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国名流痛挽陈其美[轉]

铁血丹心ecust 收藏 3 1443
导读:1916年5月18日,被孙中山誉为“民国长城”、“民国起义首功之人”的陈其美(英士),因坚决反对袁世凯复辟倒退,被袁所遣凶手暗杀于上海。消息传出,海内外震惊,人们纷纷以挽联这种特殊方式悼念英烈,谴责凶顽。据笔者已搜集到的1000多副挽联看,字数最多的一联达117字(作者为陈其美的堂兄陈其烺),字数最少的挽联仅4字。 挽联作者遍布全国各地,还有部分海外华侨、华人和国际友人。各挽联或以文言为句,或引经据典,或缅怀逝者的丰功伟绩,或沉痛记述拥袁误国的历史教训、讨袁护国所付出的昂贵代价。试举例说明:

1916年5月18日,被孙中山誉为“民国长城”、“民国起义首功之人”的陈其美(英士),因坚决反对袁世凯复辟倒退,被袁所遣凶手暗杀于上海。消息传出,海内外震惊,人们纷纷以挽联这种特殊方式悼念英烈,谴责凶顽。据笔者已搜集到的1000多副挽联看,字数最多的一联达117字(作者为陈其美的堂兄陈其烺),字数最少的挽联仅4字。


挽联作者遍布全国各地,还有部分海外华侨、华人和国际友人。各挽联或以文言为句,或引经据典,或缅怀逝者的丰功伟绩,或沉痛记述拥袁误国的历史教训、讨袁护国所付出的昂贵代价。试举例说明:


黄兴与陈其美两位开国元勋,本来公谊私情甚笃,因在帮助孙中山组建中华革命党问题上产生重大分歧而长期不和。当陈其美殉难的噩耗传至海外,正在日本东京的黄兴立即致电《民国日报》转孙中山:“惊闻英士兄为奸人所戕,旧同志健者又弱一个,极为惨痛,共和未固,遽失长城。”1916年6月3日,中日人士在东京鹤见总寺为陈其美举行追悼大会。黄兴抱病参加,并奉献挽联一副:


脱帻揽贤殷,早知狙伺来狂客;




横刀向天哭,如此艰难负使君。




“帻”,头巾,帽子。“狙伺”,暗中窥视,伺机下毒手。上联大意说:陈其美有着礼贤下士、揽英延才的品德与胸襟,然而对早有告知的刺客却失去了应有的警惕;下联大意说:我现在只能横刀向天哭泣,在此讨袁护国的艰难时期,竟因养病去国而有负于君。上联祭悼亡友,下联悲愤自责,尽述其至痛。


章太炎与陈其美素来政见不和,陈殉难时章正被袁世凯软禁于北京。袁死,章获自由后立即返沪,与孙中山、黄兴等共同发起“陈英士先生暨癸丑以后诸烈士追悼大会。”章亲撰《告癸丑以来死难诸君文》,并与会亲祭。文中除缅怀陈其美等反袁志士,还对过去与陈的冲突检讨,自称“其罪将弥甚于炳麟等也”。1917年5月,章太炎与孙中山等人又发起陈其美灵榇归葬吊唁活动,章亲往吊唁,并奉献挽联:


愿君化彗尾;




为我扫幽燕。




彗尾即彗星;幽燕指袁世凯所在的北京。此联表达了章太炎对陈英士的亲切感情和怀念,并寄托了巨大的哀思,希望所有革命者学习陈英士,发扬陈英士的革命精神,扫除帝孽,把革命进行到底。


于右任是陈其美十年革命活动中最亲密的战友之一。于任《民立报》社社长,陈为该报校刊兼外勤记者,两人以此阵地共同致力反清活动。1911年7月,于积极协助陈在上海成立同盟会中部总部。两人又一起策划上海武装起义和“二次革命”。1915年夏,孙中山组织讨袁的中华革命军,陈为东南军司令,于为西北军司令,成为孙中山深为信赖的骨干。在艰苦的反清、反袁斗争中两人互相支持,患难与共。陈其美殉难,于右任痛不欲生,他以泪研墨,挽联数副志哀。如悬于湖州追悼会会场的挽联


