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黑道生涯 我的黑道生涯之风云变幻 十五 再遇白兰

梅戈 收藏 1 9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2495.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2495.html[/size][/URL] 我的黑道 十五 再遇白兰   和农工商签合同期间我又拿了二十万块钱给李宝山让他把相关的派出所、分局打点了打点。看他把钱全送出去了我心里的石头才落了地,这场架毕竟动了枪,真追究起来还是麻烦的很。李宝山把事情办完了我又给了他个人五万块钱。矿还没开工,乱七八糟的钱加起来我已经花了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2495.html


我的黑道 十五 再遇白兰


和农工商签合同期间我又拿了二十万块钱给李宝山让他把相关的派出所、分局打点了打点。看他把钱全送出去了我心里的石头才落了地,这场架毕竟动了枪,真追究起来还是麻烦的很。李宝山把事情办完了我又给了他个人五万块钱。矿还没开工,乱七八糟的钱加起来我已经花了四十多万。

一切事情都办好,我让宋建国和庆阳赶紧买机器招人开工。

我真是很幸运,这里的煤层很浅,没怎么挖煤就露出来了。我又让宋建国选派亲信的人当头儿招了一些外地人成立了一个二十人的护矿队。这事同时也提醒了我,现在得罪的人实在太多,当初抢了一日三游不久就险遭人砍杀,以后这事弄不好会更多,让他又选了几个东北过来的人加上几个亲信在帝豪常住,每逢我们出去就带上几个拿着喷子跟着,我们自己也偷偷地带上了枪。


韩锋要结婚了,这事让家里人和我们这些好朋友都很高兴,我和宋建国、邢立强高兴地陪着他们两口子四处到大商场采购衣物。

这天我们正在银都商城陪着韩锋给他女朋友选购衣服,只听一旁有个女声喊我:“韩永!”我扭头一看,依稀是杨丽红,试着道:“杨丽红?!”

她呵呵笑着:“看着像你,可不敢认了!看这样成大老板了吧?”

我忙道:“什么大老板呀?打工呢!现在老板那么好当吗?”

杨丽红依旧笑着:“打工的有上这里购物的吗?”

我一想可不是,这是本市最豪华的商场,东西没别的特点,就是一个字:贵。打工的连进来看看的都没有,我们却大包小包的狂买,旁边还有人给提着,真是够奢侈威风的。我接着和她逗,说道:“看来你也傍了款了吧?也来这里消费一下?”

“我等着傍你这款呢!”说完,她觉得自己失了言脸一红忙顾左右而言他:“看样子这里没你夫人!你夫人怎么没来?”

旁边的人听了她刚才的话想笑没好意思笑。

我继续占着她的便宜:“我等你傍呢!所以一直没娶!”

杨丽红看屡屡占下风忙道:“行了!别贫了!你夫人呢?”

我看她也窘的不行也就不笑了:“我真还没结婚!还是单身,不信你问我弟弟!这不刑立强也在!”我指指韩锋,又指了指刑立强。韩锋笑着点点头,刑立强也上来和杨丽红问了好。杨丽红红着脸道:“我管你结婚没结婚!”说完这句,她拉了拉我低声道:“有个人在这里你想不想见见?!”

我头脑中第一个反应就是:“白兰?!”

杨丽红点点头:“你见见她吗?”

“她在哪儿?”我急切地问道,开始四处寻找。

“我刚才还说你肯定会见她的,白兰还不信。今晚你得请我客!”杨丽红笑着拍了拍我。

“我天天请你都行!快告诉我她在哪儿?!”我焦急地左右看着问杨丽红。

“你真那么着急见她?”看我如此着急杨丽红更显得漫不经心。

“好姐姐!你快说吧!”我急的都想拽她了。

看我真要急了杨丽红拉了我一下:“这边来!”说完向远处走去。我忙跟了上去,宋建国也要跟过去,我向他摆了摆手。

说实话,回来这么些年我不是不想找找见见白兰,自从在看守所看她对我那个样子,我真觉得我对不起她,但自己回来后开始情况不好,后来又重新走了老路,心里觉得很愧疚,所以只好把对她的一片感情束之高阁不敢去碰。今天在这里听杨丽红说她在我就再也按捺不安住自己的感情。

我大步走着,几乎想把杨丽红拉起来跑。

杨丽红看我着急的样子也不由得加快了脚步。

在商城的另一角,白兰一个人静悄悄地站在那里,比起当初上学时,她更增添了成熟的韵味。我按捺不住自己,几步跨了过去,紧紧握住了她的手:“你还好吗?”声音几乎失调,从小到大几乎从不流泪的我眼睛禁不起湿润了。

白兰也很激动:“韩永!我没想到还能再见到你!”

