細數相親的境界和實戰兵法

kamkwomgho 收藏 0 157

相親分爲三等:


一等是有理想談談理想;


二等是沒理想談談感情;


三等是沒感情談談條件。


細說起來,相親之中的門道,其實和兵法頗多相似之處。


先說說真正的兵法。中共在「南陳(陳獨秀)北李(李大釗),相約建黨」的時代,除了復興民族的理想之外,一無兵,二無錢。一群白面書生,讓國民黨捉了殺,殺了再捉,再捉了再殺,真正是爲了理想前赴後繼,雖萬死而不懼。


直到周恩來兩手空空,一襲青衫,隻身赴南昌,找賀龍談理想、談激情,說服他起義。起義之前,人家賀軍長擁兵數萬,出入坐八抬綠呢子大轎,吃飯有中、西兩個厨房,現在出來相親的哪個「成功人士」比得了?可人家爲救國救民,拋弃了,現在哪個「成功人士」比得了?所以,「八一」兩個大字,至今還寫在中國人民解放軍的軍旗上。你看,有理想幷且談理想那是有巨大威力的,歸屬于第一等的相親。


沒感情談條件的相親也有實際戰例。傅作義很早就和中共接觸,談來談去,嫡系部隊覆滅了,天津丟了,只有一座古城北平,但終究還是起義了,成了新中國的水利部長。有些國民黨將領,等解放軍的刺刀都戳到司令部門口了,才起義,讓人家都不知道把你安排進政協還是功德林監獄。


由此可知,起義要趁早,相親也要趁早。談理想威力最大,談條件危險最高。


有些相親的女士,嫌對方缺乏激情與浪漫,請問小姐您知道什麽是激情與浪漫嗎?至少70後都聽說過:「丹心已爲河山碎,碧血再開革命花。」假如您沒有以天下爲己任,拯救蒼生的覺悟,就不要說「激情」,頂多是性激素。


幾年前的深秋,南下杭州,我給北京的一個朋友打電話說,這個南宋小朝廷偏安的地方不出「修正主義」才怪哩。變修歸變修,桂花雨中游蘇堤,還是很浪漫的。相反,北京的夜店,靡靡之音掩飾著語言的貧乏,迷亂的燈光遮蔽了化妝品的無能,四周20歲上下的小妖精們出沒無常,這能叫浪漫嗎?


只能叫漫,或者浪。


摘自新西蘭中文《先驅報》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被美日封杀的军事游戏:真正模拟打击日本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