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西游记》:唠叨和意淫的二重唱

世界王牌 收藏 0 1344
导读:本文出自:新浪娱乐 看前十集的时候,我以为新版《西游记》不过是在把老版里没有交代的关节点捋顺,每集都加上一个中心思想,唐僧按照《大话西游》的设定变得罗嗦了许多,但的确有了视死如归的气质,很有些精神领袖的风采。我暗自觉得,虽然比不得老版精工细作,但大体当得起“各有千秋”的评价。 [img]http://pic.itiexue.net/pics/2010_3_7_80869_10780869.jpg[/img] 看到15集以后我发现我是错了,新版《西游记》的野心决不止于每集

本文出自:新浪娱乐



看前十集的时候,我以为新版《西游记》不过是在把老版里没有交代的关节点捋顺,每集都加上一个中心思想,唐僧按照《大话西游》的设定变得罗嗦了许多,但的确有了视死如归的气质,很有些精神领袖的风采。我暗自觉得,虽然比不得老版精工细作,但大体当得起“各有千秋”的评价。




新《西游记》:唠叨和意淫的二重唱




看到15集以后我发现我是错了,新版《西游记》的野心决不止于每集的思想彩蛋,而是立意要拍一部言情版神话。那些关于佛法的说辞家常便饭得很,劝人向善的那些话如果孩子们能听进去当然有好处,可是现在的孩子岂是正面说教所能克化的?反倒是言情戏得了琼瑶的真传,每一段都弄得香艳缠绵。五十来集看下来,凡是能展开缠绵叙事或者艳史新编的段子都留下了,傻大笨粗地打斗、作乱得比较重复的章节删去了很多。换句话说,女妖精们都被留下来大做文章了,男妖怪们则有很多运交华盖,根本没有亮相的机会。



白骨精这段编得忒复杂。白鹏翩翩死去后三魂七魄无所依托,急切间落在了一具冤死妇人的白骨上,而妇人的魂魄则投胎为宝象国的王子。于是,白骨精和王子生死缠绵,无法分离。开始他们都以为这就是传说中的爱情,得知真相后才知是旧魂魄对臭皮囊的依恋,用现代汉语说就是绿叶对根的情意。孙悟空叫白骨精“翩翩姐”我也就忍了,这一段完全跟《西游记》无关的铺排却让人哑然失笑。



在这一段,我屡次看见了编导们的“武侠”情结。白骨精大战猪八戒和沙和尚的身手,像极了《射雕英雄传》里的“九阴白骨爪”,镜头像、打灯像、姿势像,根本就是深受张纪中武侠美学熏陶过的手法。白骨精变化去见宝象国国王,说的台词竟然是:“恭祝陛下千秋万代,仙福永享!”熟悉金庸的人都知道,这是日月神教的教徒们向东方不败的问候语,或者神龙教的弟子们向洪教主的阿谀之词。金庸当年讽刺的谁,我们都心知肚明,他却恐怕料不到他这些词如今仍然深入编剧之心。



红孩儿那集里,在西域的残破长城前,一团红云当头飘过。云上的红孩儿比老版里那位大了不少,留的是桀骜不驯的红瓦片头。唐僧劝化他:帮助别人要比伤害别人开心好几百倍,就算你杀了我,我这身体也只是个臭皮囊而已,你却要承受一生的痛苦。”“想长生不老光吃唐僧肉不行,还得多布施,多修行”。听了这样的絮叨,是个人恐怕就有自戕的冲动,而红孩儿却潸然泪下,几近崩溃。所以说,红孩儿基本上是唐僧收伏的,孙悟空去请观音菩萨是多余的。



女儿国这节,新版里是宏大叙事,女儿国国王不只是看上了唐僧的俊俏面容,更是为了改良人种而执意下嫁。一出普通的男女情爱戏,被赋予了家国大义。但是祖宗家法不能乱,千万愚妇捉了唐僧要沉江。蝎子精化身国师,准备一取女王命,再夺丞相权,这又把中国电视剧最拿手的宫廷权斗搅和进来。何必呢?何苦呢?《西游记》就是一朵开的灿烂但并不繁冗的花,您要展示一身的才情、满腹的经纶,为什么不原创一部新作,而非得借着这似是而非的躯壳还魂呢?



