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黑道生涯 我的黑道生涯之风云变幻 十六 澳门赌场

梅戈 收藏 1 429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2495.html




洗完澡白兰边穿衣服边微笑着向我说道:“韩永!什么也不要想,你只要把我当作白兰就行了好吗?”

我点点头揽过她来轻轻地吻了一下。如果是以前我会对和她的事感到很大压力,毕竟地位悬殊的太厉害,她是市委书记的女儿,是公主,虽然我们上学时就相爱但我是什么呢?我是个靠在街上打架斗殴混饭吃的流氓混混儿。可现在情况不同了,我也是身价千万的实业家了,俗话说钱是人的胆,从前的那种自卑心理现在在我身上已经几乎荡然无存了。


韩锋的婚礼盛大豪华,全城的老大们都来给捧场了,王宝生兄弟也来送了一万块钱的礼。老大们的捧场意味着以后再有事我不用再去打打杀杀了,不管他们心里怎么想,即使恨的吃了我的心都有,但表面上他们也不敢有所动作,现在在他们心目中他们是觉得无法和我抗衡的了,更不用提竞争了。


韩锋的婚礼结束半个月后,白兰在一天晚饭后悄声问我:“永!我们出去玩几天怎么样?”

我对她笑着道:“好啊!你想去哪儿?”

“我们去香港、澳门玩怎么样?”

“好!听你的!可我没护照啊?怎么出去?”

“哈哈!这有什么难的?!几天我就给你搞定!”白兰说着,捏了一下我的鼻子。是啊!现在在这个城市里,这样的事对于白兰来说太简单了。


白兰从来不去帝豪,所以相逢以后,我们的许多时光全是在她的这个两居室里度过的。

就在我们准备出发去香港的头一天,据说从来没到她这里来过的白书记白显扬,也就是白兰的父亲来了。

我客气的叫了声白叔叔,白书记没答应,只是点了点头。在屋里四处转转看了看,也不知是只是对我还是对白兰还是对我们俩说了句:“好自为之!”转身开门走了。

白显扬走了白兰在沙发上拥着我道:“你别介意!他那人这些年就是这么冷冰冰的。他估计是过来看看你是个什么样的人,发了这话就说明他对咱们的事是默认了!”

其实我对白兰父亲的态度还是非常看重的,如果他对我和白兰的事持否定态度我就必须小心点儿,不然我就不会有好果子吃。他既然认可了我就可以放心大胆地和白兰交往下去了。看我没说话,白兰又道:“其实他不同意我也会和你在一起的,不论你是个什么样的人。只要我坚持他最终仍然会让步!他拗不过我的!看来事情比我想象的要好!”听白兰说话的语气我感觉,她虽然不怎么回家,对她父亲的意见多多少少她还是在乎一些的。

我望着白兰轻声道:“谢谢你!兰!我一辈子都会对你好的!你还记得当初你在濒湖公园临走时和我说的那句话!”

“哪句?!”白兰偎在我怀里仰着头问我。

“‘你是我的英雄’。”我俯在白兰的耳边轻声道。


香港是座美丽的城市,对于喜欢逛街购物的白兰来说,我更喜欢它的夜景:灯光闪烁,夜色阑珊。看着晚间从启德机场起飞的大型飞机闪着灯光从城市边缘飞过我欢喜不已。每当我站在窗前看飞机飞过的时候,白兰就依在我身旁悄声耳语道:“土豹子!”

想着她当年在山上因为叫我农民我向她发脾气的情景我侧头笑着道:“怎么不叫我农民啦?!”

白兰也笑了:“我怕你再犯脾气把我从这几十层楼下扔下去然后说是失足!”

我转过来抱住她柔声道:“我怎么舍得?!以后我永远不会对你发脾气的!”

“真的吗?”白兰仰起头寻找着我的双唇。


在香港玩了几天,我和白兰又去了澳门。对于赌博我不是特别的感兴趣,但对澳门赌博的出名也非常好奇地想去看看。所以这次出来我对来澳门的兴趣比到香港大。

进了葡京大酒店我和白兰换了些筹码,瞅着哪里感兴趣就去玩几把,嘻嘻哈哈地我们俩玩的挺高兴。一下午玩下来也赢了几百块。

我们俩又押了会儿大小想出去吃饭。刚准备去把筹码换了,白兰突然拉了我一下:“等一下再走!”

我一愣:“怎么了?”