十年薪胆余亡命;




百战河山吊国殇。




薪胆,即越王勾践“卧薪尝胆”的故事。此联以凝炼的字句,高度概括陈其美十年反清、讨袁、肇建民国的丰功伟绩。还有一联:


春尝秋禘生民泪;




山色秋光烈士坟。




“禘”,古代祭名。《礼记·王制》:“天子诸侯宗庙之祭,春曰礿 ,夏曰禘,秋曰尝,冬曰烝。”陈的地位相当诸侯,可用“尝”、“禘”二字。此联至今仍镌刻于湖州陈其美墓地石牌坊上。


光复会首任会长、同盟会负责人之一蔡元培对一些人反对陈其美素有异议,他称陈“智仁勇三者俱备”、“对总理主张绝对服从,没有丝毫异议,辅助总理,进行革命,很有伟大的成绩”。他奉献的挽联,引典故、叙轶事,称颂陈的文韬武略,实际上是为弟子作“评传”。联为:


轶事足征,可补游侠货殖两传;




前贤无愧,定是子房鲁连一流。




“游侠”,古称轻生重义、勇于救人急难的人。“货殖”,商人。陈其美早年经商、习典当业和丝业,曾在上海同泰丝栈当佐理会计,后来又广交上海实业界巨子沈缦云、王一亭、虞洽卿等,并动员他们加入革命队伍。这些为革命广事交游的“轶事”,是可补“游侠货殖两传”的。而陈其美的文治武略可与“义不帝秦”的鲁仲连和“汉初三杰”之一的张良(子房)相提并论。


蒋介石与陈其美的公谊私交非同一般。1906年,陈其美经同乡兼盟兄周淡游的荐介,结识了正在东京求学的蒋志清(蒋介石)。两人一见如故,很快结为义兄弟。蒋介石经陈其美介绍于1908年加入同盟会,并结识了孙中山。蒋对这位年长十岁的良师益友的知遇之恩铭感不忘,自诩为“陈(其美)烈士的化身”,“没有陈(其美)烈士就没有国民党”。陈其美的挚友张群、黄郛、邵元冲、吴忠信等人后来均成为蒋氏政权的中坚,其侄儿果夫、立夫兄弟也深获蒋介石的重任。蒋奉献的祭文和挽联一字一血,披肝沥胆。祭文说:“自今以往,世将无知我之深,爱我之笃,如公者乎?”其挽联为:


天道无知,苦思公十年旧雨;




中原多故,乃坏汝万里长城


旧雨,即老朋友。坏汝万里长城,语出《南史·檀道济传》:檀道济早在晋朝末年就随宋武帝打天下,战功卓著。至宋文帝时,又领兵伐魏,连战连捷。其部署和儿子也才华出众。因遭人猜忌,被借故处死。道济被捕时,“乃脱帻投地曰:‘乃坏汝万里长城!’”后多用此典喻残害功臣,自毁边防。


孙中山身边的一些革命党人所奉献的挽联也各具特色。如青芝老人林森的挽联:


万里归来,精灵若接;




百年论定,功烈在人。


精灵:灵魂。晋左太冲《吴都赋》:“舜焉游焉,没齿而忘归,精灵留其山阿,玩其奇丽也。”


“民国四老”之一的张人杰(静江)为湖州巨富之一,曾多次捐巨款资助陈其美反清、讨袁。1915年3月,张应孙中山之邀任中华革命党财政部部长。他奉献有二副挽联,其中一副为:


知己重感恩,溯频年海上追随,气谊之投,箴规之挚,诚堪刻骨铭心,不图小别经旬,伏枕




一函悲永诀;




