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法”不应成为维护国家主权的绊脚石

轩辕锋 收藏 0 512
导读:“国际法”不应成为维护国家主权的绊脚石 联合会计划举办的全球保钓会议被取消,但一些专家学者已经准备好了发言稿,现特发出来供大家学习参考。 “国际法”不应成为维护国家主权的绊脚石 东海的钓鱼岛等岛礁、南海的东沙、西沙、中沙、南沙群岛, 历史上一直是我国的领土,是我国最先发现、开发、管理,早就划入我国版图,按“国际法”,中国是正当、合法的“原始取得”,不存在任何争议,甲午战争后钓鱼岛等岛礁被日本侵占,二战后,日本没有按国际文件、条约把这些岛礁交还中国

“国际法”不应成为维护国家主权的绊脚石

联合会计划举办的全球保钓会议被取消,但一些专家学者已经准备好了发言稿,现特发出来供大家学习参考。


“国际法”不应成为维护国家主权的绊脚石


东海的钓鱼岛等岛礁、南海的东沙、西沙、中沙、南沙群岛, 历史上一直是我国的领土,是我国最先发现、开发、管理,早就划入我国版图,按“国际法”,中国是正当、合法的“原始取得”,不存在任何争议,甲午战争后钓鱼岛等岛礁被日本侵占,二战后,日本没有按国际文件、条约把这些岛礁交还中国; 1970年前南海周边邻国的官方文件、地图等都承认南海诸岛是中国领土。现在钓鱼岛等8个岛礁还被日本侵占着;南沙群岛的费信、马欢等9个岛礁被菲律宾侵占了,他们还把南沙约25万平方公里的一大片海域说成是他们发现的卡拉延(自由地),现在又来抢夺中沙的黄岩岛;马来西亚侵占了南沙的5个礁,还占着南通礁搞旅游;越南侵占南沙的南威岛等29个岛礁,甚至想要西沙、南沙全部。对邻国非法侵占行为,我们一定要反击,原本属于我们的国土要全部收回。有些国家和有些学者主张按“国际法”的“时效”和“实际控制”处理,实际是让我们放弃这些地方的主权,承认非法侵占,我们绝对不能接受。


“时效”和“实际控制”究竟是什么含意?“时效”是法律用语,该词来原于私法,引伸到公法时有一些变更。奥本海国际法认为;“时效”是取得领土的一种方式,其定义是:“在足够长的一个时期内对一块土地连续地和不受干扰地行使主权,以致在历史发展的影响下造成一种一般信念,认为事物现状是符合国际秩序的,因而取得该土地的主权”,“……国际法则不论在国家是否善意占有的情形下都承认时效”。也就是说,帝国主义强占了别国土地,把这些地方变成殖民地,原来的政府没有了,老百姓起来反抗也没有用,被压迫人民面对侵略者根本就没有发言权,帝国主义用镇压、剥削、屠杀人民,贩卖奴隶等办法压住就行了,不管土地是抢来的,还是偷来的,只要有“实际控制”,时间长了就合法了。这纯粹是强盗逻辑,这种理论是帝国主义的吹鼓手为维护侵略利益编造出来的,在“时效”的掩盖下,帝国主义一切强盗罪行都被抹煞,成了“合法”的,可见“时效”理论是为侵略者、为帝国主义强权服务的。奥本海也不得不承认,“时效”从一开始就被一些人完全拒绝。我国老一辈的外交家顾维钧,法学家周鲠生,倪征燠、王铁崖、赵理海等都反对“时效”,顾维钧拒绝在巴黎和会的条约上签字,是维护国家尊严和争正当权益,也是对维护帝国主义利益的国际法的蔑视,周鲠生著的国际法一书,就严厉批判了“时效”。从国际实践看,时效也根本行不通,帝国主义侵占的殖民地,人民从未停止斗争,最终把帝国主义赶走,建立自己的国家。鸦片战争英国强行抢去的香港,虽然已100多年,还是被迫交还其主人——中国,国际上这种事例不胜枚举。国家间的领土争端只有在尊重历史、尊重双方的民族感情,通过协商,互谅互让,才能解决,反之,用“时效”、“实际控制”等说法,不分是非,用强权压对方,就不可能有和平、安定。总之,“时效”“实际控制”不利于世界和平,也不符合世界的发展趋势。


