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逆天下 正文 第139章 虐

寒光在此 收藏 16 49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6051.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6051.html[/size][/URL] [内容简介] [URL=http://book.tiexue.net/Content_743351.html][size=14][color=#FF0000][本章节内容为VIP内容,VIP会员请点击链接阅读][/color][/size][/URL]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051.html


“任铁,你退下,这事我来处理!”


一直安静坐在一边的张文书在这时长身而起,现时的事态大到,他已不能不管了。


“哦?”


任铁霍地回首,瞪视张文书.


迎着被瞪视的不适,张文书此刻显得格外明亮的双眼也一瞬不瞬的对了上去。同时,平日里看上去颇是清瘦的身躯此刻也像钉子一般地钉在任铁身前,不肯有丝毫退让:“我说,任铁你退下。现在由我来处理!”


任铁一瞬不瞬地盯着面前这位不卑不亢的张文书足有十秒,吸口气,恶狠狠地道:“老子的事,不许你管!”


“你……”张文书怒气。


“我怎么了?”任铁昂首喝道,“老子教训小日本,天经地义,你闪开,看我怎么招兵!”


“就你招兵!”张文书讽道:“谁给你这个权利的?是军部吗?还是你又想挑起刺儿?”


任铁这时酒意七分,血性却是十分,怒视之际,热血上涌,怒气渐渐勃发,听得张文书连声质问并提出了自己最担心的事儿,不禁怒火不可抑制,喝道:“不错,没人给我权利,刺头儿我今天就是要立威了,你又怎么着!”


他说着,跳到场中,高吼:“是中国人的,那一个再上来阻我?!”


好嘛,这么大的帽子扣下来,谁吃得消?正欲围上来的其他俘管见了他神威凛凛,一时无人胆敢上前。


他们殊不知,当此困局,场面越艰难,越多一分危机,任铁却是潜在勇力也是增一分精神力气,面对数百日军战俘拿眼相逼,同僚们又是极不信任的目光,他反而将一切都抛开了,索性拼却身负骂名,大斗一场.


“你这是在招兵还是在逼兵变!”张文书再次严辞相责。


任铁怒道:“好,老子偏生要招上兵,又怎么说?”任铁说着再不理他,“咔咔咔”几声快速换了弹夹,微弓了身子——


招兵,正式开始!


“你,就是你……给我滚出来!”任铁用枪管随意地指着一名日军战俘喝道。


那被枪指着的战俘目现惊慌,但随之看了一眼身边同伴们坚定的目光,又胆色一正,缓缓摇头。


很好!你倒是不错!”任铁点头嘉许,下一瞬,扣动板机……


“砰!”


一声清脆的爆响,几乎同一时间,那名战俘头部开花,烂碎的黄红炸得到处都是,尸身也随之倒下。


这一下,站在任铁正对方的日军战俘们就吃不住劲了,都惶惶后退。同时间,那些拿枪一直在警戒的中国士兵们也兴奋了,把那枪栓拉得哗哗直响,加以助威。


任铁抱拳对那些助威的战友们团团一揖,复睥睨傲视的扫过日军战俘,不屑摇头地回顾那排“亲中文工队”道:“把会中文的给我指出来。”


那些日奸当既把手来点。


张文书等人瞧得面面相觑,皆摇头:怪不得那些汉奸们一为日本人效上了命,就会变得比日本人还毒,看来原来是这个道理,那背叛祖国的事都做出了,他们还有什么不能做的了。


“很好,就是你,给我滚出来。”任铁连连摆枪让一被指正出的会华语的战俘走出来。


那家伙怨毒地看了一眼昔日的战友,无奈踏出。


“嗳,小日本儿,听好,我给你两条路,一是我打爆你头,二是你参加你们的救国军。你选那条路?”


这那里有两条路了?分明就只有一条不归路!


 条件都是如此的苛刻,每条路都不好选,这名日本人虽是命悬一线,却也不禁犹豫,拼命低着头,既不摇头也不点头,只盼着能蒙混过关。


任铁见了他神情,把脸一沉,跨上一步,手一伸,一把卡住这名日本人的脖颈,发力一举,立时把这人举上了半空。再张嘴一吐,先一大口唾沫星子喷了他满头满脸,方才咬牙凶道:


“滚你娘!你他妈到是说话啊?牲口儿,你存心耍我是不?老子捏死你这死王八!”任铁愤怒责问。


天下竟有这么不讲理的人,倒底是该谁愤怒才是!


这名日本人仍不答,只是默不吭声地忍受。


任铁冷笑一声,蛮性发作,陡然间犹似变成了一头野兽,只见他收枪把另一只手也伸出抓住了这名日本人的腰。一鼓劲,双手就同时发力捏紧了猛然晃动,直把这名日本人当做一只待宰般的怏鸡来猛抖。就见这名日本人乌黑了脸,身子直如惊涛骇浪中的小船似地随风飘摇,小小的三角眼中更是盛满了惊恐、祈求……想求饶,却又苦于有口不能开,只急得大汗翻滚,眼中渐现绝望。


任铁摇了一阵,见这牲口儿服了软,把手一松,直接就丢之于地,复拨枪戟指道:“喏,牲口儿!现在可以选了吧?说,选那条?”


