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黑道生涯 我的黑道生涯之风云变幻 十八 走私贩俏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2495.html




在张福祥的大力帮助下,以宋建国为法人代表的盛国贸易公司很快就成立并开始运作了。为了遮掩领导干部子女及其家属不得经商的条文,所有表面上的东西都看似与我无关。

不知道杜光是怎么运作的,银行贷款十天就批下来了。我没管是谁做的担保,反正这钱我是没打算还。张福祥还给我出了个主意:招了几个残疾人到公司,实际也没让他们上过班,就是在家白拿钱,税务局又给免了一半税。

这张福祥真给我出力,市场上什么俏他就帮我联系什么,还帮我联系下家。由于不缴税,在同等利润下我就可以低价批给下家。公司生意红火的如日中天。

不断地有各种各样的人找我做生意。台湾的商人和东南亚的华侨也纷纷和我拉关系,让我帮他们运输、销售货物。


“韩先生,我们在缅甸收购了一批宝石玉器,但如果通过正当渠道运进国内来利润就太低了,我们想依靠您的关系运过来再销售,可以按销售价的一成付给您报酬!”一个叫林华生的华侨托人找到帝豪来。

我看了看这四十多岁的华侨笑了笑:“你以为我是神仙呀?!我哪有那么神通广大,我不过是个小商人!”

林华生依旧笑着:“对韩先生我们也是早有耳闻,这些事对您来说太小意思了!如果您能从机场直接把货装车提走,我们愿意再给您加半成!”

“你们有多少货?”我装做很随意地问了一句。

林华生看我有那么点意思了忙道:“在国内的市值约有一个亿!这点我们不敢和韩先生撒谎!”说完,林华生掏出一个锦盒来:“这是一颗蓝宝,送给您太太!不成敬意!”

我没接也没拒绝,林华声把装着蓝宝的锦盒放到我面前的茶几上:“我们在国内的合作伙伴已经找好,就是如果走正常手续利润就太低了!”

“你们那里上飞机有问题吗?”我拿起锦盒打开看了看,蓝色的宝石闪着诱人的光彩。

看我松了口,林华生赶紧道:“没问题,那边已经打点好了,只要这边出关没问题就可以上飞机,一出机场我就把钱给您送过来。您如果想换成美元或者港币我都可以给您办到!”林华生嘿嘿笑着。

我放下锦盒道:“这世界上谁不知道黄金有价玉无价,一成半太少了!这些东西估计在当地你们收上来时连一千万也花不了!”

林华生还是嘿嘿笑着:“不瞒韩先生说,花了有四千多万,那边也需要打点的!”

“我如果帮你们直接把货不经海关提出机场来难道不需要打点吗?”我把锦盒推了回去。

林华生见状忙道:“韩先生,咱们有事好商量!我们给您两成半,再多我们就利可赚了!”

我点点头:“这就这样吧!我给你们去联系!明天给你回话!”

林华生站了起来:“韩先生果然是个爽快人,希望我们合作愉快!”

我站起来和他握了握手:“明天听我消息!”

林华生点头哈腰地走了。

林华生走了以后,我给海关的苏东宽关长打了个电话,约他晚上来吃饭。苏东宽很高兴,答应我一定到。


苏东宽很准时地来了,我们天南地北地聊了几句,我告诉他我在东南亚采购了些玉器想运回国内来。

“如果量不大,你直接运回来吧!到时我给底下打个招呼!”苏东宽喝了一口酒道。

“如果量稍微大点儿呢?”我试探着问。

“那就不太好办,还有机场的人看着呢!”苏东宽犹豫着说。

“机场的人你不用办,我和他们再联系!你说你这里有问题吗?”说着,我把包着一百万现金的皮包推给了他。

苏东宽扫了一眼:“那就没问题了!”

我笑着端起酒杯:“那这事就这么定了!我让那边发货了!”

苏东宽站起来和我碰了碰杯:“货到之前你通知我一声,我好做准备!”

“好!麻烦你了!”我和苏东宽握了握手。

“咱们谁和谁?!”苏东宽微笑着说。

和苏东宽谈好我又给机场的负责人老穆打了个电话,问他现在在哪里。老穆说刚到家还没吃饭。

“我想现在过去看看您!您觉得方便吗?”我在电话里问道。

“那有什么不方便?!我欢迎还来不及呢!”老穆讨好地说。

“那我马上过去!”我和老穆道。

“来吧!我等你!”老穆说完挂了电话。

老穆一点儿没客气,接过装着一百万现金的皮包转身就递给了他老伴儿:“有什么事只要我在,你尽管办!你来找我是瞧的起你这老哥哥!”

“总麻烦您,我觉得不好意思!”我笑着说。

“你这话我就不爱听了,谁让咱们哥儿俩关系不错!来!喝两杯!”老穆拉着我坐在饭桌旁指着桌上的酒道:“我是别的酒不喝,喝就是茅台!”


林华生和我一起带人到机场把东西运了出来,一切都很顺利。林华生乐得合不拢嘴:“韩先生,您真是个有办法的人,希望我们能长期合作下去!”

“没问题!还是那句话,合作愉快!”我笑着接过来他递给我的信封。


过了不久,我又给一个台湾商人如此运进来一批电子元件。钱是哗哗地流进我的口袋。


大笔钱赚进来的同时,我开始给自己和几个兄弟安排退路。在白兰的帮助安排下,我把韩锋和邢立强办了出去。

“到了拉美,看看哪个国家华人多一些,而且还没和咱们国家建交,尽快取得当地居留资格,然后注册成立一家航运公司,买几条船,尽量只跑东亚一带的业务,明白吗?”在机场的候机室里我看着韩锋和邢立强道。

“明白!”两个人答道。

“看看当地有什么可投资的就投一下,尤其是餐饮旅游类,别光在那里玩儿!我和你哥哥等你们的好消息!”白兰也不放心地叮嘱道。

“嫂子,你放心吧!我会尽快把这一切落实的。”韩锋笑着对白兰道。他这两年办事的稳妥已经让我很放心。

……

飞机起飞了,我遥望着蓝天上的飞机,它载托着我的希望飞向了遥远的美洲。


“永哥,最近国内的建筑市场非常火爆,水泥、钢材急剧缺乏,我到河北等地看了看,小钢厂几乎到处都是,投个四、五十万运气好的情况下几乎一个月就可以收回来了,你看我们是不是也可以干一下?”宋建军去河北转了一圈回来说。

“情况真的那么好?”我看着建军道。

“我能和您开玩笑吗?不信您到河北看一下,小钢厂几乎遍地开花,厂子门口等着拉钢材的汽车排成了大队!全是拿着现金提货!扎帐还不卖呢!”建军说的有声有色。

“报纸上是说过这些事!”宋建国递过一叠报纸道。

“算了!你们哥儿俩我还信不过吗?我可不喜欢看什么报纸!”我笑着把宋建国递过来的报纸放到茶几上,“我现在就联系找老杜贷款!”


东担保、西担保,我弄了一堆真真假假的手续从银行又贷出了两千万。其他手续我也没急着办,钢厂很快就动工投产了,钱象雪片似的飞进我的口袋,我又把它们换成外汇转给了韩锋。韩锋和邢立强很快就在美洲站住了脚,开了一家带宾馆的旅游公司;买了三条船办了家航运公司。

看着自己的计划在逐步的实现,我心里憋不住的乐。更让我高兴的事,白兰怀孕了,我们要奉子成婚。

父母看我也有了着落,也是非常高兴。我想把他们二老连同大哥、二哥两家也办出国去,二老和大哥两口子确是故土难离。


(未完待续)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