白兰悄悄指了指一个不远处向门口走去的中年人道:“那是东北的一个市长。他到咱们那里开会去过我们家几次,我不想和他碰面!”

“碰上怎么了?”我觉得有些奇怪。

“猪脑子!你以为他想在这里碰上熟人吗?你以为凭他那么点儿工资能随意来这里赌博吗?真笨!”白兰戳了我脑门儿一下。

“哦!”我‘哦’了一声,表示明白了。

等那人出去了一会儿,白兰挽着我把筹码换了也出了酒店。

“现在国内出来到澳门赌钱的官员可多了,只是你们这些人不知道也不在意这些事。这些人出来赌博的钱全是贪污受贿的钱,全是民脂民膏!”白兰的话里有些忿忿。

“你父亲怎么样?”问完这句话我觉得不妥,赶紧又道:“我没别的意思!只是顺口问问!你别在意!”

白兰没在意我的话,微笑着道:“他这人到是挺清廉的。我没见过也没听说过他有什么事!再有个四、五年他也就该退了。他不是个贪财的人!到是我那个后妈背着他干些见不得人的事!”

“那你怎么不告诉你爸?!”

“我才不管呢!我妈一去世我对什么都看的淡了!”白兰幽幽地叹了一口气。

我看白兰有些不太高兴,忙道:“那现在呢?”

白兰看了我一眼,眼睛也放出了光彩:“你说呢?!”

我故意道:“我不知道!”

白兰捶了我一下:“傻瓜!”然后轻轻道:“自从那天在商场里遇见你,我才觉得生活还是有意义的!我要和你结婚,给你生个小孩子!”说到最后,白兰的声音已经低迷地象是耳语。


从澳门回来,白兰很郑重地问我:“韩永!你对今后有什么想法吗?”

我愣了一下道:“除了和你结婚成家我唯一想的就是多挣钱!”

白兰点点头:“这都没有什么错!但你考虑过其他的事吗?你毕竟走的不是正道,说不定哪天就会翻了船!国家不会不对这些乌七八糟的东西进行整治的!”

我低下头:“我不是不想适可而止、见好就收!但我收不了,我一旦不再和这些人保持关系而做个规矩人,说不定哪天就会横死街头!我得罪的人太多了!只是现在他们没有能力,轻易动不了我!”

白兰笑了笑:“在国内不行,你没想到去国外发展发展吗?!比如一些拉美国家。一些拉美小国非常欢迎有实力的人去投资。国内不少当官的都把贪污受贿的钱转移出去了,都是想一旦有个风吹草动就跑出去!你不能也这么做一下吗?”

白兰的话使我顿开茅塞:“这到是非常好!”说完这句我想了想,挠了挠头:“可我现在这些钱在国内是钱,真出去了恐怕不够用!何况还有这么多弟兄我也不能不管!”

白兰点点头:“你还是象以前那么讲义气!”

我笑了笑:“人一辈子什么都可以忘!只有‘义气’二字不能忘!”

白兰没接我的话:“韩永!以后我会帮着你介绍些关系给你认识!让你能多挣些钱,但你得答应我两件事!”

“什么事?!”

“无论任何情况下,你都不能做坑害普通老百姓的事。对于任何方面来说,普通老百姓都是弱势群体,我们不能欺负他们!别人我管不了,我只能管着你!”白兰说的非常郑重其事,没有丝毫的调侃。

我连连点头:“是!是!白兰!我不会,你不说我也不会做这种事!我也是普通老百姓人家出身,知道老百姓的苦处、难处!我不会那么做的!”我连连道:“那第二件事呢?”

白兰看我说话的态度很诚恳继续道:“人来到这个世界上不容易,所以你不要为了金钱利益去杀人。说实话,我不喜欢你们的打打杀杀!”

我脑子里迅速转了一下,凭自己现在的势力,尤其市委书记的女儿又是自己的未婚妻,我感觉除非是谁疯了,否则是没人轻易会和我过不去的了,我连忙点着头答应道:“是!是!”

白兰看我答应的很痛快,笑着挽起我的胳膊:“走!我们去买点儿菜!我做饭给你吃好不好?”

听白兰要给我做饭吃,我感到无限的殊荣:“这辈子也就我有这福气了!”

白兰瞟了我一眼:“德行!”

我哈哈笑着。笑声很快就感染了白兰,她也欢快地笑了起来,她欢快的笑声使我想起了当初上学时我们俩在山上她的笑声,开心爽朗的笑又回到了白兰身上。白兰,我的最爱!


(未完待续)



4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