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日之神鹰天降 第三卷 鹰击长空 第二百二十七章 筹划皖北

zjqian96 收藏 44 319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555.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555.html[/size][/URL] [内容简介] [URL=http://book.tiexue.net/Content_743347.html][size=14][color=#FF0000][本章节内容为VIP内容,VIP会员请点击链接阅读][/color][/size][/URL]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555.html


在“神鹰”独立师三个旅所负责的主攻方向中,陈际帆最关心的是独立第二旅的北面战局。在敌后坚持作战三年多来,部队发展很快,所占领地域不断扩大,根据地人口、资源、经济与当初简直不可同日而语。

然而,参谋总部给陈际帆的报告让他再一次为部队的前景感到忧虑。“神鹰”独立师能够在敌后坚持到现在,直观上部队战术灵活、指挥得当、训练科学、装备精良、将士用命还有后勤保障得力,但不可否认的客观事实是,正是因为国内从政府军到地方保安部队以及八路军新四军的奋勇作战,才将日寇主要兵力死死地拖在各地,使得鬼子到现在都未能集中重兵对“神鹰”独立师进行全面攻击。

可是,目前“神鹰”独立师所处的局面仍然尴尬。西面是大别山,桂系已经在这里立足,除非使用武力,否则不要说自己,就算是蒋介石发话,都不可能让桂系从这里离开;南面是长江,以“神鹰”目前的实力,大部队跨江作战事实上成为不可能;东面是滁县,滁县、明光再往东就是新四军的根据地,也不可鞥朝这里发展。

部队要想扩展战略空间,只有往北。

但是参谋总部根据近一段时期搜集的情报编制的这份报告让陈际帆感到形势的复杂。前一段“神鹰”独立师倾全师之力发起的皖北战役在军事上确实取得了重大胜利,一举光复淮南、蚌埠、凤阳、凤台、怀远等五个县市,日军被击退至宿县一带收缩防御。由于部队未能及时北上,宿县至怀远之间的广大地区形成了共产党游击武装、国民政府地方保安部队、伪军自卫队和多如牛毛的土匪武装犬牙交错的局面。

原先活跃在敌占区的各方势力,现在除保留一些秘密组织外,全部撤到蒙城、利辛、灵璧、固镇、泗县这些地方。这其中有实力的武装有:

驻蒙城的安徽省第十四游击纵队司令部,司令马馨亭少将,副司令刘秀夫上校。5000余人。

驻泗县的安徽省第六行政督察区行政专员公署兼保安司令部,司令盛子瑾少将。3000余人。

此外还有原凤阳县长梅竹樵留守在五河的保安部队,约七八百人;灵璧县长许志远的保安部队500余人,固镇县长邓振民的保安部队600余人。

陈际帆看到这里几乎就看不下去了,太复杂了。以前他没少和地方保安部队打交道,他抓过赵凤藻、逼过颜仁毅,但是也重用了邱瑞荃、赵达源等人才。可一下来这么多关系错综复杂的,简直不知从哪儿下手。要知道这些部队都不是汉奸,都是主张抗日的(不抗日的逃跑或投敌),动用武力绝无可能,甚至武力相威胁都不行,犯了众怒会丧失人心。

更绝的还在后面,这些地方势力集团中,有些和共产党关系比较好,如盛子瑾,已经在泗县成立了“八路军新四军驻皖东北办事处”,相反,驻蒙城的马馨亭、灵璧的许志远就十分敌视共产党。

“还有更绝的,”胡云峰看到陈际帆一脸的烦恼又补充道:“这些地方还并完全不是他们的地盘,靠近津浦路一带的许多地方,日伪军仍然躲在据点里。”

“那这一带的老百姓岂不是非常混乱?”陈际帆问道。

“那当然,一会是鬼子来了,一会又是共产党来宣传抗日,要不就是国民党来抓壮丁,弄得老百姓都不知道这天到底是谁的。这里的百姓虽然很苦,可是他们根本没有什么爱国不爱国的说法,能逃的都逃了,逃不了的要么当兵,要么就是过一天算一天。”

“这么说他们的部队战斗力也不怎么样了?”陈际帆举一反三。

“您猜错了,我也纳闷,像十四游击区的刘秀夫,年纪和我一般大,还是个书生,打起仗来居然很有一套,而且保安部队里人人都佩服。还有这个马馨亭,桂系死党,李品仙把他安在这儿有几个原因,其一嘛当然是和共产党抢地盘,最重要的还是把桂系的影响扩展到更远的地区。至于那个盛子瑾,是个好好先生,手下部队战斗力一般。对了,这些部队装备一般,比新四军游击队好一些,严重缺乏轻重机枪,火炮更无从谈起,如果说还有什么优点的话,就是地形熟,打仗不要命。”

陈际帆看着地图一筹莫展。显然,像上次定员那样借打鬼子说事,逼人家让出地盘和人枪是不现实的,同样的计策哪能再来二遍。再说这些人说白了和自己一样也是些小军阀,哪那么容易就听自己摆布。

