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我的家乡风俗之宴请

后张飞 收藏 16 322
导读:我的家乡是皖南山区的一个小县,人口非常少,经济也不发达,历史沿革却十分复杂,在解放后就分别隶属徽州、安庆、池州管辖,由于解放后外来人口的大量迁入,人口构成复杂,就算是同一个县各个乡镇的语言文化、风土人情、生活习惯都有较大的差别,我所居住的乡镇人口还基本上属于当地的土族,由于地理位置正处于明清时最繁忙的徽池古道上,也曾经拥有过辉煌的历史、文化,现在虽然衰落了,但一些风俗习惯并没有改变,还被保留下来。我离开家乡已经多年,对家乡的思念是每一个游子的共同情感,在家乡生活时点点滴滴情景,都时常浮现在我的眼前,这里对家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我的家乡是皖南山区的一个小县,人口非常少,经济也不发达,历史沿革却十分复杂,在解放后就分别隶属徽州、安庆、池州管辖,由于解放后外来人口的大量迁入,人口构成复杂,就算是同一个县各个乡镇的语言文化、风土人情、生活习惯都有较大的差别,我所居住的乡镇人口还基本上属于当地的土族,由于地理位置正处于明清时最繁忙的徽池古道上,也曾经拥有过辉煌的历史文化,现在虽然衰落了,但一些风俗习惯并没有改变,还被保留下来。我离开家乡已经多年,对家乡的思念是每一个游子的共同情感,在家乡生活时点点滴滴情景,都时常浮现在我的眼前,这里对家乡风俗的记录,权当我对家乡思念的一种表达方式吧。

宴请

中国人也许是最讲究吃了,不但要自己会吃,还要请亲朋好友一起享用,所以“有朋自远方而来,尚能饭否?”这句话,虽然俗了点,但还是非常贴切的,亲朋好友的到来,主人第一件事就是要招待好客人,“吃得好”当然是最重要的,要让客人吃得满意,吃得舒坦、吃得乐不思蜀才是硬道理,因此宴请在中国不论是城市,还是乡村,都是非常普遍的,中国是礼仪之邦,当然宴请也要合乎礼,所以宴请就有许许多多的规矩、习惯,在我们的家乡也不例外。

我的家乡在婚丧嫁娶、盖房子时上梁进屋、春节等重大节日、老人祝寿、小孩百日及有重要客人来方,主人都会设宴款待客人,规模可大可小,主要是依据客人的数量和重要程度来定的,像婚丧嫁娶、上梁进屋,这在农村都是大事情,一是来的客人多,二是请来帮忙的人也多,所以办宴席的桌数也就多,我们那儿的饭桌,都是传统的八仙桌,而不是现在城里饭店里通用的圆桌,圆桌的人数可有一定的伸缩性,而八仙桌最多只能坐八个人,所以有多少客人,大概要置办多少桌酒菜还是比较方便精算的。而祝寿、百日、重要客人,过节什么的,就可以简单的办几桌就可以,主要是自己的至亲,像正月时新女婿来拜年,就必须要摆酒席招待,通常是女方家,已经女方叔伯家,挨个摆酒席招待新女婿,在我们家乡,新女婿正月到老婆家拜年的活可不好做,几乎是天天都要喝酒,而且必须喝到吐为止。

酒桌上的规矩很多,如果弄不清楚,就有可闹笑话,甚至还会起事端,所以要留心才对,比方说酒宴的座位就非常讲究,不可随便乱坐,这里也体现了等级差别。首先有主桌、次桌之分,你是什么样的级别就只能坐什么样级别的桌子上,桌子的级别并不是看桌子上摆的酒、烟、饭极差的档次来定的,而主要是根据桌子摆放的方位来定的,如果是在主人的客厅摆酒席,通常是越靠近中堂的那一排桌子级别越高,离门口越近的那一排桌子级别越低,同一排桌子,越是居客厅中间近的级别越高,两边的桌子是左边的比右边的级别高;其次普通的八仙桌,八张座位也有大小顺序之分,通常靠近正厅的那一方级别最高,称之为上排位,从左至右分别是一、二号座位,和一、二号座位相对的就是三、四号座位,左边分别是五、六号座位,其中靠近上排位一侧的是五号座位,与五、六号座位相对的是七、八号座位,其中八号座位级别最低,但不一定是给辈分最小的人坐,通常是安排酒量最大的人坐,戏称为“酒司令”,酒司令负责倒酒、劝酒的。每一个人都要恰当地认清自己的辈分、宴请的性质、与主人关系亲疏远近,合理地选择自己的座位,如果弄不清的话,那就等主人的安排,切记不要轻易坐到上排位置(贵宾席)上。

酒桌上的饭菜不一定很高档,但一定要丰盛,就算是家常菜也要摆放十几道以上,当然鱼、肉是必不可少的,因为是山区,通常都会有一些山珍野味,如香菇、木耳、兔肉、麂子肉等。既然是酒席,酒是必不可少的,喝酒基本上是以白酒为主,葡萄酒、红酒有时也喝,但啤酒基本上不作为酒席上正式的酒类。喝酒的规矩也有很多,基本上只要上了酒桌,至少要喝16杯酒,这16杯酒是开席、结束时大家同时干一杯,还有就是和其它七位同桌礼尚往来14杯,如果用最小的3钱酒杯,也快要喝半斤了,所以酒量小的人,最怕的就是吃酒席。没有酒量怎么办,只好作弊或耍赖,比方说故意干杯时不见底,留有余地,酒司令倒酒时,请求不要倒满,干杯后赶紧用手帕擦嘴或喝茶,借机将酒吐在手帕或茶杯里等等,当然这些小动作大家都知道,弄不好酒司令会给与惩罚的,还有一种方法就是倚老卖老,坐在上排位置上可以摆一摆老资格,他人敬酒可以象征性的沾沾唇,也不用回敬,当然也不能过火,让整桌酒席气氛过于冷淡,最彻底的方法就是佯醉,只说醉话,不举酒杯,蒙混过关。

对于主人来说有客人来,办几座酒菜招待客人并不是最难的事情,难还是难在请什么样的人来陪,前面也说过这酒桌上喝酒的活并不是好差事,所以许多人都害怕去陪人喝酒,既欠人情,还有可能伤身体,答应主人去陪酒,就要拼老命将客人陪好才是。有时候饭菜都已经好了,陪酒的人还没有全部到齐,每一个陪酒的人都要喊个两、三回,才会害羞似的赶到。这陪酒的人需要一定的酒量,如果要陪的客人是个海量的话,那主人更要为找陪酒的人伤透脑筋,总不能客人没有喝好,而陪酒的人都已经醉倒了吧。我所居住的村庄只有十来户人家,会喝酒的人又很少,所以每次办酒宴都会为找陪酒的人犯愁,个别会喝酒的人,则需要提前打招呼,以免到时没空来陪酒,像我的老娘舅体谅到我们家的难处,有时就自带陪酒的人过来,几个老娘舅、姨父坐一桌互相敬酒,当然客人一起喝还是难尽兴的。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23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6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