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黑道生涯 我的黑道生涯之风云变幻 十七 各方大员

梅戈 收藏 1 10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2495.html




就在我和白兰沉浸在蜜月般的快乐之中的时候,开工不久的煤矿出了事。当时我正准备到帝豪看看,总不去我觉得不太好。中午我睡醒了一觉正收拾着准备出发,电话猝然响了起来,响的是那么急促。

我接通电话喂了一声,里面庆阳急急的声音道:“永哥!出事了!”他丧魂落魄地声音吓了我一大跳:“怎么了?!你慢慢说,把事情说清楚!”

庆阳声音仍然有些急:“塌方了!”

我脑袋嗡了一下:“死人没有?”

“就是因为死了人我才这么急着找你!”

“死了几个人?其他人情况怎么样?”

“死了两个人,其他人没事!”

“你先把其他人安抚住,迅速查清死者家的地址然后通知死者家属,我马上就到!”我挂了电话白兰就急切地问我:“怎么了?出什么事啦?”

我点点头:“煤矿塌方了,死了两个人!”边回答白兰我边给宋建国拨电话,让他过来接我去煤矿。

白兰关心地问我:“用我陪你去吗?”边说边要起来穿衣服。

我笑了笑:“不用!我去了能处理好!”

我焦急地在房间里走了几步,白兰看样子也很担心。白兰是个很善良的女人,虽然她对现在社会上的许多事都看不惯,但是心地却很善良,她说她这点象她母亲,所以她很怀念她母亲。

宋建国到了小区门口给我打了个电话,我下了楼他已经把车开过来了。我上了车没说话,宋建国也没出声,车子很快驶出了市区。


死者都是内蒙的,离煤矿有五百多里地,都是三十多岁的年纪,一个老婆带着孩子就在矿上给大家做饭,这时候已经哭的死去活来。另一个地址也已经问清楚了,和这个老婆在矿上的是一个村的。我问庆阳:“还有和他们一个村的吗?”

“还有一个小伙子!”

“你赶紧派辆车带上这个小伙子去死者家把死者家属接来!”我命令庆阳道。

“是现在就去接吗?”庆阳小心地问。

我看了他一眼道:“现在就去,去两个司机!换班开,尽快把人接来!”

接人的车走了,我过去安慰着死者的老婆。说来劝去我也不知道怎么才能劝她们娘儿俩先别哭了,后悔没把白兰带来。正想着,白兰把电话打来了,让我一定要妥善安置好死者家属,我连连答应让她放心。

挂了电话我问庆阳:“其他矿上一般出了这事是怎么处理?”

“除了负责安葬外,一般给死者家属两万块钱!”

我点点头,庆阳接着大致把出事的情况和我说了说,我嘱咐他以后一定要加强安全管理,发现有问题就及时撤出来,别为了挣钱不顾命。庆阳答应了。


接人的车第二天傍晚就回来了,一辆中巴车装的满满的,另一个死者的父母也来了。我们劝慰着死者的家人,处理这些事情用了两、三天。我没按其他矿上对待死者那样处理,每个死者我让庆阳都给了五万块钱,那对老夫妻我额外给了一万。对于如此处理白兰很满意:“韩永!我没看错你!我知道你是个有良心善良的人!”

“那你怎么表扬我?”看白兰高兴我也挺高兴。

“晚上洗澡我给你搓背!”白兰笑着和我开起了玩笑。

我把她抱了起来,白兰笑着捶着我:“大白天的!瞎闹什么?!”

我没理她,把她抛了起来,吓得她嗷嗷直叫,我们俩就象孩子一样闹了起来。笑够了,闹够了,我们俩躺在床上,白兰侧过来身子道:“你累吗?”

我也转过来身子:“不累!怎么了?”

“你要不累,晚上我给你约几个朋友吃饭怎么样?”

“什么朋友?!”我有些迷惑地看着他。

“反正是有用的朋友呗!”白兰抚摸着我的前胸道。

“好!”我知道白兰给我介绍的肯定是这官那宦,赶紧起来去洗了洗澡。趁我洗澡的空当儿,白兰打电话给我约了人。


客人只有一个,一个非常重量级的客人。要不是白兰事先给我打了招呼,我恐怕会吓一跳。客人尽然是本市的副书记兼市长田默轩。

田默轩文质彬彬,五十出头,据白兰讲她父亲退后最有可能当上书记的人就是田默轩。

“怪不得小白兰一直对谁都看不上呢!闹了半天是有这么个帅哥!”田默轩嘻嘻哈哈地和白兰开着玩笑。

白兰看来和田默轩很熟,亲热地叫了声:“田叔叔!你看看你!我把您当贴心人,这事除了我爸我到现在是和谁都没说,您看您来了就和我开玩笑!小心我去告您的状!”