如公安可死,叹今日域中扰攘,元凶未灭,群逆未歼,正待犁庭扫穴,讵料猝演惨剧,同袍




五族哭先生。




犁庭扫穴,谓犁平其庭院,扫荡其居处。比喻彻底摧毁敌方。


1914年7月8日,中华革命党正式成立,孙中山为总理。根据章程规定,设协理一人,孙中山提出曾任过都督的胡汉民(广东)、陈其美(上海)两人中选一人。两人互相谦让,结果协理一职从缺。后陈任总务部长,胡任政治部长。1916年4月,胡汉民化名陈国荣自日本返沪全力协助陈其美。陈遇难之际,胡恰在同寓楼上,闻枪声下楼,陈已成仁。胡的挽联是:


其魄至弱,其魂至强,死者亦有知,豺狼当道岂能久;




为道太厚,为身太薄,天下正多事,麟凤非祥奈若何。




古谓“精神能离形体而存在者为魂,依形体而存在为魄。”上联谓逝者形消魄灭,但魂仍在而且非常之刚强。下联以道(思想、学说)厚身薄表达对逝者的赞扬和惋惜。


戴季陶祖籍湖州,其夫人纽有恒也是湖州人。戴还是中华革命党最早的党员之一。1914年,陈自日本返东北领导革命活动,戴紧紧追随。陈领导上海光复,戴冲锋陷阵。当袁世凯恶毒攻击陈其美之际,戴季陶奋笔疾书,予以反驳。陈、戴二人患难与共,情笃谊深。陈殉难,戴的挽联为:


不敷衍,不调停,不畏人言,一副侠骨,妒煞宵小;




为民福,为国利,为谋革命,全身热血,保障共和。


武昌首义爆发前后,居正等作为武昌革命党人的代表,两次自鄂赴沪购买枪械,均得到陈其美的大力支持。“二次革命”讨袁,居正受陈其美之托,坚守吴淞炮台廿余日,是“二次革命”期间最激烈的战斗。“二次革命”失败后,居、陈先后亡命日本,居正经常出入陈舍,陈视居正夫妇“亲热如同家人”。中华革命党在东京成立之际,陈其美、居正作介绍人,孙中山首先宣誓加入。后陈任总务部部长,居任党务部部长。中华革命党组建中华革命军,陈为东南军总司令,居为东北军总司令。陈遇难之际,居指挥山东革命军正同袁军浴血奋战。居奉献的挽联颇有其所笃信的佛家气味:


君已脱然卸仔肩,本无所谓死,更无所谓贼;




天真未欲平中国,既速夺我友,又速夺我仇。


上联谓陈已逝世,超脱物外,生死仇敌已不复关心;下联讲自己,怨天不欲中国太平,使我失去了朋友,又失去了报仇的机会。


谭人凤与陈其美为同盟会中部总会总发起人之一,总负责人之一。他的挽联回忆了两人这段不平凡的经历和对杀人“逆首”的谴责:


二三子主持中部同盟,忍教次第摧残,偏我先生留后死;




六十翁不顾前途险象,但祝英灵呵护,斩他逆首快民心。




作者长逝者18岁,是年56岁,所以自称“六十翁”、“偏我先生留后死。”


张群是在留学日本时与陈其美结为知己的。上海光复之役,张为陈的得力帮手之一。“二次革命”讨袁,张积极襄助陈在上海组织江苏讨袁军,任总司令部副官长,张奉献的挽联引用《庄子· 胠箧》中的典故,以对窃国大盗袁世凯的鞭挞,对老友的怀念。联为:


窃国者侯,一部春秋诛乱贼;




有功则祀,大江南北吊将军。




黄郛与陈其美为留日同窗。陈策动上海起义,黄积极协助。上海光复,陈被推为都督,黄任陈部参谋长兼第二师师长。两人肝胆相照,结为异姓兄弟。“二次革命”失败后,两人先后到达日本,共度亡命生活。黄先后有三联挽陈,其一为:


