生长因子及其信号调控、免疫细胞的功能活化及其相关信号传导、核辐射损伤与抗原提呈细胞损伤和胸腺细胞发育的研究等方面的研究工作,有关论文发表在《Oncogene》和《International Immunology》等专业杂志上。2002年8月开始,在北京大学医学部任教,从事免疫学的科研与教学工作。2003年1月至7月,在香港科技大学生物系进行SARS的抗原肽疫苗研制和SARS传播与环境因素的研究工作,首先报道了SARS感染后机体内存在针对SARS抗原肽的特异性细胞免疫应答,并通过表达重组SARS表面蛋白改良WESTERN BLOT法作为ELISA诊断SARS感染的补充,有关论文发表在《Journal of Virology》和《Clinical Immunology》等国内外专业杂志上,并得到美国NIH临床研究所学者的高度评价,有关的结果在第12届国际免疫学联盟学术大会上发表并发言。

近两年来,在肿瘤免疫和肿瘤抗原肽疫苗的研究方法取得了进展,建立了免疫信息学、结构化学计算、细胞生物学检测与免疫反应验证的抗原肽疫苗筛选体系,先后发现了多种癌-睾丸(C-T)抗原的功能性抗原肽序列,有关结果被《British Journal Of Cancer》等杂志发表。目前,正在主持《SARS相关冠状病毒抗原肽疫苗的基础研究》等多项各级项目7项,同时参加《髓质性胸腺细胞功能发育及诱导其发育的细胞与分子机理》等其它3项研究计划。到目前为止,共在国内外专业期刊上发表文章40余篇,其中SCI收录10余篇,同时申请专利4项,其中国际专利1项。

2010-03-05 | 转基因前,应先弄明白我们转的是什么——评“袁隆平:对转基因食品不能一概而论”

据人民政协报报道,针对社会各界对转基因食品提出的种种质疑,3月3日,全国政协委员、“杂交水稻之父”袁隆平在接受采访时表示,对转基因食品不能一概而论,对抗病虫的转基因品种,在推广时应持慎重态度。“ 但我们不能将转基因食品一棍子打死,认为转基因食品都是坏的,有部分转基因食品并没有毒性 ,不能一概认为都是有问题的。”袁隆平介绍,水稻和小麦属于碳3植物,玉米、甘蔗属于碳4植物,后者的光合效率要比前者高30%-50%,现在他们已将玉米的碳4基因转移到水稻身上,以提高其光合效率 。“对于这样的转基因品种,我认为就不存在食品的安全问题。”“如果转基因抗病虫的水稻要人体作实验,我将第一个报名。”袁隆平说,只要两代人不出现问题,就说明这种转基因食品是安全的。

看到这个报告,首先我感到很高兴,因为并非只有我一个人对转BT蛋白的水稻有担心,我不是一个人。但是,我还是为袁院士的谈话感到担心。因为他对于转基因的态度并不全面,并没有全面的考虑全体人类的健康,特别是从免疫学的角度来谈。他认为,只要是粮食的基因就可以随便转移到其他粮食里,这不需要安全性,尤其是免疫性的评估,这是很危险的。其实,在日常生活中,我们常常会忽略一些免疫学的问题,那就是我们人群的免疫性个体差异的问题。如果,我告诉大家,其实我们的人类中,有人会对粮食过敏,大家可能会感到吃惊。但是,据美国的资料,美国人中对于花生过敏的人达150万,同时还有过因为吃了麦当劳掺杂小麦蛋白的假薯条而导致哮喘的病例。而由于我们人类的主粮有很多种,所以大家可以避免自己过敏的主粮,而选择适合自己的主粮。而不做任何评估,就把其他作物的基因转到主粮中,就可能导致一些人失去主粮,而不得不付高价选择非转基因的主粮,甚至因为不知情而发病,甚至死亡。自然界中就存在着很多这样的例子,例如人群中,有些人的红细胞对于蚕豆敏感,引起蚕豆病,导致溶血,甚至死亡。自然界中,这些存在的例子,我们是无法消灭的,但是如果我们再人为创造这些害人的作物,岂不是很遗憾和可悲的呢?而且为了大部分人的利益,就可以不顾那些无辜人群的死活吗?同时,我也不认为,2代人不出现问题,就说明转基因食品是安全的。因为这是无法评价的,很多问题可能是我们的知识现在无法理解和评价的,特别是农业专家们无法评价的。举个例子,在南太平洋的岛国中,居民都会食用死者的大脑,并认为这是美味。而且世代相传,何止2代,恐怕20代也不止,大家都认为很安全。但是,当地世代却流行着一种被称为“库鲁病”的疾病,该病类似疯牛病,患者进行性神经损伤,最终瘫痪而死亡。后来,有科学家发现,这是由于食用大脑造成的疾病传染。于是,当地人不再食用大脑了。一种饮食习惯可以改变,但是一旦不慎重的转基因作物污染了自然界,即使我们发现了原因,又能怎么办呢?