陈际帆决定亲自去淮南,向独立二旅旅长罗玉刚了解情况。

巢县到淮南本来是有铁路相通的,无奈中间被鬼子占领的合肥死死地卡在中间,还得陈际帆只得带着一个警卫的战士骑马从东面的肥东北上。肥东外围已经被钟鼎城的三旅清理的干干净净,只等时机成熟就拿下肥东。

攻击肥东的事用不着陈际帆操心,他现在满脑子想的都是如何顺利扩展部队在皖东北的地盘。

罗玉刚老早就带着警卫连出城迎接,一见面罗玉刚连军礼都没敬就追问小鬼子特种部队的情况,没捞着亲手干掉日本人,让罗玉刚感觉很不爽。

陈际帆懒得给他说,因为一看到罗玉刚无精打采的样子,他就知道这位猛张飞现在很郁闷。“没法不郁闷,”罗玉刚牢骚满腹,“打又不能打,一个个的占着茅坑不拉屎不说,还成天搞什么抗日民主是政府、参政会、办事处什么的,有能耐找鬼子办事去啊。”

一行人从淮南大街上走过,行人商铺对街上穿梭来往的军人早已司空见惯,淮南是个工业城市,“神鹰”独立师光复后对原有的煤矿、电厂和其他工厂进行了改造并很快恢复了生产,加上这里交通发达,现在俨然是皖北地区重要的物资集散中心了。

“鬼子的特务还有汉奸无孔不入,你要当心!”陈际帆给罗玉刚忠告。

“放心吧头,小高安排得很仔细,李涛在我们这就专门干这个,前几天这小子对我说,已经盯上了几个鬼子的间谍窝点,正在拉网。”罗玉刚并不是十分担心。

到了独立二旅旅部后,陈际帆连水都未喝一口就问道:“这段时间你都了干些什么?”言下之意是既然那些个保安部队、共产党不能碰,那你堂堂的一个旅总不至于什么也没干把。

罗玉刚可不像赵俊那样一副调皮捣蛋的样,也不像胡云峰那样既活泼脑筋有多,罗玉刚是有名的急性子,一听师长这口气,声调马上提高八倍:“头,要批评咱没二话,对面都是中国人,我也没辙。不瞒您说,扩展根据地的事儿没甚进展。不过,淮南、蚌埠这几个县巩固得不错。”

“你罗汉什么当起管家婆了?还巩固得不错,你说来听听,怎么个巩固法?”

“您也知道我老家东北的,现在这淮南、蚌埠,就是咱根据地的东北。你看啊,不仅有铁路、机车,还有煤炭,还有鬼子留下的各种机械加工厂,我让人做了统计,鬼子的财产自然是没收,私人的也想办法拿矿上的股份赎买。下一步准备和供销社一起鼓励民间搞活经济,这周边都是其他势力,来这儿做生意的老了去了。”

“老蒋那边有人骂我是军阀,没想到你小子离军阀也不远了,你搞工业,宋关虎那里搞农业,老钟再从中间搞点批发市场,全齐了。”陈际帆哭笑不得,不过他承认,罗玉刚此举虽然越权,但的确是目前最好的办法。

“这还不算,”罗玉刚继续补充道,“我们拿下这五个县后,需要很长时间消化,鬼子在这里的时间太长,老百姓受尽苦难,各地汉奸还没有完全清算,鬼子走了以后农村的好多东西都被当地有势力的恶霸给霸占一空,这些人都有来头,有些家里有人在国军当兵,有的干脆就有家丁。总而言之,下面还没有完全达到我们所想要的秩序,所以我想,既然没仗可打,就练练内功。记得小时候经常听电视上说,企业要苦练内功什么的,我们也练练内功。”

罗玉刚看似呆呆的一番话让给陈际帆感慨万分,七个人中,陈际帆唯独和罗玉刚交流的机会少,赵俊、文川浩由于在特种部队,可以经常看得到,老钟离自己近,而且为人忠厚老成,自己有很多事都找他商量,至于胡云峰高焕捷这没得说,几乎天天几面,就属这五大三粗的罗汉,自打武汉回来,除执行任务就很少和他交流,没想到这小子粗中有细,还管的挺宽,陈际帆不由得庆幸自己当初的选择。

看到师长没生气,罗玉刚胆子壮了起来,又接着说道:“头,我是直性子,有什么得罪之处可别见怪,我觉得你胆子还是小了一点。”

胆儿小?全天下现在也只有这位“罗汉”敢说自己胆小。陈际帆都很有修养,“哦?这倒新鲜,你说说看我怎么胆小了?”

“远的就不说了,就说这军工署吧,以前没设备,只能修修枪支,搞点土地雷什么的?后来这淮南遍地都是宝,您还是只让他们干这个,了不起修修大炮。我说咱们就不能试着造点枪,还有子弹、手榴弹什么的?”

