踢球吧 少年 正文 第一章 新生开学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122.html


月一到,太阳的热量便像刚剃的头发似的疯长。正午的阳光“噗、噗”地打在人身上,刺得人全身发痛。


马小帅将装着录取通知书和准考证的资料袋举过头顶,阳光顿时在马小帅脸上偃旗息鼓了,“真是没事装酷,今天怎么穿了黑T恤出来!”马小帅把胸前的衣服拉起一点,然后用力上下抖动,希望这样可以减轻灼热感。


马小帅看着不远处楼房底下的荫凉吞了口唾沫,这时马小帅后面的人又把他朝前挤了挤,马小帅忍住了想要冲过去凉一下的想法,接着他腾出右手在自己的裤兜外面按了按,硬硬的,他舒了口气。


马小帅无聊的将耳朵里的耳机拔了出来放在了裤兜了,他顺脚将地上的一块小石子踢了出去,小石子翻腾着准确的砸在了前面排队的一位男生的脚踝上,马小帅赶紧别过脸去,嘴里吹着口哨四处乱看着,被石子砸到的男生转过头看了看,并没有发现“嫌疑人”,只好低头轻骂了一句,自认倒霉的转过了脸。


终于在马小帅第一百七十四次问候太阳的母性亲属时,轮到了马小帅报名,收钱的年轻女老师习惯性的抬头看了看马小帅,“这个新生好高啊,恐怕有173吧!”

女老师接过马小帅的录取通知书和递过来的钱“马小帅,名字不错!和人挺般配的!吆,还是住校生呢。”


马小帅伸出右手摸了摸鼻梁。


女老师不知为什么心里感觉这个学生很有趣 ,在给他递学校配发的床单、被套和枕巾时顺口问了句,“同学,你家在哪啊,这是第一次离开父母吧?”话一出口,有觉得自己唐突了些,干嘛问这些啊?

马小帅接过东西,顺口就说:“是啊,我家就在西川啊,也不知为什么离学校这么近,还要算作住宿生。”


女老师笑了笑没再言语,她知道这一定学校领导想通过这种方式来增加学校的收入,“哦,同学,你住三号公寓楼302室,差点忘记告诉你了。”


马小帅笑着摇了摇头,表示没什么。“三号公寓楼302室,嗯,先去瞧瞧!”打定主意,马小帅立即迈开步子朝着目标前进,刚走出几步,马小帅拍了拍头:“我都被这天气搞糊涂了,怎么没问三号公寓楼在哪啊!”他四处看了看,发现在一个角落里拍着几张桌子,桌子前面立着一个纸牌,上面写着:新生咨询处。几个戴着志愿者帽子的同学在附近忙碌着,有男有女。


“有了!”马小帅笑嘻嘻的朝着那几个志愿者中最漂亮的一位女生走去,“林欣同学,请问三号公寓楼怎么走啊?”说着,他把那位女生前面正要说话的一位男生扒拉到了他的身后,凭他的身体,这点小事到很容易。


林欣正在低头准备从抽屉里再取出一些印有学校历史、学校建筑分布的传单散发给前来询问的新生,这时,她忽然听见有人叫她的名字,她下意识的抬起了头。


她发现眼前的这位男生她好像从没见过,那他又是怎么知道自己的名字的呢?


那位男生好像知道她所想一样,他用下巴指了指在桌面上斜放着的印有她名字和照片的卡片,原来是这样啊,林欣的脸微微一红。


马小帅看见这个和他差不多年龄的女孩脸上发红,虚荣心大大的满足了一把,“林欣同学,请问你三号学生公寓怎么走啊?”


马小帅偷笑着。


“哦,三号公寓啊,从这里出去向右转,一直直走,最后面的那个建筑就是了。”林欣回过神,用手朝她的左面指了指。


“谢谢啊,学姐,呵呵!”马小帅说着迈开欢快的步伐朝三号公寓走去,三号公寓楼看起来很新,一共有六层,墙上涂着橘黄色和白色的涂料,看起来非常和谐,也非常温馨。


马小帅发现一楼和二楼居然是女生宿舍,这又让他好生兴奋了一阵。来到三楼,楼道口正对面的是303室,302室是楼道口右转的第一间宿舍,马小帅感到一阵庆幸:“幸亏不是301室,要不然,还不被对面的厕所味熏死啊!”