看到这里,是不是有人认为,我比袁先生更保守,更反对转基因呢?我不这么认为。其实,我一再声明过,我不反对转基因,我自己也在做转基因,但不是在我们的食物里做手脚,因为这很危险,必须慎重。我认为,我们国家的农业专家对于转基因这件事,实在是傲慢而无知的,甚至在违法操作,也许已经酿成了严重的后果,但还不知道。首先,无论农业部还是其专家,都认为BT蛋白安全,其理由竟然是BT农业使用百年而无人反对,以及小鼠的短期实验结果。要知道,很多我们用了很久的东西也不一定安全,例如烟草。而且小鼠的生存期远远短于人类,其实验结果对于食品这种长期食用的物质来说,只能说有参考性而已。所以,如果我们真的要转BT基因到水稻里,必须先科学地证明其安全性,以及人群的过敏性。所以,我认为应该定量地进行BT毒性研究,而不是急于转基因。我认为,首先农业部及其专家应该向卫生部申请把BT蛋白列入食品添加剂的范围,并依照法规进行毒性研究。通过审批合格后,应该在部分地区进行试点性食品添加研究,我看湖北和武汉市就很不错,会有很多像“一号转基因志愿者”一样的人愿意被研究。所以,袁先生也不必等待很久,只要卫生部审批通过了,就可以通过在米饭中添加BT食品添加剂的形式,亲自体验一下其安全性了。同时,也可以召集志愿者进行BT蛋白的皮肤和胃肠道敏感的试验,以评估人群的安全性了。这当然只是评估BT蛋白自己的安全性,下一步再评估其转基因后的安全性。我们国家的科研工作,一向是没有组织性的,这次的转基因就是很乱,被转的BT蛋白基因就有至少5种以上,而且根本就没有任何的阶段性安全目标,根本无法评价,何谈科学研究。所以,我认为应该有个步骤,有个计划才可以的。农业部说,我国没有批准和种植过转基因粮食,只批准了棉花等四种转基因原料。那我说,他们可能已经酿成了大祸,是不是在耸人听闻呢?我却很担心。原因是,我发现有些人现在对纯棉的织物也会过敏,引起皮炎等问题,但我们的衣服却没有注明是否转过基因。同时,我们使用的医用棉制品,如消毒棉球、纱布和辅料等等,是否是转基因的,是否有病人因此而过敏,导致伤口发炎、愈合困难,甚至危及过生命呢?我们现在可能连多少医疗用品是转基因的,以及转基因蛋白的含量是多少,都不知道。我最初制备抗BT蛋白单抗就是为了检测医疗物品中BT含量所做的,但是因为我后来明白,有关部门是不会在意和愿意知道结果的,所以我放弃了这个念头和单抗。但这确实应该是卫生部门的职责。所以,我认为,我们国家的有关部门应该调查,重新审批转基因产品用于临床治疗,并应该做好标识和标识的管理。这也可以为证实BT蛋白的过敏性提供参考。

所以,我认为,无论我们转什么,都必须先弄清楚,我们转的是什么,对什么人,可能有什么危害,这样才是负责的。而我们的免疫系统对于自然界抗原的改变,最为敏感,应该是首先关注的目标。

虽然,正如一位政协委员所说,“老百姓有老百姓的活法,政府有政府的活法,有钱人有有钱人的活法,”甚至专家有专家的活法,政协委员有政协委员的活法(我自己加的),但是,一旦我们的主粮被转了基因,谁也逃不掉,这是防不胜防的,因为可能您已经被使用过转基因的医疗用品或衣物,甚至妇女用品,并且有过了不良反应或者已经致敏了。因为很遗憾,我们的农业部、商务部和卫生部都没有规定转基因制品应该标识。所以,转基因作物是件大事,每个人都无法躲避的,而且由于人体免疫系统的个体差异,谁是受害者却不会因为是不是老百姓,是不是政府官员,有没有钱,以及是不是政协委员来决定的。这只能由自然界和那些给你们转基因的专家来决定。

北京大学免疫学系 王月丹 博士

于学院路38号

3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