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黑道生涯 我的黑道生涯之风云变幻 十二 帝豪歌厅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2495.html




这一觉我们仨直睡到下午三点多。醒来后我让宋建国开车出去买点儿吃的回来,顺便去化工商店买几瓶浓硫酸。

邢立强听我说让宋建国去买硫酸,用眼睛不解地看着我。

我看着他的样子笑了:“一会儿你就知道干嘛用了!”

宋建国拿着车钥匙出去了。宋建国这点挺好的,他知道什么该问什么不该问。但这两人我都非常信的过,两人的嘴都很严。宋建国出去后我让邢立强把门从里面插好,把藏在褥子下面的枪拿了出来。

我迅速地把用过的三支枪拆解成零件。邢立强又开始怪怪地看着我,我没理他,把拆好的枪支零件扔进一个我早就准备好的废弃不用的鱼缸里,办完这一切我拍拍手瞧着他笑了:“一会儿把宋建国买回来的硫酸往里一倒,这三支枪就永远在这个世界上消失了。咱们干的这件事的关键证据就永远不存在了!这案就他妈的是死案了!”

“那多可惜呀!”邢立强显得极为惋惜。

我笑了笑递给他一支烟:“如果需要用枪,随时可以去买!有钱什么买不到?!放心吧,立强,在这个世界上只要有钱,想买什么买什么!”

我们俩正说着,宋建国回来了,我先捏了一个包子放在嘴里嚼着。边吃边拿起一瓶硫酸拧开它的软塞,转到床后倒进鱼缸里。宋建国看我拿着硫酸瓶子倒在床后,也跟着我过来了。看见我把硫酸倒在拆解的零件上笑了:“永哥!你真够高的!”

我笑着和他说:“还是小心点儿好!别以后不小心用枪的时候把这几个家伙使了再把这事给带出来,那就麻烦大啦!有了钱,这玩儿意不是说买就买?!”说着话,邢立强把另外两瓶硫酸也递给了我,我一口气全倒鱼缸里了。

倒完硫酸,我把鱼缸向床底下推了推,吩咐他俩把所有的门锁好,三个人就去了前台。

我们仨到了前台,大堂里没人。闲的无聊,我们仨有一搭没一搭地逗着新招的前台小姐。正和她贫着,丁六带着一脸幸灾乐祸的表情进来了。看见我们仨在大堂里,他神秘地把我们拉到一边的沙发上:“永哥!你们这两天是不是一直没出去呀?”

我警惕地故作悠闲地说:“是啊!怎么了?”

丁六左右看看压低声音道:“我告诉你们吧!你们这几天没出门,街上可发生了大事了!”

我故作惊讶:“发生大事了?什么大事?有人打架打死了?”

“比这事大多了,”他又左右看了看:“有人连着两天抢了两回单位运工资的押款车!还用了枪,打伤了好几个押款的人。”

我和宋建国都装做大吃一惊:“真的?!你讲故事呢吧?”邢立强也装做不信的样子。

“真的!是我一个在派出所上班的同学和我住街坊,我们关系特别好!中午我回家正好碰上他,他还让我帮他打听呢!说这事已经都报到中央了!”不知丁六为自己的消息灵通还是因为有当警察的朋友而显得洋洋得意。

“抢了多少钱知道吗?”宋建国问了一句。

“说有一千多万!”丁六答了一句。

“多少?”我假做吓了一跳地问。

“说有一千多万呢!”丁六以为我被这数目字吓着了,忙道:“是真的!据说是四、五个人干的!抢钱用的车据说也找到了,可没什么线索!”

我暗暗嘘了一口气,笑着说:“那那帮人可发了,一千多万!这辈子可怎么花呀?!”说完,我是哈哈大笑。

丁六也陪着笑道:“有消息我也不会去报告!我敲那哥几个一笔,这辈子也就够了!”

我拍了拍他:“别尽想那嘬死的事!说点儿正经的吧!我和建国商量了商量,想把这不死不活的旅社关了,找哥儿几个借点儿钱,咱们开家歌厅你看怎么样?”

一听要去借钱,丁六忙道:“永哥!你让我跑个腿儿还差不多。借钱我可没地方借去!我认识的朋友除了你们可真没有有钱的!”说完挂出一脸可怜相。

我心里骂了一句,又怕他有什么想法,掏出烟给了他一支:“没关系,我也就是随便问问你,借的到借不到我还能怎么着你?!放心,只要这地方一天存在,就一天有你饭吃!”

丁六一听这个乐了:“鞍前马后我一定给永哥效劳!”

我站了起来问道:“建军呢?!天黑了,叫他一起出去吃饭!”

前台的小姐听我问建军忙接口道:“宋经理下午就出去了,说七点以前回来!”说完,回头看了看挂在身后的表,“马上就到七点了,说不定他就回来了呢!”

正说着,建军也兴冲冲地从门外走进来,一看见我们几个都在大堂里,兴奋地说道:“永哥!告诉你们一件事,天大的事!”