日本政府和一些学者认为,日本对钓鱼岛等岛礁已长期“实际控制”,按国际法“时效”,日本已取得主权。其实在钓鱼岛问题上,即使按照奥本海国际法的“时效”,日本的理由也根本不能成立。甲午战争前,钓鱼岛、黄尾屿、赤尾屿等岛礁都是中国领土,这一点不容争议;甲午战争中国战败,中国被迫签订马关条约,台湾、澎湖被日本强行夺走,钓鱼岛等岛礁是作为台湾的附属岛屿被日本强占的,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日本宣布无条件投降,承诺接受开罗宣言、波斯坦公告,旧金山和约等国际文件都规定了日本应把抢夺的中国的领土归还中国,钓鱼岛等岛礁是台湾的附属岛屿,当然应和台湾一同交还中国,可见在这一时段里日本也没有时效;美国把冲绳的施政权交还日本前,钓鱼岛被美军占作靶场,日本没有实施管辖,也不可能有时效;美国把冲绳施政权交还日本时,把钓鱼岛的管辖权也交给了日本,制造了中日之间领土纠纷,对此,中国政府、中国人民一致强烈抗议,几十年来,中国的态度是一贯、明确的,外交交涉不断,按奥本海国际法的定义,日本在钓鱼岛等岛礁根本不存在“不受干扰地行使主权”,所以在钓鱼岛问题上日本从来就没有“时效”。现在日本看到了强调 “时效”已无作用,就只说“实际控制”,但是这样仍旧不合理,抢别人的东西,被抓住了,东西就得归还原主人,不还是不行的,钓鱼岛等岛礁必须归还中国。


第二次世界大战前的“国际法”完全是帝国主义国家、学者为维护他们的利益,协调、规范帝国主义国家相互间的行为而制造出来的,被压迫国家、民族是没有发言权的,第一次世界大战后的巴黎和会、和约就是鲜明例证,因此过时的国际法必须改造。第二次世界大战后,很多殖民地挣脱了枷锁,建立了自己的国家,在国际法方面也开始争自己的权利,并取得了很大成效,但还没有完全改变国际法的基本态势。联合国海洋法公约就是长期斗争的成果,12海里领海是为对抗帝国主义的海军在别国的海边活动,威胁他国的安全;拉丁美洲的窄大陆架国家提出200海里专属经济区是对抗美国提出的大陆架理论;群岛国制度是印度尼西亚、菲律宾等国为维护本国利益提出的;---,这些成果都是经过长期艰苦斗争才得来的,既维护了本国利益,也是对国际海洋法做出的贡献。在海洋法会议上,我国却没有提出维护我国权利的任何重要提案,对国际海洋法没有做出应有的贡献,这和我国联合国常任理事国、13亿人口的社会主义大国的地位实在太不相称,应该堂堂正正争我们的合法权益,不能为得到眼前利益就牺牲国家长远利益。


通过海洋法时有一条规定,就是各国对公约条文不能有自己的解释,事实上这一点不少国家都不执行,如海洋法规定不能维持人类经济生活的岛礁不能划专属经济区,而日本就要在只有几平方米面积的冲之鸟礁石周围划200海里专属经济区,海洋法规定划分底土要按大陆架部分的规定办,日本坚持要按专属经济区部分的规定办,---。他们的做法是不合法的,但也清楚表明他们把国家利益是放在国际法之上。而我们有些官员、学者面对“国际法”,不从国家利益出发,迷信西方,被“国际法”束缚住了,竟认为“时效”、“实际控制”不无道理,在维护国家主权问题上硬不起来,甚至有的人公开为外国损害我国利益的行为辩护,公开站在对方的立场说话,为了要“守法”,不惜损害国家主权,一再用妥协、退让求安定,其实得到的不是安定,却是对方的得寸进尺。实践是检验真理的标准,应该对我国的政策、策略产生的效果认真总结,认真反思。我们有些人研究海洋法,很重视研究条文,却没有认真理解非常重要的前言,前言是各国协议的基础,否定前言,也就是全面否定海洋法,前言中有一段“认识到有需要通过本公约,在妥为顾及所有国家主权的情形下,为海洋建立一种法律秩序,以便利国际交通和促进海洋的和平用途,海洋资源的公平而有效的利用,海洋生物资源的养护以及研究、保护和保全海洋环境,”可见制定海洋法的原意很明确,海洋法不改变国家领土主权,现在有的国家借口离自己国家近、在200 海里范围内,就要强占邻国的岛礁,改变主权归属,这是故意曲解海洋法。美国在我国管辖海域里搞侦察,根本不是和平用途,用海洋法来解释他们的行为完全是狡辩。


我们纪念“五四运动”,要认真思考一些问题,如何处理长远和当前的关系,如何处理全局和局部的关系,什么是真正的全局,---,历史已经给“五四运动”作了肯定的结论,但我们对一些问题的看法并没有统一。假如你处在当时决策位置上,你会让顾维钧在和约上签字还是拒签,还是要他自己决定?假如你是外交官,你会在和约上签字还是拒签,还是逃避?如果你是研究法律的,你怎样看拒签,顾维钧的做法是否正确?当然这些问题并不需要回答别人,但应该回答自己,看到自己思想和历史比较究竟有多大差距。

5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连女白领都喜欢玩的军事游戏,进入试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