我激动地说不出话来。

杨丽红看我俩如此忙走过来道:“我们去找个安静的地方吧!”

白兰点点头,我们上了楼上的小吃城。由于正是下午,里面几乎没有顾客。杨丽红给我们买了两杯饮料放在桌子上就自己坐到了别的地方。


“你哪年回来的?从你走后我问过几次熟人,说你被加了刑送新疆了!后来一直也就没了消息!我还以为再也见不到你了呢!”说着,白兰眼睛又红了,“刚才杨丽红说是你我还不信呢!没想到真是你!”

“我那个样子哪好意思联系你?!我回来也快十年了!”

“我看刚才那样子你好象又和上学的那些人搅和在一起了!”白兰看了我一眼。

我低下头,不知道如何回答自己的初恋。

白兰看我发窘忙转了话题:“结婚了吧?!小孩多大了?”

听她问起这事我忙接着道:“没有!现在我还是单身一人!你呢?!”我关切地问道。

“差点儿结了,证都领了!是家里人介绍的!可我总找不到那感觉,临结婚前把证又撕了!”说完,白兰叹了口气,“我母亲在我大学毕业的第三年遇了车祸,没抢救过来,……”说到这里,白兰的泪水止不住地流了下来。看白兰伤心地哭了,我忙把纸巾递给她。白兰攥着我的手,眼泪一串一串地流下来。

……

“我父亲后来提了市长,当了市委书记,又给我娶了个后妈!我觉得在家住实在没意思就搬了出来,单位给我分了套房!对了,我还忘了告诉你,我现在在法院上班!”

为了活跃一下不愉快的气氛,我笑着说:“那下回我再被抓肯定就不会被判了!”

白兰瞪了我一眼:“乌鸦嘴,你怎么什么都说!”

我也觉得自己刚才的话不吉利,轻轻抽了自己一下:“该打!”接着我问道:“今天怎么没上班?”

“我心情不好,请了长期病假,没事就约朋友出来逛逛!我看你这架式,现在混的不错是吧?”白兰的话里有一种说不出来的感觉。

“还可以吧!”我含糊道。

“小心些,韩永!你们那碗饭不好吃!现在国家对有组织犯罪抓的挺严的,你要当心些!能收就收了吧!”白兰劝着我。

“是!”面对一直关爱我的人我除了答应什么也无法说。

“你要没事,晚上我们一起吃饭吧!”白兰看看我提议道。

“好!”我不忍心拒绝白兰答应道。

正说着,韩锋几个人不放心上来了。我忙给他们做了介绍,白兰愉快地和韩锋包括宋建国他们都一一握了手,杨丽红见状也过来了。


晚饭我和白兰是在一家法国风味餐厅吃的,只有我们俩。由于没想到还能再见面,我们都喝了不少。出了餐厅,我们俩只好把白兰的汽车扔在餐厅前面打了辆车送她回家。

白兰住的小区很幽静,是一套两室一厅的房子,装修的很漂亮,屋里收拾地也很干净。

坐了一会儿我想告辞,白兰一再挽留我。其实我也不想走,白兰现在在我心里有一种说不出来的亲近感。

我和白兰坐在一张宽大的三人沙发上聊着这十几年的事。也许是酒精的作用,也许是两人十几年的连心,我忍不住握住了白兰的手,白兰整个身子贴了上来,我们尽情地拥吻着,一股火苗在我心底慢慢升起。我把白兰拥倒在沙发上,她开始轻咬我的耳垂、肩膀,我的心融化了……

我抱着白兰在沙发上睡了一夜。早晨被宋建国不放心的电话吵醒了。我告诉他我在白兰这里,让他们不用担心。挂了电话我吻了吻已经也醒了的白兰,白兰用幸福温情的眼睛看着我。我忍不住又和她亲热起来。


我们俩都饿的受不了了,白兰爬起来道:“我们先去洗洗,然后一起出去吃饭好吗?!”声音自然温馨地象和结婚多年的老公说话一样。

我怜爱地看着她点点头。

白兰先站了起来到卫生间去调水。我也忙站起来准备去洗洗,无意中我低头一看,洁白的沙发罩上落红缤纷,我愣住了,忍不住俯下身去用脸轻轻摩擦着自己爱人的珍贵。

白兰喊了我两声看我没过去就走了过来,看我的样子她扑哧乐了:“怎么?!捡了个大便宜怕担责任?!”

我坐起来揽住了她:“我怎么配?!”

白兰抚摸着我的头:“这世界上,除了你没人配!这辈子我只爱过一个男人!”

我把头埋在她的胸前:“我……”

白兰没容我在说下去柔声道:“这辈子我会永远和你在一起,无论你是个什么样的人!”

我轻声叫了声:“白兰!”


(未完待续)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这才叫游戏:仅13天风靡全球场面堪比战争大片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