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黑道生涯 我的黑道生涯之风云变幻 十三 呼朋引类

梅戈 收藏 1 30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2495.html


十三 呼朋引类


帝毫歌厅每天的收入都是十几万,我很快就把从别人那里借的钱还了。

李宝山三天两头到帝豪来,带着这科长那主任每天都闹到深夜。我喜欢他带人来,一是会带来更多的生意;二是让我结交了更多官面上的朋友,虽然这些人都不是什么大官,但手里都有一定的实权。这样过了一个多月,李宝山怀里搂着个小姐对我道:“韩老板,我有个建议你听听怎么样?”

我忙道:“李哥,你客气什么?有话你就直接说,咱哥儿俩谁跟谁!”

李宝山端起啤酒喝了一口:“我看你后面还有几排平房,好象是没用着对吗?”

我没明白他什么意思笑着说:“是啊!以前开旅社时当过客房,后来旅社关了就闲着呢!”

“闲着不是浪费么?!我看你把它也收拾收拾,好好装修装修,等我们这些朋友来了就上后面唱歌去不是挺好么?!”

我明白了他的想法,他是怕在前面遇到不想遇到的人,而后面可以从后门直接就过去了,忙点点头:“没问题!我明天就让他们找人动工!”

“韩老板真是个爽快人、实干家!来!干一杯!”李宝山端起了酒杯,其他人也把酒杯端了起来,我忙把自己的杯满上端了起来。李宝山看看小姐们叫道:“来!和哥哥们一起喝!”

小姐们发着嗲也乐着把杯端起来,大家一起碰了碰。


邢立强看上的前台女孩没几天建军就把情况搞清楚了:四川人,家是农村的,家里兄妹三个,是老小,刚从老家过来半年多,单身,还没谈过男朋友。人很朴实无华。

建军把情况一说,邢立强很满意。经过建军做了几次思想工作,女孩也就同意了。邢立强给了她三万块钱,女孩结果全寄回家去了,气的邢立强直乐。

邢立强没办法,只好亲自带着她到各个商场去选购衣物首饰,没见过大世面的女孩很高兴,但买什么都觉得太贵。我们也为邢立强高兴。三十岁的人了,有个家,有个人知道知冷知热的照顾他,让我们大家很高兴。女孩和邢立强关系确立后就不再站前台了,邢立强不想每天还往家跑。我把后院最后一排房子隔了三间给他,其余的分给了宋氏兄弟。


李宝山和我说完的第二天我就让宋建军找人装修后院的房子。第一排我没动,依然保留成以前开旅社时的模样,第二排却装修的非常豪华,比前面歌厅的包间还要好。李宝山看了连连点头:“有钱人办事就是麻利,而且好!”

我笑着说:“还不是有你李所照顾着!”

李宝山没置可否,把我拉到一边道:“韩老板,最近我家里有点事,需要用点钱!不知道你是否手头方便?!”

我一听这事知道肯定是不能拒绝,忙乐着问:“需要多少?!两万够吗?”

“三万怎么样?过几天我缓过手来就还你!”李宝山假意道。

“咱们兄弟谁跟谁呀!说还是寒碜我!”其实我心里明白,他拿走了根本就没打算还,不如做个人情。说完,我亲自到前台拿了三万块钱给他。

李宝山看着我把钱拿来了,乐的合不拢嘴:“永哥!”看见钱,他连称呼都改了:“我呀帮你看了个地儿,地段非常好!你想不想再开家酒楼什么的?”

我说:“好啊!正好有朋友想投资!正愁找不着地儿!”我的三万块钱换出来一个信息。

李宝山把钱接过去装好拉着我就出来了:“离这里不是特别远,也属于我这个派出所管辖,你要不要过去看看?”

“好!过去看看!”我说完喊了一声:“建国!”

正好一个服务员路过听见我喊就忙道:“老板!我给您叫去!”宋建国听我喊他忙跑出来了。我指了指李宝山对他道:“李所给咱们找了个开酒楼的地方,咱们过去看看!”

宋建国应了一声就去开车。

李宝山说的地方很不错,上下两层,有一千三百多平米,年租四十万,价钱很合适。我点点头:“好!不错!干!”

在李宝山的大力协助下,酒楼很快就开张了。通过李宝山的关系,把税也核减了四成。酒楼开张的当天,我把分别包着两万块钱的信封给了李万山和税务局的齐副局长。

两个人笑着接了过去,齐副局长把信封收好后,端起酒杯站起来笑咪咪地冲着我道:“希望以后我们合作愉快!”

我和李宝山、宋建国也站了起来:“合作愉快!”

四个人把杯碰了碰,喝干了!

