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代枪王 第三卷:我就是一个猎人 第三十四章:血海深仇

金蝉 收藏 20 108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6093.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6093.html[/size][/URL] 鬼子扑了上来,桂花也算是一个反应快的,她爬起来就跑,可惜晚了一步,被山本薅住辫子一甩,就摔倒在地上,山本上去用刺刀紧紧地逼在桂花的胸口上,刺刀寒光闪闪,山本喔里哇啦地大叫,对桂花瞪着一双吃人的狼眼。 桂花被吓傻了,被吓住了,盯着闪亮的刺刀,一动都不敢动。 山本得意了,山本弃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093.html


鬼子扑了上来,桂花也算是一个反应快的,她爬起来就跑,可惜晚了一步,被山本薅住辫子一甩,就摔倒在地上,山本上去用刺刀紧紧地逼在桂花的胸口上,刺刀寒光闪闪,山本喔里哇啦地大叫,对桂花瞪着一双吃人的狼眼。

桂花被吓傻了,被吓住了,盯着闪亮的刺刀,一动都不敢动。

山本得意了,山本弃了枪,一下就跳到了桂花的身上,几下就脱掉了桂花的裤子。桂花的裤子被脱掉了,桂花两条光亮得白腿就露了出来,山本脱光了自己的裤子,岔开桂花的两条白腿,跳上去,用它丑陋的躯体,紧紧地挤压住桂花的下身。

这时,桂花缓过神来,拼命地反抗,整个身子扭动着,两只手在鬼子山本的头上,又抓又打,山本根本就得不了手。中国女人从来视贞洁像生命一样重要,岂能让鬼子糟蹋了,为了自己的贞洁,她们不惜丢掉生命来维护。

山本一时终难得逞,对桂花又捶又打。

藤木一郎将山本一把提了起来,丢到了一边,藤木一郎说:“笨蛋,处女你的不会,跟我好好学学!”

藤木一郎一拳打在桂花的太阳穴上,将桂花一下打成了休克,桂花身体面团一样就软了下来,藤木一郎撩开桂花的长腿,重重地压上去,只听桂花沉闷地哼了一声,桂花宝贵地处女血花就喷溅了出来……

山本浑身颤抖,心跳不已,一种莫名地兴奋,让他直等到藤木一郎心满意足地离开,一种气极而又沮丧的感觉突然袭上他心头,山本忽然像一只发了疯的狗,跳了起来,拾起自己的枪,挺着长长地刺刀“噗嗤”一声,刺刀就深深地扎进了桂花的白嫩的肚皮,然后再用力一挑……

桂花哼都没哼一声,桂花早在藤木一郎离开之前,就死去了。

山本挺着带血的刺刀,又扑上葫芦婶,葫芦婶年正三十三岁,生日刚过了两天。那一年葫芦婶的生日过得不是个滋味,儿子石头不在身边,是死是活没一点音讯,葫芦又被张富贵押在炮楼里回不来,大头二猛三楞他们救了几次都不成功,葫芦婶一个人冷冷清清,连长寿面都没做,郁郁寡欢一天都没吃什么东西。

大嫚不知道葫芦婶过生日,只知道葫芦婶那两天很郁闷,大嫚怕闷坏了葫芦婶,就常来给葫芦婶解闷,给葫芦婶讲村里一些有趣的事。后来,大嫚干脆就拉葫芦婶去懒汉场,男人们都上山下地了,懒汉场是女人们的天下,女人们聚在一起嘁嘁喳喳,嘻嘻哈哈,也是一件开心的事。

可谁都也不会想到,女人们聚在懒汉场,最终会引来万恶的鬼子。

山本挺刺刀向葫芦婶扑去,葫芦婶没注意,葫芦婶那时正用针线笸箩在打一个鬼子兵的头,砸鬼子兵的背,那个鬼子兵正骑在一个姑娘的身上大施淫威。

葫芦婶的笸箩是细柳条所编,本身就没有什么份量,打到鬼子的头上,砸在鬼子的背上,就像挠痒痒,鬼子兵理都不理。

在胶东农村,妇女们有一个很奇怪的打扮,几乎就是一个模式,年轻的姑娘喜穿花衣裳,留一条独辫。成了婚的女子则是挽一发簪在脑后,穿一些灰不拉叽的衣裳,姑娘女人一目了然。可也就是这一俗成的装扮,却给他们带来了无尽的灾难。

鬼子走到哪里,只要一看女人的发式,就能分清姑娘婆姨,姑娘们就成了鬼子追逐奸淫的目标。

鬼子摸进了东山屯,包抄围住了一大堆的女人,鬼子们哈哈大笑,他们专找有辫子的年轻姑娘施暴,脑后留有发簪的女人就被撇在一边,而这些女人也不能眼看着姑娘们被鬼子强奸,她们就用笸箩打,锥子捅,还有剪子穿,与鬼子搏斗。

葫芦婶见笸箩打鬼子根本就没有用,情急之中看到自己手中还握着一把锥子,她就改用锥子捅,她本想桶在鬼子的头上,又怕一下捅死了鬼子,让一个女人,一个母亲杀人,她总是心慈手软,她又改捅在鬼子的背上,鬼子负痛回身一拳将葫芦婶打倒在地。

葫芦婶还没站起身,一阵风,一个黑影,就扑到了葫芦婶的眼前,山本的刺刀到了,葫芦婶还没弄清是怎么回事,葫芦婶的脊背上就挨了山本一刺刀,葫芦婶倒下了。

小脚奶奶七十多岁了。

人生七十古来稀,那个时候连年的战争,生活水平低下,人能活到七十的人,本来就不是一件容易事,在东山屯真是屈指可数。小脚奶奶冬天里热炕头,春天里暖太阳。懒汉场向阳,小脚奶奶也爱到懒汉场来,向年轻的女人们讲她的小脚,讲她裹脚时所受的多少苦,更爱听年轻女人们讲的眼下事,一天一天也过得很有意思。

鬼子扑过来的时候,小脚奶奶的眼神不行,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当年轻的女子们没好声地哭叫起来,小脚奶奶才知道灾难临头了。小脚奶奶亲眼看见一个鬼子用脚踩住的一个姑娘的辫子,另一个鬼子在扒姑娘的裤子,小脚奶奶急了,小脚奶奶用身子撞开了鬼子踩姑娘辫子的脚,双手抱住鬼子的一条腿,小脚奶奶喊:“姑娘,快跑!”

姑娘被另一个鬼子按住,那里还跑得了呢?小脚奶奶被鬼子一脚踢出了老远,打了好几个滚才停住。妇女们死的死伤的伤,小脚奶奶跌倒过多少次,好容易来到村里自卫军站岗的地方,她爬上台子,使劲地敲响了那面锣。

“哐、哐、哐!”

锣声悠扬,传得悠远。

山里的男人们,放下犁头,或正做了一半的活络,就往村里跑。

锣声响起来了,最先吃惊的是藤木一郎,他看到小脚奶奶,一个老太太,真在一下下敲着锣,藤木一郎拿起枪,拉动了一下枪栓,顶上了子弹,只一枪,小脚奶奶就应声一头栽下了台子……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