忆昔日建牙沪渎,我非景略,谬许谈兵,际兹大义复伸,方期重赋同仇,永安华厦;




痛今朝撒手尘寰,世无鉏麑,竟贼民主,所幸人心未死,誓当灭此朝食,上慰英灵。




建牙,牙,军前大旗。古代出兵,在军前树立大旗称建牙。景略,即东晋十六国前秦北海剧人王猛之字。应苻坚招,相契如三国刘备之与诸葛亮。及坚即位,以猛为中书仕郎,一岁五迁,权倾内外,军国内外万机之务,莫不归之。鉏麑,春秋晋灵公时力士。灵公无道,赵盾数谏。公患之,使鉏麑往杀盾。明往,盾盛服将朝,尚早,坐而假寐。鉏麑以盾为贤,不忍杀;无以报命,乃触庭槐而死。“灭此朝食”,语出《左传》成二年:“齐侯曰:‘余姑翦灭此而朝食。’不介马而驰之。”后以形容斗志坚决,消灭了敌人再吃早餐。


邵元冲是同盟会和中华革命党最早的成员之一,辛亥革命后,他任上海《民国新闻》总编辑,为讨袁护法作了大量宣传工作。1915年12月的肇和舰起义,邵是主要策划者之一。陈其美殉难后,他撰写了多篇文章悼念这位亲密战友,并有挽联:


来日大难,饮恨无穷,谁凭横流奠沧海;




碧血犹殷,哲人其萎,空余肝胆耀乾坤。




哲人,明达而有才智的人,《礼·檀弓》上:“泰山其颓乎,梁木其坏乎,哲人其萎乎!”


吴忠信与陈其美是留日之际的盟友。1915年12月5日,陈在上海发动讨袁的肇和舰起义,炮轰江南制造局,吴几度出生入死,为之襄助。翌年5月18日,陈在日本人山田寓所为袁世凯所遣凶手刺杀,时吴方推门入室,枪声顿起,扰攘间,吴之右门牙一颗被撞落,幸未罹难。大难不死的吴忠信对盟友的早逝惺惺相惜:


痛几辈前赴后继,慷慨争先,所志尚未成,地折天倾公被贼;




记三年出生入死,患难与共,临危无以报,海枯石烂我同仇。




上联“贼”此作动词,伤害之意。


后来成为中国共产党创始人之一的董必武和他的老搭档、曾任《新华日报》常年法律顾问张国恩合献了一副挽联:


海外忆同盟,何沪水无情,又演遯初惨剧;




邦交正多事,独湖山有幸,更添武穆芳陵。




董必武于1911年11月被选为同盟会湖北支部评议部评议员。“二次革命”失败后由鄂经沪亡命日本,参加中华革命党。1915年6月,董与同乡、同盟会会员、中华革命党成员张国恩一起回国,策动武昌南湖炮兵团起义,事泄被捕入狱。袁世凯死后方获释。遯初,即宋教仁之字。时任国民党代理理事长的宋教仁因鼓吹“议会政治”,于1913年3月20日为袁世凯所遣凶手暗杀于上海车站。陈其美灵枢于1917年5月归葬于其故里湖州碧浪湖畔岘山之阳,与地处杭州西湖之滨的岳飞(武穆)陵不远,所以下联说“湖山有幸,添武穆芳陵。”


后来任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的林伯渠系同盟会和中华革命党最早的成员之一。他当时以湖南护法军总司令部参议兼财政厅厅长的名义,奉献一联:


忧国如先生有几人,沪渎起雄狮,子弟八千恣决荡;




