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黑道生涯 我的黑道生涯之风云变幻 十九 美洲洪门

梅戈 收藏 1 288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2495.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2495.html[/size][/URL] 有人云:有华人的地方就有帮会。这话我以前不信,可韩锋他们到了美洲不久这话我就不得不信了。 他们出去还不到三个月的时间,韩锋在电话里和我说,当地的华人组织已经找过他们几次了,希望他们参加一个叫‘华人联谊会’的组织。华人联谊会的人对韩锋说华人在外面一定要团结互相帮助,不然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2495.html




有人云:有华人的地方就有帮会。这话我以前不信,可韩锋他们到了美洲不久这话我就不得不信了。

他们出去还不到三个月的时间,韩锋在电话里和我说,当地的华人组织已经找过他们几次了,希望他们参加一个叫‘华人联谊会’的组织。华人联谊会的人对韩锋说华人在外面一定要团结互相帮助,不然许多当地人会起来欺负华人。韩锋和邢立强答应考虑考虑,实际是要和我商量商量。这个华人联谊会实际是大陆以前的红帮也就是洪门在美洲的一个帮派。

韩锋他们答应考虑还没回复的时候,当地的一些帮会组织就来敲诈勒索了,幸亏华人联谊会出面才没有受到太大的损失。韩锋问我参加不参加华人联谊会,并说过几天有人到大陆来办事想和我谈一谈。我想了想道:“好吧!等他们来了我和他们谈谈!”


过了半个月,有几个自称是从美洲来的华侨找到了帝豪。建军给我打了个电话,我匆忙赶了过去。

为首的华侨姓李,叫李志方,祖籍说是福建的。寒喧了几句李志方道:“关于邀请你们加入美洲洪门一事我想令弟恐怕已经和韩先生说过了,我们今天来是想听听韩先生的意见!”

我看了看他们几个道;“对于真正的帮会我不了解,国内虽然有些有组织的犯罪团伙,但我觉得在严格的意义上称不上是帮会组织。以前的青红帮我没见过,但我知道他们都有严格的组织章法和帮规,我对这些很不了解。”

李志方把洪门的一些帮规等条文和我大概说了说,然后笑了笑道:“现在在海外的帮会虽然有一些还在做一些不正当的生意,但绝大多数只是为了自我保护,不参与那些不法的交易。我们在海外的华人是属于少数民族,当地的人经常会欺负我们,这种现象很普遍,即使在国内外来人口受当地人欺负也不足为奇是吧?”

我点点头。

李志方接着道:“历来在海外因为各种原因加入帮会的人很多,例如伟大的革命先驱孙中山先生也加入过洪门。所以说加入帮会并不是什么坏事。”说着,李志方话锋一转道:“大陆的致公党你知道吗?”

“听说过,是什么八个民主党派之一,具体是怎么回事却不知道!”

“致公党就是司徒美堂先生把美洲的洪门改组而成的!所以并不是所有的所谓帮会组织都是作奸犯科的!我不知道您看不看新闻,您何时听说过美洲的华人帮会触犯了当地国家的法律?!我们成立海外洪门仅仅也是为了自保。你到了海外,不管你是怎么去的,何种原因去的,我们首先认定你是中国人,都是血脉相承的中国人,我们有责任和义务帮助你!”

李志方娓娓道来,渐渐打动了我的心。

“我们和令弟谈话时了解到你们是准备到海外长期发展的,也知道了你们的一些事情。在海外,尤其是美洲和东南亚大量华人聚居的地方,如果你是洪门中人,在你需要帮助的时候,只要亮出洪门的身份都会有洪门的人帮助你!”

“我可以考虑一下吗?”

“当然,加入洪门是自愿的事!我们找令弟和你来也只是为了告诉你们有这么回事,没有强迫你们加入的意思!”李志方说完这话笑了。

“那我考虑一下明天就给你们答复!好不好?”

“没问题!我们还是那句话,加入不加入是自愿的事!我们来找你们只是因为你们才去海外想告诉你们在海外有这么回事!”

我示意宋建国去安排酒饭继续和李志方道:“一会儿我请你们几位吃顿便饭,你们来大陆有什么需要我帮助的地方尽管告诉我,我能帮忙的一定帮忙!”

李志方道:“我们不会和韩先生客气!”


晚上回到家我把情况和白兰说了说。白兰想了想道:“在家靠父母,出外靠朋友。你把该问的详细问清楚了,如果没有太多乱七八糟的事情我觉得加入洪门也未必是坏事!我们出去了也需要有人来帮助!你说对吗?永!”白兰说完看着我。

我点点头:“我是这么想的!所以我回来就是想和你商量一下!”

和白兰商量完,我又给宋建国打了个电话,他的想法和我及白兰完全一致。


第二天我去酒店拜访了李志方,把我的意思告诉了他。

李志方很高兴,道:“洪门是兄弟会,是以兄弟结义关系为纽带。等你们加入了海外洪门我们就是兄弟了!”

