痞子江绅 正文 第九章 火拼惯偷

jonasruby 收藏 10 55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6181.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6181.html[/size][/URL] 好不容易坐下来,浑身都是汗,江绅怕伤口感染,就把外套脱下来不停的扇风,可因为背心上还有点血迹,在灯光下是那么刺眼!周围的人都远远的走开了,江绅已经习惯他们的眼神了。无所谓,痞子就痞子。 江绅爹弄了点开水回来,胖子猛灌了一口,“烫嘴,小心!” 江绅爹还没说完,胖子大叫了出来,嘴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181.html


好不容易坐下来,浑身都是汗,江绅怕伤口感染,就把外套脱下来不停的扇风,可因为背心上还有点血迹,在灯光下是那么刺眼!周围的人都远远的走开了,江绅已经习惯他们的眼神了。无所谓,痞子就痞子。

江绅爹弄了点开水回来,胖子猛灌了一口,“烫嘴,小心!” 江绅爹还没说完,胖子大叫了出来,嘴巴张的老大,“这个鬼伢子,就是急性子!”。村长怜惜不已。胖子赶紧把外套脱下来扇风,这一来,内衣的口袋都暴漏在外面了。他赶紧用个衣角把它遮住,怕别人看见。

小桂子坐在最里面,靠着车窗,半睡半醒。村长想让他喝口水,可他半饷都没反应。

“让他呆会吧。这打击太大了。琢磨着他一时半会接受不了!” 江绅爹对村长讲。不一会,两排的另外座位人都来了,胖子和江绅只能站着。一会再和村长他们换着坐。

夜已深了。周围的人大多已经迷迷糊糊的,有些甚至鼾声大作。这个车厢里的大多都是农民,趁农闲的时候出去打点短工,挣点零花钱。

江绅他们吃过了烙饼,又吃过村长带的几个鸡蛋,肚子已经不难么饿了。小桂子只吃了一个鸡蛋就不再吃了。村长也不勉强,这事放在谁家都是晴天霹雳。

村长也睡不着,心里烦闷不已,不晓得到那边情况如何。于是站起来把位置让给胖子,自己说去前面车厢连接处抽点烟。江绅爹也过去了。得跟村长讨论下去那之后咋处理!

胖子一坐下,就趴那睡,困得不行了。原本遮着口袋的衣服也被扯走了。从中午到现在一直在赶路,两个钟头的拖拉机早就把胖子的屁股快颠成两半了。不一会,胖子就打起鼾了。江绅看看小桂子,丝毫没有一点点表情,眼睛闭着,像是睡觉,又像在思考。可自己眼皮已经不听话了,不停的打架。忍住呀。可迷迷糊糊中,眼皮合在一起,就再也打不开了。

车厢一片寂静,只有打鼾的声音和很重的呼吸声,这时,几个青年快步走到这节车厢,看了看还在车厢连接处讨论的两个大人,而三个家伙都已经睡着了,还有一个,靠在车窗一动不动,估计也是睡了。好机会,干吧。一个刀疤脸对一个小伙子扬了扬手。

那小伙子蹑手蹑脚跑到胖子边上,看到内衣口袋的钱了,于是轻轻的夹着,慢慢的往外拽,胖子仍然昏睡不醒,突然,江绅动了下,他太口渴了,晚上吃了一半烙饼,还吃了两个煮鸡蛋,出了那么多汗,肯定口渴了。

可头刚抬起来,就看见脖子边多了一把冰凉的东西,正想伸手去摸,耳边传来低低的声音,“少管闲事!”江绅没敢动,可看见那小子伸手从胖子内衣口袋里拽出钱来,一下子急了,也没管脖子上架的什么,“偷钱了!”一声大喊,惊醒了车厢里所有的人。

“狗日的,活腻歪了!”说罢,拿匕首的小子打算下手了。突然,一拳狠狠的砸在他左眼,江绅都没看清,那小子匕首就扔了,捂着左眼,大声的叫唤。这一叫唤,把偷钱那人吓了一跳,手一松,钱又到回到口袋里了。

胖子也醒了,一手拼命的捂着口袋,大叫:“小偷偷钱了,小偷偷钱了!”刚才那拳是小桂子打的。他本就没睡着,悉悉索索的声音早就把他弄醒了。刚想动,可看见刀子架在江绅的脖子上,就这样江绅还能喊出来。他瞅准时机,对着拿刀子的小子左眼就是一拳。这才把江绅给解放出来。

旁边盯梢的刀疤脸赶紧过来,捡起匕首,指着醒来准备看热闹的人,大叫道:“都他妈别多管闲事,跟你们无关!”说完,挥舞着匕首。众人赶紧后退,怕匕首伤着自己。

这时,村长和江绅爹意识到这边出了问题,就拼命的往这赶,可人太多了,挤了半天才走一小段距离。

“把钱拿出来!”刀疤脸对胖子喊道,匕首在他面前比划道。

胖子死都不给,刀疤脸拽不动,就举着刀子捅向胖子的肚子。江绅拿起外套,对着拿匕首的手猛扇,刀疤脸显然没料到这一招,手一偏,匕首插在火车座位的靠背上。与此同时,小桂子一脚飞起,对着刀疤脸的肚子就是一脚,这脚使了十二分的力道。直接把刀疤脸踢到对面茶几上。

