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打狗记

一天下午我正在办公室整理案卷,门开了,老张(部队转业,比我大三岁)伸进头来对我说:“某某小区有条疯狗,带班的开会去了,你跟我去一趟吧”,“行”我扔下案卷就和老张赶到院子里的面包车上 ,司机小林已然在车上了。我问:“拿东西了吗?”“在后面”小林回答道,我一看,面包车后排座上扔着一根橡胶警棍和一个去了头的扫帚把。警车刚准备出门,实习生小梁提着裤子从卫生间跑出来,边跑边问:“你们干吗去?”警车停下,我探出头问小梁:“打狗去,你去吗?”“去、去、去”小梁一连声的答应着。“去接警室床下有面盾牌,你去拿着”我冲小梁喊道。

警车飞快的赶到了某某小区,一到小区就发现小区的中心花园没人,那些在家的老年人和没上班的抱孩子的大姑娘小媳妇都在花园外边站着。我们一下车就问:“怎么回事?谁报警了?”公共车库看车的王大爷过来说:“我报的警,有条疯狗在花园中的花坛里趴着,谁都不敢过去。”老张对我说:“走,看看去。”我们四人各持“兵器”(我从地上捡了一块警用板砖)准备进入花园,“你们的枪呢?为什么不拿枪?”一个声音从我们身后响起,我回头一看,是个20多岁的小姑娘,“呵,你居然还知道那种传说中的东西?”我刚说完,小梁趴到我的耳边说:“斌哥,这是这个小区最漂亮的女的”。“咦!我还不知道,你怎么知道?”我小声的问小梁。“她的户口刚迁过来,办身份证时还是我给她照的相”小梁回答道,我看了那姑娘一看对小梁说:“一会打狗的时候,你可要冲到前面,给美女留个好印象。”小梁不好意思了说:“看看再说,看看再说”。“你们是警察,警察为什么不拿枪?”那小姑娘不依不饶的问。老张说话了:“我们的枪前年都交到分局统一保管了。”

我们四人走到花园中,经过仔细查找,发现有条老狗卧在南面的花坛里,口中往下流着口水,身上的毛都快掉光了,不过是条老的快死的老狗而已。我打电话给指挥中心说不是疯狗,中心的同志很有耐心的问我:“你怎么知道那不是条疯狗?你有什么证据证明那不是条疯狗?你说话要负责任的。”把我气得没法没法的,我只好说:“就当它是条疯狗,怎么办?”这次中心的同志回答得很痛快:“自己看着办。”

我们四人商量得出一结论:把它赶出小区,它爱死哪死哪。小梁一手拿盾牌,一手拿扫帚把,一点一点的挪到了离狗五、六米处,一边用扫帚把敲地,一边喊:“打死你,出来,让我打死你。”那狗连看都没看小梁一眼,老张和小林也上前吓唬狗,那狗连动都没动。三人喊了半天,很没面子。最后我上前飞起一警用板砖,砸到那狗上面的花丛中, “哧溜”一声,那狗窜了出来,没冲着小区大门,冲着小区西北角跑去。我们四人也嗷嗷叫着挥动着手里的东西跟了下去,一直把那狗撵到西北角一家一楼的阳台里(这家没人买),再怎么撵,它就是不出来了。赶紧搜集什么破门板、破木棍、破箩筐之类的东西把阳台门堵了起来,准备走,小区群众不愿意了,非得让我们弄死那条狗,不然就打110投诉我们。。

我们四个蹲在阳台半截墙上研究怎么弄死这条狗。小林说:买点肉掺上耗子药,药死它。否定了,哪里去找耗子药?小梁说:用砖砸死它。否定了,狗急了跳墙,我们蹲在半截墙上,还不够它咬呢。老张说:去分局借枪。否定了,等你借来枪,天都该亮了。我说:不管了,饿死它。也被否定了。最后老张想了个主意,拿绳子挽个活扣,套在狗脖子上吊死它。小梁去找绳子,没找到,最后拿来了一大截细铁丝,这东西比绳子还好。老张一下子就把活扣套在狗脖子上了,收紧活扣,把狗吊在阳台上面的铁钩上,活活的把狗给吊死了。

我们回到派出所不到两个小时,群众又打电话,让我们去处理死狗,这次老张和小林去了,据他俩事后说,他俩用一些破木板给那条死狗办了个火葬。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