六耳猕猴这一段,孙悟空鏖战多时不得胜,天界诸神束手无策,观音菩萨摇头无计,好不容易由如来佛祖降了他,然后又到了耳提面命的谈禅时刻。原来,这六耳猕猴乃是孙悟空魔由心生的产物,他心生嗔怒,才被邪魔外道所侵,是幻象而非实体。这下可高深了,想想也是,猴子打死几个罪大恶极的强盗,唐僧竟然粘土为香地祷告:“好汉告状只找那孙悟空,不要找我取经人”,这等无情无义、市侩自保的话能不激怒人心吗?怪道猴子当场发作:这不好玩!



火焰山没有去新疆火焰山取景,不知在哪片水边搭了个芭蕉洞,其他的不是内景就是电脑合成的场面。在这里,唐僧师徒能否过火焰山似乎已退居为次要问题,最大的看点是牛魔王的三角恋。铁扇公主和老牛结发八百年,玉面狐狸招赘老牛才二年,八百年往事赶不上二载恩爱,铁扇公主追上门去假哭博同情,玉面狐狸心下雪亮,当场点破,铁扇公主拂袖而去。这时候,老牛嘴里滚出一片惊天巨雷:“是我休的你!”这哪里还是《西游记》,这是痴男怨女在斗气。



在这一段,我看见了镇北堡西部影视城的标志性建筑:土坡上的月亮洞,《红高粱》里出现过,无数的“西部片”里都出现过。说到这里,我得说说这部剧取景方面的遗憾了。都二十一世纪了,没人要求您非得一个故事换一个景点,可您也别一到沙家浜就扎下去呀。50多集的戏,从头到尾“一条大河波浪宽,唐僧师徒两岸行”,不管是流沙河,还是子母河,都是那条河,那条河。感觉他们像中了咒,怎么走也出不了那个眼熟的小山沟。



蜘蛛精拦路,衣服参照《满城尽戴黄金甲》里的爆乳装。我原先说它是部成人剧,意思是思想复杂,小孩子消受不了,看到这集我发现,它是货真价实的成人剧。如果说试禅心那段小美人用腿锁住沙和尚小小地惊了我一下,这次七只蜘蛛的挑逗戏当真是活色生香,佛见犹怜了。当然,原著里写的就露骨,猪八戒变了鲇鱼在蜘蛛们的腿间钻来钻去,玩够了才跳起来要拿耙子打人家,七只蜘蛛只好不顾羞耻地跳上岸,用肚脐眼喷丝擒了八戒。在新版里,蜘蛛里最善良的思思和沙和尚并无私情,可是蜘蛛大姐坏了金光道长的千年道行却是真的。



金鼻白毛老鼠精是于娜扮演的,玉兔仙子是陈德蓉扮演的。请注意,陈德蓉当年就是琼瑶的爱将,琼瑶爱情的共同功夫是哭技过人。玉兔下凡假冒公主的寻常戏码,在这里改成了玉兔和素娥在天庭有隙,素娥下界投胎为公主,玉兔追下凡尘去报复。真公主刁蛮任性,被玉兔弄了一阵风卷走并取而代之。唐僧师徒再次沦为配角,玉兔的割肉飨亲感天动地。这出苦情戏自然少不了哭鼻子,陈德蓉好好派上了用场。



经过诸多危难,唐僧接近了灵山。孙悟空总结道:“凡是遇到的妖怪,男的都要吃你,女的都要嫁你,我们都习惯了。”这话令人喷饭。浑不吝,直指人心,跳进跳出,今时言语,这种带有网络风格的游戏语言是新版的亮点,比如猪八戒被猴子直指为:“你这淫猪!”猪八戒也曾愤怒地说:“是可忍,猪不可忍!”



新版《西游记》不再是猴子一家独大,唐僧性格的坚强和沙僧形象的充实是最大的改进,猪八戒保持了原先最佳男配角的身份。唐僧的劝化多少有些刻意,也是遵循了中国古典小说的通例,就连《肉蒲团》这样的小说都要打出“淫人妻女者必被人淫妻女”的警示招牌。言情化让人受不了,虽然没有颠覆性地让师徒四人真的来段露水情缘,但谁都看得出来那也是编导们畏惧人言而硬生生收住的,并非心里不想。意淫也是淫,按照唐三藏明心见性的理论,说不定这么做的罪孽更重呢。



要让我对新《西游记》通篇下个结论,我感觉前十五集是好看的,有眼前一亮的感觉,到后头就渐生厌烦,甚至忍无可忍了。其实看老版时也大体有这样的体会,原著本来就有些重复再重复,降妖除魔阶段缺乏必要的变化。只不过两害相权取其轻,作为一个保守的观察者,我宁愿电视剧对原著照猫画虎,也不愿意看到滥情、意淫的改编。


2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