原来为这事,陈际帆收起笑容对罗玉刚说:“我何尝不想,可是造枪好像不那么简单那,要是造出来打不响,或是经常出故障,到了战场上那不是害命吗?还有你说的造子弹,我做梦梦见的都是金黄的子弹,可是造子弹就更难了,反正我不会。”

“头瞧你说的,你不会也没人逼着你啊,你不会有人会啊。”罗玉刚说。

“谁会?你会?”

“嘿嘿,要不咱怎么叫运气好呢?前几天,就是你带小俊他们收拾小鬼子特种兵的时候,我在下面转悠,无意中找到几个人才。巩县兵工厂逃出来的技工,还有工程师,他们会造枪啊。”

“是真的?”陈际帆这回真是惊喜坏了,但随即有蔫了下去,“没有设备原料,造什么都是假的。”

“你看,我就说你胆小吧,哦不,严格的说师长您这是追求完美,你想想人八路军在太行山的山洞里都能造枪造炮,咱们守着这工业城市居然没什么作为,这也太说不过去了。”

“罗汉这样,反正军工厂现在也搬到你这儿来了,你就负责军工事务,经费方面你编个预算上来,我照批。其他的我不管,设备啊,人才啊什么自己搞定。”

“哎,师长你可不能耍赖啊,你是一师之长,还是老蒋钦封的‘什么安徽省游击司令’关键时候你倒是推得干净。”

“是第五行政督察区专员,可惜,这个帽子在皖东还行得通,在皖北就没人买账喽。”陈际帆好像也很无奈。

“师长,我想到个办法,”罗玉刚坏笑,“找老蒋,我们好歹也是老蒋的‘嫡系’,有困难找他老人家帮助解决。”

“怎么找?”陈际帆不屑一顾,“你是不知道,老蒋现在恐怕都顶不住了,小高他们的情报表明,老蒋在重庆的日子很不好过,物价飞涨,贪污腐败严重,‘前方吃紧,后方紧吃’,加上兵员装备损失严重,经济面临崩溃。今年的军工产量一开始就在下滑,没东西啊,没有枪,部队再多有什么用?老蒋差点连长沙都不想打了,当家不好玩啊。早知如此,当初就痛痛快快的打嘛。”

“就是要利用老蒋这种心态,你想啊,老蒋焦头烂额,我们呢,我们是唯一不向他要装备军饷的直属部队,我们就换点政策怎么样?特区嘛,给点政策也是应该的。”

“还特区?你封的?”陈际帆忽然眼睛一亮,“咦?好主意,咱们打了那么多仗,老蒋啥也没表示,就让老蒋弄点官当当。”

“五战区司令长官就免了,咱们干不了。”罗玉刚开玩笑。

“想得美!”陈际帆啐了他一口,“我先得把编制要到手,看咱们这架势,一个军倒是刚好,可以后还得要。干脆口张大一点,给个介于集团军和军之间的军团编制。”

“‘神鹰’军团?这名字不错,听起来很有派。可‘神鹰’独立师呢?这样一来不就不存在了,这么久都有感情了,还真舍不得。”

“放心,”陈际帆胸有成竹地在纸上画了一个组织机构图,“这是军团,也就是我,下面呢先辖一个师,‘神鹰’独立师,在这个师之外就是你们三个独立旅。独立旅嘛,自然是迟早要独立的。”

“一个师,外加三个旅,这编制有些不伦不类的,干嘛不干脆搞成一个军?”

“是四个旅,根据编制条例,只有军以上单位才能有炮兵旅,我要把炮团升格为炮兵旅,架子先搭起来,装备会有的。我还兼这个师长,你们以后要独立打天下了。”

“这个主意不错,军团编制可大可小,以后辖几个军都可以,他汤恩伯不就辖几个军吗?(二十军团,军委会直属。作者)”罗玉刚表示赞同。

“还不知道能不能准,得多拍拍马屁。光有这个军团编制还不够,还不能名正言顺地开进皖北,你刚才提醒了我,再向老蒋弄个安徽省游击总司令当当才行。”陈际帆得意起来。

“别别,现在安徽省游击总司令是桂系李品仙,桂系可是咱邻居啊,乡里乡亲的怎么好抢人家饭碗。”罗玉刚当即制止。

其实陈际帆未尝不知道桂系是得罪不起的,以后英美外援到达西南,如果军委会真要给自己点什么,那还不叫桂系给“截胡”了。可不这样不行啊,李品仙任命的这些家伙站着茅坑不拉屎,碍手碍脚的。

不对,陈际帆想到这儿,忽然觉得自己离军阀的味道越来越浓了。权利真是个好东西啊,怨不得中国历史有这么多人置国家大义于不顾,只想自己那一亩三分地。原来有军队,有地盘就可以呼风唤雨,还真他娘的爽。

桂系既然不能得罪,而“神鹰”又需要扩展战略空间,这还真是个问题。陈际帆开始在地图上琢磨起来,作为一个军人,陈际帆坚信地图是灵感之源。

还真让他看见了。陈际帆手一指地图上的一个地方,“罗汉,你来看,咱们就拿它和李品仙聊聊。”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4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