推开房门进去后,马小帅发现房子里的几张床上都放有床单、被套,以及盆盆灌灌的生活用品,几个同学正在收拾自己的床铺,马小帅将自己手里的东西顺手放在了门背后的高铺上,“大家好,我叫马小帅,很高兴认识大家啊,以后咱就是自家人了啊,呵呵!”马小帅一只手叉着腰对着宿舍里的几位同学书说道。


“你好,我叫杨君,很高兴认识你!”说话的是一位正在往墙上贴着张娜拉和刘亦菲海报的男生。


对于杨君,马小帅只有一个评价:他要是掉进煤堆里,要把他给扒拉出来出来的难度不亚于中国政府收复台湾。


“我叫李文华,呵呵,也是刚来的。”


这位更有才,正在往刚贴在墙上的一张白纸上涂鸦,嗯,确实有才,这不,由于精力过剩,青春痘便大摇大摆得占据了他的整张脸。


不,我们要感谢青春痘,因为它们告诉我们,我们还年轻!


这时坐在马小帅对面低铺,一位看起来很成熟,嗯,是成熟,马小帅一开始还以为是哪位同学的爸爸,他揶揄着说:“我叫杨炜……”


马小帅没听见杨炜后面说了什么,他只听到“杨炜”两个字便忍不住笑了出来,杨君和李文华也同时笑出了声。


马小帅边笑边向杨炜道歉:“对不起啊,我不是故意的!”


杨君和李文华也趁机向杨炜道歉,杨炜好像已经习惯了这种场面,他只是摇摇头表示没什么。


马小帅止住了笑,他看了看表,都11:40了,该回家吃饭了,还要取被子和生活用具呢,马小帅便和其他几个人打了个招呼走人了。


马小帅走出公寓楼的时候,似乎觉得就连那该死的太阳的也变得格外可爱!


马小帅回到家后连鞋子也没脱,就将自己狠狠扔进了沙发,“这该死的……”


杨雅欣端着菜放到饭桌上的时候,她看见儿子小帅头正仰在沙发上呼呼大睡,杨雅欣笑了笑,她走过去准备把儿子的腿也抬上沙发,就在这时马小帅突然醒了过来,“妈,饭好了吗?”马小帅揉了揉眼站了起来。


“好啦,好啦!”杨雅欣笑了笑转身回厨房了。


马小帅换好拖鞋,趴在地上“呼哧呼哧”地做起了俯卧撑。


“瞧你,大太阳都晒了一上午了,还不嫌累啊!年轻就是好啊!”杨雅欣将筷子放在了餐桌上,她望着马小帅,发了呆。


“妈,我们伟大的无产阶级领袖毛泽东同志不是说过:身体是革命的本钱嘛,我这是为社会主义建设添砖添瓦呢!”


“就你贫嘴,快来吃饭吧!”


马小帅站起身到卫生间洗了洗手,“妈,我爸什么时候回来啊,都一个星期了!”

“快了,快了,还有个三、四天吧!”

“我爸也真是的,打拼了十几年,到现在还是一穷二白的小职员,整天四处乱跑,不知道关心关心妈!”


“胡说什么呢,什么四处乱跑啊,那是为了工作,再说那也说明你爸老实嘛!”


“嘿嘿。”马小帅架起一块豆腐放在了杨雅欣的碗里,“妈,你多吃点这个!”


“哎”杨雅欣心里一喜,“或许小帅真的长大了。”




马小帅将装着被子和生活用品的两只旅行箱扔在了出租车后座上,“师傅,去东方中学。”


“妈,你回去吧,我不在你自己小心着点!”


“你这小子,知道了,快走吧,有事打电话啊!”