我哈哈一笑:“我们现在不就是兄弟了吗?!”

李志方开心地笑了。我们又聊了聊,把我想知道的事情又问了问,觉得没有什么害处当着他的面给韩锋打了个电话,告诉他可以加入华人联谊会。


李志方他们来是和本市洽谈一笔生意,在我的大力协助下,生意顺利地谈成了。

临走,李志方拉着我的手道:“有时间一定过去看看,我们期待你的早日光临!”

我紧紧握了握他的手:“一定!一定!”


过了几天,市公安局的一个副局长退休了。李宝山来找我让我帮他运动运动。我想了想,他去市局当副局长总比其他人强,便点头道:“我只能是帮你试试!真正的把握却没有!”

李宝山笑着道:“除了永哥!别人也没那么大能量!这事你要办不成,别人我也就不作他想了!”

李宝山这人心黑是黑,但也真办点儿事。帝豪刚开始营业的时候,市里几次扫黄大检查,他都提前给了我消息,使我没受损失。想到他的好处,我尽心尽力地给他跑了跑关系。大家都很给面,李宝山没过几天就走马上任了,成为本市有史以来最年轻的公安局副局长。

李宝山乐的北都找不着了,一连请了几天的客。

“永哥!以后兄弟就靠你了,你可得多栽培我!”李宝山拉着我的手激动的几乎快哭了。


韩锋打电话来说已经正式开过香堂,现在也不象以前要求那么严格了,帮会已经属于半公开状态,想问问我忙不忙,不忙就过去看看。

我想了想,觉得也是应当过去看看,看看当地的实际情况,就以探亲的名义去了美洲。

李志方和韩锋等人都到机场来接我,一连举行几天的酒宴。

我拜访了当地的华侨首领也就是华人联谊会的会长马思立先生,交谈的很是愉快。看了韩锋在海边开的酒店,航运公司,一家娱乐城,还有几家连锁的快餐店、超市。一切经营的井然有秩。

对他和邢立强所做的成绩我很是欣慰。想着自己这一步算是走对了,有了退身之路对今后的事也就不那么担忧了。邢立强希望我能从国内选些精干的愿意来海外发展的兄弟过去帮他们打理打理。

玩了几天,我不放心已经身怀有孕的白兰,告辞了马思立先生和李志方等人,取道纽约回了国内。


国内的民用住宅开始升温,我从各个不同的银行贷了几亿的款开始了房地产开发。其间我又开了两家建材市场,租金我是按月足收。

杜光问了我两次以前的贷款什么时候能还,我告诉他等我这片住宅竣工了就还,他听了笑笑没再催我,其实我知道他快要升职了,而他能够升职的一个重要原因就是我在暗中帮他。

我手下的这些产业利用各种关系抵押给了不同的银行,赚的钱我是源源不断汇给了韩锋,韩锋在华人联谊会的帮助下,在巴西等南美国家又买了多处种植园。当然这些帮助都是都不是无偿的。可我不在乎,我的钱没有一分是自己凭力气挣来的。

就在这财源广进的时候,白兰给我生了个女儿。漂亮的女儿很象白兰,白显扬看着这女孩也开心的了不得。我顺了他的意思,让女孩随了白姓。为了名字又争了几回,我是不和他们吵,是白兰和他吵,最后名字听了白兰的,叫白玉茹。名字有些俗气,但大家都知道这是白兰在纪念自己的母亲。

一向做事有些低调的白显扬白书记破例给自己的外孙女办了一个很盛大的满月酒会。

白显扬很高兴,最后酒喝多了,说什么也得让我送他回家。把他送回在市委大院的家,白显扬看着空荡荡的家拉着我的手哭了:“韩永,你一定要好好待我的白兰!我知道因为她妈妈去世后我又结婚了她不高兴,可是我是真爱她的!”老头有些泣不成声。

这时我才知道他并没有真正喝多,他是想借这么个因由和我说说话。我忙点点头道:“爸爸!您放心!我一定会好好疼白兰她们娘儿俩的!”

白显扬也点点头:“我知道你和白兰很相爱!也知道你们上学时就好,所以尽管我知道你不是一个走正路的人我仍然同意你们的结合!我只希望你能好好爱白兰,别让她受委屈!”

我握着老人的手感激道:“爸爸!您放心吧!”

白显扬紧紧地握了握我的手:“我知道你们想挣些钱好出去生活,但我不能帮助你们!对于你们做的事,我只能是装做不知道!白兰还有哥哥姐姐,我也要替他们想想,希望你能理解我的苦衷!”

“爸爸!我知道!我理解您的心情!”面对老人的肺腑之言,我几乎掉下了眼泪。


(未完待续)


2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