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回顾南陲(6)———烈士墓前的鲜花

万川叶 收藏 66 18130
导读:回顾南陲(6)———烈士墓前的鲜花 战后多年,我一直有个愿望,就是一定要到烈士战友们的墓地看看,给他们扫扫墓,鞠个躬,献束花,说说话。2009年清明节,我的这一愿望实现了。 我们部队的烈士都安葬在广西的龙州。部队在完成对越自卫还击作战任务后奉命撤回原住地,当时听说是牺牲的烈士都掩埋在中越边境我方一侧的一个山坡上,每一个墓碑都树立一个牌子,感觉是不很正规。这次到广西龙州烈士陵园实地一走,原先的印象大为改变。龙州烈士陵园位于龙州县上龙乡弄平村,距县城5公里,占地面积二万多平方米,安葬着两千零八名新中国各

回顾南陲(6)———烈士墓前的鲜花


战后多年,我一直有个愿望,就是一定要到烈士战友们的墓地看看,给他们扫扫墓,鞠个躬,献束花,说说话。2009年清明节,我的这一愿望实现了。

我们部队的烈士都安葬在广西的龙州。部队在完成对越自卫还击作战任务后奉命撤回原住地,当时听说是牺牲的烈士都掩埋在中越边境我方一侧的一个山坡上,每一个墓碑都树立一个牌子,感觉是不很正规。这次到广西龙州烈士陵园实地一走,原先的印象大为改变。龙州烈士陵园位于龙州县上龙乡弄平村,距县城5公里,占地面积二万多平方米,安葬着两千零八名新中国各个时期为国捐躯的烈士,其中在对越自卫还击作战中牺牲的一千九百多名烈士也在这里安眠。陵园里墓碑排列有序,其间绿树点缀,松柏常青。墓体用灰白花岗岩雕刻,下凸上棱稳如磐石,烈士英名镶在碑石正中,象征着烈士为国牺牲,名留青史,永垂不朽。园内迎门建有烈士纪念碑一座,高六米,碑主体为一位战士雕像,显得威武雄壮,气宇轩昂。烈士战友们安卧在这松柏长青的陵园里,又有当地政府指派的专职管理人员服务,可谓逝者安息,活者安慰。

原来,在中越边境战火纷飞的战争时期,所有烈士都是就近掩埋。1988年七月,中越边境形势趋缓,广西区人民政府考虑到牺牲烈士的长久安全,决定将原先掩埋在边境线附近的烈士墓向内地迁移,拨专款修建完善了龙州烈士陵园。龙州县人民政府还专门为烈士陵园配备了专职的管理人员。当我们在陵园看到牺牲的战友们安卧在绿树鲜花之中,陵园管理人员忠于职守,殷勤服务时,心中感到异常高兴。战友们离开了我们,我们心中很是悲痛;烈士们有这样安逸舒适的墓地,我们又感到十分的欣慰。

为战友们扫墓的那天上午,我和广东、河南、湖北籍的部分战友相约,一道赶赴龙州烈士陵园时,已经是上午十时左右。陵园里已经有两拨先于我们到来进行祭奠的老兵及其烈士亲属,在我们举行集体祭奠仪式的时候,陵园管理人员特意告诉我们,后面又有一拨一百多人的老兵祭奠队伍马上就要到达,催促我们抓紧时间进行。因为陵园公祭场所就这一个,大家互相照应着轮流使用。烈士陵园既是烈士们的安息之地,也是后人瞻仰、纪念、缅怀先烈的国防教育基地。据陵园管理人员介绍,早期,每逢清明节和国庆节,前来陵园扫墓和祭奠的社会各界人士和青年学生很多,可以说是一天到晚,络绎不绝。不知什么原因,近几年,少多了。不过,全国各地的参战老兵和烈士亲属,倒是比过去多了许多。