“你上哪里去告我的状啊?你阿姨出国考察还没回来呢!”田默轩依然笑着。

“那就等她回来我再去告!让她打您屁股!”话没说完,白兰自己先笑了。

田默轩哈哈笑着毫不客气地自己坐下来继续和白兰说笑着:“看来我这怕老婆的事你是非得给我宣传的到处都是!”

“我上哪里宣传了?”白兰寸步不让。

田默轩用手一指我:“这不,你这帅哥就已经知道了!”

白兰也笑着:“您再开我玩笑我就得去告您的状!”

整顿饭都是在田默轩的嘻嘻哈哈中度过了。田默轩是个很幽默的人,时不时就说个笑话。白兰后来跟我说:“你别看他和咱们说话嘻嘻哈哈的,人可深着呢!做事的手腕也很高明!”

我点点头:“五十岁就干到副书记兼市长不容易!”

“和他搞好关系你以后的钱就好挣了。我爸爸现在是好好先生,什么事也不往里搀,就知道自己的工作!”白兰道。

“你后妈扯大旗做虎皮也离不开这田市长吧?!”我试探着问。

白兰点点头:“但这田市长是不会让人抓住把柄的!他做事很巧妙!据说他贪了上千万,可谁也拿不出确凿证据来!”

“我看是上面有人保他,不然哪有没缝儿的墙?!”我笑着和白兰道。

白兰听完我的话点了点头:“你说的还真有道理,看来我这几年不上班总在家闷着这脑子是有问题了!”

我笑着把她揽过来:“你是不关心在意这些事,哪是脑子有问题!”

白兰扑哧笑了。


白兰看我没什么大事就接连安排我和这局长那处长吃饭见面,有时是一、两个人,有时是四、五个人。这些过去连正眼看都不会看我一眼的人民公仆们现在是个个都极力巴结着和我说话,我陡然有了一种优越感。


工商局的张福祥局长接连请我吃了两次饭,问我有什么打算没有,我说想开个公司,但资金不太充裕。

张福祥笑了:“资金不足可以贷款嘛!”

我笑着说;“我没可抵押的呀?家里就一套房还是父母的!”

张福祥依然笑着:“你要真想干,我给你想办法怎么样?”

白兰见状推了我一把:“还不谢谢张局长?!”

我赶忙端起酒杯:“谢谢张局长!”

张福祥也笑着站了起来:“不客气!”喝完杯里的酒,张福祥笑着对我和白兰道:“我想打个电话约个人过来你们不介意吧?!这人也很想和你们结识结识!是银行的杜光杜行长!”

白兰看了张福祥一眼道:“您想约就约呗!这又不是什么见不得人的事!”

张福祥连连道:“言重了!言重了!”边说边拨了个电话,嗯嗯啊啊讲了几句。

过了不到十分钟,一个戴眼镜的半大老头敲了敲包间开着的门进来了。白兰一看站起来微笑着说道:“杜行长!欢迎欢迎!今晚你买单!”

杜光满面春风地看着我和白兰:“是!是!我早就想请你们二位吃饭!就是你们二位太忙!今晚我借花献佛!”转头对张福祥道:“今晚的帐我结!”

张福祥乐着道:“你天天结我都没意见!”

白兰也跟着说:“你天天请我们我也没意见!”说的满屋的人都哈哈大笑。

杜光坐下后,张福祥先给我满了杯酒,看了看白兰,白兰摆了摆手,他又拿起一个没用的杯子给杜光倒了一满杯道:“你来晚了,先自己罚一杯!”

杜光笑着道:“该罚!罚三杯!”接连就喝了三杯,喝完还对着我们照了照。

喝了一会儿张福祥对杜光道:“小韩想开个公司,资金上有些困难,你能不能给他想想办法帮他点儿忙?!”

杜光看看我又看看白兰:“太多了恐怕不好办,五、六百万应当没问题!你要先把公司开起来就好办了,可以拿公司再做抵押!”

白兰看杜光拿眼睛看她,她笑着道:“别看我!这事和我没关系,你们愿意怎么办是你们的事,别扯上我!”

张福祥见状忙道:“那这事就这么定了!老杜你赶紧给安排担保的事,我呢?!也赶快帮小韩申办执照!”


(未完待续)


2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