“哦!”出租车载着马小帅和马小帅的青春驶向了远处……


东方中学,您准备好了,马小帅这混小子来了。



马小帅站在东方中学校门口的时候,再一次感到了莫名的骄傲,东方中学作为全省唯一的全国示范性高中,她有着全省最好的生源,全省最高的升学率,以及全省最大的占地面积,学校占地203亩,建筑面积5.9万平方米。

马小帅的嘴角露出了笑容,他想起了自己中考报名是非东方中学不报的倔劲,班主任姚政当时的那副死鱼眼彷佛还在眼前。



一阵微风吹来,身上的热气便开始减退,马小帅似乎觉得步子也迈的大了,浑身轻快。马小帅提着旅行包来到302室的时候,发现宿舍剩下的四章空床位也有了人。


毕竟都是14、5岁的少年,不一会儿,大家已经好的就差义结金兰了,后来来的宋浩天、金强斌、赵庆、刘汉平,再加上先来的马小帅、杨君、李文华、杨炜,后来名震整个三号公寓楼的整蛊组合就这样在青天白日下产生了!


一切都收拾好后,大家便准备去教室看看,因为校门口黑板上写着2:30在本班教室集合。


马小帅来到教室后坐在了教室左面的最后一排,多少年来,他已经习惯了这个位置,马小帅发现旁边一个脸色黝黑、着装邋遢的男生盯着他笑,马小帅打了个寒颤。


王卓发现自己的新同桌居然是个小白脸,王卓感到一阵好笑,“你好啊,我叫王卓!”王卓站起来像马小帅伸出了手。


“你好,我是马小帅。”马小帅也爽快的伸出手,马小帅这才发现,原来他的同桌也挺高的,和他差不多啊!


王卓咧开嘴笑了笑,露出了两排白晃晃的牙齿。


马小帅突然觉得这个同桌似乎不是那么讨厌吗,好像,好像还有点可爱,对,可爱!


这个时候,从门口走进来一位穿着青白色T恤的,大约30岁左右的年轻教师,他小心翼翼的推了推架在鼻梁上的眼镜,似乎那是他的身家性命,然后他把他的那一条猩红色的领带解下来,揉成一团随手放在了裤兜了。全班同学静静的看着他表演。


杜胜林很满意学生们的反映,他掏了掏衣兜,没有,再掏,还是没有!杜胜林额头出现了细密的汗珠,“很是的,光顾耍帅了,忘了没拿学生名单,真是一耍帅成千古恨啊!”


“你们等我一会,我去取个东西。”说着,杜胜林急急忙忙的走出了教室。


王卓看见杜胜林走出了教室,连忙对马小帅说,“马小帅,我们去上厕所吧,我憋住了!”


“我靠,你早干什么了,这要是战场上,你都不知道死了多少回了……”马小帅正准备对王卓批评再教育,让他成为21世纪的大好少年,但王卓不等马小帅把话说完就拉着马小帅跑出了教室。


杜胜林终于在抽屉的最下面的一个角落里找到了学生名单,他急忙朝教室走去,当他来到教室门口的时候,门突然“嘭”的一声关上了,差点没打掉他的鼻子!杜胜林发怒了,他准备给这个不知名的小子好好“教育、教育”。


王卓和马小帅上完厕所回来时,王卓正好看见杜胜林拿着一张纸念念叨叨的从办公室走了出来,他眼珠一转,他准备给这个冒冒失失的年轻教室一个下马威!


“近了,近了,好嘞!” “嘭”王卓笑的蹲在了地上。


杜胜林把脚用力向门踢去,结果再次验证了力的作用是相互的这一真理,他的脚趾一阵发痛,“该死的!”杜胜林透过门上的玻璃看见门背后一位高个男生在那里窃笑,他所有的怒火喷薄而出,“开门!”


马小帅看着蹲在地上的王卓,他感到这个同桌胆子真够大啊,和我的“口味”,他不禁露出了笑容。突然,他听见有人在门外大喊:“开门!”,他微微一震。


马小帅发现王卓的眼睛眨得很快,“这小子该不会有病吧,刚才怎么没发现啊!”马小帅将门开了一条缝。


“完了!”马小帅好像听见王卓呻吟了一声。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