“选二,选二。”这名日本人嗫嚅着一边说一边往后爬,对于眼前这位带有神经气质的中国人,他可以说是完全的害怕了。


这回他没看走眼,任铁闻言后果然乐呵呵的笑了,且笑得无比灿烂,无比神经,和声道:“嗯,这就对了嘛,算你懂事。好了,过去吃饭吧!”


任铁说着把手指向了坐在饭桌上的平泽十二那边。


果然是神经病!这名日本人再不敢多说,更连眼也不敢多看任铁一眼,乖乖的走到平泽十二身后,眼观鼻,鼻观心,心观自在,由得同伴们鄙视。反正,看那中国人的势头是还要继续下去的,先一步就先一步呗。别惹神经病!


从来就没有见好就收的习惯。趁人病要人命才是任铁的格言。


眼神一凝,任铁紧握了手枪,绷紧了浑身肌腱,整个人就如一条在纵林中四处觅食的猎豹,浑身充满了力量,浑身充满了危险。


“你……去不去吃饭?”说着催人吃饭的话语,任铁嘴角边泛起一丝微笑,只是那笑容却无异于来自地狱的恶魔。


“我,我……”


“砰!”


任铁扣响了板机,下一刻,枪口比着另一战俘,吼道:“你?”


“我……”


“砰!”


连着又摞倒了二战俘,任铁嘴角不知是笑还是哭地裂了裂,大步跨出,犹在冒着缕缕青烟的枪管又指向了下一人。


此时上,任铁心意已决,枪口挨个指去,但凡见到是个日军战俘,皆要问上一问的。


那服从的,很好办,叫去吃饭就是,那边自有人接收。不服的,也好办,无非是浪费一颗子弹,也没人会心痛。只一分钟不到,在任钟的正对面,就有十来个人在微微的抽搐着,大口的鲜血迅速的从枪口上涌出,逐渐染红了周围的地面。


残酷的高压下,再愚笨的人也知道害怕。还没倒下的人顿时吓的乱了起来,想跑,却又被那些拿着枪的士兵“哒哒哒……”地开枪警告,只好拼力向后面挤去。任铁走到哪,哪就变成一片无人的真空。


在惊惧后退的人群前,任铁的身影不急不徐地压了过去。


就好象从地狱中杀出的修罗,任铁的身上有被鲜血染红。嘴角边依旧是那残酷的笑意。一只手随意的在身边摆动,还可以清晰的看见沾在手背上的鲜血。


一只弹夹再次迅速换好,任铁仔细的看看枪上标溅的鲜血。然后转头望向那些即将崩溃的日本人。


冷眼望去,任铁嘴角边微微勾起一丝笑容。


清晰的看见,任铁现在的眼睛竟然转变为了血红!


感受到与平时完全不同的心脉跳动感,任铁却丝毫没有不舒服的感觉。眼中微微波动的世界在这一刻变的如此的美妙。他甚至能感觉到自己的手脚在微微的颤抖。


原来,虐人也是一种乐趣啊……


事实上在刚才的战斗中,一种暴虐的气息瞬间缠绕在任铁的心头,让他变的更加的愤怒和残忍,渴望看到鲜血,渴望得到杀戮的快感。在那一刻,任铁甚至有些控制不了自己的情绪。通过这次的事件,在某种意义上讲,任铁已经逐渐走进了……


魔道。

 

“够了,任铁!”


铁青着脸站在广场前的张文书在这时发出了声音,他得非管不可了。


“哦?”


任铁霍地回首,瞪视张文书。


随着他身躯地俯压回来,惊人的杀气和无边无际的狂暴味又逐渐、逐渐地在空气中弥漫、扩散。


强忍着被面前这双散发着嗜血杀意的双眸所锁定的不适和恐惧,张文书说:“我说,够了!”


任铁的眼中带着冷咧嗜血的光芒,微微勾起的嘴角现出一个诡异的笑意,点头道:“倒是差不多了,再给我一分钟!”


果然,随着他枪口的移动,那些被瞄上了的日军战俘嗡地一声,赶忙发了疯般地向那边的饭桌跑去,当前小命要紧,也顾不得是不是叛国了……


任铁把枪指到哪,哪就炸了窝。


不足半分钟,广场中央已是再不见一个人影,而那些犒劳报名参加日本救国军的饭桌边,却是人满为患,只不过,还没有人吃得下那满桌菜肴就是了。


大功告成,任铁遗憾地瞅了眼那满地滚落的躯体,眼中那些疯狂的恨意这才徐徐敛去,回顾张文书道:“文书啊,你看,这不就成了么?”


张文书舒了一口气,汗却已透重衣。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6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