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主人要和保姆“礼貌性上床”

懒猫1181 收藏 3 11705
导读:男主人要和保姆“礼貌性上床” 主人要小保姆帮他按摩,被女主人撞个正着,男主人解释:我们只是礼貌性上床……“啪……”一记耳光抽向面前的小保姆。 “不要脸的贱货,敢勾引我老公,你是耗子给猫当三陪,赚钱不要命了!”女主人气愤填膺,还不忘甩上两句小品包袱。 “不是的,阿姨,是先生让我……”小保姆似乎很委屈。 “你给我闭嘴!”女主人怒火中烧,哪容小保姆说话的份。她手指哆嗦着,点着狡辩的小姑娘,“也不撒泡尿照照你自己什么德行,咋的?你还想傍个城里大款啊?赶紧给我滚,我们家不要上床的保

男主人要和保姆“礼貌性上床”

主人要小保姆帮他按摩,被女主人撞个正着,男主人解释:我们只是礼貌性上床……“啪……”一记耳光抽向面前的小保姆。


“不要脸的贱货,敢勾引我老公,你是耗子给猫当三陪,赚钱不要命了!”女主人气愤填膺,还不忘甩上两句小品包袱。


“不是的,阿姨,是先生让我……”小保姆似乎很委屈。


“你给我闭嘴!”女主人怒火中烧,哪容小保姆说话的份。她手指哆嗦着,点着狡辩的小姑娘,“也不撒泡尿照照你自己什么德行,咋的?你还想傍个城里大款啊?赶紧给我滚,我们家不要上床的保姆!”


小姑娘鼻涕一把泪一把的冲出去了。屋子里,剩下耷拉脑袋的男人和歇斯底里的女人。


保姆一走,女人比一丈青还一丈青,冲着丈夫怒目圆睁:“怎么?想给这家换女主人啊?换也成,你挑个好点的也算你没白活!和一个小保姆勾勾搭搭的,不丢份哪?”


“我们没什么,不就是按按摩嘛,兴师动众的……”丈夫辩解着,明显男人气短。


“没什么?我再晚来一步,你们是不是该演床戏了?”女人得理不饶人,想起小保姆在丈夫身上踩来踩去的心里就不舒服,虽然保姆衣着厚厚,没着暴露的三点,也把她气得胸脯上下起伏。哼,动我老公的身体,这个女人不是明显向我示威嘛?


“你也看见了,什么也没动嘛。她给我按摩,只是礼貌性上床……”丈夫感觉自己真是天才,情急之下,突然想起了网络最流行语言。


“礼貌性上床?和一个保姆礼貌性上床?哪个混蛋编排的情节?”女人暴怒。男人遇到花心事儿,真是情商智商都不低。


“本来就没事儿,别没事儿找事儿啊,告诉你,老子不惹事儿,来事儿也不怕事儿!”男人想到女人未找到实质性的证据,底气也备足了。


“你以为你没前科啊?上次你就拽着她的手不放!”


“唉老婆你真冤枉我,那次她干活手破了一个口子,我是给她看看嘛……”男人软硬并施,能上能下。


“哦,一个保姆手破了个口你就大惊小怪的,我上次阑尾动手术,肚子上割了那么大一个口子你不闻不问,你到底安的什么心?你别忘了,现在这套房子是我买的,你的职位是我爸走关系上的,忘恩负义!”


“怎么会,老婆的大恩大德我永世难忘……”誓言对男人永远是现成的。


“我说怎么大过年的你不去搓麻将不去喝酒撵我回娘家,敢情是惦记着小保姆啊?”女人突发灵感,仿佛嗅到了信息。


“不是……”男人有嘴难辩,也无法辩。


“我说怎么过年你找借口不让小保姆回家,原来是想和她……什么礼貌性上床?你们礼貌完了以后,该我礼貌性走人了吧?”女人越战越勇,好像跟前的丈夫是人肉馒头。这母老虎一发威,猴子也变小王了。


男人见形势不好,赶紧明哲保身,扑通跪下:“老婆,是我不好,都是她勾引的我……她说她家穷,想在城里找个靠山,就……不过还好,被你发现了,你真是英明啊,来得及时……”


不知为什么男人的谎言总是拙劣的,但女人往往相信是真的。可能女人与女人永远是情敌的缘故。当男人背叛了自己,女人第一个想报复的就是那个威胁自己、想夺走自己老公的女人。


和小保姆也会礼貌性上床,真是新鲜事儿,看来男主人的绅士风度堪称一绝。男人对礼貌性上床的解释,好像比“男人不色还是男人吗”更是时髦的代言。也是,如果一个男人对女人没反应,没有采取“礼貌”的行为,不但侮辱了跟前的女人,也间接打击了雄性的男人。你可以被礼貌,也可以主动礼貌,只是不知道,这所谓的礼貌成全了哪个悲剧性的人物?可怜的小保姆,不知结局如何,不知和那个男人礼貌到何种程度,关系发展到了哪一步。如果只是男主人礼貌性地摸摸手,女孩娇嫩的小手肯定和左手摸右手的


感觉不同。如果她想凭借自己的脸蛋换取女主人的地位,鸠占鹊巢,简直是灰姑娘的童话,天方夜谭。试看古今中外,有几个伺候人的保姆能取代女主人的位置呢?女主人永远凌驾于保姆之上,而保姆的结局基本都很惨。可是,但凡女人就爱做梦,不管职位高低。而越是深在底层,越想改变自己的现状。于是,男人的花言巧语就有了地位。女人永远是甜言蜜语的失败者。动听的话从男人嘴里说出来就是那么可人,耐品,百听不厌。


说到礼貌性威胁,据说,现在有几种正常职业却不正当的男女关系,如,按摩师与顾客,私人医生和患者,空姐与乘客,发型师与主顾,女秘书与男上司,男老师和女学生,导演与女演员,家庭教师或保姆和男主人,推销员和客户等等。这些都有行业的潜规则,都能发生“礼貌性上床”的事情。干不干净,按曹公雪芹讲话了,只有大观园里的石狮子知道。而保姆这个职业也许是最隐秘、最易发生、也最难启齿的。是啊,家里的丑怎么可以外扬的?如果是年长的保姆和月嫂也便罢了,如果是年轻的小丫头,难保不会被骚扰。而她们往往不敢声张,被占了便宜或怀孕堕胎吃了亏,都是主人用钱打发了之。女主人掌握了丈夫的把柄,虽说愤愤不平,从此嚣张,但多数不会离婚。因为她们骨子里相信,这不对等的待遇源自男人只是和小姑娘玩玩的。只是苦了那些被诱惑、被哄上床的小保姆,她们不知外面的世界有多精彩,就有多风险(奉献)。花钱消灾买平安,谁苦谁知道。也许对女人来说,抵挡男人的侵犯,是不受外来的、任何的诱惑,利益的,欲望的。欲望无限,身体有限。有限的身体与无限的欲望抗争,礼貌上床,下场够惨。女人,从事正常职业,还想保持正当关系,难!


14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