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震传言”面前应该“官民平等”!

德现生 收藏 4 628
导读:2月20日晚至21日早晨,山西多个城市发生了市民“等地震事件”。当天上午,山西地震局发布公告说太原、晋中、长治、晋城等地市民传播将发生破坏性地震的谣言,请大家不要信传。25日,《北方新报》报道“山西地震谣言始作俑者落网”,据警方透露,目前暂认定在论坛发布谣言信息帖的一太原人为最早散布谣言者,一名嫌疑人已被刑拘。同日,红网等传媒报道山西公安机关快速反应,依法对5名违法行为人作出行政拘留和罚款处理,并公布了造谣者身份。 确证传言之源头和处罚措施是否公正高度相关,这几个受到惩罚的市民是不是传言的始作俑者

2月20日晚至21日早晨,山西多个城市发生了市民“等地震事件”。当天上午,山西地震局发布公告说太原、晋中、长治、晋城等地市民传播将发生破坏性地震的谣言,请大家不要信传。25日,《北方新报》报道“山西地震谣言始作俑者落网”,据警方透露,目前暂认定在论坛发布谣言信息帖的一太原人为最早散布谣言者,一名嫌疑人已被刑拘。同日,红网等传媒报道山西公安机关快速反应,依法对5名违法行为人作出行政拘留和罚款处理,并公布了造谣者身份。

确证传言之源头和处罚措施是否公正高度相关,这几个受到惩罚的市民是不是传言的始作俑者,这个问题至关重要。收集相关公开报道信息加以分析,我认为“等地震事件”之后又发生了某种诡秘现象。《东方早报》、《环球时报》等媒体报道,“‘等地震’事发几个小时后,山西省地震局办公室相关负责人在接受媒体采访时称,地震谣言源于市民对地震应急演练的误解”。然而,《新京报》在2月22日又报道“山西否认谣言源于‘应急演练遭误解’,省地震局办公室张主任表示,山西近期并没有应急演练。

如此说来,报道山西“应急演练”的媒体,是指名道姓造了一个有鼻子有眼的谣言。可是,我们不能不问,他们有造这种谣言的必要吗?这两条消息中必有一条为谣言,我可以断定,山西方面否定演练的消息为假。证据主要来自1月15日之后太原人多有转发的一条手机短信,短信称“最近各大医院正在搞防震演练,并且储备医疗用品,还选派很多医生和护士作为地震应急人员,看来太原近期会发生大地震…..”而这条短信的出现时间,正和最初报道的山西官方布置的演练时间相符合(“1月6日至13日,根据SZF安排,省地震局对全省地震应急预案实施情况进行专项检查,很多部门根据预案进行了地震应急演练”)这,不可能是巧合,媒体即便在事后成心造山西官方的谣,也无法前后照应的如此天衣无缝。

我在前几天的评论中说到,“如果传言确因防震演习而起,官方更应该做的事,是立即向民众道歉,承认自身暗中组织演习的失误与不妥”。照我所说,有一个官方活动引发误会的背景,抓人显然表现的过于霸道和苛刻,但是官方既要强调自己完全正确,又要展现强硬姿态,这就产生了否定“演练引发误会”这个消息的需要。真相究竟如何,报道演练引发误会的媒体,有责任出面对质与澄清,给公众一个交代。

那几个顶罪的市民,如果有煽动、说服全体市民的能力和能量,便至少是可以充当高级宣传官员的人才,让他们去帮助官方宣传或辟谣,官方就不至于不为公众所信任。其实,山西官方、警方心里也清楚,这几位绝无一语惊天下、一呼万众从的本事。

几位市民的传言行为,比基层权力的大喇叭公告效果如何?比参与避难的众多公务人员“以身作则”的影响如何?(在这场“等地震”风波中不少村的村委会通过村中的嗽叭广播了将要发地震的“消息”——转贴者批注)面对“等地震”的人山人海,权力机构大多保持沉默或回避半日之久,这又当如何看待和处置呢?

地震传言酝酿已久。1月19日与22日,山西有媒体进行了辟谣报道,与山西省地震局官网的辟谣没有差异。可辟谣后的1月24日,山西运城市河津、万荣交界处就发生了4.8级地震,网友还在山西平陆与河南三门峡交界的黄河处拍到了地震云。山西省地震局的反应是立即出面,辩称4.8级地震不属于破坏性地震,强调“震前辟谣无错”。无论震还是不震,官家总是有理,本来就所剩无几的公信力则难免在这“总是有理”的自我表演中丧失殆尽,大家对“负面消息”则宁可信其有。到了民间传言比官方文告信誉不差钱的时候,权力与官员对此应该负责,而杀鸡给鸡看,大家更瞧不起权力。

地震预测这事太难、太复杂,人们又不能不关心,推测、警戒难免表现在公开言论上。但这方面的传言与提醒一般都是出于好心,甚至是出于爱心和社会责任感。技术难题给官方和民间观察者制造同样的尴尬,若正确认识“技术瓶颈”的制约因素,权力应对民间的传言、推测抱尊重和宽容的态度。须知,独有的辟谣权也意味着拥有技术决断权,既能辟谣就说明肯定能预测——但是,官方实际上确实没有准确预测的能力,既如此,就不能对出自民间的地震传言严厉专政。

表现最好的是晋中市地震局,他们迅速落实了“应该是无震”的信息后出了现场。其他地方的人,多是“不知道去问谁”,也看不到官员或警察。注意,晋中市地震局的行动基于“应该是无震”的技术判断,可想而知,其他地方沉默的原因多半是“不知震不震”;公安局抓人,也必须在肯定不会地震之后。连专门的官方机构都拿不准,怎么就容不下一介小民也拿不准呢?

汶川地震后,成都商报记者在央视直播的新闻发布会上公开质疑,提到有7名职工家属举报“为了保障奥运维护和谐压下了地震预报”,当时,官员和专家回应的比较狼狈,回答的大意是“地震无法预报”。处在灾区的一个州政府,在5.12大震前,竟然成功地辟了将发生地震的谣。还有甘肃地震局,在震后向SZF汇报说由于甘肃预报了地震从而避免了巨大损失(这份材料后来被修改,抹掉了地震局的震前功劳,成绩都成了震后的)。这几个例子,都有白纸黑字或荧屏画面为证。我相信相关地震机构在震前做了有益的工作,但出于不敢准确肯定时间、烈度或者下不了公告决心等原因,终铸成了不可挽回之大错。

那些不能提供任何应急帮助的专门机构,那些错误辟谣导致严重损失的官员,那些即使接到险情信息却为求稳而难下应急决断的领导,其失误及负面影响都比这次山西抓的几个市民更甚,他们又该当何罪?我并不主张对精英、对权力严格要求,我主张“地震传言”面前官民一律平等、法律面前官民一律平等,错吗?

8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