殉难与钝初同一例,星辰垂变象,男儿七尺付仇雠。




钝初,也系宋教仁之字。仇雠,仇敌。


1911年夏,聚集浙江定海岠山的奉化栖凤帮渔民与宁海樟树帮渔民,为争夺捕捞水路发生械斗,死伤多人。陈其美和战友周淡游应邀冒酷暑前往调解,经多方努力,两帮言归于好。奉化栖凤渔民由此与同盟会建立友谊。后来,陈其美在宁波组织反清敢死队,栖凤渔民有多人参加。当陈殉难的噩耗传至定海,渔民们联名奉献一联至上海陈之灵堂:


倒帝制,扩民权,旋乾转坤,伟业特开千古局;




抑强宗,扶羸族,解纷排难,余恩永镌小民心。




杭州西湖白云庵寺僧好侠仗义,常暗中支持反清的革命党人,该庵一度成为革命党人的秘密机关。陈其美遇难后,寺僧德山、意周二人联名为之挽联:


哲人云亡,邦之不幸;




共和复活,民何能忘。


众多的挽联中,有署名“玄妙观道士陈明霈”奉献的一副古色古香联:


惇史述清芬,郑重乡推祭酒;




典型怀古处,吁嗟会散耆英。


惇史,有德行之人的言行记录。清芬,比喻德行高洁。晋陆机《文赋》:“咏世德之骏烈,诵先人之清芬。”祭酒,酹酒祭神。古时飨宴酹酒祭神必由尊者或老者一人举酒祭地,遂谓位尊者或年长者为祭酒。古处:往日相处的情意。耆英,年老优异的人。


辛亥革命前后,革命党人的主要社会力量是会党。交结会党,首先要入帮,陈其美曾在上海加入青帮,一度是上海青帮的大头目。后来,陈其美等组织青红帮兄弟参加上海武装起义,并成立敢死队,成为攻打江南制造局的重要力量。为陈其美奉献挽联的有不少会党兄弟,如上海三大亨之一杜月笙的挽联:


沪渎振军威,保境安民膺重任;




英灵成先烈,素车白马显神仪。




陈其美任沪军都督期间,曾有志于高丽、安南、印度、马来、暹罗等“弱小民族竭尽扶助之力”。据他的侄儿陈果夫回忆:“叔在申、与朝鲜某某等组织一秘密结社,名‘新亚同济社’,专为谋朝鲜独立。叔为该社监督,且作物质上精神上之援助。……民国元年底,袁氏促叔出洋考察工商,先汇四万元来申,此款由我代管,但不满两月即用罄,其中大半为帮助同志,其五分之一约计八千元左右,为帮助朝鲜、安南、印度革命党人,及朝鲜在中国留学生之学费等。”陈其美殉难的噩耗传至海外,华人、华侨、国际友人纷纷挽联志哀。如留日学生总会的挽联:


薄海同悲,夺我元戎黄歇浦;




归魂何处,见公灵爽浙江潮。




公元前248年(楚考烈王十五年),春申君黄歇受封于吴(今江苏苏州),在今浙江湖州南郊置菰城县。上联的“黄歇浦”喻陈其美。灵爽:神明、精气、犹言精爽。浙江潮:浙江古名浙水,又名之江。有二源,合流至富阳县为富春江。至钱塘县境则为钱塘江,由此入海。因钱塘江涨潮,异常壮观,故有“浙江潮”之称。


日本与中国一衣带水,源远流长,日人对汉学研究颇深,东武剑郎的挽联可见一斑:


贼犹存焉,问何时扫穴犁庭,歼除元恶?




公竟去矣,看今朝素车白马,凭吊英魂!




新加坡华侨谢碧田的挽联:


公真民党健者,百折不挠,维持国是;




我为先生慰矣,元凶作恶,毕竟天诛。


自署“三韩志友”的赵素卯挽联:


素心赎大众,白日当空,世界万邦歌革命;




碧血化群芳,绿荫满地,沪江四月吊英雄。




加拿大域多利中国国民党交通部同人的挽联:


公归去休,抔土几埋名士泪;




我凭吊处,中原未断伟人悲。



3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