偷钱那小子,看苗头不对,从裤兜里拿出弹簧刀,从侧面向胖子捅来,胖子感到后面有风声,想避也避不急,情急之下,手直勾勾的握住弹簧刀,离腰只有几厘米远,鲜红的血瞬间沿着刀口流了下来。

胖子此刻并不知道痛,仍然死死的握住弹簧刀,那小子竟然再无法往前一步,呆呆的看着胖子,胖子此刻眼睛通红,那神情要杀了这家伙。

江绅一拳打在那家伙胸口上,那家伙往后踉跄了两步,扶着茶几大口的喘气。胖子的血已经顺着手流了。胖子也傻了,看着手上的血,头有点眩晕,可此刻愤怒压住了一切,他定眼一看,还有一个瘦高个正怯怯的站在那里,举着匕首正向他比划,他大吼一声冲了上去。一脚把他踹到,一拳打在他胳膊上,然后两手一用力,把他举起来。那家伙在空中还呜呜的叫唤。胖子出离愤怒了,使劲转着,完了把那家伙一扔,正好砸在拿弹簧刀的小子身上。两个人又倒下了。四个小偷都躺着或蹲着,眼睛不可思议的看着这三人。

“狗日的,让你偷钱!” 江绅拽过刀疤脸,使劲朝他脸猛揍。“大哥,饶命呀!”刀疤脸今天遇到狠角了,拼命的求饶。胖子一脚踩在弹簧刀身上,用力的蹬着。弹簧刀嘴里已经都吐白沫了。一只手抓着瘦高个,大吼道:“他妈的来捅我呀!”手上的血已经染红了瘦高个得衣服。

左眼肿了的小子正被小桂子给蹂躏着。小桂子拼命的扇他耳光,并不讲话,一下,两下,三下,打的他嘴角已经出血了。使劲的用胳膊肘撞击他的心脏。小桂子已经愤怒了。那怒火能吞噬所有人。

江绅爹和村长终于挤过来了,看这眼前的一切,嘴张的老大,可看见小桂子已经把那家伙打的昏迷了,赶紧抓住小桂子。“桂伢子,别打了,再打就死人了!”村长大喊。可小桂子已经疯狂了,仍然不停的打。村长和江绅爹用了吃奶的力才把他制住。大喊道:“桂伢子,我是四叔,你再打就看不到你爹了!”小桂子终于停了,眼神又回到当初的样子。嘴里叨叨“爹,爹!”。

“打的好!打死小偷”车厢里一个女人大声的叫道,刚才火拼的时候都没有一个人站出来,现在有人开始落尽下石了。江绅放过刀疤脸,对着那女人瞪了一眼,因为刚才用力太猛,肚子的伤口又裂开了。血染红了背心。那女人看了一眼,就赶紧住嘴了。

一位老大娘,从随身的包里拿出纱布,对江绅和胖子讲道:“快止血,小伙子!”胖子此刻终于冷静下来,放下瘦高个,走到大娘身边,大娘很快的帮他包扎了,可是没有草木灰呀。还得消毒呀!大娘大声的问道:“谁有酒?”一位大哥赶紧从包里拿了一瓶酒,大娘对胖子说:“忍忍就好!”,猛含了一口酒,对准胖子受伤的刀口喷去。“啊!”一声惨叫,响彻整个车厢。地上的刀疤脸哆嗦不停。今天真遇到不要命的主了。

“干什么,让让!”四个乘警终于来了。

看着地上躺着的刀疤脸,领头的乘警笑着说:“这不是道上的丁哥吗?今天怎么这德行?”。

刀疤脸捂这脸,不说话,另外三人躺在地上不停的哼哼。

“看来遇上狠角了!今天流氓火拼,都走一趟吧!”说完对着江绅,不怀好意的问道:“这哥们面生呀,头回在这列车上范事?那个道上的?”

江绅愤怒的盯着他看,现在连警察都把自己当痞子了。“这位同志,我看你误会了,刚才那流氓要偷这几个小伢子的钱,结果被发现了,才打起来的!”村长看情况不对,赶紧出来解释到。

“屁话,这不流氓,能弄成这样?”说完,指了指江绅的肚子,瞟了一眼胖子的手。

“真的不是流氓,我亲眼看见他们跟那些小偷打的!”大娘站出来说话了。旁边一些善良的人都出来证明了。

“不错,还挺有人缘的!还是跟我们过去录下口供吧!”乘警还是不相信。只见村长从包里拿出一份盖了村公章的证明来,对乘警讲道:“同志,我们真是去那里有事情的。您看我们像流氓吗?” 江绅爹也站出来对乘警说“同志,那是我儿子!你可能误会了!”

江绅已经出离愤怒了,自己怎么会就变成痞子呢。自己出手也没错呀。可警察怎么就不相信呢。牙齿咬的咯咯响,使劲瞪着乘警。

乘警看着证明,点点头,“大叔,误会了!因为这列车经常有些人不安分,所以我们比较谨慎!”说完就踢了踢地上的小偷。“走吧,总不能让我拷你吧!”。

旁边一个乘客叹气道:“有啥用呀,顶多关几天又放出来了!”。正说着,发现刀疤脸正恶狠狠地看着自己,赶紧把头扭到一边去了。

江绅真想冲过去把那几个人往死里打,可警察跟着。今天自己又成了痞子了。唉,已经两次了。自己看来无法洗刷掉着这名字了。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被封杀的中日军事模拟:轰炸东京 为祖国而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