老兵们在已经融入市场经济的激烈竞争之后,自费奔赴中越边境为烈士扫墓,体现了他们挥之不去的军人情结,展示了战友之间的生死情谊。在我们参与这次扫墓活动的27名老战士当中,其身份大部分都不是国家公务员,用来吃饭的碗都不是铁的。有的自己办企业,干个体,有的一直生活在农村,生活条件和家庭经济状况都不是很好。486团八连三排九班长张玉才退伍后回到家乡河南省社旗县丁庄乡务农,现在担任村委会会记。积劳成疾使他患上了心脏病,五十多岁的人,已经满脸皱纹,走起路来有些步履蹒跚。扫墓活动出发前战友们征求他的意见时,他说:“到广西给遇难战友上坟,再困难我也要去”。在烈士陵园里,他和其他战友们一样,给他遇难的老排长作揖,为烈士战友们上香,忙得不可开交,完全忘记了自己是一个病人。广东佛山籍参战老兵们,从2002年起,已经连续七年每年清明节都要结伴到广西烈士陵园扫墓。有人这样说:这些广东老兵们德真好。德好,做生意就一定会赚钱!

说起为烈士和烈属服务,参战老兵和烈属都会不约而同的提起一个素不相识的网友名字——路客。路客在社会生活中的名字叫兰刚,广西本地人。1979年对越自卫还击作战打响时,他正在上小学。有一天他在课堂上走神眺望窗外,突然之间他惊叫起来:“坦克!大炮!”结果男同学们呼啦一下子全都涌到窗户前,连女同学也都站起来向外面张望。他这一喊全班次序顷刻大乱,后果可想而知。正在主持课堂教学的老师按照课堂纪律处罚了兰刚同学,但这次处罚并没有改变小兰刚对军队和教室外面正在发生的事情的浓厚兴趣。热爱军队,关心国防,关注老兵,竟然成了他的一个追求。

那年月,军列不断地从兰刚正在读书的小学外面驶过。开始的时候都是闷罐火车,只见坦克大炮不见人,后来闷罐车皮打开了车门,能看到解放军战士一张张年轻陌生的面孔了,绿军帽上的红五星鲜红醒目!许多年轻的解放军战士还朝他挥手致意。直到过了很多年之后,兰刚才明白这些解放军战士有些永远回不来了。三十年过去了,能活着回来的解放军战士已然垂垂老矣,牺牲的战士已经长眠在南陲的红土地上,南陲的红木棉已经被烈士的鲜血染红。如今,年近不惑的兰刚在他的博客里回忆当时情景时写道:“从小学到初中那军列来来往往了数年,到了高中军列就少见了,偶尔还能够看到一些。又过了很多年,我到了南疆的烈士陵园:各位大哥你们还记得当年那位小同学吗?小同学来看望各位大哥了!给各位大哥点上香烟敬上酒。感觉似乎有什么东西掉在了酒杯里边,原来是泪水。。。。。。”

近几年,兰刚的足迹遍至广西、云南中越边境安葬有对越自卫还击作战牺牲烈士的陵园,在每一个陵园的纪念碑下为烈士们上香敬酒!在每一个烈士墓前驻足,一一拍照,心里默念着墓碑上烈士的名字,言必称“大哥,小弟来看望你们了”!兰刚将拍摄的墓碑资料整理归类后放在网上,提供给烈士亲属们查阅。因为战后多年,有许多烈士亲属至今未能到自己的亲人墓前进行祭奠;中越边境烈士陵园众多,有些烈属甚至还弄不清楚自己的亲人究竟葬在哪个陵园。兰刚执意为烈属服务,其心可表,其德可彰。但是他也为此付出了代价。拍摄过程中风餐露宿不说,自己在经济上也付出了许多。一路拍摄辛苦艰难,经常是一口气拍摄完一个陵园的墓碑,累得靠着烈士墓动都不想动,这时才感觉到饥肠辘辘,口干舌燥。

烈士们英年早逝是不幸的,烈士们受到崇敬是应该的。面对着烈士墓前的鲜花,我若有所思:在一个尊重烈士的国度里,这个民族才是伟大的,有希望的。否则,这个民族将危机四伏。

(下节: 《回顾南陲》(7)——参战老兵话维权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链接:


回顾南陲(序)__写在前面的话

回顾南陲(1)__不打不相识

回顾南陲(2)_儿子等妈二十年

回顾南陲(3)__吃水莫忘掘井人

回顾南陲(4)__参战老兵们的无奈

回顾南陲(5)__为国牺牲精神的衰减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113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66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