“有人把运钞车抢了是不是?”我截住了他的话头。

建军张开嘴愣了一下,不好意思地笑了:“我还以为你们这几天没出去在这里还不知道发生这事了呢!”

“我早就知道了!刚刚才和永哥他们讲了!”丁六还是显得消息颇为灵通的样子。

我怕建军下不来台,拉着他道:“管他妈的谁抢的呢?!谁抢了也没咱们的份儿,走,还是先出去吃饭去吧!等你半天了!”

宋建国也跟着说:“对!吃饭去!早就饿了!”


宋建国开车拉着我们出去吃饭,临出门邢立强又回头看了一眼前台的小姐:“这小姑娘长的真不错!”

我一听,知道了他的心思,对建军道:“给你强哥扫听扫听,看看这女孩家是什么情况,个人是什么情况!”

建军连连点头:“我明白!我明白!”


进了餐厅,几乎所有吃饭的人都在讲刚刚发生的抢劫事件。个个说的眉飞色舞,仿佛全是亲眼看见了一般。我暗暗笑着,抢运钞车的人就在你们面前!

喝着酒,我把准备筹钱开歌厅的事和建军也说了,他也极力表示赞成,说自己也能找些钱来。我摆了摆手:“钱不用你们操心!我能找的来,只要你们把生意照顾好就行了!”


就在公安局焦头烂额地找寻破获抢劫运钞车一案的线索时,我的‘帝毫歌厅’正式开张营业了。歌厅光装修就花了一百多万,豪华气派。小姐有二百多,全是年轻漂亮二十左右岁的女孩子。开张那天,我把出名的大哥全请来了,热热闹闹地开了张。

营业的第一天就收入了二十万,乐的建军、丁六嘴都合不拢了。

“永哥!咱们这回可真要发财了!”丁六看着眼前堆的高高的钱,口水都快流出来了。

我看了看他,想起了一件事:“丁六!你说你有个不错的同学在派出所,在哪个派出所,管什么的?”

丁六一听我问他这事,样子显的有些神气:“就是管咱们这里的派出所,是所长!正所长!对了!”他左右瞧了瞧低声道:“有件事我还忘了告诉你,前两天咱们快开张的时候他还找过我,问咱们这里装修什么的花了多少钱,钱是怎么来的!”

我笑了笑:“他是不是怀疑那运钞车是咱们抢的?!”

丁六也笑了:“我也是这么想!”

“那你怎么说的呀?”我看着丁六。

“我说有一小部分是咱们自己凑的,大部分是和朋友们借的!而且我还把知道的借钱的几个人告诉了他!”

听他这么说我笑了,我是故意把和谁谁借钱的事透露给他的。本市发生这么大的抢劫案的同时我开了如此豪华奢侈的歌厅,公安局不调查调查才怪呢!但我毕竟比他们棋高一招,这大部分钱我的确是有根有据和别人的借的,查也不怕!“有时间你把你这同学请来玩玩儿!”

“没问题,告诉你!永哥!这孙子也不什么好鸟,要不是当年去当了兵回来当了警察,肯定现在也是在社会上混的主儿!”丁六说的非常肯定。

我没顺着他的话往下说,问了他一句:“他叫什么?”

“叫李宝山!”

“行!对机会你把你这个叫李宝山的同学请到咱们这里来玩玩儿!”

“是!永哥!我一定办到!”


过了三、四天,丁六还真把这李宝山请来了!

聊了一会儿,我让宋建国开车带我们出去吃饭。这丁六说的一点没错,这李宝山黑的厉害,什么菜贵点什么,酒非茅台不喝。酒桌上不停地诉苦,说自己挣的不多,花的不少,我适时地把一个装了一万块钱的信封塞给他,他一句客气话都没说就赶紧装进了自己的小黑包了,生怕我反悔不给了他似的。

酒足饭饱,李宝山打着酒嗝拍着我的肩膀:“兄弟!你那新开的张,设备一定不错。走,去你那里唱会儿歌!我从小就喜欢唱歌!是不是?丁六!”他瞅着丁六。

丁六忙道:“是!咱们年级唱歌唱的最好的就是你!”

李宝山乐了,我心领神会:“走!回去唱歌!”


宋建国把车停在歌厅的后门,进去后我给李宝山叫了几个最漂亮的小姐,让建军安排了一下后我们进了一个小包间。李宝山看着这些如花似玉的小姐们乐的嘴都合不拢了。

唱了一会儿,我们都借故走了出去,包间里只剩下李宝山和两个小姐。

过了一个多小时,包间里的小姐出来喊我们,说客人要走了,要我们赶紧进去。

李宝山拉着我的手:“行!兄弟!你够意思!以后有事说话!哥哥一定给你尽心尽力!”

我装做受宠若惊地说:“谢谢李哥!谢谢李哥!以后少麻烦不了你!”

李宝山边向外走边道:“小意思!小意思!”


李宝山走后,我和建国、建军三个人看着摄像机里拍下的李宝山和两个小姐不堪入目的表演几乎差点儿没吐喽!


(未完待续)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