李宝山吃了一口菜趴在我的耳边道:“有什么好菜赶紧上!齐副局长特喜欢唱歌!”

我明白了他的意思,转过头来告诉宋建国:“你和厨房说一声,捡着拿手的好菜赶紧做赶紧上!一会儿咱们还有工作!”

宋建国明白地点点头去了后厨。


在李宝山和齐副局长的帮助下,我一连又开了两家酒楼。酒楼菜做的地道,价格适中,服务也好,天天生意爆满。到了饭点去晚点儿只能在门口等位。


“永哥!我李宝山够意思吧?”

“够意思!够意思!”我连连拍着李宝山的肩膀说。

“永哥!你的事就是我的事!只要你张口,我李宝山上刀山下火海都给你去办!”李宝山的舌头已经大的直了。

“我明白!我明白!你李所对我韩永简直好的没的说!”我看着他笑着。

旁边的小姐们看着他也直笑。我趁李宝山不注意,狠狠瞪了小姐们一眼。小姐们和我做了个鬼脸仍旧想笑。我没办法,李宝山的丑态百出让谁看了都想笑。我示意一个小姐把音响关小些,李宝山躺在一个小姐的腿上慢慢睡着了。

我忙让一个小姐去找了个靠垫,轻轻垫在李宝山的头底下好让他枕着腿的小姐出来。给李宝山枕好了,回头我又看了看和李宝山一起来的规划局赵科长,他早醉的一蹋糊涂睡的跟死狗似的了。就是这样他仍攥着一个小姐的手不放,小姐几次想把手挣开,但他抓的挺死,小姐怕真用劲大了惊动了他,无奈地望着我。

“你就这么忍会儿吧!等他醒了或者上厕所再说!我不让你就这么白了,”说着我从兜里掏出五百块钱塞给了她。小姐看见钱乐了:“谢谢老板!”

看看睡的呼呼的李宝山和赵科长,我摆了摆手让没事的小姐都走了。关了音响,拧暗了灯,想想我怕这小姐一人在这里害怕,就出去又叫了一个小姐进来陪她。

“说话可以!可别声大了吵醒了客人!”我叮嘱道。

“是!老板!”两个小姐轻声答道。

我又给了第二个小姐五百块钱,关好门回到后面自己住的房间。


抢劫运钞车的风声已经过去了,街上也没人再提这件事了。我回到房间里把藏在床底下的鱼缸拖出来看了看,拆碎的枪支零件已经早被硫酸腐蚀得面目全非了。看完了我点点头,用镊子把还没腐蚀完但已经面目全非的枪支零件夹出来,放到清水里涮了几遍,然后分做几堆包了起来。弄好了这一切我满意地躺到床上美美地睡了。

睡到中午十二点多我醒了,开开门隔着墙我喊了声:“建国!”

建国答应着:“睡醒了你?我还以为你准备睡到晚上呢!”所着话,宋建国推开新打的小门从墙那边过来了。

“是不是不想管我饭呀?”我和建国开着玩笑。

“咱俩谁管谁呀?!我是跟着你吃饭!”宋建国没人的时候和我说话一点儿不客气。我喜欢他们和我这样,我不想和自己最好的朋友之间有距离。

“好!我管你饭!去看看强子干嘛呢!咱们一起出去吃!”

“邢立强!强子!”宋建国喊着又回到了那边砰砰敲着邢立强的门。

“干嘛呀?!拆房呀?!”邢立强笑着出来了。

我听见他出来了喊了一声:“带上你的娇妻出去吃饭!”

“好嘞!我正为中午饭发愁呢!兜里还一块多!“邢立强笑着也开起了玩笑。


吃完饭,我们开着新买的雪铁龙把邢立强媳妇送回家,我从屋里拿出两包硫酸腐蚀过的零件对宋建国道:“走!去石湖公园!”

宋建国点点头,邢立强我们仨人去了石湖公园。租了条船我们划进湖里。石湖公园的湖面非常大,我们仨边划船边把带来的零件悄悄扔进湖里。

边干着这些事我边和他们俩说:“枪是个好东西,所以咱们还得搞枪!”

“怎么搞?!还去广西吗?”宋建国问。

“不去广西了!不能总是一条路,我听李宝山说青海那边自制的仿造军用枪挺多的,性能据说和真正兵工厂出来的也相差无几。建国你过几天去看看,看着合适买几把回来!”

宋建国点点头。我转过来对邢立强道:“这种制式的枪我是只想防备万一,轻易能不用就不用。但咱们以后用枪的地方比较多,你这几天找可靠的人打听打听,咱们买个十几、二十把喷子!不必有多大的杀伤力,能吓吓人就行了!”

他俩听完都点了点头。



(未完待续)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我们足球都赢啦,这里岂能服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